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安全AI基础设施建设,瑞莱智慧获蚂蚁集团等机构超3亿元A轮投资
发力安全AI基础设施建设,瑞莱智慧获蚂蚁集团等机构超3亿元A轮投资
语忆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专注赋能企业数字化销售管理
语忆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专注赋能企业数字化销售管理
软银愿景基金2期领投,一体化智能零售服务商慧策完成3.12亿美元D轮融资
软银愿景基金2期领投,一体化智能零售服务商慧策完成3.12亿美元D轮融资
万物智联迈向下一站,实时互动或将为元宇宙的水和空气
万物智联迈向下一站,实时互动或将为元宇宙的水和空气
立即打开APP
红碗社
私信
0
来源:猎云网

2018年成小红书“网红珠宝品牌”,从慕己的转型看当前首饰行业

2021-08-08
观点 转载
好产品+精细化服务是首饰行业的核心壁垒。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红碗社(ID:hongwanshe2020),作者:Julie,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曾经的网红珠宝品牌


“DWM慕己是一个有温度、有故事、为每一个女生量身打造的文创珠宝品牌,2017年,慕己成为全球城市小姐大赛的官方唯一指定珠宝设计品牌。然而慕己的2018年,经历风雨也经历幸运,我们正在全体员工的携手作战中走向更好的未来。”慕己珠宝创始人曾靖宜对红碗社说道。

慕己(上海)珠宝有限公司于2015年4月入驻同济科技园,公司业务主要包括珠宝首饰、内容影视、文创地产等。据曾靖宜介绍,DWM慕己珠宝的初心是专为年轻独立女性而创作,是一个“女生买给自己”的高品质轻奢珠宝品牌。曾靖宜毕业于同济大学,创始团队主要来自哈佛大学、复旦大学、皇家艺术学院。

曾靖宜告诉红碗社,之所以取名为“DWM慕己”,源自“Date With Myself”,即“慕己而生,爱我所爱”。“女为己悦而容,怎么挑饰品,就怎么挑生活方式,选择慕己不仅是一件饰品,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红碗社关注到慕己品牌,是在今年7月26日,慕己上榜了腾讯举办的“域见超新星”新锐品牌前200名榜单,腾讯邀请新消费领域数十位专家评委,结合企业报名信息及市场资料收集,从“品牌声量、产品价值、增长潜力”三大维度,综合选出200家在腾讯生态最具发展潜力的新锐品牌。

“2017、18是爆发的两年,当时的确成绩斐然,才发展两年多,慕己已被来自国内外30多个城市的10万高知女性所熟悉,获得包括张韶涵,王丽坤、王大陆、于朦胧、于文文、蒋梦婕、王晓晨、朱一龙等在内的一众明星和众多时尚博主的青睐。年度盛典‘慕己女王节’受到了时尚芭莎等众多主流时尚媒体报道。”

曾靖宜向红碗社透露,在2018年的时候有多家著名的投资方找到慕己,但是因为她当时缺乏商业认知,拒绝了投资。“因为我年轻缺乏管理经验,找的管理团队不太合适,导致几个新项目推广不利,资金链断裂,线下门店和淘宝店的生意均遭受影响。”她也表示当时面临巨大的压力,几经挣扎,开始思考珠宝配饰这个生意到底该怎么做,也才有了现在的改变。

“我去复旦辅修了新闻学,自己也一直在做网红运营。所以我对新兴渠道的把握有较为敏锐的洞察力,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把一些流量引到了微信渠道。2019、20两年算是沉淀期,我在观察同行们怎么做,中国的珠宝配饰到底有哪些门道,今后慕己采用哪些打法,现在已经有了很清晰的战略目标。”

“好产品+精细化服务是首饰行业的核心壁垒”

据红碗社统计,近两年先后有ACC超级饰、BA饰物局、myFlair美范、Vingt Ans、THEYKNOW等品牌获得资本押注。2021年初,BA饰物局完成B轮融资,同期设计师品牌THEYKNOW宣布完成千元万天使轮融资,两者的投资方均有壹三资本。洋葱仓库于2021年4月融资近千万元人民币。ACC超级饰成立之初就获10亿元注资,投资方包括小米、名创优品。

资本的参与是否会给珠宝配饰带来如国货彩妆一样的春天?

