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冲击资本市场终上市,柠萌影视开盘跌2.53%
三次冲击资本市场终上市,柠萌影视开盘跌2.53%
上市半年降近30万,奔驰大LOGO在电车市场失灵了
上市半年降近30万,奔驰大LOGO在电车市场失灵了
海尔不造车,搞生态,网友:有华为内味了
海尔不造车,搞生态,网友:有华为内味了
九名员工创造新妖股!接力尚乘数科搅动华尔街,两日暴涨2825%
九名员工创造新妖股!接力尚乘数科搅动华尔街,两日暴涨2825%
立即打开APP
拉雅
私信
0

谁在逼字节跳动自我革命?

2021-11-04
创业故事
这一系列的主动调整,可视为字节面对危机的主动变革——从过去的全面战略扩张,转向战略收缩。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1月4日报道 (文/拉雅)

一路高歌猛进的字节跳动,这次迎来了真正的转折点。

自张一鸣退隐、梁汝波正式接任CEO后,字节迎来首次组织架构大调整,公司成立六大核心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而一天前,字节内部也传出工作制度的调整,实行早10点到晚7点,一周工作五天的“1075”制度。这与互联网大厂盛行的“996”形成鲜明对比,日夜跳动的字节终于"慢"下来了。

这一系列的主动调整,可视为字节面对危机的主动变革——从过去的全面战略扩张,转向战略收缩。

自2020年起,面对外部的反垄断和数据监管层层加码,内部的流量见顶、增幅下降的困境,再叠加IPO受阻、双减政策等影响,字节开始内外交困。如何在头条抖音之外建立第二增长曲线,字节一直还在迷茫的探索中,前期委以重任的教育、游戏、本地生活业务接连失利,TikTok实现海外突围但盈利不足。现实面前,字节驾轻就熟选择了凭借流量和资金优势,布局全领域投资版图,不断扩大生态圈。

在2021转折之年,如何从根本上突破困局?字节选择了自我革命。这场“革命”先从张一鸣自己开始,5月卸任CEO,11月又退出全球董事会,张一鸣彻底退居幕后,而将并肩作战多年的梁汝波推向了前台,自此,字节跳动又开启了业务版图上大刀阔斧的改革。

“首富”张一鸣的急流勇退

2021年5月,刚满38岁的张一鸣宣布辞去字节跳动CEO,成为互联网巨头中最年轻的“退休者”。年富力强时却选择急流勇退,张一鸣在互联网圈里掀起了不小的震动。

《晚点 LatePost》11月消息,张一鸣正式退出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将席位传给好搭档梁汝波,预示着张一鸣实现了彻底的放权和退隐。

在辞职信中,张一鸣表示,“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为此,他选择了要去观战略看远方,要把时间花在更长远、更有社会价值的事情上去。

卸任后的第一件事,张一鸣便是去做公益慈善。6月,张一鸣向家乡福建省龙岩市捐赠5亿元,成立“芳梅教育发展基金”,助力当地提升教育质量和培养优秀人才。截至2021年,张一鸣以12亿多元的现金捐赠总额,位列《2021福布斯中国慈善榜》第5位。卸任5个月后,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张一鸣以594亿美元的身价,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互联网首富。

张一鸣精心挑选的继任者,或许是能带领字节跳动摆脱困局的合适人选。公开资料显示,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两人共同创办“九九房”和字节跳动,属于共同打天下的长期创业伙伴。在字节跳动,梁汝波负责过今日头条、头条号、广告、飞书等多项业务,并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

主动变革:调整架构+裁员“瘦身”

在11月2日的全员邮件中,梁汝波表示此次组织架构调整将按照“紧密配合的业务和团队并为业务板块,通用性中台发展为企业服务业务”的原则,成立六大业务板块,具体调整如下:

