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黑吃黑!宝马遭挖墙脚,黑客光明正大敛钱
黑吃黑!宝马遭挖墙脚,黑客光明正大敛钱
降价7000元,白送积分,“爆款”理想ONE为啥屈尊促销
降价7000元,白送积分,“爆款”理想ONE为啥屈尊促销
立即打开APP
韩文静
私信
0
来源:官网截图

两次对赌后,69岁的他将这家口腔医疗公司送上IPO

2022-03-22
直通IPO
市值超80亿港元。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3月22日报道(文/韩文静)

“急功近利的投资者不要,对赌协议不签,5年内不做加盟。”瑞尔集团的创始人邹其芳,曾喊出过“三不”口号。

然而在瑞尔集团的发展过程中,邹其芳“三不”口号却不攻自破。

2010年以后,瑞尔集团逐渐开始携手资本,得到了淡马锡、启明创投、高盛、高瓴资本等知名机构的加持,同时也背上了对赌的风险。

如今,瑞尔集团正式登上了港交所。成为港股市场第一家口腔专科连锁企业。开盘14.6港元,较发行价跌0.14%,市值超80亿港元。截至发稿时,股价为13.52港元。

二十多年间,邹其芳沉浮于口腔医疗领域,也见证了牙科赛道的从弱到强。如今,他终于将一手带大的瑞尔齿科诊所,推向了资本市场。至今仍陷在亏损的泥淖里的瑞尔集团,会给资本市场一个满意的答复吗?

两次对赌,邹其芳的“慢”与“快”

早年咨询公司和跨国企业的经历,让邹其芳在偶然间找准了口腔医疗服务的创业赛道。1999年,46岁的邹其芳从美国信孚银行辞职,转而在北京最繁华的长安街边,开了一家口腔诊所——瑞尔齿科。

创业之初,高档牙科服务市场还是一片空白。邹其芳的经营策略比较保守,他总强调“切忌浮躁,欲速不达。”

在邹其芳经营理念的影响之下,瑞尔齿科的扩张过程也保持着一贯的审慎,从1999年到2011年,瑞尔集团仅开了10家诊所。在创业浪潮席卷的当下,瑞尔集团难免受到“发展速度慢”的质疑。

邹其芳曾经对他的同事们说过,如果你的目标是登上山顶,那一开始就不能太快,否则在后阶段就会筋疲力尽,登山的意义就是要坚持到底。

这也被看做是对于“发展慢”质疑的回应。

转变发生在2010年。瑞尔集团迎来了资本,邹其芳与凯鹏华盈和启明创投在医疗市场发展前景上达成共识,瑞尔集团因此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此时距离瑞尔成立的1999年,已经过去了11年。

“一开始解决生存问题,第2个5年储备人才,第3个5年开始发展。”瑞尔集团引入资本的节点,也符合邹其芳对于公司的规划布局。

资本进入之后,瑞尔集团由“慢”到“快”,一方面加速了瑞尔集团的扩张,为公司带来殷实“家底”,另一方面,瑞尔集团也迎来了对赌协议的“步步紧逼”。

自2010年起,瑞尔集团曾多次发行优先股,并与投资人约定,若2020年3月31前公司没有如约IPO,投资人可要求发行人赎回优先股。

邹其芳与瑞尔集团最终没能完成这一目标。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尔集团并未完成上市。

在首份招股书失效后,瑞尔集团立即递交了新的招股书,赎回日期修改为了2023年12月31日。随着瑞尔集团登陆港交所,对赌的风险已然消除。

在资本的裹挟之下,瑞尔集团历经了两次对赌,邹其芳的“三不”信条也屡次被打破。本次IPO让瑞尔集团喘了一口气,但也多少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味。

IPO前,邹其芳为瑞尔集团的创始人及最大股东,持股10.92%,其财富也随着瑞尔集团的上市水涨船高,来到了……亿元。

“逼宫”上市,困境才刚刚开始

在消费者的口腔护理意识逐渐增强之后,邹其芳将瑞尔打造成“瑞尔齿科”与“瑞泰口腔”两个品牌,一个偏高端,一个更贴近大众市场。

面对投资机构的套现压力,上市或许是瑞尔集团不得不做的选择。相比于公司层面的精耕细作,资本更在意其发展的速度和规模。

在资本的围猎场上,邹其芳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扩张诊所规模抢占市场。

2017年,在瑞尔集团的D轮融资发布会上,邹其芳曾表示,计划在2025年达成“千店计划”。对于未来的上市计划,邹其芳称短期内瑞尔还没有考虑这一问题,但上市可以给投资人创造退出的机制,同时也可以帮助瑞尔吸引更多的资本。

随后瑞尔集团便开始了激烈的“进攻”拓店,但已经“低速”扩张多年的瑞尔此时想要奋起直追,并不容易。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瑞尔齿科主要在一线城市运营51家口腔诊所,瑞泰口腔主要在一线及核心二线城市运营7家口腔医院及53家口腔诊所。

在过去五年间,瑞尔集团的扩张速度显然不够快,仅开了百余家诊所,完成了“千店计划”的十分之一。

一方面是扩张速度不及预期,另一方面瑞尔集团还深陷亏损的泥淖。

医疗圈素有“金眼银牙铜骨”的说法,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牙科成为了一个黄金赛道,投资者对于口腔医疗的关注度攀升,行业内也诞生了明星公司“时代天使”。

外界视口腔医疗为“暴利行业”。事实上,口腔医院的整体盈利水平,却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高,从瑞尔集团的招股书就可见一斑。

招股书显示,在2019财年至2021财年,瑞尔齿科营收分别为10.80亿元、11.00亿元与15.1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3.04亿元、3.26亿元与5.98亿元,合计亏损超12亿元。

瑞尔集团的钱花在哪儿了?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至2021年,瑞尔的销售成本分别为9.17亿元、9.88亿元、11.5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4.8%、89.9%、75.9%。其中最大的成本开支来自雇员福利开支,占比始终保持在50%以上。

也就是说,赚钱的是牙医,并非牙科医院。这一点也符合邹其芳的经营理念,在创业之初他就比较重视牙科人才,并给予业内较高水准的薪资。

由于对医生和相关人员的成本控制能力有限,“高薪养医”给了瑞尔集团不小的压力,其维护医生就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怀揣如此惨淡的成绩单,瑞尔集团的IPO之旅的坎坷也显得就不足为奇了。

如今的瑞尔集团,一方面面临着亏损加剧的风险,另一方面还有牙博士、中国口腔医疗、通策医疗等竞争对手在资本市场的加速进军。

面对千亿市场的诱惑,不少民营牙科企业纷纷发力。2021年,中国口腔医疗和牙博士也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瑞尔集团主攻一二线城市,牙博士主攻华东地区,而中国口腔则聚焦在温州地区。

从营收来看,瑞尔集团在这三家企业中是最高的,但也是唯一持续亏损的企业。

此外,2021年财报显示,中国口腔医疗的毛利率为59.9%,牙博士的毛利率为55.5%,通策医疗的毛利率为45.78%。然而瑞尔集团在2021年的毛利率仅为24.1%,被同行远远甩在身后。

和国外发达国家的牙科行业相比,中国牙科尚处于起步阶段,未来的牙科市场潜力无限。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口腔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2998亿元。其中,民营部门将成为增长的重点,其市场规模占比将超过80%。瑞尔集团所在的赛道,具有很高的想象力。

成为“港股牙科第一股”之后,瑞尔集团既缓解了对赌压力,也释放了投资者的“套现”压力。

未来。瑞尔集团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会如何?猎云网将持续关注。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