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米哈游投资,Soul冲刺港交所IPO
腾讯米哈游投资,Soul冲刺港交所IPO
天图投资冲刺港交所: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9亿元,曾投出小红书、奈雪的茶等品牌
天图投资冲刺港交所:总资产管理规模为249亿元,曾投出小红书、奈雪的茶等品牌
金山云在夹缝中求生存,雷军烧钱没有换来护城河
金山云在夹缝中求生存,雷军烧钱没有换来护城河
酒仙网终止创业板IPO,曾获华兴、红杉资本投资
酒仙网终止创业板IPO,曾获华兴、红杉资本投资
立即打开APP
连线Insight
私信
0
来源:猎云网

偏科的乐华,患上了王一博“依赖症”

2022-03-11
招股书 转载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它需要尽快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了。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Insight,作者:张霏。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继新三板和A股后,乐华把冲击资本市场的第三站,押注在了港股。

2022年3月8日,乐华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拟在主板挂牌上市,中信建投(国际)融资有限公司和招商证券国际作为其联席保荐人。

提起乐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无外乎是王一博、孟美岐、乐华七子等偶像艺人。作为乐华的创始人杜华,在娱乐圈也是传奇人物一般的存在,她和打造“超女”的龙丹妮、壹心娱乐的创始人杨天真,并被网友封为国内三大“娱乐圈教母”。

一直以来,杜华对上市表现出近乎痴迷的狂热,从2015年到2022年,杜华一直为乐华谋求资本“理想国”,但前两次均半路折戟。

其实,乐华赴港上市,早在今年年初便已经有了苗头。2022年1月,乐华发生工商变更,杜华等多位自然人及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并且新增股东天津乐华投资有限公司,其背后控股股东是一家香港注册的公司。

对于这一股权变更动作,一位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解释:“让香港公司作为自己内地公司的股东,并且由后者实控公司,是在港股上市的标准操作。并且,以公司代替个人进行控股,若企业上市后,通过股东公司进行股份减持,对上市主体股价的波动相对小一些。”

若乐华成功上市,它将成为中国“偶像经济第一股”,不过自招股书公开其财务数据后,虽然毛利率很漂亮,但仍有不少人对乐华进入资本市场是否会有良好表现提出了质疑。

公司业务单一、依赖头部艺人,成为外界唱衰乐华的主要原因。招股书显示,乐华91%的营收来自艺人管理业务,虽坐拥韩庚、孟美岐、范丞丞、王一博等58名艺人,但王一博带给乐华的收入却独占“半边天”。甚至在乐华400多页招股书中,王一博的名字便出现近20次,作为乐华股东的韩庚仅出现8次。

青年剧作家向凯也对连线Insight表示:“乐华这几年的业务增长,主要依赖王一博的流量,并非公司本身内容运营。”

后备爆款艺人资源不足,“老人”也有流失、出走的风险。招股书显示,王一博、孟美岐、范丞丞等乐华的当家花旦,合约大多在近一两年到期。

在偶像塌方事件不断、选秀综艺按下暂停键的大环境下,以选秀综艺和偶像营销崛起的乐华,选择在这样的时点上市,有些耐人寻味。不论乐华上市能否成功,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它需要尽快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了。

“偏科”的乐华

“他们是天选之子,乐华娱乐的人。”在2019年推出的偶像选秀节目《以团之名》中,每次乐华练习生出场都自带光环,其他学员都毫不掩饰对其艳羡的表情和赞叹。

在国内,乐华就是国内偶像培训最高水平的代名词。似乎“哪里有选秀,哪里就有乐华的练习生”,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到《以团之名》《青春有你》,乐华在诸多现象级选秀节目,刷足了存在感。

这一切,都发生在2018年之后。这一年,101系选秀巨轮开启,将乐华一举送上国内顶尖偶像经纪公司的高位。

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节目中,导师身份的程潇、王一博二次翻红,打开了国内认知度。同时,孟美岐、吴宣仪组成火箭少女101二次出道,并且输送了范丞丞、朱正廷、Justin等高人气男艺人。

2019年,王一博又通过出演电视剧《陈情令》大爆,成为“顶流”。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国内一家知名投资机构曾发现多位90后女员工偷偷用彩色打印机打印王一博彩照,不得不更换公司打印设备为黑白打印机。

