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轮问询后,被友商起诉侵权索赔3300万,智融科技IPO遇阻
首轮问询后,被友商起诉侵权索赔3300万,智融科技IPO遇阻
沈南鹏带队,红杉中国成立创业加速器YUÈ
沈南鹏带队,红杉中国成立创业加速器YUÈ
开局一台拖拉机,轿跑皮卡自己刷,富士康造车想疯了
开局一台拖拉机,轿跑皮卡自己刷,富士康造车想疯了
预告 | 大健云仓美股IPO,小米网易腾讯等发布财报
预告 | 大健云仓美股IPO,小米网易腾讯等发布财报
立即打开APP
孙媛
私信
0
来源:小音咖官网截图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2022-06-17
A轮后
从高调收购到突然“停摆”,小音咖到底发生了什么?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6月17日报道(文/周末)

两个月前,高调宣布全资收购准独角兽“VIP陪练”的小音咖,如今却声称“资金紧张、运营困难”。

近日,音乐教育品牌小音咖被曝教师没有领到工资,目前上海线下门店已全部处于关闭状态。小音咖兼职老师张伟表示,自己2月份入职小音咖,到目前小音咖并未支付其任何薪资。“一开始组长说一定会发工资,后来组长就联系不上了,接着销售和班主任都被裁员。”

同时,还有家长向媒体表示,剩余课时在没退到费的情况,其课时数在小音咖App上就被清零,并指出此前小音咖对外声称的资金监管其实也并未实施。

对此,6月13日小音咖订阅号发表了一篇名为《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创始人李艾公开表示“小音咖确实遇到了问题,外部环境不可控,加之内部对环境变化的预计不足,目前资金紧张、运营困难;另一方面,为响应防疫工作安排,在尚未接到上级主管部门允许复工的通知情况下,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

李艾在公开信中表示,针对老师将会把课酬现以打折方式支付,剩余部分分期进行支付,并会分批分次恢复课程,详细方案拟于6月17日开始公布,并于6月15日起启动服务及答疑热线。

但就在李艾这封信发布后不久,广州小音咖音乐中心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自6月13日起将暂停广州校区全部课程,对于后续安排,表示“资金筹措完成后争取继续开展广州校区的业务”。

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猎云网拨打了小音咖答疑热线,但却处于关机状态,且添加客服微信还暂未通过。

让人不禁好奇,从高调收购到突然“停摆”,小音咖到底发生了什么?

学费和薪酬成倒挂,商业模式存疑

据公开资料显示,小音咖隶属于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个O2O音乐学习服务平台,通过线上链接线下教学、到家服务等模式,就近匹配音乐教师,为音乐爱好者提供音乐教学服务,并推出音乐教育产品、音乐教师成长营、琴童家长沙龙和小音咖App四大运营模块。

创始人李艾在2010年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儿童音乐教育,2015年,李艾创办了“小音咖”音乐教育中心。成立之初,小音咖就获得了分众传媒、沪江投资、东方财富网、大众点评网等天使轮投资,截至目前共计完成3轮融资,优优老师也为其背后资方。

小音咖在宣传中表示,致力于通过革新的音乐教育理念,共享的商业模式,线上平台和线下校区互补互动,帮助全国30万音乐私教、400万学生家庭们提供完整的音乐素养教育。

据介绍,家长登录小音咖App后可选择不同乐器课程,并查看其中距离最近的音乐老师,可以根据课程价格、授课形式等筛选老师,并在线与老师进行沟通、预约和买单;而老师方面,小音咖认证教师在小音咖平台上可获得更多生源以及全额课时费,老师可以通过App与学员沟通、设置自己的课程以及管理订单,教师还分为专职教师和兼职教师。

张伟透露,资本加持加上多年的品牌效应,小音咖的生意火爆老师们有目共睹。“疫情前我工作的一个月,金桥校区一个周末大概有1000节课,坐人的地方都没有。”

但是火爆之下,张伟也对小音咖的商业模式有过存疑。据介绍,他收费300元每课时的钢琴课,小音咖收家长235元/每节课,给家长端的理由是多交钱这样更划算,所以家长缴费基本都是以万元计算。但是由于小音咖给教师的工资待遇不错,合同也规范,张伟并没有多想。

“重点是里面工作的老师,都觉得小音咖挺好的。”

相比较张伟,另一位在小音咖工作2年的兼职老师王丽则显得更为警惕,她坦言,对于大部分老师来说,他们不太会去在意这些问题,主要自己收取的课时费满意就可以。

但是小音咖通过低于市场的单价招收学员,让学员缴纳大笔预付学费的同时,又给与市场持平或者略高于市场价的课时费,她认为并不合理。

“2020年底我就开始提醒学生少付费,虽然当时靠融资其实这套模式还算合理,但2021年8月也出现过缴费8万元的学员不给退费的情况,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只是在2022年爆发了而已。”

其透露,小音咖的销售以更低的折扣让家长尽量多买课,买越多越便宜。有家长甚至在买课不多的情况下,其付费单价课时也跟王丽所收取的课时费差价达100元。

“他们会规避老师和家长私下沟通,买课也不通知我们。我有一个学生买了10万元的课程,还是我主动问他们才知道,这种 ‘游戏规则’让我有点吃惊,而且他们解释说要包孩子考到10级。”

