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米哈游投资,Soul冲刺港交所IPO
腾讯米哈游投资,Soul冲刺港交所IPO
天图投资冲刺港交所: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9亿元,曾投出小红书、奈雪的茶等品牌
天图投资冲刺港交所: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9亿元,曾投出小红书、奈雪的茶等品牌
金山云在夹缝中求生存,雷军烧钱没有换来护城河
金山云在夹缝中求生存,雷军烧钱没有换来护城河
酒仙网终止创业板IPO,曾获华兴、红杉资本投资
酒仙网终止创业板IPO,曾获华兴、红杉资本投资
立即打开APP
超电实验室
私信
0
来源:企业供图

特斯拉刹车反转再遇罗生门 ,谁在撒谎?

2022-05-11
行业研究 超电实验室
或许永远没有答案。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11日报道

剪不断理还乱的特斯拉刹车案,几乎每天都有新瓜。

因为热搜体质,过去两年间特斯拉频登热搜的原因五花八门,减配、涨价、降价甚至马斯克的一句话都能把特斯拉送上热搜,不过最多的还是刹车事件。无论是车主还是媒体,狠抓特斯拉刹车似乎成为政治正确的事。

如今一封道歉信,彻底让特斯拉扬眉吐气。5月9日下午,温州特斯拉失控车主陈先生公开发布道歉信。

主要内容是,他承认此前的事故原因是自己误把油门当刹车,后来持续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是因为“心有不甘”。

里面还有几个重要的信息,这位车主表示,其它维权车主也来联系自己,并介绍了某平台,为免费其提供律师费用,而且这位车主曾加入维权群,但后因“理念不一样”退群。

一句话总结:自己踩错油门了,但是不甘心,所以诋毁特斯拉,而且还有关键人物支持自己。

不过事件很快再次迎来反转。5月10日,道歉信中提到的河南张女士发布微博表示,温州车主所谓的道歉信中内容并不实,还喊话后者:你良心过得去吗?

车顶维权女车主:道歉信歪曲事实

这起罗生门事件,要从两年前说起。

2020年8月12日,温州车主陈先生驾驶特斯拉Model 3高速撞向了停车场的拦杆,这起事故导致10余辆汽车受损,不仅面临高额赔偿,自己还受了重伤。其本人经过7小时的抢救,输血五千毫升才脱离危险。

陈先生在事后接受采访报道称,车辆存在刹车失灵导致突然加速,并且在各个平台散播特斯拉刹车失灵的言论。对此特斯拉第一时间给出检测结果:该起事故属于车主误踩加速踏板,车辆没有问题。

随后,特斯拉向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2021年10月11日作出判决。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认定,车主陈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判道歉及赔偿5万元。此后陈某上诉,二审被驳回。

根据当事人的道歉信内容,案件经过一审、二审已于今年3月份生效,判决认定其构成对特斯拉公司名誉的侵犯,应向特斯拉公司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

事情发展到当事人发布道歉信本该了结,但并没有如此简单。

对于这封道歉信,5月9日当晚特斯拉维权车主韩潮发布微博,根据其晒出的聊天记录,温州车主陈先生表示,道歉信是“特斯拉写的”,并且“强制执行”。

事后,温州车主陈先生拉黑了韩潮的微信。


道歉信中提及的河南张女士,则在微博表示,陈先生自始至终都在自主维权,并主动向其寻求帮助。“二审败诉后,居然对曾经帮助过他的“战友”反咬一口,用特斯拉帮他写的声明攻击我,到底是谁蛊惑了他?”

从张女士晒出的聊天记录来看,温州车主张先生曾“求着温州汽车工程学会写的鉴定”,写成是自己误踩电门所致,因为不这样说保险公司就不给理赔,而且“隔壁被撞坏车的几个邻居天天过来要我赔钱”。

这位河南张女士是2021年上海车展车顶维权当事人,也是从那时起,特斯拉刹车门才开始愈演愈烈。

目前韩潮和张女士与特斯拉之间的官司还未和解,双方仍在互相起诉。

谁在撒谎?

