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大干三个月,然后等并购,恒大汽车:救救我
大干三个月,然后等并购,恒大汽车:救救我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立即打开APP
韩文静
私信
0
来源:图虫

IDG投资护航,百合医疗却折戟科创板,难解股份代持迷局

2022-04-24
直通IPO
科创板IPO之路颇为曲折。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4月24日报道(文/韩文静)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百合医疗科创板IPO终止注册。

百合医疗是一家医疗器械企业,主营业务为一次性使用医用耗材等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曾在2013年获得IDG资本、同创伟业等知名机构的加注。

值得一提的是,百合医疗的科创板IPO之路颇为曲折。早在2020年6月,其科创板IPO就获上交所受理,在2021年1月4日首次上会遭暂缓审议,同年3月通过上市委会议通过,2021年4月8日提交注册,2022年4月19日以“终止注册”结束。

本月初,百合医疗撤回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看似是主动撤回,但作为一家已经走到注册程序的IPO项目,百合医疗此前也经历过“反复”,频遭监管问询,其科创属性不足以及股份代持的合理性,或是其IPO告败的关键原因。

科创属性存疑

成立于1999年,百合医疗专注于医疗器械领域,招股书显示其主要产品包括静脉留置针、中心静脉导管、输液接头、血液灌流器、血液透析导管、海藻酸盐敷料等多个品类。

2018年至2021年前6月,百合医疗营收分别为7.96亿元、9.57亿元、10.47亿元、5.29亿元;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51亿元、1.98亿元、2.14亿元、8684.58万元。

在百合医疗的股东成员中,有来自IDG资本的北京和谐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该基金持有百合医疗1170.75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13.1%。新股发行后,该基金持股占比降至9.76%。

营收和净利润保持双增长,还有知名投资机构的加持,但百合医疗的IPO之旅并没有想象中一帆风顺。从2020年6月招股书获受理,到科创板IPO终止,百合医疗排队时间近两年。

2022年3月4日,百合医疗首发申请获上交所通过,公司拟登陆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然而在二十多天后,也就是3月31日,百合医疗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其发行注册程序也因此中止。

证监会在问询函中提到,百合医疗商标均系自主取得,少量专利来自内部转让,而前次申报创业板招股书显示,百合医疗多项商标、专利系来自关联方无偿转让,均系2011年及以后获批。证监会要求其对专利获批时间较晚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与业务发展及核心技术形成过程相匹配做出解释。

此外,在注册问询环节中,证监会要求百合医疗结合其主要产品的定位、价格、核心技术及其技术先进性等,说明是否符合《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第三条第(六)款生物医药领域里的“高端医疗设备与器械”分类,是否符合科创板行业定位。

新发布的《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中要求,研发人员占当年员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

而据百合医疗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6月31日,其研发人员人数即使增至279人,但依然仅占公司总人数的9.55%,显然不能满足《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中所规定的科创板属性评价的“研发人员占当年员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的指标。

自科创板推出以来,拟上市企业的科创属性衡量标准一直备受关注。随着“科创属性”评价体系升级,科创板进场门槛也在不断提高。科创属性不足,成为了百合医疗IPO的“拦路虎”之一。

代持迷局难解

这是百合医疗第二次申请A股IPO上市。

其实早在2014年,百合医疗便首次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但在2017年被发审委否决,理由是其历史沿革中股权的合规和合理性问题。

2020年,在科创板行情火热的大环境下,百合医疗再度重启IPO,由创业板转战科创板。不变的是,百合医疗依然要面临当年被追问的股权代持问题。

在1999年百合医疗成立之初,马立勋以51%的出资比例为其第一大股东。随后的十余年间,马立勋不断增资超500万元,保持着其绝对实控人的地位。

但在2011年4月,马立勋突然以1元/股的价格将所持百合医疗有限的47.4%的股份转让给了黄凯,进行代持还原。

转让完成后其持股比例降至3.60%。目前,公司实控人黄凯直接持有发行人 55.11%股份,其一致行动人李明持有发行人 14.13%股份,合计控制发行人 69.24%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马立勋用以增资的近510万元皆来自于黄凯及其家人。这也意味着,这十余年间,马立勋的有关股权皆为替黄凯代持。

在百合医疗成立之初,1980年出生的黄凯刚满19岁,也并无医疗行业的相关经验,在当时做公司的实控人持有公司绝大多数股权一事,很难不引发监管层的注意。

此外,而黄凯的另一个身份也比较特殊,百合医疗设立时,黄凯父亲黄维郭在佛山市政府任职,监管层不得不对百合医疗实控人背景敏感性的审慎以待。

“请发行人说明百合有限成立时,马立勋代黄凯持有发行人股权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合法性;2011 年马立勋将股份以 1 元/股价格转给黄凯而非无偿转让的合理性,黄凯是否实际支付价款,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股份代持事项为百合医疗此前申报创业板审核重点关注问题,而这次,在冲击科创板IPO之时,同样的股权代持的问题又被监管层抛给了百合医疗。

对此,百合医疗回复称,黄凯自学生时期就对商业经营产生浓厚兴趣,1998年从学校毕业后即开始尝试自主创业,涉及领域包括名贵观赏鱼类及宠物养殖销售、化工产品贸易等。

与此同时,黄凯母亲戴伟健也在为黄凯积极寻找具有发展前景的创业方向。黄凯通过戴伟健认识了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的吴敏,以及佛山特种医用导管有限责任公司员工李明、黄伟洪和荆文普。基于各自工作经验、专长以及对医疗器械行业发展前景的认可,各方决定合作设立百合医疗的前身南海百合,从事医用导管及附件、医疗器械的制造和经营。

根据问询,在公司1999年设立及2002年第一次增资时,马立勋所投入资金均直接来源于黄维郭夫妻提供的现金,其未与黄凯签订代持协议。

百合医疗表示,黄凯与马立勋系亲属关系,关系密切,有相互信任的基础;且发行人设立之时各创始股东均知悉并认可该等代持安排。故在马立勋代黄凯出资并持有发行人股权期间,未就该等事宜签署委托持股或类似协议。

对于股权的合规和合理性问题,百合医疗一直没能给到一个让监管层信服的回答,公司的关联关系迷雾重重,业内人士质疑其关联交易以及利益输送等行为未披露。此外,公司还曾因生产未注册的医疗器械并被处罚。

而对于公司未来是否会继续谋求上市的相关问题,百合医疗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暂时不太清楚”。本次IPO终止注册,百合医疗的上市之路是否会终止,亦或是终将迎来绝处逢生,只能交给时间去检验了。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