红碗社曾采访了彩饰星球的联合创始人高翔,他和曾靖宜在行业认知上有诸多观点不谋而合,他们都认为,虽然珠宝配饰属于非刚需性品类,但随着女性消费者悦己心态的变化,以及Z世代群体的购买力增强,饰品逐渐从传统按克计价的低频消费转向为高频次的日常消费,购买动机也从婚嫁、送礼变成满足女性穿衣搭配的基本需求,因此饰品的市场规模随之逐步扩大。

“我认为三年时间,珠宝配饰一定能跑出一个或几个头部品牌。近几年APM的收入每年以50%的速度增长,目前在中国的营收达到了十几亿,中国为何不能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本土化、年轻化的中高端配饰品牌?我观察了诸多同行的打法,现在做珠宝配饰行业其实是三类背景的人:一是做珠宝背景出身;二是做设计背景出身;三是做零售出身,三类人的打法各不相同,有利有弊。”曾靖宜告诉红碗社。

她认为配饰品类的产业水平决定了下游渠道品牌的市场空间。由于供应链端碎片化,品牌端高度分散,低门槛、高毛利等特点,下游渠道端轻而易举地介入上游整合供应链和渠道,所以供应链整合能力也决定着产品力,能否拿到货真价实的好产品,是否能发展成有强用户心智和品牌壁垒的渠道品牌,是每一位从业者都该思考的问题。

“我这两年做微信渠道,整体用户好几万,活跃用户不过几千,却能给我贡献一年至少一千万的销售额。平均每人一年至少在我这里消费1万元的首饰,其实大多单价不高,我的利润也很薄,让利给了很多经销商和客人,有些货他们从别处拿不到。因为这两年来,我近乎深度接触了1000多家原料商、加工商,跟他们学习珠宝配饰的专业知识。我认为现在的慕己是渠道品牌,因为占销售额大部分都是工厂供货,只是我整合了很多个供应商,选他们最好的产品。”

“我们一定要知道,中国最大的消费市场,是新型城市化人员,是这些三四线城市的女孩到了一二线城市,珠宝配饰的受众群,难道不能和完美日记的受众群重合吗?这一部分女孩,才是决定这个市场百分之五十以上销售额的人群。因此,谁能服务好这群消费者,谁就能跑到头部去。”

说到精细化服务,曾靖宜表现出了很大的不满,她认为某些品牌的服务人员,甚至未经过基础首饰知识的培训,就已经上岗服务了,这一点她表示不敢苟同。

“暑期工也可以去门店,稍作培训即可上岗,这些珠宝配饰的材质知识、如何搭配、如何护理,能否针对不同的脸型、肤色、五官,做出适合对方的推荐,目前几乎很少有品牌做到,这一点未来是慕己要着重发力的。举例说,一个客户喜欢珍珠,那专柜人员是否把所有的珍珠知识给她讲透,这个才是考验品牌的核心所在。”

“珠宝+配饰”新店态

在曾靖宜看来,黄金、珠宝和配饰本就有不同的市场逻辑,黄金、珠宝等的玩法和高毛利的饰品是不一样的,如何利用已有的供应链资源打造“珠宝+配饰”新店态,考验的就是产品力、设计力、零售力等多方面能力。

“首先,黄金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信仰,是低毛利产品,赚的是工本费,是很难支撑新品牌成长的,且用户人群也偏老年化,它的受众跟时尚配饰无法重叠,黄金、珠宝也存在供应链等技术壁垒。”