成功拿下国内偶像第一厂牌的乐华,赚得盆满钵满。要知道,选秀节目拥有庞大的粘性用户群体,粉丝们自愿为自家爱豆的衍生节目、周边甚至赞助产品付费。据Owhat平台和摩点集资数据,在《创造101》比赛期间,第一名获得者孟美岐,打破了单人粉丝公开集资的记录,募资金额达到了1285万元。

招股书更直观的向外界展示乐华近三年的飞速发展。2019-2021年,乐华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1亿元、9.22亿元、12.9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3%;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2.92亿元、3.35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67.6%。

毫无疑问,近三年乐华的收入和净利润都保持持续增长,是一家处于高速发展期的公司。

势头正猛的乐华,也再次受到资本市场关注。继2012年、2014年两轮融资后,时隔7年,阿里影业、字节跳动在2021年7月,对乐华发起战略融资,融资金额未披露。

虽盈利数据好看,但若从具体业务收入占比分析,乐华隐藏着最不可控的风险——过于依赖艺人尤其是头部明星。乐华签约了50多名签约艺人及80名参与训练生计划的练习生,但仅有少数当红偶像明星,挑起了乐华的大梁。

从市场曝光度来看,乐华在2022年3月4日发布的《2021年度报告书》中,仅有韩庚、王一博、孟美岐等20多位当红艺人出现在报告书中。另外,通过招股书的数据,也可窥探一二。

乐华的核心业务有艺人管理、音乐IP制作及运营和泛娱乐业务这三大板块。

首先,在艺人管理业务方面,乐华通过让艺人代言、参与商业活动及参与娱乐内容服务等,为其带来收入。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到2021年,来自艺人管理的收入占总营收的84%、87.7%、91%。显然,乐华的主要收入还是依靠明星代言和商业推广。

尤其是乐华对王一博的依赖极其明显。2020年,王一博背负29个商务代言;2021年获得香奈儿、联想等36个代言,若再加上以体验、品牌伙伴、植入等模式合作的品牌,王一博至少与200多个品牌、产品有过联动。与乐华其他艺人相比,王一博堪称“品牌收割机”。

另外,他还登上13本杂志封面。这一系列成绩在行情不太景气的2021年演艺圈,是少见的存在。

据《财富》杂志推出的2017-2020年中港台《明星收入排行榜》,王一博的个人收入已经达11.2亿。不难推断,王一博为乐华带来的收入,远超于其他签约艺人。

音乐IP制作及运营方面,也只有王一博等少部分艺人在招股书被乐华“点名”。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乐华共制作了61首数字单曲及24张数字专辑,其中为王一博专门制作的《无感》和《我的世界守则》市场反响较佳。

截至2021年12月31日,《无感》和《我的世界守则》两首数字单曲销量分别超过了1700万张和1500万张,按照市场行情价3元/首计算,即便扣除第三方音乐平台的服务费等运营成本,乐华也能通过售卖王一博的歌曲,赚到千万元以上。

另一张乐华艺人朱正廷的数字专辑《Chapter Z》,销量也达到200万张。

杜华一直想做中国的SM(S.M.Entertainment,韩国艺人经纪公司),只不过,现实总比想象中残忍,在这次上市时,乐华的舞台上,仅有王一博等寥寥几位头部艺人贡献着表演。

乐华的艺人投资生意有风险

虽业绩一路向好,但重仓押注艺人经纪的“风险投资”,也为乐华带来很大风险。在乐华招股书中,关于业务风险的提示长达数页。

首先从乐华内部环境来看。正如招股书中所说,艺人经纪公司挖掘和培训新人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人力及资金,且可能需要长时间才能争取商业机会。即便到最后,新人或也无法如同预期般取得成功。换句话说,艺人的商业潜力与开发周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并且,成名后的艺人也很难一直在高位上被众星捧月。乐华表示,如果没有合理的艺人管理措施,当红明星也会有过气的一天。另外,公司与签约艺人、训练生关系出现恶化,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公司财务状况。

最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娱乐行业的特殊性,乐华的业务十分依赖签约艺人的声誉、管理层和企业品牌的形象,个人不当行为、传言或者负面宣传,也会对乐华的业务经营、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近年来,尤其是2021年,这一年可以称为娱乐明星的“塌房元年”。在这一时间节点上,明星、艺人在税收规范、薪酬占比、道德规范等方面,站在了从未有过的风口浪尖上,乐华塌房的艺人,也接连不断。

