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抢先马斯克,小米发布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成本超60万尚无法量产
抢先马斯克,小米发布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成本超60万尚无法量产
前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创业机器人方向,高瓴光速投资
前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创业机器人方向,高瓴光速投资
立即打开APP
林京
私信
0
来源:图虫

网贷平台转型电商,80后物理学博士二度冲击IPO

2022-07-02
招股书
收入高度依赖少数的头部客户。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7月2日报道(文/林京)

6月29日,量化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量化派”)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由中金公司、中信证券担任其联席保荐人。

成立于2014年,量化派此前主要在BaaS业务模式下,向金融机构提供场景化数字解决方案。2017年,如火如荼的互联网金融正进入IPO之年,量化派旗下的量科邦集团也曾考虑在美国进行IPO,但最终于2017年12月决定暂停尝试美国上市。

在网贷平台监管趋严之下,量化派也进行了多项新业务探索。在量化派股东中,也出现了高榕、复星和阳光保险的身影,分别持股5.76%、9.93%和15.42%。

监管和疫情双重影响,业绩“过山车”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量化派于2021年在中国场景化数字解决方案提供商中排名第八,在按业绩付费场景化数字解决方案提供商中排名第一。

不过,中国场景化数字解决方案市场仍然分散,按收入计,2021年前十大参与者占总市场份额约为8.6%。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量化派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3.72亿、1.97亿和 3.51亿元人民币,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 6264.8万、2233.4万和 5400.6万元人民币。

首先可以看到量化派的营收出现“过山车”波动。2020年,其业绩下滑近一半,在2021年虽然有所回升,但仍未回到其2019年的水平。

量化派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原因一是贵州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2019年颁布了《关于做好贵州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工作的通知》,提高了提供线上金融服务的合规要求,影响了若干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解决方案需求。

在此背景下,其最大客户收入减少。此外,在完成过往赔偿安排后,量化派在2019年与第二大客户终止合作。

此外,疫情让其业务发展活动受到重大限制,信用钱包及羊小咩的交易量整体下跌。

其次,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量化派高度依赖少数的头部客户。

2019年~2021年,量化派前五大客户分别占总收入的94.2%、93.5%及74.0%;公司对同期最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2亿元、8540万元及1.3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53.8%、43.3%及37.8%。

由于客户集中,量化派的收入存在的风险之一便是跟随少量客户呈现一定波动。

受收入下降影响,2019~2021年,量化派的毛利率也逐渐下降,分别为82.8%、76.9%和75.9%。毛利分别为3.08亿、1.52亿和2.66亿。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年末,量化派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848.3万元,流动负债为7258.8万元。

网贷平台受到监管后的转型

从招股书可以看到,量化派主要运营各类数字化场景(包括量赋能场景、商业数字化场景),据此提供精准营销、并赋能数字化交易。

2016年11月开始,量化派通过赋能场景合作方与其终端用户在信用钱包上进行交易。在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之后,2020年量化派将信用钱包升级为羊小咩,赋能场景合作方的商品销售,开始电商布局。

羊小咩覆盖电子产品、餐饮、家用电器、化妆品、珠宝及服饰等商品。截至2021年12月31日,羊小咩提供超过十一万个库存单位,并拥有4450万名注册用户。

2021年下半年,量化派开始构建及运营本地生态圈场景,寻求赋能本地商家与场景合作方的商品销售。如消费地图,是汇聚公司运营的所有本地生态圈场景的微信小程序形式数字化场景。

报告期内,量化派在北京经营十一个本地生活圈场景,包括兴福汇、通惠多、密品汇、乐享平台、东东惠、昌享惠、顺品会、潮朝阳和悦动房山等。

不过,招股书显示,其前五大客户分别为两家商业银行,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和两家消费贷款公司,意味其电商业务尚难扛起营收的“大旗”。

此外,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5543条关于羊小咩的投诉,包括暴力催收、电话骚扰,购买商品虚假发货、发货慢、泄漏个人隐私等。

同时,作为信用钱包的接替者,羊小咩通过两种方式继续为金融机构提供精准营销,一是羊小咩电商场景借贷(享花卡),仅用于在羊小咩上购买由场景合作方提供的零售商品。二是羊小咩金融场景借贷(备用金),用于为金融机构提供的消费贷款。

高榕、复星和阳光保险是股东

招股书显示,冲击上市之前,为了将公司业务与保留科邦集团开展的业务区分,量化派进行了企业重组,于2022年1月注册成立了北京喜推。

2022年3月,根据协议,北京喜推自量科邦收购量子数科的全部股权。收购后,北京喜推的初始股东与量科邦股东之间进行了一系列股权转让。

从股东结构来看,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量化派创始人周灏通过其于Mars Legend间接持股及投票代理安排有权行使合共约42.83%有关之投票权,周灏及Mars Legend为控股股东。

在股东中,也出现了高榕、复星和阳光保险的身影。其中阳光人寿保险持股15.42%;复星旗下的亚东星辰通过East Asia Star Investment (BVI)持股9.93%;高榕资本通过Gaorong QTG Holding持股5.76%;

量化派创始人周灏是一名80后创业者,在创业之前的履历也非常耀眼。2002年,周灏毕业于北京大学天体物理系,同年赴美留学,在莱斯大学攻读物理博士学位。此后他在华尔街工作十余年,从第一资本到摩根史坦利到巴克莱银行的副总裁。

2011年,周灏被宜信CEO唐宁游说回国,后来他又与一位摩根史坦利华人董事总经理深聊后深有体会,决定回国创业。并获得一众明星机构的投资。天眼查信息显示,2017年初之前,量化派先后获得五轮融资。

在过往进行创业分享时,周灏自称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物理学博士,也是一个数据的信徒,他表示,虽然很多人把量化派定义成金融科技公司,但公司的数据技术平台不仅仅在用数据驱动金融,未来量化派的商业模式有非常多的延展性。

招股书显示,量化派拟将募资金额用于提高公司的研发能力及改善公司的技术基础设施;构建及扩大公司的本地生态圈场景,并推广公司的BaaS业务模式;用于潜在投资及收购机会;用于营运资金等。

在差异化竞争上,量化派称其所独有的数字技术平台已形成从运营数字化、获客、目标客户分析到客户活跃的闭环BaaS模式,通过运营、算法、商品与服务、营销及客服五大模块,可将企业运营流程数字化,使企业能够通过统一界面有效管理其运营流程、营销工具、终端用户以及商品与服务。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