拆解“蔚小理”财报:几家欢喜几家愁?
拆解“蔚小理”财报:几家欢喜几家愁?
百度新车2023年上市!抢先用上高通5nm汽车芯片
百度新车2023年上市!抢先用上高通5nm汽车芯片
理想汽车Q3营收77.8亿元同比增加209.7%,净亏损2150万元同比收窄
理想汽车Q3营收77.8亿元同比增加209.7%,净亏损2150万元同比收窄
渣渣灰:跨界面市一年半GMV累计破亿,距离下一个“螺蛳粉”还有多远
渣渣灰:跨界面市一年半GMV累计破亿,距离下一个“螺蛳粉”还有多远
立即打开APP
猎云网
私信
31

深藏功与名:谷歌Twitter背后的产品经理

2013-04-10
早期项目
产品经理高德曼尽管经历了Twitter的多次成功,他仍然很少进行自我推广,而庆祝活动也大多不为外人所知。对于高德曼的贡献Twitter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表示,高德曼未得到应有的评价。
前Twitter产品总监詹森·高德曼(Jason Goldman)
前Twitter产品总监詹森·高德曼(Jason Goldman)

 

与乐趣有染 与大学无关

当Facebook去年进行IPO时,马克·扎克伯格成为了“财富1000强”公司中最年轻的CEO。汤姆·沃尔夫(美国记者、作家)甚至表 示,扎克伯格是“我们这个世纪的约翰·雅各·阿斯特(John Jacob Astor)、安德鲁·卡耐基(Andrew Carnegie)、E.H 哈里曼(E.H. Harriman)、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亨利·福特(Henry Ford)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

扎克伯格毫无疑问是杰出的人才,但也不算少见。在2011年上市的42家科技公司中,有8家公司的领导者年龄不到40岁。对充满进取心的年轻人 来说,10亿美元的事业似乎难以实现。因此,扎克伯格一代人对中层管理更感兴趣,习惯于通过浏览App Store应用商店来追寻下一个美国梦。

目前,类似高德曼这样的功成名就者已不再通过大学去寻求成功。上周,雅虎以3000万美元价格收购了一家创业公司, 其创始人年龄甚至还不到雅虎本身。高德曼在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普林斯顿大学,并将部分时间花在了一些不寻常的专业上,例如天体物理学和议会辩论。高德曼一 直被认为很聪明,但在这里他首次遇到了挑战。一些研讨会可能长达20小时,高德曼因此发现获得成功的最佳方式是合作。他回忆当时的马拉松式研讨会时表示: “这类似于项目管理中一系列问题的讨论。”

他在学院辩论中花费了很大精力。在需要辩论的人文学科方面,高德曼是一个异类。高德曼当时的同学杰雷米·戈登(Jermiah Gordon)回忆,高德曼总是不断地抽烟,对他人略显冷淡,在实验室中一呆就是几个钟头。戈登表示:“你现在见到的他有很大不同。”不过,在周末前往东 海岸的旅行中,高德曼也并非只顾自己。他的辩论合作伙伴安娜·乌特戈夫(Anna Utgoff)表示:“我在一个积分榜上认识了他,他们当时排名谁是房间中最聪明的人。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喜欢这个家伙。”1998年,高德曼与另一名合 作者获得了年度最佳团队的荣誉。

当时,高德曼对未来没有任何计划。他开玩笑地表示:“这一部分是由于并没有职业的辩论巡回赛。”当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前往普林斯顿大学招聘时, 他参加了需要死记硬背的应聘。尽管他的同学和投行签订了合同,或是前往法学院深造,但高德曼拒绝了处理单据这种单调的工作。他随后意识到,“成为最知名的 学院辩论者就像是成为最知名的科技创业者,而对荣誉的追求是非常错误的”。他学会了谦虚,这是在CEO中少见的特质,但在产品管理中非常重要。当然,不利 的一面是他忽视了自己的学习,而学位论文也被延期。他的指导老师给论文起了一个奇怪的名字《X-Ray Clusters, Baryon Fraction and the Mass-Density of the Universe》(X射线集群、重子分数和宇宙的质量密度,似乎不通或至少不像一篇论文的名字)。

在攻读博士的第一个学期之后,高德曼选择了放弃并前往美国西海岸,当时他的大学女友正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2000年1月,他来到了旧金 山的一个招聘办公室里。这家猎头公司的办公室位于旧金山核心的商业地区,而当时距离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只有几个月时间。机缘巧合之下,高德曼在一家风险管理 软件公司获得了一份工作,而这样的软件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非常热门。随后两年中,高德曼学到了项目管理的方方面面,参与了规则的制定和问题的分类,为客 户提供服务,并成为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之间的接口。这是一个缓慢发展、稳定、此前没有先例的工作,而高德曼很好地胜任了这一工作。

