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半年入账2695亿,“过冬”的腾讯,对这些业务寄予厚望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上线4月、融资4000万!他用“社区换电”,搅动超千亿电动两轮换电市场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Q1营收近10亿亏损超4亿,叮当健康二次递表后通过港交所聆讯
黑吃黑!宝马遭挖墙脚,黑客光明正大敛钱
黑吃黑!宝马遭挖墙脚,黑客光明正大敛钱
立即打开APP
林京
私信
2
来源:受访人供图

元宇宙搜索第一人?这位谷歌系创业者,掀起元宇宙新风暴

2022-03-18
创业故事 元宇宙
技术创业者需要有信仰。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18日报道(文/林京)

二十余年前,由硅谷开发的网景网络导航者浏览器Netscape宣布可被任何人下载应用。作为Mosaic的继任者,它很快就成为PC端广受欢迎的浏览器。

1994年,第一代真正基于互联网的搜索引擎Lycos诞生,以数据爬取为主的搜索引擎开始走入大众视野,其主要竞争对手是Yahoo。两年后,Lycos创造了纳斯达克历史上最快的IPO,以首日3亿美元的市值成为第一个上市的搜索引擎公司。

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同时,资讯信息内容变得庞杂、臃肿,网民从海量的信息中查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更加困难。搜索引擎逐渐成为网民使用网络的主要入口之一。

与此同时,搜索产品也促进了整个Web生态的蓬勃发展。

以历史为尺来参考,Qury创始人郑伟认为,2022年,在元宇宙发展初期,正需要一款类似Lycos的搜索产品出现。

郑伟在搜索引擎行业“逐梦”十余年,用他的话说,“成年以后,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这一件事”。

对于搜索行业,他一直抱有很高的期望,但躬身行业十余年间,他发现搜索行业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在Google诞生的23年间里,搜索产品再未出现较大的突破和变化。

“可能今日头条系列产品的出现,算是搜索产品的一次较大改变,从主动搜寻变为千人千面的被动搜寻。但如当年‘搜索产品促进整个Web生态蓬勃发展,从2000个网站发展到今天20亿个网站’的现象,再也没有出现过。”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2-2028年中国搜索引擎行业市场行情监测及市场分析预测报告》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8年,全球搜索引擎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美元。搜索行业不仅是风口,放眼全球,伴随着元宇宙等新型互联网的兴起,搜索产业链将会是一个万亿级体量的市场。

作为技术出身的创业者,郑伟对元宇宙与搜索引擎将如何协同发展,充满期待。

走出谷歌,做出“搜索”的第三次抉择

2004年,Google、慧聪、百度等搜索门户迅速崛起,搜狐、雅虎等搜索门户网站重新加入搜索引擎的博弈中。互联网成立以来的第三次浪潮,由搜索引擎点燃了。

也是在这一年,在大学实验室里,郑伟开始做关于搜索引擎的各种实验,并定期参加到一些专业的信息检索评测比赛之中。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由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举办的比赛,这也是被公认为世界范围内最权威的搜索测评比赛。当时,在导师的鼓励下,正在读博士二年级的郑伟参与其中,从设计搜索算法、开发系统、实验和迭代,郑伟一个人“单枪匹马”全部搞定,在最后评测中,他所开发的系统在其中一个核心任务中包揽了第一名到第三名。

参赛之后,郑伟才知道,其他参赛选手都是以团队形式报名参赛并协作研发。

无论是在实验室里,还是比赛,不同形式的碰撞与交流,让他对自己的专业产生更加浓厚的兴趣。

从大三下半学期开始到博士毕业,再到进入谷歌工作,十余年时间里,郑伟把绝大部分生活和工作的时间都贡献给了“搜索”,专注于这一件事情之中。

进入谷歌之后,摆在郑伟面前有两个重要选择——一是Web搜索组,主要负责PC端搜索内容,另一个是移动搜索组。彼时,前者在谷歌是个庞大的部门,后者还只是一个刚成立的小组,仅有10余人。

