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获超2.3亿美元投资,母婴巨头蜜芽宣布将停运App
曾获超2.3亿美元投资,母婴巨头蜜芽宣布将停运App
6月新势力交卷:前五均破万,蔚来又行了?
6月新势力交卷:前五均破万,蔚来又行了?
32万问界M7开售:各指标直超BBA,理想ONE怕了吗?
32万问界M7开售:各指标直超BBA,理想ONE怕了吗?
齿科全流程数字化服务商铖联科技获真成投资1.4亿元A轮融资
齿科全流程数字化服务商铖联科技获真成投资1.4亿元A轮融资
立即打开APP
林京
私信
0
来源:受访人供图

从战略投资到风险投资,考拉基金魏凯:投资人和创始人都要有延迟满足能力

2022-06-21
投资机构
企业的技术壁垒或业务壁垒要足够高,像滚雪球一样,且永远不进“红海”,总有研发投入空间。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21日报道(文/林京)

前言:经过长期探索和技术积累,硬科技成为未来科技发展的重要支撑。创业者的涌入和资本布局,助力硬科技各细分赛道加速发展,催生硬科技创新的黄金时代。作为科技创投媒体,猎云网推出硬科技投资人系列专访,和投资人一起深入探讨硬科技可深耕的空间,为读者带来最前沿、犀利的硬科技产业观点。

今年五月份,考拉基金总裁魏凯和投资圈的朋友们一起,对近200家投资机构的“心态”进行了问卷调查,最后如期把结果反馈于参与的机构。

“众筹一下市场状况”,魏凯半开玩笑形容道。

结果显示,1/3的机构资金充裕,74%的机构“有子弹”,但75%的机构在今年上半年放缓了投资。在各项低迷信心指标之中,“科技创新领域”是个例外,过半投资机构持以乐观态度。

这个赛道也是考拉基金一直持续关注的领域。成立于2015年,考拉基金重点关注拥有巨大市场潜力的早期和成长早期项目,主要投资领域包括: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金融创新和企业服务。

过往,考拉基金投资的云智慧、科杰科技、收钱吧、盈米科技、易点租、南京朗坤、瑞莱智慧、企企通、视野数科均已成为金融创新或科技创新细分领域中的领军企业。

拥有十余年投资经验,在当下创投圈风云变幻,硬科技投资如火如荼之际,魏凯也有很多新思考。

70%项目投“金融行业有应用空间的前沿技术”

2021年,考拉基金完成二期基金募集,基金管理规模超过20亿元。针对创投市场人民币募资相对困难的现状,考拉基金在投资方向上选择了更垂直的路线——相较于一期基金投资更为综合的方向,二期基金则更加偏向“新金融科技”,更加专注数据经济、数字金融发展中的科技底层创新,也会关注产业数字化所孕育的场景。

初看考拉基金的投资方向,不免让人产生一定“误解”。过去两年间,金融科技类公司乱象丛生、投融资陷入停滞现象不绝,随着国家监管趋严,行业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强。考拉基金为何长期坚持投金融科技?

对此疑问,魏凯表示,人们理解的传统金融科技创新,是围绕金融机构本身,在金融产品、营销渠道、风控技术等方面,通过科技进行商业模式创新。例如创业公司类金融机构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手段,加大中小微企业、个人贷款的投放规模。

但考拉基金投资所侧重的是金融科技里的后两个字——“科技”。金融行业是数字化基础最好的行业,也是为科技买单能力最强的行业。通过“金融科技”视角去看科技项目,帮助这家基金更前瞻性地做投资判断。

此外,他介绍,考拉二期基金在基石投资人拉卡拉的支持下发起成立,也吸引了对金融科技产业有兴趣的政府资金、国泰君安等资金,北京市政府也在2021年提出积极构建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发展良好生态,基金创始人孙陶然在创业方法论、科学创业体系的丰富积累,这些都赋予考拉得天独厚的优势。

基于此,考拉基金一方面持续投资在监管体系下合规进行的金融科技创新。例如考拉基金投资了财富管理领域的栖盟科技、团体健康险领域的原力健康等。

另一方面,考拉基金70%项目都投在“金融行业里有应用空间的前沿技术”,包括数据中台领域的科杰科技、数据服务领域的视野科技,还有企业采购SaaS平台企企通,跨境电商SaaS平台斑马科技等。