乐华旗下练习生黄智博,曾因参加优酷选秀综艺《以团之名》选秀,开始活跃在大众视野中,但2020年年初,黄智博因涉嫌利用疫情以“卖口罩”为名,实施网络诈骗被捕,乐华随即发表声明与其解约。

同年9月,《青春有你》第一季出道的组合UNINE队长李汶翰,被拍到与ime组合的易易紫约会,事件曝光后,李汶翰立即发微博澄清自己还是单身,被网友戏称其为“单身翰”。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同是乐华旗下的养成系男团YHBOYS也翻车,16岁的张铭浩被爆出早恋,并且向对方索要财物。

与范丞丞同属一个团队的“乐华七子”黄明昊,也被卷入口碑崩塌风波。

2020年,黄明昊出道后便立了“富二代”人设,但有多位网友爆料称在2016年,黄明昊母亲就进入失信人名单,到了2020年,黄明昊的母亲欠款累计达到3000万元,虽有偿还能力却拒不还债,被列入老赖名单。对此,乐华不得不公开发表声明回应黄明昊妈妈欠款一事。

到了去年,孟美岐又被爆出恋情负面消息,即便公司和她本人均否认事件真实性,但孟美岐的事业还是受到明显影响。

2021年,《反垄断法》《未成年保护法》等系列规定出台,对文娱行业提出了更多要求,比如在长视频及线上内容方面,内容要精品化、抵制失德艺人等。

因此,孟美岐事件发生后,与之合作的部分品牌紧急删除了与孟美岐相关的微博,就连由孟美岐主演的运动题材电影《我心飞扬》,上映时间也由原来的春节档,推迟到今年2月25日。乐华《2021年度报告书》中,未公布孟美岐商务活动,但加大了其在一年内的公益活动篇幅,背后意味不言而喻。

乐华旗下多名艺人、练习生接连不断塌房,也让乐华付出不少代价。

韩国另一娱乐巨头经纪公司YG的工作人员曾公开表示,头部经纪公司培养一个练习生,一年花费约1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50万),每个练习生的平均练习时间为4年,这意味着,艺人未出道前,经纪公司对其投入就达到了200多万元。

国内紧迫的偶像市场需求,让中国练习生练习半年乃至几十天就出道了,成本相对较低,但每年都有上百个练习生被推上舞台,背后经纪公司付出的成本,不是一笔小数目。

《青春有你3》节目制作的幕后人员接受36氪采访时也坦言,培养练习生需要高成本,“一个超级综艺,光剪辑、摄影就有几百人,编剧几十人,一个练习生需要很多人来服务他。你算下100个练习生要耗费多少人的心血。”

仅是练习生便如此高成本,塌房的正式签约艺人给经纪公司带来的损失,可想而知。

另外,如今不景气的偶像市场,也对以偶像培养为主要业务的乐华,加了一记重创。

或在真人偶像之路存在太多不确定性,乐华从前年开始尝试打破单一业务的桎梏。2020年11月,乐华推出流行虚拟艺人组合A-SOUL,并放出“永不塌房”的豪迈宣言,同时开拓了虚拟艺人相关的衍生品销售、艺人商业发展等活动。

两年后,在2022年哔哩哔哩公布的百大UP主中,有多位A-SOUL成员入选,可以看出,A-SOUL在二次元阵地中已经拥有一定分量。

不过,新领域的开拓还未给乐华带来太大的效益。招股书显示,其以虚拟偶像为核心的泛娱乐业务收入,只占乐华营收的2.9%。

难题未解,隐忧还在,靠韩庚、王一博带飞的乐华能在资本市场飞多久?上市后的乐华能否找到公司的第二曲线?或许,连杜华也无法给出答案。

下一个王一博在哪?

对于乐华来说,在“后饭圈时代”或难复制出下一个“王一博”。

曾经,“重仓”综艺、流水线造星是乐华娱乐的拿手绝活,但从去年开始,独家秘籍也不那么灵了。

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和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让一直被诟病的饭圈和粘贴复制出的偶像,正在逐渐消失于他们的主战场——微博取消明星超话排名,抖音下架明星榜,音乐平台限制数字专辑购买数量。加之,“打投倒奶”等负面新闻,让选秀综艺彻底凉透。

今年1月的全国广播电视工作会议上,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全面叫停了偶像养成类网综。

饭圈的逐渐消失,对乐华意味着什么?