高德曼对细节事务的处理获得了同事的称赞。斯通表示:“这似乎是一个不值得夸耀的工作,但考虑到高德曼的个性,他可以庆祝许多小胜利。每次当他 解决一个问题,他人生的游戏就会升一级。这就像是在《超级玛丽》中额外加了一条命。”带领一款产品走向成功需要不断探索,同时难以获得太多赞誉。斯通表 示:“如果他认为完成了一些事,那么他会感到自我的满足,而不需要空洞的赞美。他不需要成为焦点,不需要声誉,只希望提供帮助。”

在硅谷,来自他人的一臂之力并不多见,至少在公开情况下如此。计算机教育机构Code.org在YouTube上发布的一段视频吸引了1000 万次观看。这段视频中谈到了扎克伯格、多西和盖茨等CEO。在视频中,Dropbox创始人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表示:“这与演奏乐器和体育运动不同。”而视频中,NBA迈阿密热队的克里斯·波什(Chris Bosh)正完成一次扣篮。这段视频暗示,编程活动和取得的成果之间,充满决心的程序员和创造出的产品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深藏功与名 所以你未曾听闻

经常关注TechCrunch或Mashable等科技博客的年龄较大的观众也会得出类似结论:公司创始人成为英雄只是因为得到了媒体报道。在 Facebook宣布收购Instagram当天,TechCrunch修改了网站标志,将两家公司创始人的大头照组合在一起。

奉承式的报道不仅能令公司创始人感到高兴,有时也会给他们带来财富。雅虎刚刚收购的公司Summly,其创始人是17岁的尼克·达洛希索 (Nick D'Aloisio)。达洛希索获得的第一笔投资正是由于TechCrunch的报道。美国博客网站Gawker报道称,达洛希索曾向Gawker旗下的 Gizmodo发送了超过100封电子邮件,希望获得报道。尽管在被收购之后,达洛希索仍可能获得了部分技术的授权,但在公司出售之后他已开始了全面的庆 祝。

然而高德曼尽管经历了Twitter的多次成功,他仍然很少进行自我推广,而庆祝活动也大多不为外人所知。2010年,知名博客记者莎拉·蕾希 (Sarah Lacy)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发布Twitter消息称:“贾森·高德曼可能是小组中最不为外界所知的人,但提出了最好的意见。”蕾希运营着由风险投资支持的科技 网站PandoDaily,该网站曾对Twitter及其创始人进行大量报道,但除了来自Branch的米勒的两篇特约文章之外,高德曼没有出现在 PandoDaily的任何报道中。

这样的情况对高德曼没有任何影响,他本人也喜欢阅读各类报道。他表示:“整个行业都很喜欢讲述英雄的故事。我并不认为公众人物的公众角色是不好 的。带来不利,或者说毫无帮助的是,人们似乎认为,一些高瞻远瞩的CEO想出一些绝妙的点子,随后只要组建一支团队就可以让这样的点子成为现 实。”Twitter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对此表示同意:“我并不想说创始人得到了过高的评价,但确实有一些人未得到应有的评价。高德曼毫无疑问属 于后一类人。”

PandoDaily上近期的一篇文章尤其刺激了高德曼。这篇文章来自Bleacher Report创始人布莱恩·戈德伯格(Brian Goldberg)。戈德伯格表示:“失败者在那里,不要聘请他们。”高德曼在Twitter上回应称:“关于‘失败者’有一些尖锐但无意的说法。我认 为,‘寻找赢家’的招聘方式并不合适。”

从谷歌到Twitter

近年来,关于第二次互联网泡沫是否出现有许多探讨。自IPO以来,Facebook的市值下降了超过30%。在近期IPO中市值超过50亿美元 的6家公司中,只有谷歌的市值随后上涨。科技行业的命运目前存在不确定因素。《财富》杂志认为:“当Twitter最终上市时,将肩负整个消费类互联网行 业。”《华尔街日报》的丹·伯尔曼(Dan Berman)对Twitter的未来很乐观。他认为,Facebook的上市反映了硅谷最糟糕的趋势,即对于价值的看法,硅谷的文化带来了集体而盲目的 信念。

Twitter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是经历过上一次互联网泡沫的创业者之一。在高德曼找工作时,威廉姆斯正在附近的一处仓库中忙于内容发 布工具Blogger的开发。他的办公室中散乱着古怪的家具,而公司运营也是一团乱麻。吸引高德曼的一件事在于,当2001年圣诞节Blogger遭遇黑 客攻击时,威廉姆斯正在爱荷华州的家中。为了应对黑客攻击,他在Kinko's店中度过了圣诞节,使用28k调制解调器维持了网站的运转。到2003 年,Blogger吸引了100万用户。当他们的办公室经理离职时,威廉姆斯对于接替者有两方面要求:不要是杰森(因为他已经有两名叫杰森的员工),最好 是女性。然而,Blogger现在的办公室经理杰森·苏特(Jason Sutter)并不符合其中任何一项要求。

