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大干三个月,然后等并购,恒大汽车:救救我
大干三个月,然后等并购,恒大汽车:救救我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立即打开APP
投资界
私信
0
来源:壹图网

老罗下场,又一个魔幻风口来了

2022-03-24
转载
罗永浩又一次踩在了风口上。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作者:刘博、牛妤坤。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罗永浩第三次创业终于来了。

3月21日,罗永浩亲自发文辟谣最近的一系列传闻,其中亲口提到:“我要做的是 AR,不是 VR。”更早之前,他在微博上表示,创业三部曲之二的《甄嬛传》完结篇还没正式上映,但创业三部曲之三已经建组了。

还清6个亿债务后,老罗重返科技圈。

不得不说,他又一次踩在了风口上。伴随着元宇宙的东风,AR赛道炙手可热。同样在本周,这里刚刚官宣一笔大额融资:总部位于杭州的灵伴科技(Rokid)获得总额7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投后估值超10亿美元,正式跻身独角兽行列。

AR江湖肉眼可见地热闹起来。今年初,字节跳动独家投资了AR科技公司杭州李未可科技,一度轰动。这条赛道正在诞生一笔笔融资,VC/PE都来了。大家几乎坚信,AR眼镜正是进入元宇宙世界的连接端口之一。人类交互的下一程,已吹响了集结号。

罗永浩亲口承认,这一次做的是AR

罗永浩还债进入了倒计时。

这两天,#罗永浩最早下个月还完债务#引爆科技圈。没想到的是,罗永浩却在个人微博连续转发多条相关报道,同时配文“纯属谣传”。随后,他还亲自下场发文辟谣,共罗列了七点,正面回应了一切。

罗永浩表示,重返科技界后仍会在交个朋友客串直播,但签约费要比1亿元高很多,调侃自己“好歹也是中国直播四大天王里的老四”;同时,他还表示,关于“最早下个月还完债务”也是谣传,称“债务还完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做官宣的”。

令人关注的是,罗永浩亲口承认自己即将开始新的创业——做的是AR项目,不是VR。

“我公开澄清过很多次了,我要做的是 AR,不是 VR,扎克伯格所定义的那个 VR 元宇宙,我是不相信的...嗯,我猜他自己也不相信,他就是那么一说(由于某些原因),你们谁信谁xx。”

而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为了新公司,罗永浩最近频繁见了很多一线VC,很多已经谈定。

这次创业早有迹象。早在2020年的一场论坛上,罗永浩就曾表示自己长期看好AR/VR市场,未来再做产品,极大可能是AR/VR方向。去年12月中旬,罗永浩在微博回复网友评论“回归后打算做什么”,给出了三个方向分别是AR/VR/MR。而在今年1月下旬,罗永浩又转发网友的微博,称自己年后就回归科技界,只是手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代平台见。

时间回到2018年底,罗永浩创立的锤子科技由于经营不善,欠下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亿元。其中,他个人无限责任担保1个多亿。尽管大部分为公司债务,但是罗永浩没有选择逃避,而是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五年还债计划。

此后,罗永浩多次尝试再创业,从聊天宝到小野电子烟,再到鲨鱼皮,都不尽如人意,他甚至也被戏称为“风口克星”。

直到2020年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写下了投身于直播带货的宣言:“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之后,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而他更是给自己定下了“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的目标。

罗永浩的直播首秀便交出了一份耀眼的成绩单:50000支小米巨能写中性笔全部售罄;45000 张奈雪的茶定制100元心意卡全部售罄;100000 盒信良记小龙虾全部售罄……仅以早前被爆出的20个坑位计算,在直播开始前,罗永浩就已经提前进账至少1200万元。后续数据显示,罗永浩整场直播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

而罗永浩凭借自己惊人的直播带货能力,上演了一场“真还传”。2020年10月《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上,罗永浩不仅奉献了他在舞台上的首次脱口秀表演,还向外界透了一个底:欠的6亿已经还了4亿,剩下的再用一年左右时间就能还清。

同一月,尚纬股份还曾发布公告拟收购星空野望,后者正是罗永浩直播业务的关联公司。公告显示,尚纬股份拟以5.89亿元的价格,收购星空野望40.27%股权。但一个多月后,这笔看似板上钉钉的收购却突然终止,罗永浩进军A股的计划也就此告吹。

如今,罗永浩还债大结局越来越近。也许很快,我们又将可以看到老罗身着熟悉的深色衬衫,与他的AR产品,一同出现在发布会的舞台上。

杭州冲出一只AR独角兽,浙大校友掌舵,估值近70亿

就在罗永浩辟谣的前一天,一只AR独角兽刚刚诞生。

投资界获悉,杭州灵伴科技有限公司(简称“Rokid”)宣布获得总额7亿元的C轮融资,本轮投资方暂未披露。但公开资料显示,Rokid此轮的投后估值约为1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亿元),正式跻身独角兽行列。

Rokid背后掌舵者,则是一位70后浙大学霸——祝铭明。

从小在工程师母亲熏陶下长大的祝铭明,在13岁那年就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行代码。1993年,祝铭明考入浙江大学哲学社会学专业,四年后考取了浙大网络多媒体实验室硕士,并参与了“敦煌数字复原”项目的第一代开发。硕士毕业后,祝铭明又来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求学,拿下了计算机博士学位。

