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抢先马斯克,小米发布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成本超60万尚无法量产
抢先马斯克,小米发布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成本超60万尚无法量产
前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创业机器人方向,高瓴光速投资
前达摩院自动驾驶负责人王刚创业机器人方向,高瓴光速投资
立即打开APP
连线Insight
私信
0
来源:图虫

2021,华为迈过生死线

2022-03-31
转载
2022年,华为正在重构华为。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韩滢,编辑:李信。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时隔四年后,孟晚舟再次站在了华为业绩报告会上。

2021年,对华为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消费者业务在承压之下近乎腰斩,手机业务如今更是大受影响,但华为还是扛过来了。

“2021年对华为而言,我们也许已经穿过了这次劫难的黑障区,这与我们全体员工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我们的队伍在这三年的持续承压中更加地团结,我们的战略也在这三年终变得更加清晰。”在财报发布会上,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表示。

据华为2021年财报显示,去年华为收入636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8.6%,这是近十年首次出现营收负增长的情况。而净利润为1137亿元人民币,逆势增长75.9%,这主要是由于出售了荣耀和超聚变两大公司带来的净收益。

肉眼可见的是,华为收入变少了,但其在研发投入上并没有减少,也开始转换思路拓宽更多营收渠道。

2021年,华为在研发上投入1426.6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5%,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8450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去年华为面向煤矿、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运动健康等多个行业,陆续成立了十五个军团。这些军团与华为目前三大BG均属同一级别,且能够调配公司所有研发资源。

从军团属性来看,大多面向企业。在消费者业务被诸多限制后,企业业务逐渐成为华为赖以生存的重要方向,而在2021年,企业业务也成为华为三大业务中唯一实现增长的业务。

如今,华为迈过生死线后成立的十五个军团,预示着华为接下来在各行各业的野心。

2022年,华为正在重构华为。

营收规模变小,消费者业务夹缝中求生机

2021年的华为业绩报告会,似乎比以往更受外界关注。

原因不难理解。一方面这是孟晚舟归国半年后的首次亮相,另一方面2021年华为度过了艰难而有挑战的一年。

对于2021年的业绩,孟晚舟表示:“我们的规模变小了,但我们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获取能力都在增强,公司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在不断提升。”

年报显示,华为全球销售收入为6368亿元,同比下降28.6%。对比去年年底,华为披露预计2021年全年销售收入6340亿元,这个成绩显然是超出预期的。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从过去五年的财务数据对比看,2021年的销售收入已下降到和2017年相接近的水平。

华为五年销售收入情况,图源华为2021年年报

销售收入倒退到五年前的水平,华为确实活得比较艰难。

究其原因,曾撑起总收入半边天的消费者业务成为华为2021年业绩大降的主要因素。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为2434.31亿元,同比下降49.6%。可以说,消费者业务几乎腰斩。

对此,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美国连续多年的制裁,对华为消费者业务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众所周知,华为消费者业务的重中之重是手机业务,但华为在手机市场上已经沦为“Others”。据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华为手机在国内的销量下降了73%,市场份额仅剩7%。

加之疫情的不确定性,全球芯片供应难是手机厂商共同的难题,华为在芯片问题上是持续性承压。

此外,除了腰斩的消费者业务,作为华为基本盘的运营商业务收入同样下滑。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运营商业务为2814.69亿元,同比下降7%。对此,孟晚舟表示,中国的5G建设已经在2020年基本完成,所以在中国的5G部署的需求有明显减少。

而在三大业务中,唯一增长的企业业务收入达到1024.44亿元。此外,孟晚舟在业绩会上提到,华为云、数字能源这两块新业务的收入增长超过了30%。

2021年,华为可谓在夹缝中求生存。但值得一提的是,多方制裁的压力下,倒逼了华为鸿蒙生态的发展。华为反复强调,鸿蒙系统并非专为手机量身打造,而是面向下一代技术、剑指物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

年报显示,搭载HarmonyOS的华为设备数超过2.2亿;HarmonyOS Connect(鸿蒙智联)已有1900多家生态合作伙伴,鸿蒙智联认证产品种类超过 4500 个,2021年新增产品发货量突破 1.15 亿台。