高德曼当时对Blogger很感兴趣,而他也完全能胜任这一工作。互联网知名人物的圈子很小,而当时威廉姆斯已吸引了戴夫·维纳(Dave Winer)、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和阿尼尔·达什(Anil Dash)等人的兴趣,并成为一个名人。Blogger最新的总部安装了毛玻璃门,设置了私密的空间和镜子,这令高德曼联想到侦探事务所。威廉姆斯似乎完 全沉浸于工作,而高德曼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原因:当时只有600人的谷歌希望收购Blogger。科技行业的收购需要大量的文书工作,而威廉姆斯的方法使 他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人。苏特表示:“高德曼很快就成为了威廉姆斯的左右手。”当这笔交易完成时,高德曼面临的一个问题在于是否继续留在公司。威廉姆斯表 示,尽管谷歌拥有大量博士,但高德曼是Blogger唯一一名拥有常青藤名校学历的员工。

在加州山景城总部,谷歌员工分布在两处大楼中:工程师,以及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位于Googleplex大楼,而AdWords团队则位 于Moneyplex大楼。Blogger迁入了后一大楼,并被分配了一个无窗的大会议室Drano。与谷歌工程师克里斯·维瑟雷尔(Chris Wetherell)开发的另一款产品Google Reader类似,Blogger遭遇了资源不足的问题,在谷歌这家被搜索主导的公司中备受质疑。威廉姆斯很快就对这样的环境感到厌烦。他提出,当时已回 归产品管理角色的高德曼可以成为他的接班人。威廉姆斯回忆:“他有能力去做更多事。如果没有高德曼,我不认为我可以离开。我有信心他能管理好这一产品,并 继续努力实现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在谷歌的支持下,Blogger的用户数达到2000万,而团队成员则增加至20人。然而,由于Blogger中常常出现一些“劲爆”内容,因 此广告主对此提出不满,这也令谷歌AdWords部门感到愤怒。用高德曼的话说,到2006年,这一争论已升级至“直接的圈地战争”。高德曼不得不与时任 谷歌AdWords主管的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展开针锋相对的辩论,而埃里克·施密特和佩奇则是仲裁者和法官。苏特表示:“他的个性不喜欢冲突。但他知道他们是错的,而且是一个大 错。”高德曼一直以来都强调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尽管最终在争论中胜出,但高德曼对谷歌已没有好感。

如果说这是外力,那么内力则来自威廉姆斯。当时,威廉姆斯已经与比兹·斯通(Biz Stone)合作,后者因谷歌的另一笔收购而加入谷歌。在苹果进入播客(视频分享) 市场时,威廉姆斯和斯通也创立了播客公司Odeo。威廉姆斯要求他的团队回到画板前。他们最有前途的一名工程师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从儿时开始就对纷繁错杂的城市交通系统感兴趣。在斯通和Odeo另一名工程师诺亚·格拉斯(Noah Glass)的帮助下,多西开发了一个名为Twttr的简单网站。斯通在此后的采访中曾解释称:“如果你想很方便地与所有朋友分享当前状态,让他们知道你 在做什么,那么应当怎么做?你可能并不想撰写一整篇博客或Live Journal上的日志。”

那年春天,高德曼临时要求前往拉斯维加斯,拜访谷歌一些前员工和在职员工,威廉姆斯是其中之一。威廉姆斯对Twttr含糊其辞,因为谷歌当时收 购了另一家移动创业公司Dodgeball。在拉斯维加斯,威廉姆斯尝试拉拢高德曼,而高德曼很快就被吸引。第2年初,高德曼加盟了威廉姆斯的公司。

该公司从一名鸟类爱好者手中以75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Twitter的名称。3月份,Twitter在德州奥斯汀的SXSW大会上掀起了热 潮,用户每天发布的Twitter消息达到6万条。Twitter很快实现了“曲棍球球棍式”的增长。目前,Twitter的成功已成为创业公司用户数快 速增长的样本。Twitter获得了当年“最佳博客”的荣誉。Laughing Squid的斯科特·比尔(Scott Beale)表示:“所有人都开始发布消息称Twitter赢了,这导致大厅中到处都是短信提示音。”在随后两年中,Twitter仍相对保持了低调。 2009年,威廉姆斯参加了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脱口秀节目,随后知名主持人琼·斯泰沃特(Jon Stewart)谈到了“Twitter狂潮”,而Slate也发布了一段模仿视频。这时Twitter已成为美国第三大社交网络,仅次于MySpace 和Facebook。

来源:创事记 http://tech.sina.com.cn/i/csj/2013-04-10/08248225120.shtml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