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米哈游投资,Soul冲刺港交所IPO
腾讯米哈游投资,Soul冲刺港交所IPO
天图投资冲刺港交所: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9亿元,曾投出小红书、奈雪的茶等品牌
天图投资冲刺港交所: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9亿元,曾投出小红书、奈雪的茶等品牌
金山云在夹缝中求生存,雷军烧钱没有换来护城河
金山云在夹缝中求生存,雷军烧钱没有换来护城河
酒仙网终止创业板IPO,曾获华兴、红杉资本投资
酒仙网终止创业板IPO,曾获华兴、红杉资本投资
立即打开APP
全天候科技
私信
0
来源:图虫

姚振华造车梦碎?

2022-05-18
转载
宝能汽车欠薪的旧账非但没能解决,还在不断引出新的麻烦。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全天候科技,作者:潘涛。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宝能汽车又惹上了麻烦。

近日,一则来自山东省汽车流通协会的公告,将矛头对准了宝能观致汽车。这份文件表示,近期该协会接到多起济南市观致车主售后无4S店维修保养的投诉,调查后发现,济南市4家宝能观致汽车直营店已经停业,厂方服务电话也已被注销。

该协会随后向观致品牌所属的宝能集团总部发送问询函,但结果却因“人去楼空”被退回了信函。

此后经多方了解,该协会发现宝能汽车有严重经营问题,于是将宝能观致汽车品牌列入消费黑名单,并发出警示:谨慎购买宝能观致品牌汽车。

然而就在今年年初,宝能汽车还举办了一场“新车品鉴会”,试图为市场打下一剂强心针。

在此次活动上,宝能发布了BAO品牌旗下首款高端智能纯电动SUV GX16,集团掌门人姚振华信心十足,宣称该车型计划在今年7月下线,率先在广州基地量产,并于年底前正式上市。

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售后问题只是宝能汽车当下的窘境之一,更大的问题是目前依然存在的欠薪。一年前,宝能汽车就曾因为欠薪登上过热搜,如今,旧的窟窿没补上,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和诸多造车新势力相比,房地产出家的宝能堪称造车界的“富二代”,姚振华在2021年就表示,宝能自进入汽车行业以来,已经投入超过500亿元——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李斌200亿元的造车门槛。

相比之下,宝能汽车的销量则显得较为疲软。虽然观致汽车曾在被宝能收购初期有过短时间内销量大增,但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2021年观致汽车销量逐年下滑,分别为2.27万辆、1.31万辆和5200辆。而且,其中销量还包括了被宝能旗下的联动云租车平台所采购的部分。

为何宝能造车之路如此难?

售后无人,欠薪不断

宝能汽车正在折磨它为数不多的用户。

2020年10月,来自川渝地区的李洪(化名)购买了一辆观致7,开了一年左后,变速箱就出现了问题,他找到当地售后想要进行维修。

李洪告诉全天候科技,当地的4S店此时已经全部关门,他去的是一处宝能指定的维修点,但对方却告诉他,厂家没有配件,无法修理。他联系到该地区的售后维修负责人,得到了相同的回答。

这辆故障的观致7迟迟无法修理,一段时间后,工作人员又告诉他,后台的诊断仪已经罢工了。这意味着,即便自己把变速箱修好,也无法完成后续的软件匹配和系统优化,“修了等于白修”。

李洪表示,这家维修点此前售卖的是观致汽车,如今已经改卖吉利,对于观致车主来说,“大问题已经处理不了了,只能做做保养。”

对他来说更糟心的是,由于买车时办了宝能的金融贷款,在此期间李洪还须如期偿还每个月2000多元的车贷,一共5年,还有三年半需要还。

“现在的情况就是,钱要还但车不能开。之后能不能拿到绿本又是另一回事了,按目前的状况来看,够呛。”李洪说。

李洪的情况并非个例,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人吐槽观致7的售后问题。有网友表示:“远程控制不能使用了,4S店基本上找不着了,客服电话无人接听,签的以租代购合同要求去4S店保养,现在这玩意我能不租了么?”

据媒体报道,目前观致汽车在北京的4S店已全部关闭或改名,客服电话也处于停机状态,维修无门成为观致用户的常态。

在宝能再次成为热点前,其掌门人姚振华不久前刚刚上了一次新闻头条。

3月下旬,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则公告中表示,该院受理了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原告)与被告姚振华、广州宝时物流有限公司、宝能集团、钜盛华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因姚振华“下落不明”,其根据相关规定,向姚振华公告送达相关的民事起诉状副本、证据材料、应诉通知书等。

据公告,此合同纠纷涉及借款本金7亿元及利息、罚息、复利(暂计至2021年9月29日止,利息1429万元、罚息0元、复利0元)。

几天后,宝能在微信公众号“中国宝能”发布文章《姚振华董事长检查宝能汽车深圳工厂复工复产工作》,算是对姚振华的“失联”进行了一次辟谣;针对上述法院公告,宝能集团相关人士公号文章发出的当天也对媒体表示,“相关信息有误,公司已与法院方面沟通协调。”

相比市场的看法,宝能可能首先应该挽回员工的信心。

有宝能汽车前员工告诉《全天候科技》,从去年1月开始,公积金和养老金的缴纳就暂停过一段时间,直到当年4月才陆续补上;2020年的年终奖本应是2个月工资,但这笔钱最终也并没有发放。

一位曾在宝能汽车广州地区某门店工作的员工透露,去年下半年,由于门店房租不到位被迫闭店后,他在9月和公司签订了“优化协议”。据这份协议,公司将在2021年10月30日前补上所欠的工资以及社保、公积金等,并额外补偿一个月工资。但这些至今都没有兑现。

长期的拉扯和等待让人不堪疲惫,有的离职员工已经放弃讨薪。“不管了,不想再听到宝能的消息。”

500亿元难造车?