去年6月,HarmonyOS 2正式搭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应用,HUAWEI MatePad Pro、HUAWEI WATCH 3等产品相继发布。年报披露,华为手机、平板等百款机型已逐步完成升级。

而在备受瞩目的电动汽车业务上,豪华SUV——AITO问界M5已经搭载HarmonyOS 智能座舱。此外,华为还将HUAWEI HiLink与Powered by Harmony OS升级为Harmony OS Connect,也就是“鸿蒙智联”。

如果按照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提出“2021年搭载鸿蒙的设备 3 亿台”的目标,鸿蒙似乎已经完成了任务。

但在物联网时代,前有成熟的安卓、IOS系统,后有谷歌Fuchsia OS系统,鸿蒙生态能否真正成功,还要看它能吸引多少合作对象。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上表示,“鸿蒙已经开始了前进的步伐,我们还心怀忐忑地对它期盼。”

可以看到,四处受限的华为消费者业务规模已经变小,但华为仍在夹缝中寻找生机。鸿蒙系统,成为华为发展消费者业务的新路径。

净利润暴涨,研发持续高投入

2021年,华为的关键词是更好地活下去。

相比于销售收入的首次下滑,华为2021年净利润大增着实是个好消息。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净利润11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5.9%。

事实上,如此高增长的净利润背后,与华为近几年“去肥增瘦”有着直接的关系。众所周知,2020年、2021年华为先后出售了荣耀和超聚变。一个是华为消费者业务重要的业务,一个是配合鸿蒙“万物万联”生态的公司。

连线Insight在华为年报中梳理发现,2021年华为净利润增长主要源于其出售荣耀、超聚变两个品牌和公司的收益入账。

具体而言,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获得了一笔607.97亿元的“其他净收支”。年报中明确指出“其他净收支”包括处置子公司及业务获得的574.31亿元的净收益。

如果将这笔处置子公司及业务的净收益减掉,华为2021年的净利润仅为562.69亿元。将这个数字与2020年646.49亿元净利润相比,下降了83.8亿元,同比下滑约13%。

不难看出,正是因为荣耀和超聚变的出售,让华为2021年净利润暴涨。

需要明白的是,无论是出售荣耀业务还是超聚变公司,给华为带来都将是短期性收入,也就是一次性买卖。长期来看,华为想要保持长期且持续的高利润,还需要用核心业务说话。

但就目前而言,华为还存在消费者业务波动的内部风险,以及政策管制、疫情波动等外部风险。郭平也直言,2022年华为要继续求生存。

如果说华为的净利润增长是通过出售消费者业务收入换来的,那其对研发的投入可谓是“不计较得失”。

2021年华为研发费用额和费用率均处于近十年的最高位。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投入的研发费用达到1426.66亿元,同比增长0.5%;研发费用率为22.4%,同比增长6.5%。

对于此次研发费用率的增加,华为表示是因为其在云、人工智能、智能汽车部件及软件根技术,以及保障业务等方面的投入增加所致。

目前,华为研发投入在全球企业中位居第二,且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8450亿元人民币。

如此看来,华为不仅没有因为营收减少而降低研发的投入,反而越来越“大手笔”。正如业绩说明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多次强调,“华为的问题,不是靠节衣缩食能够解决的,要生存,就必须加大技术投入。”

首先要明白的是,华为对研发投入的底气来源于充沛的现金流。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经营性现金流高达596.7亿元,同比增长70%。此外,华为目前的净现金为是2412亿元。孟晚舟直言,这些都是华为进行研发投入的保障。

郭平在业绩会议上介绍道,华为投资会继续聚焦于建立一个可靠可信的供应链,保证华为产品的连续性和竞争力。具体而言,华为将在基础理论、架构和软件的三个层面加大研发投入。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2021 年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10.7万名,约占公司总人数的54.8%,超过一半。此前,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首席运营官王军曾表示,华为在汽车零部件研发领域的投入超过10亿美元(约合63.7亿元人民币),共拥有5000人的研发团队。