王丽表示,自己也曾告知家长尽早退费,甚至很多学生第一节课她就会做提醒,让学员合理买课。“很多人会说是疫情导致资金链问题,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存在很久了。”

据悉,王丽和张伟作为兼职老师,均在2月份后就未收到小音咖拖欠的薪资。

先裁员后收购,家长预缴费走向成迷

事实上,从天眼查当前的股权结构图来看,小音咖疑似实控人为乔月猛,通过上海音博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小音咖总股权比例达37.57%。

在2021年8月的一篇公开报道中,小音咖曾表示,“在乔月猛的带领下,小音咖高速发展,2020年营收达2.6亿元,疫情下同比2019年涨幅仍超200%;预计今年底门店数量扩张至22家,全年营收将超6亿元。”按照小音咖App上的介绍,目前小音咖官方宣称有超过3000名的教师。

拖欠的薪资再加上家长的预缴费,小音咖面临的资金难关可想而知。

知情人士表示,就在今年年初小音咖公关以及品牌等基本职能部门还进行了一轮裁员,当时的裁员赔偿为n+1。

而就在裁员不久后,4月11日,小音咖和VIP陪练就双双官宣,小音咖近日已完成对VIP陪练(隶属于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收购,成为其独资股东。

据当时媒体报道指出,本次收购的完成,意味着国内最大的在线音乐陪练平台与最知名的线下音乐艺术辅导平台合二为一,组成国内最大的少儿音乐艺术集团。小音咖集团表示,未来,集团将发挥标准化产品的可复制力,“以点带面”向全国扩张,深耕49个一二线核心城市,覆盖全国80%的市场,实现规模化商业盈利,计划5年内实现营收百亿。

据猎云网查询天眼查发现,2022年6月13日VIP陪练主要人员进行了变更,姚立嘉和葛佳麒退出,新增主要人员李艾和徐静莉,小音咖对VIP陪练持股比例为100%。

对此,张伟直言不解,“为什么小音咖有钱收购却没钱支付我们薪资?”

基于近期情况,部分家长也对2021年12月小音咖“已经在上海银行正式开设资金监管账户,主动保障客户资金安全,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宣传产生了质疑,有家长找到上海银行进行核实,却得知,所谓“资金监管合作”实际还只是“意向”,目前还未正式实行。

上海银行工作人员也表示,小音咖是在2021年12月和上海银行达成资金监管合作意向,并在今年年初讨论推进在上海银行开立监管专户系统运行等具体的监管实施方案。但因疫情影响,相关的工作推迟了,目前尚未正式实行资金监管。后续如果正式实施资金监管,上海银行会明确告知,并与相关机构、消费者签订资金监管的三方协议等相关的业务。

教培机构面临“生存”考验,家长更要理智消费

在中消协发布《2021年校外教育培训领域消费者权益保护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有关校外教育培训的投诉案件共80528件,同比增长43.4%。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某音乐教育机构创始人James表示,因政策、疫情、经营不善等诸多因素,教培机构不同程度陷入经营困境。

“教育机构原本的模式就是通过预收款来补充现金流,保障企业正常经营。直到机构的学员数达到课消收入的盈亏平衡点,才算真正的盈利,再补充之前的预收款造成的债务。通常无疫情的情况下需要1-3年的时间,发展慢的机构可能需要5年。但是疫情的大环境下,不断的停业,这个周期内预收款逐渐被消耗掉了,课消却没有,企业社保成本、基础薪资支出照旧,退费增加,订单减少,造成现金流暂停的问题。”

上海家长Lucy于去年9月支付的4万元学费,截至目前共上了21节课 ,还有3万多学费暂未使用,据其透露,目前已无人可联系。

“当初选择小音咖也是因为品牌影响力大、有国资背景且课时费划算。但后面买课的学员比我支付的客单价还要低,至少降了30%。”Lucy认为,可能是小音咖后期资金链越来越紧张,为了拉新客,才会让课单价越来越低。

据张伟透露,后期销售想签大单,就会给很大的折扣,所以倒挂就更明显,还有学员刚缴费就遇上了封控,课都没怎么上。

“我们如果自己授课,一般都是先上课后给钱,或者上一节课给一节课的费用,这样家长相对来说付费更安全。但是小音咖作为教育机构有其自身优势,专业较好的艺术类老师通过各种渠道自主招生,有自己的招生和教学成本,譬如买琴租场地,而应届毕业生又通常没有经验,会先去机构磨炼一下,这时候小音咖提供了生源、场地以及跟自己招生一样的工资,就特别吸引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投资人表示,小音咖目前的现况更像是天灾+人祸下双重打击的结果。

“我倾向于说小音咖收购VIP陪练,对于前者来说是给自己做背书,有实力可以收购一家准独角兽企业;而对于后者来说,是其业务情况不佳的情况下,以合并的方式给自己一个较好的收场,毕竟现在教育赛道上很难融资。”

在他看来,虽然目前小音咖可以推出可实行的替代方案,但对于正常经营来说,付费转化率以及正常的续费率都会有极大的影响。当下在融资现金流为零,经营现金流因为无法上课而受到较大影响,而房租、管理人员等支出这一块也没有明显减少的情况下,小音咖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很难撑住。

截至发稿前,小音咖还暂未发布《纾困计划》详细方案,家长们表示,退款或者复课,他们希望能尽早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伟、王丽、Lucy均为化名)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