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忆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专注赋能企业数字化销售管理
语忆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专注赋能企业数字化销售管理
小米华为共同投资OLED驱动芯片厂商欧铼德,创始人为“煤二代
小米华为共同投资OLED驱动芯片厂商欧铼德,创始人为“煤二代"创业
万物智联迈向下一站,实时互动或将为元宇宙的水和空气
万物智联迈向下一站,实时互动或将为元宇宙的水和空气
鹰瞳科技IPO在即,冲刺医疗AI第一股
鹰瞳科技IPO在即,冲刺医疗AI第一股
立即打开APP
孙媛
私信
0
来源:壹图网

又一家独角兽爆雷!曾融资2亿美元,如今拖欠工资超千万

2021-09-03
A轮后
从集资上市到薪酬拖欠,融资2亿美元的找油网到底怎么了?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9月3日报道(文/蛋总)

近日,国内第一家成品油B2B电商平台“找油网”被爆正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据找油网前员工透露,公司从今年6月开始拖欠员工5月薪资,6月底裁员过百人,7月20日员工得知公司将在一周内断缴社保,7月30日裁撤剩余的大部分员工。

与此同时,公司搬离原办公地址上海市宝山区逸仙路1328号新业坊6号楼605室,带着10余人的团队搬入联合办公。据员工统计,截至8月26日,被拖欠工资的员工数量超200人,合计金额超千万。

“在公司三年多了,多少还是愿意相信老板,给他们时间想办法。但我们都是基层员工,房贷车贷每个月的压力不少。”找油网前员工李佳对猎云网表示,很难相信就职多年的公司会发生现在这样的问题,但公司高管一拖再拖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而早在找油网拖欠员工薪资之前,公司于上半年还以“上市前内部融资”为由,向基层员工集资超2000万元,现在资金不知道所向。

截至发稿前,猎云网致电及短信找油网创始人吕健进行核实,均仍未得到回复。

从集资上市到薪酬拖欠,不经让人发问,这家融资2亿美元的独角兽找油网到底怎么了?

数百名员工讨薪无门,内部融资千万不知所向

李佳对猎云网表示,从6月首次出现欠薪后,就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同时,从6月起公司还要求李佳所在的部门开始居家办公。“六月底七月初也有看到客户陆续来上海总部催款,每天有十几个人来公司,有一次客户激动还扔了东西。”

为了安抚人心,找油网创始人吕健分别于6月17日、6月18日、7月2日三次发送全员邮件。

邮件大致内容为:公司目前主要问题是流动资金不足,希望大家能尽可能做好本职工作,老股东和新投资人都在积极沟通中,多次组织召开融资协调会。如果月底没有新资金注入,公司将会面临停摆。

随后在7月17日、7月21日、7月23日,吕健及两位联合创始人徐冰然、朱卫东在全体员工微信群中表示因为现在一些应收债权无法及时收回到公司用于工资发放,希望能够给予理解,公司目前只是资金紧张,团队会积极解决。

而从7月30日至8月20日,徐冰然在群内表示由于油掌柜在做股权交易却未收到款项,“下一周发放工资”的承诺开始一拖再拖。

据天眼查显示,油掌柜是一款加油站互联网管理系统,隶属于成都油管家科技有限公司,是找油网旗下的主营业务之一。该项目在7月30日完成工商变更,大股东找油网和洪泰天创投成都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退出,成都维高数为科技有限公司出资1553.1万人民币成为油掌柜大股东,持股100%,找油网徐冰然和朱卫东于8月4日从主要人员中退出。

但令人不解的是,找油网为何会在收购款没到账之前,就匆匆完成股权变更。

而在找油网欠薪之前,公司还在2021年年初以“上市前内部融资”为由,向基层员工集资超过2000万元,但没有任何合同或者协议给到员工,目前来看很难兑现。

李佳透露,当时集资要求员工年满3年、主管级别以上才可以有权限认购股金,但实际上,就是全员可参与。

据了解,找油网裁员的员工大部分是技术部、业务支持、客服等岗位,最高职位到副总经理,员工分别跟上海找油信息科技公司和上海铂亦供应链有限公司签署劳务合同。

为了追回欠薪,员工分别于8月19日和8月23日进行了仲裁,目前调解结果为:第一批仲裁的员工是半年支付工资及离职赔偿;第二批仲裁员工是半年支付工资,一年支付赔偿。

对此,李佳等人表示不满,认为就是白条一张,他们希望高层可以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独角兽失宠,资金链断裂早有端倪