此外,华为的期间费用率由2020年28.6%增至2021年38.8%,同比上涨10.2%。除了研发费用率外,销售和管理费用率也增长到16.4%,华为表示这是由于其对生态及品牌建设等的投入。

说到底,科技创新能力对于华为来说仍是最核心的底牌。孟晚舟在会议上的说法点名了华为在研发上的决心,“华为的研发投入不受利润的约束”。但一切的前提是华为稳定住持续的现金流和利润,以免造成入不敷出的局面。

2022年,十五个军团的野心

“华为产品线比较长,技术也比较多、比较繁杂,我们通过‘军团’这样短链条的运作和管理授权,使得给我们的客户更容易跟华为做生意,我们希望这种试点能为客户,也为华为创造一个新的共赢的商业模式。”在华为2021年年度报告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

郭平也解释道,华为建立若干个“军团”,想结合数字化、人工智能、智能化和低碳化的诉求,把华为的技术和客户的诉求相结合,创造价值,也为华为创造更多的收入和利润。

在消费者业务承压时,华为希望通过“军团”模式拓宽企业业务,挖到更多“水源”。

2021年,组建军团也成为华为的重要调整之一。去年4月,华为成立了第一支军团——煤矿军团。

华为选择煤矿产业作为首个切入点,一方面是在“双碳”背景下,全国煤矿都迫切需要进行数字化转型,这为华为带来了大量客户;另一方面,华为早在2019年开始,就与山西煤矿行业多个合作伙伴进行了智能化转型探索,也推出了华为智能矿山联合解决方案,在推动煤矿无人化、智能化、清洁化等方面,做出了一定成效。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在正式组建煤矿军团之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于2021年2月亲赴太原,与山西晋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山西云时代技术有限公司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山西联合成立了“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

在该实验室的揭牌仪式上,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中国有5300多个煤矿、2700多个金属矿,如果能把8000多个矿山做好,我们就有可能给全世界的矿山提供服务。”

煤矿军团成功组建后,华为又迅速组建了多个军团。

2021年10月,华为正式确立“五大军团”,分别为煤矿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智能光伏军团、港口与海关军团,以及数据中心能源军团。

当年底,任正非又签发总裁文件,宣告成立军团预备工作组,并任命了10位预备军团长。这十大预备军团为互动媒体(音乐)、运动健康、显示芯核、园区网络、数据中心网络、数据中心底座、站点及模块电源、机场轨道、电力数字化服务以及政务一网通。

这十个预备军团,互动媒体(音乐)与运动健康为消费者业务,拥有华为终端多年来积累的用户数据,而其余八个企业业务,华为也有着一定的积累。

为了让这十五个军团快速跑通,华为也给予了较高的独立性,其与华为三大BG(业务集团)属于同一级别,可以销售公司所有产品,以及调配公司所有研发资源。

这些军团没有让华为失望,部分军团已经交出了一些成绩。

去年10月,华为数字中心能源军团联合山东电力建设公司拿下沙特红海新城储能项目,该项目储能规模达1300MWh,是迄今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储能项目;11月5日,华为港口与海关军团与山东省港口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拿下山东港口订单;11月25日,华为智慧公路军团与江西省交通投资集团签署合作备忘录,拿下江西省智慧高速订单。

从实际成果来看,先成立的五个军团由于与华为原本业务高度匹配,为此拥有较多资源与经验,拿下订单的效率也比较快。而后成立的十个军团稍欠积累,更像是前期试水。

据数智前线报道,预备军团将经历一段运作时间,看效果来决定是否“转正”。目前,这些预备军团大都在筹备中,跨部门进行人员和组织的准备。

尽管预备军团还在筹备中,但郭平在2021年度报告发布会上的表述,已然表明2022年华为十五个军团肩负重任。这些军团也表露出华为的野心深入到了各行各业。

2022年,在十五个军团的全线开动下,华为或想再造一个“新华为”,它也肩负着为华为开辟新天地的重任,它与鸿蒙生态一起,都将给华为开拓新的收入来源。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