将今日头条、西瓜、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负责国内信息和服务业务的整体发展;员工发展部门的技能与职业培训职能,转型为职业教育业务,并入大力教育板块;飞书、EE、EA合并成飞书业务板块;火山引擎聚焦打造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朝夕光年负责游戏研发与发行;TikTok负责TikTok平台业务,同时也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

在这次大调整中,大力教育明确转型为职业教育,这意味着将放弃此前的K12教培业务、素质教育赛道。10月,国家刚发布《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政策的出台,将进一步助燃职业教育赛道。

同时,飞书进一步得到扶持壮大,火山引擎从中台业务提升为核心业务,这标志着字节将对B端市场的重点发力。

当然,最为重要的调整莫过于头条和抖音两大头部产品的合并打通,通过“短视频+资讯”的双联动模式,将使字节跳动的内容生态圈布局更加完整,运行更加高效。随着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的明星产品纳入旗下,抖音在字节版图中的核心支柱地位真正得到确立。

抖音原有团队也将迎来新一轮调整洗牌。据36氪消息,抖音负责人Seven将被拿掉运营和本地生活业务,职权大大缩小。由市场负责人支颖接管抖音运营部门,直播负责人韩尚佑兼管抖音本地生活业务。

抖音原团队的缩编,据悉跟抖音的业绩直接挂钩,此前一直超高速增长的抖音,今年增长近乎停滞。自去年6月来,抖音主站每日活跃用户量(DAU)并无明显增长,仅靠社交和直播拉动。随着抖音增速减缓,运营的投资回报率需重新评估,对应权重自然会随之下调。

本地生活是抖音过去一年业务探索的重点,与商业化团队合作推进,本想依托抖音打造视频版“美团”,但成绩并不显著。所以今年10月起,商业化部门接连裁员,河南洛阳直营中心先被裁掉,12日,温州商业化团队又全部被裁。先前,字节已在全国布局20多个直营中心,负责广告销售。有字节员工称,“各大直营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

商业化团队的裁员,已是字节跳动本年度的第三次规模化裁员。自今年8月起,因“双减”政策影响,规模达2万人的大力教育不得不大面积裁员,旗下的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启蒙、你拍一等皆被裁撤和调整。9月,随着国家对未成年人防沉迷的严管落地,字节游戏部门又经历了一波裁员和调整,Ohayoo休闲游戏平台的应届生部分被裁或转岗。

针对今年以来的持续裁员,字节跳动10月28日向猎云网表示,除教育业务因为“双减”政策规模化裁员,其他业务属于正常调整,不存在大规模裁员。“各大直营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的说法不实,裁员比例没有这么大。

周受资卸任CFO,IPO面临搁置

字节的新一轮架构调整中,特别提到TikTok负责人周受资不再兼任字节跳动CFO。这位曾一手操盘小米上市的周受资今年3月加盟字节,一度被外界视为字节加速IPO进程的强烈信号。如今仅7个月就突然卸任,也预示着字节上市进程的搁置。

今年3月,中央网信办发布通知,约谈字节跳动等11家网络公司,督促这些公司按照《网络安全法》完善风险防控机制并进行整改;4月,金融管理部门又联合约谈了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

随着国家对反垄断、数据安全监管的加强,字节跳动的上市计划被迫搁置。此前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字节跳动寻求今年底或明年初在香港上市,但字节跳动公开否认了这一消息。

随着上市进程的受阻,字节开始面临股东们的抛售套现。

据彭博社消息,近期字节跳动最早也是最大的投资者之一海纳国际集团出售了5亿美元股票。但相比该股东持有的15%股份,减持股份的占比并不算多;与此同时,另一股东以3600-3700亿美元的估值出售了所持股份。有交易员透露,此前7月,字节跳动的市场交易估值高达5000亿美元,随后一路下滑,8月降至4000亿美元。而现在10月未过,字节已迅速下滑至3600亿美元。前后不过三个月,估值已经下跌1400亿美元。

