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云锋基金美团携手入股一家光电芯片研发商
刚刚,云锋基金美团携手入股一家光电芯片研发商
PPIO边缘云半年内再获亿元A-1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3亿元
PPIO边缘云半年内再获亿元A-1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3亿元
网易云音乐上市首日盘中跌超2%,丁磊寄语员工:好好吃顿饭,然后忘掉今天
网易云音乐上市首日盘中跌超2%,丁磊寄语员工:好好吃顿饭,然后忘掉今天
百济神州发行价定为192.6元,募资约222亿元
百济神州发行价定为192.6元,募资约222亿元
立即打开APP
投中网
私信
0

“非共识”赛道?字节普洛斯高瓴都来了,顺丰也手持175亿入场

2021-09-05
转载
2021年至今,已有多家跨境电商物流企业获得融资。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李彤炜,编辑:张丽娟。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8月中下旬,物流巨头开始交“期末成绩”,这其中,除了财报的净利润营收之外,还有一件事值得引起关注。

刚上市不久的京东物流晒出了其保税仓和海外仓超过50万平米的成绩,百世快递的财报提及其二季度跨境业务营收同比增长63.4%,顺丰上半年跨境物流收入同比增长12.9%不说,还在以175亿港元高溢价的邀约收购嘉里物流51.5%的股份。

当然,跨境电商火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深圳湾的别墅在2020年被跨境电商卖家买断的消息,江湖传闻已久。只是,在其背后,跨境电商物流,作为跨境电商最重要的底层基础设施,也一次次浮出水面。

就在近日,字节跳动出手,投资跨境电商物流头部企业——纵腾集团。而截至2020年底,跨境电商物流领域几乎所有年销售额在10亿元以上的企业都拿到了投资或正在接洽。

万邑通副总裁汪思杰更是直接指出,2020年疫情发生至今,他见了20多家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其中不乏头部机构。而在此之前,一年最多也就见3-4个。

跨境圈现在流传着一段神乎其神的对话,A问做货代物流的老板,你是干什么的?这么赚钱?物流货代老板说,我是做亚马逊的;B问海外仓老板,你是干什么的?这么赚钱?海外仓老板说,我是做亚马逊的。

跨境电商物流,真的变香了?

2021年至今,已有多家跨境电商物流企业获得融资。

7月,万邑通和递一物流刚完成新一轮融资;8月,泛鼎国际就又宣布了数亿元的A+轮融资;而在此前,跨境好运和Afership也分别融得了不菲的融资;几乎笔笔都是数亿的融资额度。

至于机构,有着物流产业的远海中运物流,也有一线机构:淡马锡旗下Pavilion基金、老虎环球管理基金、招商资本、高瓴创投、鼎晖百孚、北极光创投,等等。

字节跳动的动作,更是吸引了众多关注。

先看投资,其投资标的纵腾集团此前已完成4轮巨额融资,既有普洛斯、钟鼎资本等物流产业领域的头部基金;又有复星资本、泰康人寿等大型资方,也涵盖了商城金控、厦门建发、福州金控等地方政府国有资本。

除了投资之外,字节跳动还被爆出间接全资持股上海道趣跃动物流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8月25日成立,经营范围包括海关监管货物仓储服务、供应链管理服务等。

究其变化原因,纵腾集团副总裁李聪表示,跨境电商的增长将更加常态化,Tiktok流量强势崛起,字节已在海外开始布局自己的电商生态,而物流是这一生态中最底层、最不可或缺的环节。

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跨境电商呈现出了井喷式发展,7月12日,商务部部长助理在发布会上说,跨境电商规模5年增长了近10倍,而这也就带动了跨境电商物流的市场规模不断上涨。

相关数据显示,跨境电商行业交易总规模约12.5万亿元,出口占据77.6%,而跨境电商物流(包括B2B、B2C)达到1万亿元,2025年有望超过3.6万亿元。

最为人熟知的,是2020年,当红出海品牌SheIn E轮融资过后,估值超150亿美元,还与华为、小米、联想一起成为2020年中国出海品牌50强;亚马逊充电配件品类销售冠军安克创新2020年8月登录科创板后,市值一度飙升到700亿元。

