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黑吃黑!宝马遭挖墙脚,黑客光明正大敛钱
黑吃黑!宝马遭挖墙脚,黑客光明正大敛钱
立即打开APP
李未王非
私信
1
来源:轻橙时代

猎云网专访|轻橙时代:造车已至山腰,还有更多山顶需要征服

2022-03-29
因为使命,所以造车。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29日报道(文/在洲)

真正开始造车的半年多以来,牟露的身份从车载软件公司小马立行CEO转变为新势力车企轻橙时代的CEO。在此之后,他很少公开露面,几乎把所有时间都交给了公司和产品,“虽然做的是汽车行业,但工作强度比互联网行业还大。”

和李斌、何小鹏这种汽车界的明星掌门人相比,牟露留给公众的信息并不多。但相比汽车圈,他在互联网行业的名声更大。

2006年加入腾讯后,牟露主要负责游戏方面的研发工作,经历了端游、页游再到手游的行业变迁,最终做到腾讯旗下游戏工作室天美艺游主策划的位置,主导了《天天爱消除》、《天天酷跑》等国民级游戏的策划与研发工作。2015年,他离开腾讯并创立了汽车智能软件公司小马立行,此后的6年间,这家初创公司服务了超过20家主机厂。

如果说创立小马立行代表着牟露进军汽车圈的野心,那么加盟轻橙时代则是他完成自己终极梦想的必由之路。从儿时第一个玩具汽车,到如今“开遍”市场现有新能源汽车,他之所以对汽车行业饱含热情,是因为他认为当前汽车市场期待更具创新且能够解决用户痛点的新能源车。

2021年6月,轻橙时代正式成立,首款车VC定位A0级纯电动车,最高有400KM的续航,新车计划于2022年5月开启预定,8月上市销售。“之所以叫VC,是希望这款车能像维他命C一样,为年轻人带来非常新鲜、好玩的出行体验。”牟露告诉猎云网,他们瞄向的,是中国4亿级年轻人的市场。

轻橙时代CEO牟露

现实远没有想象的波澜壮阔,眼下新造车行业已成红海之势,头部梯队“蔚小理”三巨头牢牢掌握舆论话语权,传统车企也相继涌入这片市场,尤其在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涨声一片,轻橙时代面临的处境并不乐观。

不过牟露在激烈竞争中反而看到了更多机会。在明确首款车型的定位后,他和团队认真打磨产品,“用户体验”是牟露和猎云交流中频繁提及的词汇。为了分析用户用车痛点,牟露除了是公司CEO,另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产品经理,“我们公司内部每个人都可以是产品经理,都需要有分析洞察用户需求的能力。”

和牟露不同,轻橙时代CTO刘艳兵在汽车圈已经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从制造工艺、整车开发再到新能源技术研发,他见证了新能源行业发展的每个阶段,经历了新能源造车的全部流程。也正是因为丰富的汽车行业经历,才让他对造车有着自己深刻的认识和强烈的使命感。

轻橙时代CTO刘艳兵

“我们希望能设计一款大家用得起,用得爽的智能电动车。”谈及VC的设计初衷,刘艳兵告诉猎云网,VC这款车上有很多非常创新的设计,“比如VC的方向盘融入了最新的游戏概念,多媒体功能按键会有很多游戏手柄的设计元素。”

解决用户真实需求,也刻在了VC的基因中。轻橙时代自主开发了一套独特的系统软硬件架构,成功解耦了座舱本地功能和在线网联功能,打造了一套独特的可拆卸可移动的座舱车机交互系统,人在车内可享受完整的智能座舱场景服务,人在车外可享受轻松便携的智能终端服务。“我们的目标用户,可能购买力比较有限,我们就一定要在有限的成本下最大化拓展产品使用场景。”

“从自动泊车到高速智能辅助驾驶,VC会更聚焦解决特殊使用场景遇到的难点问题。”凭借敏锐的技术嗅觉,刘艳兵认为现阶段优先发力L2+级别智能自动驾驶是一件“政治正确”的事。在未来法规成熟之后,自动驾驶团队再去布局L3甚至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

除了热爱汽车行业,刘艳兵还有一个爱好——登雪山,而且曾经达到领队水平,这项运动给他带来不可比拟的肾上腺素飙升的体验。“造车就像登雪山,需要团队非常周密的配合和严谨的验证,我们对自己的事业始终都怀有敬畏之心。”

“如果把造车比喻成登山,现在轻橙时代走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山顶?”面对猎云网的提问,刘艳兵表示,轻橙时代已经走到山腰之上,现在正是能一览风景的时候。”

不过在刘艳兵看来,登山的最终追求不是登顶,而是享受登顶的过程。“对于轻橙时代和VC来说,不止需要登一座山,还有更多山峰等待我们挑战,我们会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以下是猎云网和轻橙时代CEO牟露、CTO刘艳兵对话节选:

01因为使命,所以造车

猎云网:牟总有10年互联网游戏策划与研发经验,为什么最终会选择汽车行业?