以企企通为例,其通过链接采购商和供应商沉淀了大量数据。而金融机构对供应商信贷额度的评估时,对数据有比较强烈需求。这样的场景和衔接,帮助中小企业在成为大企业供应链环节之后,能持续得到低成本资金支持,对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扶持中小企业,以及大企业的供应链竞争力提升都大有裨益。

瑞莱智慧以第三代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打造安全、可信、可靠、可扩展的人工智能平台,解决现有人工智能算法不可解释带来的风险,对金融领域强化AI安全、对拥有大数据的平台型公司管控算法,甚至对线下安防、自动驾驶中的误判、漏判提供一套完备的技术工具和解决方案。

魏凯认为,金融行业对AI、大数据、隐私计算、分布式存储、云原生等系列前沿科技需求旺盛,金融行业客户也是很多科技创新企业的主要或标杆客户。

政策红利也在不断释放。今年年初,央行印发《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2—2025年)》,明确了新时期金融数字化转型的发展目标和重点任务。其中,全面加强数据能力建设作为重点任务,要求充分激活数据要素潜能,有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

更青睐产品型企业

魏凯用三个词来形容考拉基金的投资方法论:

一是前瞻性。对数字经济和科技创新充满信心,并保持前瞻性的洞察研究。从客户需求角度去获取对行业的认知,便是考拉基金保持前沿认知的方法之一。

二是主动性和系统性。魏凯认为,投资是一件投资既简单又难的事情,随着投资体系的不断完善,投资人会收到FA源源不断的项目,公司内部团队成员也会一起从市场前景、企业等角度进行分析。

但难在主动系统地去做趋势判断、做行业研究,去接触上下游的客户和供应商,然后主动系统的去扫描项目。

尤其是,早期项目在市场上很难有直接竞争对手,为避免投资的“一叶障目”,投资人需要把这个赛道里可能的、潜在的项目都广泛覆盖。

三是长期务实的态度。投资人都不愿去投昙花一现的窗口型机会,选择能够创造长期价值的项目,需要他们对行业趋势、企业管理团队,企业长期竞争力要有更高精准度的判断。

考拉基金会从项目的基本面去判断——企业的产品、策略和方向,是否对客户起到实质性帮助,是否在产业链及竞争对手中,能构筑起高壁垒。

基于此,考拉基金青睐的企业具备两种特质。

一是产品型企业。新一代技术企业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真正的产品型公司,另一种是产品技术服务商。

2020年,考拉基金投资科杰科技的时候,公众对数据中台“唱衰”声音屡见不鲜,团队也在同类型项目之中不断进行取舍和判断。

但最终坚定地投资科杰,源于其强悍的产品力。新东方、银华基金都是科杰科技的早期客户,如今这家企业也展现了强大的产品技术实力和生态合作赋能能力,不仅横跨电信、金融、制造、能源、零售、汽车、政府等行业,同时还和多个行业里的头部数智化专业服务机构建立了密切的合作。

二是技术投入空间大,研发资金密度高,产品一旦成熟,竞争对手难以望其项背。昔日,作为全球唯一能够制造EUV光刻机的厂商,荷兰的ASML就在光刻机领域对尼康、佳能实现反超。

“很多初创企业都是通过一个新奇特的细分赛道进入市场,短时间内确实能满足客户需求,但如果研发投入密度不大,后来者会很快追上。后续,双方甚至陷入到持续的低价竞争中。”魏凯说。

尤其是,长期投资要去看企业10~20年的成长潜力,魏凯希望,企业的技术壁垒或业务壁垒要足够高,像滚雪球一样,且永远不进“红海”,总有研发投入空间。

投资人和创始人都要有“延迟满足感”

从主观感受来说,科技项目的周期长、回报慢,需要投资人有足够耐性。但魏凯早已习以为常。

此前,魏凯曾在联想控股工作十一年,先后担任创新消费与服务事业部、医疗投资事业部执行董事,负责相关领域的产业投资和投资后管理。

“总觉得人生体验还可以更丰富一些”,2019年,决定加入考拉基金,对他来说,这是一次“创业”的过程。

在联想控股期间,魏凯负责的亦都是长期项目,并在投后对项目进行深度赋能。“事为先,人为重”等投资理念,为他的投资生涯刻上深深的烙印。如今,考拉基金也正延续着对长期价值的追求。