移动搜索部门主管是一名印度女性,郑伟曾与她有过深度交流,虽然尚不明确移动端和PC端区别,但他相信会有很多新的东西可以尝试,这非常吸引他。

最终,他选择了移动搜索组。在谷歌的四年时间里,郑伟负责带领最核心的几位算法人员,构建移动端的搜索生态,他们的工作内容包括移动端的搜索、搜索广告系统、应用商店的搜索和推荐,这是谷歌内部最大的跨平台、跨产品的个性化平台,工作极具挑战性。

事实证明,他的抉择是正确的。在郑伟离开谷歌之前,移动搜索部门为谷歌贡献了近一半收入,团队成员也已扩展至上千人。

郑伟喜欢冒险,私下时间里,他习惯参与一些有挑战性的运动,比如蹦极、跳伞、徒步旅行等,这些都给他带来“兴奋点”。

这种特质也体现在工作上,他喜欢捕捉新技术及产业变革,希望自己保持快速成长,不允许自己处于停滞状态。

2018年,郑伟离开硅谷回国创业,一是从个人原因来说,虽然在谷歌的工作非常有价值,各种福利、待遇也比较好,但他觉得个人成长速度放慢了。

二是因为他想做一款能够让App生态互联互通的新产品。

同年,移动互联网趋于饱和,智能手机中App数量激增,用户使用时长也已经达到了极限,App发展进入瓶颈期。

基于此,郑伟创立了一家基于AI的跨设备的移动搜索引擎Qury,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做跨App和跨小程序的搜索。这款产品更像是“微信小程序+谷歌搜索”,改善用户搜索体验。

无论是在谷歌,还是独自创业,他始终在思考的是——搜索行业如何能更进一步发展?

Facebook改名为Meta后,引起郑伟关注,对元宇宙概念深入了解后,他开始思考搜索与这一全新互联网生态将碰撞出哪些火花。

搜索产品曾促进整个Web生态的蓬勃发展,网站数量从初期的2000个发展到今天超20亿个。如今,搜索引擎能否再现昔日荣光?

2021年底,郑伟开始进行元宇宙探索,当一些有趣的产品设计被构思出来时,让他很欣喜,他认为,通过技术、商业逻辑等各方面验证,这件事可以做!

国内元宇宙搜索第一人?

在《我们信仰互联网》中,刘韧曾写道,“如果没有互联网作为平台支撑,我们可能都还是一文不名的傻小子。互联网不属于包括精英在内的任何人,所以,它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近三十年时间里,互联网持续渗透公众的日常生活,也成为经济发展新引擎。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郑伟对此感同身受,对互联网的进化发展,他有着深厚的信仰。

“互联网绝对不会停滞或内卷,一定有更大的‘疆土’等着大家去开拓。Web时期的上网冲浪,与现实世界一直处于割裂的状态。到了移动App时期,人们可以通过移动应用来打车、订外卖,可以做这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未来,大家或许可以在元宇宙中生活、学习和工作,互联网一定是朝着由虚向实的方向发展。”郑伟说。

但任何一个新的互联网生态,都需要突破迷茫和质疑,回看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演进过程,一般都会经历“吹捧——质疑——发展——内卷”四个阶段。

如今,元宇宙的概念,也势必会沿着此路径发展,正如大家现在对元宇宙发展的态度一般。

具体从数据层面来看,相比于Web的平面数据,元宇宙数据更加立体,数据之间的关系也更复杂。

“比如元宇宙由很多关联的宇宙和平台构成。平台里有建筑、资产、图片、视频等数据,用户又与这些数据资产关联,未来这种立体化、多模态的数据量会远大于现在的Web数据量,这跟现实世界类似。”郑伟介绍,这些数据又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限制,所有数据、资产都被数字化,从流动速度、使用效率上来说都更高。

只有把所有数据通过某种方式集中起来,并且实现互联互通,数据的巨大威力和使用效率才能提升,这也是郑伟正在做的事情。

搜索的本质是数据中枢,元宇宙搜索引擎就是元宇宙的数据中枢。

郑伟通过比喻进一步阐述道,正如现实世界中的卫星群一般,元宇宙世界里也需要“卫星”,否则就只能是一个个小村落,每个人的世界局限在自己能走到的地方或者自己有限的认知范围之内。有了数据中枢,元宇宙世界就变成了互联互通、无边无际的城市群。