牟露:我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喜欢玩游戏,另一个就是比较喜欢车,其实我从小就比较喜欢车,人生中得到的第一个玩具就是一辆玩具汽车,现在也特别喜欢汽车和汽车文化,对一些汽车品牌的历史会比较感兴趣。

现在市面上的很多新能源车我都开过,有些是自己买的,有些则是特意租一段时间体验。现在在公司封闭场地,我也会经常开VC先行量产试验车。

猎云网:和牟总相比,刘总算上是汽车行业老炮了,您为什么会加入轻橙时代?在上一家公司已经做到了很高的职位了吧?

刘艳兵:“走出去”不是拍拍脑袋决定的,而是在长期工作中逐渐产生的想法。在汽车行业工作十几年的时间,从质量制造工艺、整车开发、新能源技术研发,再到产品的企划研究等很多岗位都有做过,正是有十几年的从业经验,才想为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做出不一样的产品,也可以说是自己的行业使命感。

另一方面,我们认为中国汽车市场还需要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模式入局,现在消费者有太多用车焦虑,也需要企业能够解决用户在用车方面的痛点。当时我这个想法和轻橙时代的几个创始人一拍即合,所以我们就决定开始做这件事。

猎云网:轻橙和VC的名字都挺有意思,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牟露:“轻橙”取自“轻的哲学与橙的意象”,我们希望给用户带来一种轻松愉悦的出行体验,我们产品也希望充满活力。VC这个名字也更好的诠释了我们的企业文化,希望我们公司的产品能像维他命C一样,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为年轻人提供一个非常新鲜、好玩产品。

猎云网:在公司内部有没有设立一些其它车企没有的部门或岗位?

牟露:现在公司所有的精力都是聚焦在第一款产品VC上面,所以公司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要求每一个岗位的员工,都要对用户的需求有一定的洞察分析和总结能力,也就是说都要具备产品经理的能力,这也体现了我们公司对解决用户痛点的重视。

猎云网:李斌说有个说法是没有200亿就不能造车,轻橙时代的资金门槛是多少?

牟露:汽车是一个资金密集型产业,它涉及的上下游产业链非常复杂,尤其是最近原材料价格上涨,包括芯片短缺等问题,都是行业面临的共同挑战。

但是一个企业真正能够走得稳走得远,不在于账上放了多少钱,而是怎么有效的用好钱,怎么用最佳的方式打造自己的产品。钱多可能是好事,但有些情况也不一定是好事。所以我觉得先别给自己定融资目标,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一定是产品目标。

02只为打造爆款

猎云网:很多人说三四年前造车浪潮就已经过去了,轻橙时代是不是来晚了?

牟露:三四年前造车浪潮的确比较热,甚至属于膨胀爆发阶段,当时有很多泡沫。现在回过头再看其实就比较冷静了。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积累和反思后,我不认为造车浪潮已经过去,浪潮反而刚刚开始。

早期企业对新能源车的理解,更多是延续于燃油车的产品形态,目前新能源车市占率也比较低,从消费者对于新能源车的购车意向和理解来看,新能源汽车市场仍需要一定的培育期。

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配套服务、基础设施及相应的法律法规的完善,属于新能源的窗口在逐渐打开。前期更多的是在蓄势,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

猎云网:但资本浪潮回归理性是事实,现在投资人问轻橙汽车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什么?

牟露:他们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你们为什么这么快就把车子做出来?

猎云网:你们是怎么回答的?

刘艳兵:首先任何事情都没法偷懒,做汽车正向开发,时间再怎么紧张,每一个环节都不可能省略,因为时间周期压缩,研发过程中验证的次数还会更高。

其实很多创业公司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就是没日没夜地工作,我们只能比别人更努力。从去年公司创立开始,我们初创团队基本全年无休,春节也只休了两三天。因为我们研发团队始终心怀梦想,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上面,所以大家都有很强的内在驱动力,想一起做成这件有意义的事。

而且我们核心研发团队人员,过去都参与过纯电平台的研发,团队契合度非常高。默契的团队叠加扁平化的沟通机制,可以快速提升工作效率。

猎云网:首款车VC有没有具体的目标人群?