有投资人在采访中说,“SheIn的融资根本抢不进去,公司人都见不上,太火了。”不仅如此,去年做跨境电商暴富的人,不在少数。

一位卖刀具的深圳老板,半年时间赚了2000万。他豪爽地说,“以前觉得赚1亿很遥远,现在发现努努力可以啊”。

一位来自美国的消费者Lena告诉投中网,在疫情期间,她先后在亚马逊的中国商家中购买了自行车、躺椅、户外运动服、运动摄像机、筋膜枪等商品,一共花费不到500美金,并认为它们价格低、质量不错。

隐山资本投资人张羽分析,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有强大的供应链优势,商品逐渐向质量好、价格低方向发展,自然会受到消费者青睐,不论这些消费者来自哪里。

商流与物流相辅相成。2020年的跨境电商增速远高于过去5年的平均增速以及外贸整体增长水平,成为出口增长新动力。而从数量上看,天眼查APP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新增跨境电商企业2356家;2020年全年,企业注册量同比增长61.6%。

很明显,在商流井喷之下,必然要有相应的物流做配套。真格资本投资人秦天一说,“搞跨境电商物流,这两年赚钱应该没问题。”

与此同时,汪思杰发现,玩家越来越多了。“融资案例并不能看到这一领域玩家的全貌,好多新入局者还没有走到资本风口,但他们确实来了。”

基石资本投资人张道涛分析,这一趋势不可逆,他举例2003年我国非典后,国内网购渗透率提升7%,之后并未下降,反而继续上涨。“国外消费者养成使用跨境电商平台购物这一习惯,并不会随着疫情终止而终止。”

国外封城、停工,消费者将很大一部分购物需求转向线上,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美国电商零售市场的渗透率从2019年的16%猛增到截至2020年9月的27~30%,同比提高一倍,可谓“一年顶十年”。

此外,我国疫情控制有效,复工复产快。隐山资本投资人张羽反问,“你喜不喜欢质量好、性价比高的产品?”他认为,疫情只是放大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超强供应链优势,无论你来自哪里,都会青睐质量好、性价比低的产品。

某投资人认为,一个跨境电商卖家可能会死,但跨境电商物流死的可能性远低于它。

在张羽看来,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美国制造业复苏慢,而中国复工复产恢复快,向世界快速输出产品与服务的能力高。

这也有数据佐证:作为跨境电商重要的境外节点,商务部财务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束珏婷就表示,目前我国海外仓数量已经超过了1900个,总面积超过1350万平方米,业务范围已经辐射全球。

跨境物流是未来发展趋势吗?

在秦天一看来,跨境电商物流现阶段并不算热,因为参与的投资机构还是有限,“资本特别喜欢来钱快的东西,相比于社区团购、打车、消费,跨境电商物流这个赛道大家一直在看,却没有真正资本意义上的火。”

参与者有限,或许意味着赛道还处在“非共识”阶段。

但他也说道,“因为跨境电商暴富的案例很多,去年用跨境电商物流赚钱的人也很多。再加上今年海运的价格一直在涨,一些上市企业的股票都涨了十几倍。这一领域这两年赚钱应该没问题。”

不过,时效,永远是跨境电商物流的第一生产力。因此,如果深究跨境电商物流火爆背后的原因,固然新冠疫情的肆虐带来了多方面影响,但疫情只是它必然爆发道路上的导火索。

跨境电商卖家小琳要将河北的五金制品、建材、陶瓷卫浴等特色产品送到匈牙利、波兰、捷克等中东欧国家消费者手中,过去大概需要40天左右。而现如今,三五天便可以,这得益于海外仓。

众所周知,对比国内物流,跨境电商物流在链路上比较复杂,包含揽件、仓储分拣、国内清关、跨境运输、海外报关、仓储中转、海外派送七个环节。据此,它形成了三种主要业务模式——邮政小包,专线,海外仓。