如果元宇宙最终发展成为完全割裂的一个又一个小的模块数据,然后被巨头垄断,肯定不是公众所期待的,郑伟说,之所以选择在元宇宙萌芽阶段就开始做搜索引擎,是因为它是把元宇宙建成一个互联互通世界的核心工具。

2021年9月,工信部宣布分阶段、分步骤进行安全互联互通,互联网企业纷纷开始“拆墙”、“破壁行动”,互联互通也成为现在的新旋律。

从公开信息可以查询到,目前海外已经出现部分关于元宇宙搜索雏形的产品,比如Decentraland、Sanbox、cryptovoxels等,他们都具备很多最早期搜索引擎产品的特点并且有垂直的搜索功能,但没有一个兼容任何平台数据的真正意义的元宇宙搜索引擎。

作为全球首个元宇宙搜索引擎的开创者,这一次,郑伟开启了新的冒险。

技术创业者的信仰

都说技术出身的创业者创业很艰难,但郑伟觉得,坚持创业源于对技术的信仰,“技术创业者需要有信仰,信仰本身是有价值的。”

对于创业,郑伟认为第一是选对赛道,第二是快速的个人成长。正如自己当初选择计算机专业一样,历经互联网的无数次蝶变,到现在开启元宇宙探索,始终让他保持兴奋。

不能去局限自己,也是他一直在提醒自己的事情,“今天你可以做搜索引擎,明天你也可以去做推荐引擎,但这都建立在技术驱动、数据处理的大方向之上。”

哪些方向能够将技术价值发挥到最大化?如何能达到?这是他不断在问自己的问题。

Web时代,从数据的初期发展到内容的快速增长,从复杂的数据互联到内容的无限扩展,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变迁。

依赖于Web与搜索引擎协作发展的历史,再参照现在元宇宙与Web的差别,郑伟对产品制定出了清晰的发展路线——从元宇宙数据由少到多,再到个性化的三个阶段,分别设计了不同的产品。

未来,这些一脉相承的产品,也将一步步构建起公司的核心壁垒。

郑伟说,虽然无法预测产品的未来发展,但可以从互联网的发展脉络中,窥见行业未来的必然发展方向和阶段,这让他对当下做的事情更加坚定、更加有信心。

在谷歌的工作经历和思维模式,也潜移默化地帮助他创业。

谷歌素来宣称只雇佣最聪明的人,“我不算聪明的,但做事比较专注,就像十几年一直在搜索行业一样。”郑伟回忆起在谷歌面试时,需要在40分钟内写出一道题的答案,但他只用了一半时间即完成,他的逻辑是通过分析产品痛点快速给出一个初步答案,自己意识到问题并分析出问题,想出来更好的解决方案,然后写出程序。

后来,他被任命为唯一的面试官回到自己的母校进行校招时,他也格外关注哪些应聘者拥有与他同样的特质,即遇到一个刚开始觉得很难且完全没有想法的问题,思考出一个笨办法来解决,继而改善这个笨办法,然后持续提升自己。

这跟创业以及生活都很像,郑伟说,创业是一个不断面临挑战、解决新难题的过程,你也许不知道最终正确答案,甚至于这个问题有没有答案,都不得而知。但你需要先给出一个初步的解决方案,即使这个方案不是最好的,然后再去一步步去想办法迭代。

“现在元宇宙也绝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他需要一群有信仰的人在里面努力,踏踏实实地对未来的某种终极形态进行追逐,而不是蹭风口。”郑伟说。

英伟达技术专家也曾表示,元宇宙不是一家公司能实现的,需要一个整体的、多家平台共同努力。

从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到马化腾、雷军、张小龙、丁磊、张一鸣等,国内外技术创业者都曾在互联网迭代进程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今,移动互联网走过蓬勃发展的十年,流量红利也逐渐消失,随着5G技术和AR/VR技术的不断发展,元宇宙吸引互联网大厂和众多创业者齐聚。而郑伟所探索的搜索引擎造,势必会让元宇宙的“世界”朝着更高效的方向发展。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