随着刹车门的持续发酵,多方的说法和利益也在中间推拉扯皮,单从这封道歉信来看,就掺杂各种说法。

事实上,无论这封道歉信的作者是谁,结果都已经不再重要。目前这份道歉信是通过温州车主当事人的微博发布,也得到了特斯拉和法院的认可,这也意味着道歉信的效果已经达到,目前来看,舆论效果显然是特斯拉占据上风。

在此之前,特斯拉为了应付网上负面舆论,不得不四处游说。转折点在2021年6月,当时特斯拉先后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开通“特斯拉法务部”帐号。

随后的特斯拉,便开启了主动“反向维权”的态势。不止这位温州车主,张女士和韩潮都收到过特斯拉的律师函。

此前,特斯拉认为韩潮长期发表低级、贬损二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相关言论 ,以此向其索赔505万元。张女士也曾收到过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寄来的诉前调解意见征询书,特斯拉方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元。

而且不只是维权车主,还有网红大V也收到特斯拉的律师函。今年年初,特斯拉方面表示已正式起诉自媒体人陈振罡(抖音账号名称“小刚学长”),诉其侵犯名誉权。在抖音平台上,“小刚学长”的认证是“资深汽车领域创作者”,其关注人数超过了1500万。

特斯拉面对舆论强硬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与其企业风格有关,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表示,其他公司把钱花在广告和操纵公众舆论上,而特斯拉会更专注于产品。

不过在这种强压之下,也有不一样的声音,有些选择放弃,有些则选择硬杠到底。

温州车主陈先生在道歉信中提到,在维权期间,有其他自称维权的车主联系自己。上海车主封先生给自己介绍了“某平台”,该平台为其安排了律师并承担一审所有律师费用。

如果将这些人物和线索联系起来,背后似乎都有“某种后台”的影子存在。

至此,有理由怀疑,而且特斯拉也在猜测,在一股股反对特斯拉潮流中,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默默支持这些维权者。

刹车门或永远没有答案

回归到事件的本质,还是会落到特斯拉车辆本身。特斯拉汽车与传统燃油车一个很大的不同,是其单踏板模式,在这种驾驶模式下,驾驶者通过加速踏板就可以控制车辆的加速与减速。

油门既能加速又能刹车,这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逻辑悖论,在突发情况下,在抬起油门后发现车速没有降下来,就容易产生混乱,导致其踩下了加速踏板,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

2021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曾公布对特斯拉“失控加速”的调查结果,在经过长达1年的调查后,246例特斯拉失控加速事件都是因为驾驶者误踩踏板导致的。

这也意味着在特斯拉加速事故中,有不少都是人为操作的因素。

不过在事故发生后,其中的责任又很难理清。

作为智能电动汽车,特斯拉整个刹车制动过程既有软件决策参与,也有人为控制因素。这也意味着还原车主踩刹车的过程,需要从电机、整车控制器、踏板深度传感器以及踏板开关等数据逐个分析,只有这样才能综合判断出到底是人为因素还是车辆因素。

这也意味着新车数据非常关键,目前特斯拉配备有EDR(Event Data Recorder 事故数据记录器)中包含制动数据、安全系统以及电子制动信息等数据,该功能类似飞机的“黑匣子”,这是分析事故原因的重要一环。

不过针对自动驾驶事故责任的判定,在国内同样处于空白。

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智能驾驶汽车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其事故的责任主体与传统汽车并不同,无法简单套用过错责任原则与无过错原则,所以其中的责任很难去划分。

广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曾庆洪就曾表示,我国智能汽车发展迅猛,但现阶段智能驾驶相关法律法规仍存在较大空白,智能驾驶汽车上路缺乏法律依据。

狂飙突进的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的确需要有法律去约束。一个好的现象是,已经有车企做出了表率。

自5月17日起,德国市场销售的奔驰S级和奔驰EQS车型将可选装Drive Pilot系统。奔驰的Drive Pilot功能,在一些高速公路上,低于40英里/小时,可以帮助司机控制汽车的速度、转向和刹车等。

更重要的是,奔驰宣布对旗下配置L3级自动驾驶系统Drive Pilot的车辆运行承担法律责任,这意味着,车主一旦在使用该系统时发生车祸,奔驰将承担责任。

不过奔驰Drive Pilot的应用条件也非常苛刻,比如不能在城市道路使用,时速要低于40英里/小时,而且即便是高速公路,也需要有厘米级高精地图覆盖,这种有条件的实际应用场景并不多。

所以奔驰承担自动驾驶责任划分只是开了一个头,还有更多的法律和细节仍待完善。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