牟露:我们的品牌定位是年轻人的第一台车,家庭的第二台车,这两个人群导向在需求方面也有一些差别。年轻人更加注重创新,家庭用户可能更注重实用,所以在这两个方向我们都做了一些特别的产品设计。

针对年轻用户,我们的车机做了模块化、可DIY的设计,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千人千面”。

对于家庭用户,我们考虑更多的是车内空间的实用性和舒适性,我们这款车的轴距达到2520mm,在同级别车型中占有绝对优势,同时后排座椅也考虑到儿童和老人的乘坐舒适性,后备箱也会有一些家居化的内饰设计。

具体产品设计,我这里先卖个关子,请大家多关注我们后续发布的产品信息。

猎云网:VC有没有销量预期?

刘艳兵:必须得是爆款。

03自研软件是公司最大的长板

猎云网:汽车虽然属于工业化产品,但有个说法是“软件定义汽车”,对此您是怎么理解的?

牟露:软件定义汽车的背景是移动互联网的大范围普及,这也影响了汽车的功能和生态,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浪潮下,汽车首先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甚至改变我们的出行习惯和出行规律。

眼下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势力企业,都在寻找真正和用户产生粘性和实现共创的结合点,那么这些点可能通过软件的方式去服务用户。其实软件定义汽车并非是孤立的形态,是需要车辆硬件和其它的配置和结构拥有很强的紧密联系,而且需要深度匹配用户的场景,理解用户的意图。

猎云网:很多车企都会选择自研智能驾驶技术或三电系统,对此轻橙时代是怎么考虑的?

刘艳兵:我们在三电系统、自动驾驶方面都有很多布局,应该说有很长远的布局和很大的投入。公司几乎全部技术研发人员都有大型主机厂、电池厂以及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工作经历,这也是我们团队的优势,我们属于综合作战能力非常强的团队。

现在公司具备了整车研发、造型设计、三电系统、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生态运营等全链条的设计、研发、销售以及运营能力。

这些技术优势在VC上也有体现,比如据我所知,VC在A0级市场是唯一一款能够实现超充的车型,4C超充8min就可以充到80%,15分钟就能充满电。

猎云网:不过对于智能硬件和各种传感器来说,成本都非常高,轻橙时代怎么平衡智能和成本?

刘艳兵:我们不是做低端小车,这是重要前提,我们也不会为了打造便宜的小车,在智能硬件方面做出牺牲。相反,我们更想打造一款智能并且好玩的精品小车。

当然任何设计和智能化都需要成本,对于我们来说,既要有长期考虑,也需要着眼当下。目前从技术本身的成熟度来看,包括国家法规以及开放度各个方面的限制,都很难达成更高等级的自动驾驶。

而且我们要对消费者的安全负责,对于自动驾驶的落地,即便100次里只失败1次也不行,我们必须保证百分百安全。所以VC目前主要发力L2+级别自动驾驶,并且更注重具体使用场景的辅助驾驶,比如高速自动变道、自动超车以及自动泊车等功能。我们自动驾驶团队未来会解锁升级更多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包括L3及以上级别自动驾驶。

猎云网:现在用户运营这个词很火,蔚来做的也比较成功,轻橙时代会如何理解用户运营?

刘艳兵:大家都在说自己在做用户运营,但真正做好的似乎不多。用户运营其实没有说的那么高大上,也没有那么玄学,用户运营最根本就是解决用户痛点的问题,解决用户的诉求,先把产品做好了,再围绕用户去做价值链,这才符合实际逻辑。

对于企业同样如此,一定不能要以“逐利”作为生存的根本,做用户运营之前,要先把产品打造好,不能本末倒置。只有做好产品之后,才能将更多的权益和利益反哺用户。

后记:

和牟露、刘艳兵交流的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里,用户体验、年轻化及自研技术是他们频繁提及的关键词,首款车型VC正是他们思考结晶的体现。无论是个性化的配置,还是模块化的设计思路,VC都让人耳目一新。按计划,VC将于4月份公布内饰,5月开启盲订预售,期待这款为轻橙时代开疆拓土的新车,能在贴身肉搏的红海竞争中愈战愈勇。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