姚振华曾在2021年表示,宝能自进入汽车行业以来,已经投入超过500亿元。

造车早期,宝能汽车主要把钱花在了投资收购上。先是以66.3亿元的价格购入观致51%的股份,随后又增投15.6亿元,将观致股份增持至63%;此后的2019和2020两年,宝能又花费30多亿元,全资收购长安PSA公司股权。

造车的的基本盘有了,但在实际的造车过程中,宝能却未能一帆风顺。

张洁(化名)曾在宝能汽车的一家研究院工作,据他透露,刚去的时候大家还都充满干劲,但一段时间后发现,不仅形式主义盛行,而且时有项目中途换人的情况,“很多东西其实都是无用功。”

在张洁所在的研究院,一位“空降”的领导曾认为某款车型的单车成本太高,希望能够整体降低一万元成本,于是将指标分摊到相关的十几个部门。

通过替换更便宜的部件,同时在设计上适当做一些减法,“最后就是不以性能目标为标准,只对标表下限。”然而经历一番周折后,突然有一天通知这个项目将移交给其他部门,空降的领导也跟随项目调动离开,整个事情就此没有了下文。

张洁总结,即便有参与过多款车型研究的员工,但没有人能善始善终完成一个研究;一些入职更早的员工渐渐习惯了这样的风格,或者说干脆“躺平”了。

对于希望在汽车行业继续前进的年轻人来说,在宝能的经历可能还伴随着一些副作用。随着宝能的“名气”在业内逐渐传开,有前员工表示,员工离职后的求职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尤其是在宝能出现欠薪风波以后,求职会变得被动。

宝能造车为何如此波折?

实际上,姚振华开始造车的时间节点并不算晚,2017年3月,其便在深圳注册成立了宝能汽车,比同为地产出身的恒大造车早了两年;而直到2021年,百度、小米等跨界而来的巨头才正式切入新能源赛道。

但宝能汽车却迟迟无法开花结果,目前卖的主要产品还是观致汽车。这难免让人怀疑,姚振华口中的500亿元,是否真的烧到了造车上。

地产商跨界造车,都难逃“圈地”的质疑,宝能也不例外。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调查国内新能源汽车投资情况,特别提到了宝能汽车和恒大汽车,要各地上报两家车企的项目投建情况。

宝能此前在广州、昆明、常熟(观致汽车)、深圳(原长安PSA)、昆山、贵阳以及西安等多个城市布局了生产基地,规划的总产能约达350万辆。特斯拉2021年的产量约为93万辆,2022年的产能约在190-270万辆,相比之下,宝能汽车的步子似乎迈得有点大。

今年4月,云南省发改委发布公告称,因逾期2年未开工建设,移除“昆明宝能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生产项目”和“观致汽车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建设项目”在云南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上的项目备案信息,其投资备案证明文件失效。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一位接近宝能汽车的人士表示,除了昆明,宝能在昆山、贵阳、广州的生产基地也都尚未完成建设投产,其中,贵阳的基地,2021年才打了地基和框架,后来直接停工了。

造车梦碎?

宝能造车不顺,某种程度上或和宝能集团自身的经营困境有关,输血不畅加剧了宝能汽车的窘迫。

2021年10月,宝能系上市公司中炬高新在回复上交所关注函时,首次揭开了宝能集团的债务情况。

这份公告显示:宝能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约8300亿元,剔除金融资产及负债后集团总资产约4300亿元,有息负债合计1927亿元(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公司发行的债券),对外担保余额308亿元。

宝能集团表示,自2021年6月份以来遇到的暂时性资金周转困难,其根本原因在于制造业的巨额资金投入等。

据宝能回复,其较为紧迫的流动性资金缺口约有200亿元,包括所有理财产品兑付合计83.49亿元,较为急迫的工程款等需要支付26亿元,以及部分紧迫的经营款项及到期本息约85亿元。

欠薪问题便是在此阶段开始爆发。虽然宝能由此开始一系列甩卖资产的操作,断臂求生,但半年过去,宝能汽车的流动困境似乎仍未解决。

一方面是欠薪的旧患,另一方面,随着大量线下门店关闭,宝能汽车的造血能力也被极大削弱,未来一段时间将更加依赖集团输血。

有宝能汽车离职员工表示,由于款项不到位,不少供应商也经将宝能汽车列入了黑名单。这不仅拖慢其造车进度,也为未来设下了更多隐患。

特别是在疫情背景下的2022年,缺芯、缺电、原材料涨价已是新常态。眼看新车就要上市,宝能不仅要为确保供应付出更多代价,而且还将面临进一步控制成本的问题。

今年以来,迫于成本压力不少热门车型都经历了涨价。随着电动车补贴退坡,以及新玩家新车型不断涌入,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造车比以往更难。

而同为房地产造车的恒大曾和宝能同病相怜。去年,恒大汽车甚至一度传出了变卖的传闻,但随后态度又180度大转弯。今年以来,其不仅实现了恒驰5的首车下线,近期还开始招纳经销商,为新车售卖铺路。似乎已经缓过了一口气。

如今,宝能汽车想要挺过这一关,首先要拿出一款说得过去的产品。

按照宝能汽车规划,其BAO品牌旗下的纯电SUV GX16将在今年年底量产,届时能否成功量产下线,或许是衡量宝能汽车命运的一大节点。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