“再说设计力,强调设计的配饰品牌,忘记了设计和大众化其实存在一定矛盾,设计比较适合长尾用户,但很难造就‘大单品’,就算价格相较于珠宝更亲民,因为用户再喜欢但是考虑到戴上不合适也不会买。所以配饰一定是一个爆款大单品穿长尾单品的打法,就像优衣库和ZARA,前者没有强调款式和设计,一直在强化面料材质、舒适度,一个季度的SKU有限,但销量却极好,而ZARA强调时尚感、设计感,但是快消服装产品的设计感又很难快速流行,等消费者反应过来,可能已经不流行了。”

曾靖宜还强调,不要总以为时尚珠宝是高高在上的,普通女孩无法消费,这个是多年以来我们的文化不自信导致的。“我不认同很多同行给客户灌输奢侈品溢价无用论,我大学本科是学的文化产业管理专业珠宝方向,自己对品牌研究也是从中学就开始的,奢侈品兜售的本来就不是产品本身,更多的是整体的符号化体验和综合的品牌服务。奢侈品溢价是奢侈品品牌的商业逻辑导致的,挣的就是为体现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的代价。”

而诸多新消费创业者都曾表示,Z世代人群对于品牌的认知和老一辈不一样,他们更看重产品本身,而不是品牌带来的符号价值。因此新一代国货才有成长的机会,因为新一代年轻人文化更自信,慕己也是把Z世代作为最核心的客群。“当中国珠宝的时尚感、设计感、品质感做得跟Tiffany 一样好,价格却少一个‘0’的时候,大家还会去买Tiffany吗?” 曾靖宜不禁发问。

说到慕己今后的打法,她认为一定是“珠宝+配饰”的集合,饰品是一个很好切入的赛道。“有些好看的配饰珠宝还真做不出来,这就说到材料和设计与工艺的平衡问题,比如亚克力材质、树脂等,做成耳环比较好看,珠宝做成镶嵌会很好看,各有所长。”

谈到营销,这个是曾靖宜最不担心的地方。“我们本就是网红品牌出身,但现在我对营销有所改观,好的产品会说话,只有是好的产品才能在营销下大放异彩,比如我们的心动对戒,至今仍然是爆品,无论是设计独特性、工艺精湛性、佩戴百搭型都是没得挑剔的,但是有很多其他产品我也不怕大家笑话真的是强捧无果。原来老是觉得为什么消费者那么看重材料,其实珠宝和配饰的区别不就是材料和工艺吗?”

曾靖宜说,作为一家珠宝公司,要把珠宝性通过产品体现出来,光有设计,那么合金粘胶也可以做,但是K金配合手工镶嵌效果就是不一样,无论是精致程度还是佩戴的持久性会大有不同。珠宝公司做首饰就是要注重材料和工艺,这是与配饰差异化的基础,而设计也不一定是潮流的、前卫的,为了设计而设计,简约基础款也可以有匠心独到的设计。

现在慕己正在和多家投资机构洽谈,曾靖宜透露,不出意外年底会开出一家不同于市面上任何一家配饰店的“慕己概念店”,也会在天猫上开出旗舰店。6年的摸索尝试,从一个纯网红品牌起家,经历过辉煌与低谷,与供应链“耳鬓厮磨”……

“我本身是大学生创业,大二至今,有幸成为20级北大光华在职MBA最年轻的录取者,在商业思维上有了很大的提升,近期也邀请到来自优衣库的区域销冠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团队,共同打造区别于市面上任何一家首饰门店的慕己首饰文化概念店。”

她反复强调,设计力和营销驱动不是核心,产品力和精细化服务才是关键。开店也绝不是简单的彩色装修和货品铺陈,而在于沉浸式场景打造、功能化陈列摆放、人性化的动线设计。

“饰品行业虽然高毛利,却不是一门完全没有门槛的生意。年轻一代对珠宝饰品的关注点不仅仅落在价格上,其实更在乎所佩戴的产品拥有好材质、好工艺、好设计,以及产品背后的情感表达,这也是慕己作为文创珠宝配饰一直追求的,未来的有很多新的玩法,慕己将要呈现的,可能是独一无二,我们拭目以待。”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