找油网隶属于上海找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柴油单品为切入点逐渐向煤油、汽油、燃料油等石油化工全品类拓展,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提升成品油行业流通效率,最终建成石油全产业链综合电商服务平台。

在2015年成立的找油网,正值产业互联网风口四起的时代。各个传统行业像钢铁、石油、面料、塑料、工业品、快消品需要改变过去低效的经销体系,值得深度挖掘和重塑其存在的逻辑与价值。

找油网生而逢时,成立之初便获得了找钢网的 500 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公开资料显示,找油网在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全面盈利,保持着月50%的增长速度,之后更是一路成为资本的香饽饽。2018年8月,找油网完成C1、C2轮融资,由家族基金Rainbow Capital 领投C1轮,普洛斯领投C2轮,TideCapital、OceanpineCapital、G7跟投;GGV、DCM、SIG海纳亚洲、云九资本、云启资本均参投。此次融资过后,找油网总融资金额超2亿美元。

2018年可谓是找油网发展的全盛时期,在资本助力下,陆续推出找油商城、老吕加油、找油物流、找油金融等业务产品,致力于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提升成品油行业流通效率,最终建立轻资产、高效率的石油全产业链,成为全国领先的互联网能源运营商。

然而也正是2018年,所有的融资进度在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戛然停止,后来资本便不再给找油网投钱了。

从那时开始,找油网开始变得低调。整个赛道不止找油网一个玩家,一路上既有喂车车、车主邦在进行PK,又有背靠滴滴的小桔加油半路入局,都让故事不够性感、难以实现垄断红利的找油网略显局促。

融资难的情况下,成为独角兽的找油网不仅需要自我造血能力,还需要更漂亮的数据展现给市场和投资人。筹备了2年后,2020年,找油网带着全年有约100亿元规模的交易额的成绩登上了“2020福布斯中国高增长瞪羚企业榜单”。

然后在李佳看来,这个漂亮的数字背后是出现经营问题的找油网,一切只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朱卫东的原话,用十几个缸,只剩下几个盖子,盖不住了。”

李佳向猎云网透露,近年来,找油网采取预售的方式向客户出售油品,由于出售价格低于市场价,如此一来,不少客户就前来买货,其中包括小的贸易商。

通过预售的方式,找油网可以提前一个月获得现金,然后一个月后客户才会前来取货。对于找油网来说,就可以用这个月预售的客户货款来为上个月的客户采购油品。

“我了解到有一个客户甚至把孩子买房的首付款拿来交预售货款了,因为价格低,一个月后转手就可以赚到不少钱。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由于找油网购买油品的现金不够,供应商提不出货了。”

据了解,每个供应商所拖欠的库存大概在几百到数千吨不等。李佳表示,贸易商一般都是因为信任业务员才会选择购买,所以现在提不出货,很多供应商不会去公司闹、而是选择在业务员家里蹲点,找他们要货。

从找油网预售的业务模式来看,这样的交易可以让找油网以更低的成本运营,但低价也意味着低利润,虽然销量大增,利润也相对微薄,同时也从侧面暴露了公司现金流上的弊端。如果下家的预售款不足以购买到上家购买的库存量,则会导致现金流吃紧,客户无法提货等问题出现,为后期的资金链问题埋下了伏笔。

据找油网官网显示,找油网主要业务为老吕加油、老吕管油和油掌柜。其中,老吕加油是主营业务,帮助用油企业从前到后做油品的管理升级,物流公司可以通过后台对车队进行油费分发好管理,便于财务进行结算管理和监督管理。

官网数据显示,这项主营业务服务超140万司机用户,服务超3000家物流客户,合作油气站数超6000家,年度累计加油升数为9亿升。但据猎云网下载老吕加油App后发现,合作的加油站数量远低于官网数据。