2007年,祝铭明学成归来,在杭州创办了猛犸科技,主攻手机操作系统。在当时那个山寨机大行其道的年代,祝铭明判断未来的手机系统一定是一个开发方便、跨平台、基于 JAVA 语言的操作系统。于是,靠着一支十几人的小团队,猛犸OS逐渐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三年之后,这家初具雏形的公司被被阿里收购,祝铭明由此被委任为阿里M工作室的负责人。祝铭明曾回忆当时与阿里的领导聊天情景,“如果我们不买下你的公司,你会怎么继续走下去?”,他回答说:“应该会做人工智能产品有关的探索。”

没想到,这句话四年后竟成为了现实。2014年3月,祝铭明决定离开阿里,开启自己的第二次创业。之所以要离开,是他认为接下来的两到三年后,人工智能会有突飞猛进,因此必须提前起跑,才能在未来能与实力强劲的企业同台演出。

还是在杭州,祝铭明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正式创建了Rokid。创业伊始,Rokid的目标就定位于要做人机交互。他们以语音交互为起点,历经两年时间,完成了第一代产品的试产——智能陪伴机器人Rokid Alien。紧接着,Rokid又在2017年推出了高端音箱Rokid Pebble。

与此同时,祝铭明将目光瞄向了AR眼镜。在他看来,人机交互会把语音、视觉、显示都综合在一起,增强现实即AR将会是很长时间内的一个终极手段。尽管当时已推出的Google Glass被称作“Google 史上最差产品”,但祝铭明还是带领团队坚定地做了下去。

2018 年CES 消费电子展上,Rokid Glass正式面世,整机重量只有150 克,看起来就像一只普通的墨镜。外界对这款产品赞不绝口,著名杂志《连线》更是称它为当年十佳电子产品之一。2021年12月,Rokid又发售了消费级AR智能眼镜Rokid Air。数据显示,Rokid Air上市仅3个月,就在亚马逊、天猫等多个渠道占据AR销售榜榜首。

八年时间,Rokid在悄然间快速崛起,产品也已在全球七十余个国家和地区投入使用。不仅如此,Rokid已至少完成6轮融资,背后集结了一支投资人队伍:IDG资本、线性资本、Mfund魔量资本、元璟资本、华登国际、淡马锡、瑞士信贷、海通证券等。

创投圈曾流传消息,Rokid的老股东一度寻找机构投资人售卖股份,原因是Rokid计划未来在科创板进行IPO,所以需要拆分VIE架构。趁着元宇宙的风口,Rokid成为了一只独角兽,有望成为AR眼镜第一股。

老罗下场,这条赛道火爆,红杉和字节都在投

AR无疑是当下最火爆的赛道之一。

VC/PE热情高涨。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VR/AR行业整体投融资总额达556.0亿元,同比增长128%。其中,中国VR/AR行业融资并购金额达181.9亿元,同比增长788%,创历史新高。

这条赛道涌现了不少知名创业公司——除了Rokid,亮风台、Nreal、珑璟光电、灵犀微光、亮亮视野、影目科技、Kura、太平洋未来、光粒科技等等,VC/PE队伍庞大:红杉中国、IDG资本、经纬中国、中金资本、淡马锡、老鹰基金、清控银杏、云锋基金、九合创投、祥峰投资、国投美亚基金等数十家机构均已入局。

早在2017年,灵犀微光就获得了红杉中国千万级A轮融资,此后国内AR/VR投资陷入一段很长的低谷期。直至去年,随着元宇宙爆红,AR/VR赛道重新火热。今年3月初,灵犀微光完成亿元级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投美亚基金、富智康、美迪凯、北京天和创投和深圳五道资本。

这也是科技巨头必争之地。苹果、谷歌、Facebook、腾讯、华为、字节跳动都来了。现已改名Meta的Facebook早在2016年就已开始布局AR,而2021年,Facebook在XR上投资已超100亿美元。

而国内,最出圈的一笔融资莫过于字节跳动投资「李未可」。今年1月,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字节跳动独家投资。李未可背后的操刀人茹忆曾任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智能终端负责人,合伙人团队也都来自国内第一梯队的科技公司,自带硬件和人工智能基因。

一位接近此次投资的人士曾对投资界透露,茹忆在阿里工作时在业内就享有一定名气,字节跳动团队早早就注意到了他。“李未可最初主要以抖音作为宣传渠道,双方之间的了解还是比较深入。”经过多次接触,出于对AI+AR模式的看好,字节跳动投资团队仅用两个月就敲定了首轮融资。

此外,华为在AR赛道上也十分活跃。此前,华为旗下哈勃投资独家出手AR光波导企业鲲游光电;2021年,华为联合老牌AR公司亮风台联手,打造了一系列行业方案,落地场景涵盖机械制造、航空航天、能源水务、教育医疗、智慧城市等。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AR如此火爆?

“我们认为,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是一个虚拟时空间的集合,由一系列的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所组成的。”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向投资界表示,这一波AR爆红和近期元宇宙火热相辅相成,AR是未来元宇宙里很重要的载体,是入口级的硬件。

此外,最近大公司开始纷纷布局元宇宙,在产业链和技术端来看,人工智能、云计算、算力的提升,及设备用户体验的提升,一些To B端的应用已经开始实现了,理想开始照进现实,元宇宙不再遥不可及。

总结下来,投资圈普遍认为:AR眼镜作为最便捷的虚拟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连接端口之一,有望成为下一代可实现10亿级出货量的智能消费终端,甚至更高。正如曾有投资人作过一个比喻:AR技术将会是开启下一次科技革命的钥匙。

如今,老罗也来了。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