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抢先马斯克,小米发布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成本超60万尚无法量产
抢先马斯克,小米发布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成本超60万尚无法量产
前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创业机器人方向,高瓴光速投资
前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创业机器人方向,高瓴光速投资
立即打开APP
投中网
私信
0
来源:图虫

以岭药业跌了两个叮咚买菜

2022-04-19
转载 上市公司
娱乐圈纪检委”喊话证监会,2天市值蒸发近130亿。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张俊雯,编辑:曹玮钰。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一条微博,以岭药业连吃三记跌停。

4月14日王思聪微博喊话“证监会严查以岭药业”,次日,以岭药业跌停。4月17日周六深夜,丁香医生发文《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该文迅速冲上10w+。4月18日周一,以岭药业再次跌停,今日开盘即跌停,正在艰难反弹。

股价是市场情绪的风向标,这波“双杀”让以岭药业市值大幅蒸发。截止发稿,以岭药业的市值从667亿跌至537亿,蒸发130亿,相当于跌了2个叮咚买菜。

疫情持续严峻,连花清瘟一度被“捧上神坛”,频有消息声称“连花清瘟可预防新冠”,这也让以岭药业业绩大幅上涨。2020年,以岭药业利润翻倍,2021年股价翻了5倍,2022年4月仅一周,以岭药业实现超30%的涨幅。

在上海的这次疫情,连花清瘟的存在感也颇高。前有国药控股20小时急送800万盒连花清瘟驰援上海,后有以岭药业捐出价值5000 万连花清瘟从河北发往上海。不少上海市民纷纷表示“家里可能没有菜叶子,但一定有盒连花清瘟。”

魔幻的时代。

“这个皇帝好像没穿衣服”,思聪一句话蒸发130个亿

以岭药业的遭遇是一记狠狠的捧杀。

4月5日有媒体刊文“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甚至有称“连花清瘟防治获得可靠依据”。4月6日,以岭药业随即大幅高开,直冲涨停。

在接下来的三个交易日,以岭药业再涨20%,一度涨超42元/股,相比2022年初20元/股,股价已实现翻倍。

一条微博打破了这波大涨。4月14日午后,拥有4000万粉丝的王思聪在微博转发一则有关连花清瘟的消息,并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王思聪转发的是一条微博名“睡前编辑部”的视频,题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该号主曾“多次质疑连花清瘟的药效和营销模式”。

消息一出,引起全网热议。但转发约1小时后,王思聪删除了“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等内容,但仍保留转发内容。

不少网友坚信“王思聪的瓜都是保熟的”,事件开始发酵。4月15日,以岭药业开盘大幅低开下杀,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挣扎”,最终以跌停收盘,公司市值一天蒸发了67亿。

4月16日下午,以岭药业正面回应王思聪的质疑,表示“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但这并没有扭转公众对连花清瘟的质疑,甚至有网友甚至犀利直言,“Respect思聪,跳出来说了这个皇帝好像没穿衣服”。但观点是硬币的两面,也有网友认为“这是资本的利益厮杀,价格便宜的连花清瘟断了某国际知名药企特效药的财路”……

舆论争论不休,次日丁香医生也“加入战斗”,深夜发文《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表示从官方、临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来看,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一个周末的争论和发酵,大众对连花清瘟的情绪达到顶点。4月18日周一一早,以岭药业开盘直接一字跌停,连续2日,市值蒸发近130亿元。

令人意外的是,今日(4月19日)早间开盘原本再封一字跌停,但在开盘后10分钟左右以岭药业被巨额资金翘板成功,股价开始拉升,截至发稿,股价最高涨幅达4.2%至33.75元/股。

这一连串的魔幻涨跌停,风波的根源就在于“世卫组织是认可中医治疗新冠还是认可连花清瘟?”

首先,世卫组织确实没有直接推荐过连花清瘟,而是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网络上关于此事的公开报道集中出现在4月5日,包括央视新闻联播等均对世卫组织的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研讨会进行了报道,但内容都是“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鼓励成员国考虑应用”等,并没有明确提及连花清瘟。

其次,从公开信息看,以岭药业确实没有也说过“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

“世卫推荐说”到底是如何传出来的?从王思聪转发的那条微博分析可知,曾有两家媒体发布了世卫组织和连花清瘟的新闻:

一个是人民网石家庄频道,标题是《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连花清瘟防治获得可靠依据》,虽然标题给人很多遐想,但文章内容并没有直接点明世卫组织推荐过连花清瘟。但值得注意的是,以岭药业有限公司就在河北石家庄。

另一个是中国经济周刊,标题是《连花清瘟成“药茅”,中医药拐点已现?》,文章也没有直接说世卫组织推荐过连花清瘟,却多少有这方面导向。

再来,网传盛行的发布在《植物医学》上的研究报告《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其通讯作者贾振华确实是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的学生兼女婿。

对此,以岭药业回应,关于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作用论文作者共有19人,该项目由钟南山院士全面主持,临床观察部分由其独立主持完成,贾振华教授因参与该项目设计而列为作者之一并没参与临床观察及数据处理,该论文发表已向出版社说明。以岭药业向该研究提供部分资金及研究药物等事宜均已由《Phytomedicine》编辑部进行了澄清并予以公开可查阅,发表于2021年第93期。

靠连花清瘟利润翻倍,71岁跃升“百亿院士”

漩涡中心的以岭药业,是一家30年的药企,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主攻中药产业化的企业。

2003年非典期间,公司研制推出了连花清瘟胶囊,该中成药随后在流感、新冠疫情中逐渐走红。2011年7月,以岭药业在深交所上市,成为河北省第一家登陆国内A股市场的中药企业。

新冠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以岭药业的第一大营收来源还是心脑血管类产品,占总营收的53.15%。而2020年疫情暴发后,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呼吸系统类中成药就成了第一大营收来源,从2019年的17.03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42.55亿元,同比增长了149.89%,占总营收的48.46%。

连花清瘟也带动了以岭药业的业绩增长。2020年以岭药业营收达到87.8亿元,同比增长50.76%,净利润12.1亿元,较上年翻了一倍。而2021年前三季度,以岭药业的营收就达到了81.1亿元,净利润已经超越了2020年全年,达到12.24亿元。

费用方面,以岭药业的销售费用率超40%。2020年销售费用为30.4亿元,占总成本41%。2021年三季度,销售费用28亿元,占总成本42%。相比之下,2020年和2021年三季度的研发费用仅为6.5亿元和5.4亿元。

股东方面,截至2021年三季度,以岭药业前十大股东中,创始人吴以岭院士,持股31.53%;其子吴相君,持股20.81%;其女吴瑞,持股2.34%;其姐吴希珍,持股0.36%。四人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55.04%,活脱脱是一家族企业。

连花清瘟的的走红,也造就了“百亿院士”。

公司创始人吴以岭1949年出生于河北故城,拥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心血管病专家、河北医科大学学术副校长、教授、博导等诸多头衔。当初以岭药业A股上市,吴以岭以接近50亿元的身价,超越袁隆平,一举成为“A股院士首富”。2020年,71岁的吴以岭更是凭借“抗疫代表”连花清瘟跃升为“百亿院士”。根据胡润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吴以岭家族拥有15亿美元财富,折合人民币约105亿元。

以岭的暴跌暴涨,连花清瘟的争议不休,我们该如何看待这魔幻的一切?显然不止抗疫手段那么简单。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