因政府监管加强,上市搁置而引发股东减持套现本来无可厚非,但现实是,股东们愿意大降价1400亿美元来急切套现,由此可见,投资者对字节的未来存在担忧。

营收增长放缓,第二增长曲线难寻

以流量算法为杀手锏、以头条抖音为第一增长曲线的字节,在政策监管强化的形势下,核心支撑力量单薄。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用户增长率急速下滑,头条的月活跃人数也在持续下降,仅靠极速版支撑。

今年6月,字节跳动CEO梁汝波首次披露了财报信息,数据显示,2020年字节的营业收入为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毛利润1330亿元,同比增长93%,经营亏损达到147亿元。

这份漂亮的营收数据背后,已暗藏隐忧——以广告为支撑的盈利模式和日渐放缓的增长动能。

纵向对比字节近几年的营收可看出端倪,据界面新闻报道,字节2016年营收50亿,2017年160亿,2018年500亿,2019年营收1400亿元,增幅皆在200%之上。但2020年营收为2366亿元,同比增长降至111%。

再看收入占比,在总营收2366亿中,2020年广告业务收入为1831亿元,占比为77.4%,其中抖音贡献近60%的广告总收入,头条贡献了20%,虽然TikTok全球下载量达30亿次,超越Facebook等平台跃升成世界第一,但仅占广告收入的很小比例。

当前,广告业务仍是字节的最大“现金牛”,但在全球疫情下,仅靠广告肯定独木难支。实际上,字节这些年也一直在积极寻求第二增长动能,先后重金投入了教育、游戏、本地生活等不同领域,但收获微薄。

自从2016年起,教育正成为字节跳动重点发力板块,2019年,头条前CEO认为时机成熟,决定All in教育。通过外部投资和内部试水的双驱动模式,字节4年间已编制了一张庞大的教育版图。但在2021年的今天,却因“双减”骤然夭折。

在教育之外,游戏也曾被字节寄予厚望。2020年通过收购和自建,字节成立了8大游戏工作室,代理20多款游戏,迅速组建上千人的团队,并准备持续扩张。但一年后,字节游戏就开始阶段性撤退。一方面收缩轻度游戏,Ohayoo部门共有79人遭到调整,部分应届生被裁或转岗;同时,多款中重度游戏也被下架或停服,据Tech星球报道,MOBA类游戏《Strike Royale》、吃鸡游戏《终结战场》等重度游戏也遭遇失利。

全领域投资:不放过一个风口

面对第二增长曲线无处可寻的压力,“广撒网式”投资或许是不错的办法。通过不断“买买买”的战略或财务投资,字节不仅可能押中某一赛道的机会,更能像阿里腾讯一样,不断筑高企业壁垒,扩大生态版图。

从元宇宙到房产中介、从医疗到汽车,字节的全方位“下注”,也再次印证了互联网巨头们的无边界野心,“太阳照耀的地方,都是我的疆土”。

这几年,只要是风口上的赛道,字节几乎“地毯式”地网罗了一遍。以2021年为例,据天眼查数据,字节跳动今年已发起61次投资,广泛涉及人工智能、医疗健康、企业服务、房地产、机器人、文娱(游戏)、新消费、金融等众多领域。

(2021年字节跳动部分投资事件 数据来源:天眼查)

而对于2021年最火的“元宇宙”概念,字节自然更不能错过。为此,字节不惜豪掷90亿收购Pico而轰动一时,成为今年国内VR领域最大一笔收购案。对此,如码资本合伙人刘晓明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流量见顶的时代,字节也在努力探索抖音之后的下一个爆款产品。

自2014年起,字节的投资已涉历过教育、金融、汽车、房产、医疗、本地生活、游戏、文娱、人工智能、企业服务、元宇宙等近20个领域。目前看,教育、游戏、本地生活算是碰壁受挫,医疗也是块难啃的骨头,其他领域仍待观察。

“我其实不焦虑,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张一鸣对此却表现得云淡风轻。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 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