“延迟满足感”是魏凯提到最多的词。这不仅是对创始人的要求,也是对投资人的要求。

很多初创企业经常出现的困局是,并没有太多的资金去进行持续的研发投入,也面临投资人对业绩要求的压力,因此经常是边销售、边打磨产品。

但这造成的一个现象是,很多企业经常会补贴服务客户,“有限的标杆客户是有重大意义的,帮助公司打磨产品、树立品牌,但盲目的追求收入,会忘记标杆客户的目的。”

最后,企业可能会进入到一个烧钱补贴的恶性循环,最终在研发投入上的能力,所剩无几。这就需要创始人有“延迟满足感”,不能只关注短期效益。

作为投资人,魏凯认为,当看到这样的现象,自己也会反思——是否有胆量和决心,克服“短期满足感”去获得“长期满足”,让企业有更大的“投资人空间”去做产品研发和投入。

“有时候投资人也不淡定,因为市场是这么估值的,这其实对投资人来说考验也极大。”魏凯说。

2020年,考拉投资科杰之初,其营收增长并未传递出积极信号。当时投资团队也不免心里犯嘀咕——是产品还是客户需求出现了问题?要不要抓一个场景,抓一个垂直赛道去做完整解决方案,然后通过标杆客户反过来打磨产品?

双方经过讨论,决定还是坚持原有路线。次年,科杰营收迎来小爆发,产品的成熟度受到客户青睐。

魏凯介绍,去年科杰50多名团队成员创造了大几千万收入。“科杰融资的钱就全部可以投回到研发上,不用在做项目过程中去持续亏损,有利于形成良性循环,产品越来越好,客户和生态伙伴满意度越来越高。”

科技创新项目市场足够大

眼下,硬科技投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发着。政策支持、技术持续进步、市场需求的旺盛,光电芯片、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等硬科技赛道的创业与投资如火如荼。

一些跨界选手也纷纷涌入。竞争变激烈,出手快的机构也变多,压力肯定是有的,魏凯坦言,这需要投资人更加具有“主动性”,遇到好的项目也会去“抢”,从决策速度到与创始人达成互相认可,都需要投资人更高效。

考拉基金过往在数字化、智能化领域的长期积累,让团队在判断项目时更具优势。去年考拉基金共投资10多个项目,目前整体发展势头良好,“绝大多数的项目都具有刚需的确定性,疫情下也有信心做到可观增长”。

当然,对于一些非常火热的赛道,一支成长型基金的能力“有限”,魏凯说,考拉基金不会盲目覆盖所有热点,而是坚持自己具备优势的领域,持续寻找更加细分的创新赛道和项目。

以芯片为例,考拉基金会去关注更加创新的空间,比如存算一体,解决当前集成电路系统中所面临的“存储墙”和“功耗墙”问题;比如“摩尔定律失效”热议之下,可以发挥巨大价值的chiplet等技术;再比如,考拉基金投资了宇称电子,这是一个光信号处理芯片项目。

无论是元宇宙还是web3.0等行业新趋势,本质上都需要新一代信息技术去推动。VR、AR需要边缘计算,UGC需要分布式计算存储。数据量越大,也就意味着算力更大,要求更快速度的传输。光、3D等新媒介的传输,也需要数据处理、传输、存储技术领域的持续变革和推陈出新。

“科技创新市场足够大,可以容纳很多优秀的投资机构。”魏凯说。

从整个投资市场速度趋缓来看,魏凯认为,大家应该保持一定耐心,调高投资标准。今年看的项目比往年质量更高,是他的直观感受。投资人应该去寻找更多的优质项目,去克服当下挑战。

从事长期投资十余年,魏凯也习惯定期复盘总结,不断调整修正。他认为,长期投资对赛道和项目的选择肯定更为挑剔,但长期主义也需有一定的边界,谨防“极端化”。

企业的成长周期分为四个阶段,从找到一个产品和服务,然后可复制性地卖给客户,再到成为行业领先,最后到长期战略迭代。

“随着时代的发展,技术不断迭代,企业生命周期规律也会出现一些变化,作为有期限的风险投资基金,能把握住企业某一个重要发展周期的机会和节奏,就能产生很大的时代价值。”魏凯说。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