饭圈经济,便是始于乐华。2010年,SM公司的超人气组合Super Junior中国成员韩庚回归国内,乐华当年通过股份承诺,将其归于麾下。从韩国成熟艺人培养体系下走出的韩庚,此后成为国内饭圈经济的初代推动者。

2018年开始,乐华通过自家独有的“乐华模式”——训练生选拔、艺人培训、运营及宣传,让王一博、范丞丞、朱正廷等乐华艺人通过国内偶像选秀节目,大杀四方。这些偶像从选秀到出道,乃至后续代言问题,都与饭圈有直接的关系。

可以说,前几年的偶像经济红利,成就了乐华,但想让其再复制辉煌或挖掘下一个“王一博”,恐怕很难了。

选秀的停播加上“饭圈”清朗行动,精准地打击了纯靠偶像挣钱的乐华,以后,乐华想要推出新人,难度和成本都在加大,或许还会出现艺人断层问题。

几年前,杜华曾很自信地公开回复造星模式的可复制性问题,“从第一天到现在,十年了,我可以很淡定地说,我的经验是可以复制的,完全可以。但如果你七八年前,甚至5年前问我,可以复制吗,那时候我是忐忑的。因为没有那么多的经验可循。”

同样的问题,现在的杜华或许会再次“忐忑”。在去年的爱奇艺中国经纪人峰会上,杜华很直白地表达对艺人流失的担忧,“经纪公司需要组建产业联盟,只要艺人和经纪公司解约,就全行业封杀,所有公司不再录用。”

杜华一直想打造“中国的SM”,但在学习韩国工业化造星运动中,她似乎只注重模仿了造星生产流程,SM的核心竞争力却被她忽略了。

随着2018年大批选秀综艺开始,“偶像元年”就悄然而至,选秀综艺从“发现有潜力的艺人”变成了“造星”,在偶像产业的粗放式经营和流量明星被过度热捧的畸形生态之下,对准粉丝口味、批量复制流量明星,成为乐华的主要商业手段。

流量明星们更像是流水线生产出的产品,被经纪公司快速打包。同样的发型、同样的表情,让不少观众产生厌倦感。

于是,成团就熄火的大戏年复一年地在上演。2021年12月1日,乐华面向国内市场推出的女团NAME,成员大多是00后,直至现在,该团在市场也未掀起多大的水花。

成团后的偶像团体,成员间不记得其他人的名字,也不足为奇。在《青春环游记》一期节目中,贾玲问范丞丞其所在的团队“乐华七子”的全体成员姓名,范丞丞并未回答出来。

韩国练习生则需要经历严酷的训练。国金证券研究所报告显示,韩国的偶像经纪公司尤其是SM,有系统化的严格培训方式,主要分为甄选培训、制作、艺人经纪三大标准化流程。练习生们至少需要2-3年,甚至长达6、7年,才有机会出道,如此高压、高淘汰率的练习生制度,保证了高品质的偶像质量。

新人后继明显乏力,乐华只能不断“吃老本”,但也面临成熟艺人出走、被挖角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乐华旗下的王一博、孟美岐、黄明昊、吴宣仪、范丞丞等艺人的合同,都集中于2024年-2025年到期。彼时,乐华或将面临青黄不接的局面。

乐华也在招股书承认:“若我们未能维持与艺人及训练生的关系,或扩大我们签约的艺人及训练生的数目,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受重大不利影响。”

现在坐拥流量的王一博,正需要口碑作品让自己再上一层楼,而内容制作能力并非乐华擅长之处,影视资源也不雄厚。

乐华《2021年度报告书》显示,王一博参加的影视作品数量远远低于代言活动,2021年仅有2部作品播出,其中《风起洛阳》的豆瓣评分仅6.3。

乐华若要继续留住王一博这个“现金牛”,就必须要在内容制作、影视资源方面发力了。

如向凯所言,如今拥有王一博的乐华,可以靠流量支撑一切,但不能支撑一世。偶像造星产业,本质上是为了满足少女们的荷尔蒙,但打造一位优质偶像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谁也不知道下一匹“黑马”何时能够脱颖而出。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