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轮问询后,被友商起诉侵权索赔3300万,智融科技IPO遇阻
首轮问询后,被友商起诉侵权索赔3300万,智融科技IPO遇阻
沈南鹏带队,红杉中国成立创业加速器YUÈ
沈南鹏带队,红杉中国成立创业加速器YUÈ
开局一台拖拉机,轿跑皮卡自己刷,富士康造车想疯了
开局一台拖拉机,轿跑皮卡自己刷,富士康造车想疯了
预告 | 大健云仓美股IPO,小米网易腾讯等发布财报
预告 | 大健云仓美股IPO,小米网易腾讯等发布财报
立即打开APP
盛佳莹
私信
0
来源:壹图网

有赞不再“赞”,掀起裁员风暴

2022-03-26
上市公司
目前,有赞尚未回应此事。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26日报道(文/盛佳莹)

近日,有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称有赞裁员,并且裁员比例疑似中台部门达到70%,新零售部门50%,教育部门全员裁撤,人员达2000人。

两个月前,有赞就被爆裁员1500人,并且还把裁员写进了公司的2022年OKR里。

如今有赞再次陷入裁员动荡。

“被裁了,明天有赞lastday。”、“有赞,再见!”

猎云网在社交平台上发现,有不少被认证为有赞科技员工的表示自己被裁,其中有不少是技术人员。

有网友晒出了有赞裁员后,办公桌上摆满了电脑和还有一大箱工牌,据称是被裁员工留下的。

此外,还有不少校招应届生和实习生反映被裁。

目前,有赞还尚未回应此事。

陷入困境:持续亏损,高层动荡

2021年6月,根据有赞科技准备重新上市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有赞的营收分别为5.57亿元、9.98亿元、15.76亿元。

而2021年11月中国有赞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其营收为11.76亿元,同比减少9.96%。

营收开始下降,亏损更是一直持续。

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9月30日止,有赞科技分别亏损了7.14亿元、5.04亿元、3.33亿元及6.69亿元。相应地,其累计亏损分别为33.26亿元、38.3亿元、41.44亿元及48.13亿元。

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归母净亏损3.56亿元,同比扩大了99.35%。

亏损加剧的背后,是有赞客户的流失及研发销售费用的高企。

2021年11月15日,快手电商宣布对有赞执行第三方断链操作,不再支持直播间挂有赞的第三方商品。要知道,之前2019年,快手为中国有赞贡献的GMV占据了其总GMV的40%,可以说快手是有赞最大的“增长引擎”。

和快手“蜜月期”的结束,对有赞来说,是失去了曾经最大的“增长引擎”。2021年上半年,有赞的GMV达到481亿元,仅同比增长4%,其中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为96亿元,占比降至20%。

有赞CFO俞涛在2021年中报后表示,预计2021年全年来自快手的GMV占比将会下降到10%-15%。

而有赞的商家损失率也一直高企不下。2018-2020年,有赞商家的流失率超过50%。2021年的数据并没有披露,但从业界观感和媒体掌握的情况来看,大概率是只多不少。

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的研发费用高达4.71亿元,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研发开支。研发费用率更是从2020年的22.41%上涨到了40.05%。

高昂的支出也加剧了有赞的亏损。

根据昨日发布的中国有赞公告盈利警告,预计2021年亏损约人民币32.9亿元,其中预期商誉及资产减值约人民币21.8亿元,销售开支增幅23%,研发支出增幅30%,年度经调整非香港财务报告准则亏损约人民币9亿元。

面对持续亏损,有赞的现金流承压。根据有赞中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有赞的货币资金为10亿。在上半年6个月时间内,有赞的经营现金流为-3.55亿元,投资现金流为-2.67亿元。

显然,有赞意识到必须断臂求生了。

公告中,有赞明确表示,2022年将更加严格且精细化地进行费用管控,科学安排销售和研发投入,以提升人均产出、改善经营现金流及优化经营结果为目标。

屋漏偏逢连夜雨,持续亏损,业务陷入瓶颈,有赞高层也一度动荡。

2021年12月,有赞宣布中国有赞退市以及有赞科技重新上市的进程取消,同时董事会成员曹春萌、闫晓田、谷嘉旺、徐燕青以及董秘冯国良均已辞职。

此外,有赞副总裁陈锦晖也已经于2021年10月离职,内部称其离职系身体原因。

有赞市值蒸发90%,白鸦的Shopify梦或将破碎

被曝裁员,有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此前在今年1月时,就有媒体报道称,有赞于该月启动了第一轮裁员,产品和技术研发人员首先被裁。多位接受裁员的消息人士称,有赞把“人员优化”写入了2022年的OKR中,即直营一线销售之外的整体人数全年减少一定比例,优化目标管理和迭代机制把精力保证在核心目标上,减少协作链条和职能模块,保证行动力和协作效率。

有内部人士预计,有赞1月的裁员预计会超过1500人。从OKR来看,职能部门和产品、技术等中台性质的部门会是裁员的重灾区。

这相当于裁员超过1/3,这在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伤筋动骨”的变革。

传此次裁员的部门也是中台等技术部门。而如果此次的裁员传闻为真,70%的比例网友也调侃是在“变相破产”。

不过,在经过上一轮裁员,加上这次裁员2000人,那么裁员比例很可能就超过50%。

为什么两次裁员消息都指向技术人员?

根据有赞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有赞共聘用4358名员工,技术及产品开发人员占比达到近40%。

并且有赞2021年前三季度的研究及开发支出达4.8亿元,同比增长50%。

技术、产品等成为有赞的裁员重灾区也在情理之中。

2017年,白鸦曾在内部邮件中提到,有赞要深度对标目前全球最大的交易SaaS类产品Shopify,“将在产品技术、GMV、收入全面超过Shopify”。

而要超越Shopify,按照他的设想,SaaS业务在中国的盈利路径基本为:三年投入,第四年微利,第五年开始赚回所有过往所有投入,第六年躺赚。

过去,白鸦有底气做Shopify梦。

创立以来,有赞几乎以一年一轮的速度获得融资,先后完成六轮融资。并且有明星机构和大厂加持,经纬中国、高瓴资本、腾讯、百度都曾投资有赞。

2021年2月有赞达到4.52港元/股的高点,市值一度突破770亿港元,比2020年初增长近7倍。

然而现在,别说“躺赚”,有赞始终无法实现盈利,依然在“赔本赚吆喝”。

一家持续亏损的公司,资本也正在逃离。

如今,在达到股价高点后有赞一路下跌至现在的0.19港元/股,跌幅超过90%。

如今,股价跌跌不休、高层动荡、持续亏损的有赞,还能撑起白鸦的Shopify梦吗?两度裁员后,有赞能顺利“过冬”吗?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