“此前就有一些优惠较少、体量小的加油站停止合作了,这次很多加油站网点都进行了下架。”

找油网负责洽谈加油站业务的前员工吴勇表示,因为很多加油站负责保管油卡的员工是找油网外聘的,现在员工薪资拖欠,他们可能也面临工资发不出来的情况。

吴勇透露,一般来说物流车队会购买找油网的电子油卡,供司机去加油站使用,油站工作人员扫完司机手中的电子卡后,就会对电子卡进行扣费,并从找油网在加油站购买的卡里扣钱。

通过这个和加油站的合作模式,每个月底加油站都会开具专票给找油网,然后找油网再开票给合作的物流车队。但是在欠薪之前,开始有司机发现,手中的电子油卡无法找到加油站网点进行加油。

“公司运营出现问题后,司机手里即便有电子油卡,也无法找到加油站正常使用。之前只要加油站油卡没钱了,找油网就会打款,但是现在就会发生最长3-4个月都不给加油站打款的情况发生。”他表示,公司也会通过一款名为“天天油”的小程序购买加油站的油卡,在加油站用较低的价格卖给其他司机加油,从而套取加油的专票。“简而言之,就是找油网通过收买油站的人员,用加油站散户的量充当找油网的虚假流量。”

公开资料显示,找油网是S2B2C的模式,核心是供应链优势。为了打造这一优势,近年来找油网更是围绕成品油产业上下游生态链,共进行了25笔投资交易。通过这样的投资布局,找油网、老吕管油、油掌柜等多款SaaS管理系统,以及布局智慧危化品物流“找罐车”,可以触达炼油厂、加油站、物流企业等上下游客户,在卖油、买油、用油、管理等各个环节提供可定制、可共享、智能化的机遇SaaS的全行业解决方案。

然而,投资则意味着资金的大量流出。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除去3笔历史投资外,以目前金额可循的22笔投资交易来看,找油网近年来投资总额超2.8亿人民币,16家公司100%控股,股权投资6家,其中3家公司已注销。对外股权投资总额达8057万元,最高的单笔交易是4500万元投资浙江自贸区数字能源及大宗商品产业园有限公司。

但截至目前,除了旗下子公司油掌柜出售,其余投资还未有变现产生。据徐冰然此前在微信群里的描述,油掌柜的收购款目前仍未到账。

源星资本董事总经理毛振桦表示,产业互联网领域与消费互联网不同,受B端购买决策模式更复杂、切换成本更高的影响,导致通过烧钱补贴的方式都很难行得通。

“产业互联网由于B端经营场景更单一,产业互联网企业必须要在既有模式下形成自我造血能力。因为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羊毛出在猪身上’这种跨场景变现的逻辑很难奏效,因此如果不能实现正向现金流,则企业只能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来获取支撑企业持续扩张的现金,然而融资本身以及更高的估值,是需要企业有足够的未来预期来支撑的,在自身无法实现持续盈利,同时无法找到其他变现场景的前提下,企业后续融资也会变得非常困难。”

在毛振桦看来,产业投资无论是以前沿尝试性布局为指导思想还是以生态建设为指导思想,都一定是以自身既有的产业布局为根基的,典型代表像宁德时代;作为产业互联网企业,很多自身业务还处在不稳定的状态下,开展产业投资布局的底盘是不扎实的,在这种情况下所进行的投资行为,要么是在给自己寻找业务模式的新盈利点,要么是在给自己找后续融资的新故事。“无论出于上述哪种目的开展的产业投资,因为缺乏自身业务根基的支撑,所以过程的可控性和结果的可预期性都不会理想。”

据李佳透露,找油网团队最高达300人规模,而现在随着核心团队搬至联合办公的仅剩十余人。“朱卫东曾表示,现阶段要尽力保住找油网的品牌,等有了好项目再慢慢盈利还债。”

但对于两百多名拖欠薪资的员工以及无法提货的供应商来说,他们亟待找油网给出一个更好的答复。

(文中李佳、吴勇均为化名)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