邮政指基于万国邮政的民间寄送物品网络,需要各国邮政联盟的统一协调,速度慢,价格便宜;专线则致力于整合高性价比的物流资源,搭建出一条渠道,部分线路成本低于邮政,配送时效与包裹追踪又高于邮政。

另外一种便是海外仓,即中国卖家把货物通过海运或航运备货到海外的仓库中,等到订单产生后,物品在海外仓库中分解、打包、寄走,时效性很快。

纵腾集团副总裁李聪告诉投中网,爆发疫情至今,纵腾集团旗下谷仓海外仓拓仓速度飞快,2020年第三季度面积从50万平方米增加至70万平方米;2021年3月增加至100万平方米。

专做海外仓的万邑通在多国设有海外仓,汪思杰透露,万邑通去年的收入与利润比往年都高。

海外仓逐渐成燎原之势,道理简单。张道涛对投中网分析,海外仓提前发货,本就为商品到达消费者手里赢得了时间。再加上服务好,转运流程减少了,商品破损丢包的概率也就小了,购物体验提升了。

“也是因为宅家一年多的疫情生活,海外居民比之前关注物流时效、轨迹追踪的需求更强烈了。再加上海外居民对健康、家居、远程办公的需求的逐步提升,激发了对大件商品的购买欲,海外仓恰恰符合这类商品的调性。”

消费者爽了,卖家也想爽。从卖家的角度看,海外仓帮助他们既能扩大了运输品类,还能降低物流费用。“因为海运便宜嘛,海外仓还能突破邮政大小包和国际专线物流对运输物品的重量、体积、价值等的限制,当然,周转也快。”

菜鸟出口物流事业部总经理熊伟认为:“海外仓让商家可以自主规划出口哪些商品、在什么时间出口、运到哪些市场,提前让商品抵达目的国,能够更好地规划供应链。”

当然,也有人指出,现在的跨境电商物流,像极了10年前的国内快递行业。李聪谈到,与国际巨头相比,国内的跨境电商物流还处于起步阶段,这是因为有一个卡脖子的环节——配送。

“设想一下,北京飞到巴黎的时间是一样的,对吧。我们与国际巨头的最大差异在于,货物在北京场站准备的时间、在巴黎场站处理的时间,以及之后的搬运次数、配送速度,如果快,三四天就到了,如果慢,拖延几天谁也不知道。”

这就是全链条与非全链条的差距。张羽也认为,目前,我国跨境物流更像一个商业解决方案,因为我们并不能自主控制飞机、配送、场站,需要找服务商来提供,无法自己把握运力与速度,受制于服务商。

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在此之前,我国并未诞生在海外布局很多基础设施的企业。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随着跨境电商规模的逐步增大,“我们只会遭遇服务商们的坐地起价。”

当然,基石资本张道涛认为,“跨境电商的大部分卖家在中国,就这一条,就注定我们绝对可以诞生国际巨头。”

秦天一形容现在的跨境电商物流属于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如果想成为国际巨头,关键在于做到“我就是我”。在关键节点上布局自己基础设施与运营层级,是走向这一目标的通途。

创新工场投资人阮飞也认为,海外卖家迭代速度和学习能力远不如国内,商品迭代速度也远低于国内。再加上全球消费线上化进程的背后,蕴藏的是每个消费品类重新做一遍与新老品牌迭代的巨大机遇。

而品牌出海又会反过来影响跨境电商物流。这时,卖家对于物流服务的需求也不再仅仅局限于运输本身,而是增加了对于物流信息跟踪、退货换标、货物数据管理和供应链金融等高端的服务需求以及具有一定产品针对性的专业需求,如针对小家电产品的维修等。

基石资本投资人张道涛举例说明,2003年非典后,国内网购渗透率提升7%,之后并未下降,反而继续上涨,认为疫情帮助国外消费者养成使用跨境电商平台购物这一习惯,并不会随着疫情终止而终止,整个国外的线上渗透率会更快。

届时,跨境电商物流或将又会迎来一波新的行业增长与洗牌。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