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立即打开APP
盛佳莹
私信
0

贾跃亭上岸难

2021-07-25
转载
如何量产,如何交付,成为贾跃亭故事结局的关键。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任娅斐、彻诺。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Good,Good,Pretty good!”

FF现任全球CEO毕福康敲开车窗打了个招呼,穿着一件黑色夹克的贾跃亭,坐在车内回答到。上一次,贾跃亭出现在镜头里,还是2018年庆祝FF(Faraday Future)汽车下线,而那时他还是FF的CEO。

回答“Pretty good”时,直播镜头里的贾跃亭嘴角上扬,双眼眯起,上排牙齿露出超过标准的8颗,并不断点头。

对比多年前,发布会跑步上场,回答记者时面部表情、肢体动作不多,眼中满是真诚、坚定和未来的贾跃亭,他的这个标准笑容,看起来让他人毫无笑意——如同我们在网络聊天时,为了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兴奋和开心,刻意多打了几个“哈”。

北京时间7月22日晚,贾跃亭以FF高管CPUO的身份,在纳斯达克IPO场外现身。毕福康开着还未量产的FF91,带着贾跃亭向纳斯达克出发。

下车后,毕福康说到:“我们一路开过来,终于到达了纳斯达克。我们开车一路回头率真高,很多人围观我们的车,真的令人自豪。”

“是啊,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贾跃亭回答。

贾跃亭的这场上市之旅波折不断,几年间,FF经历了资金链断裂,股权争夺,高管离职,公司濒临破产,后来以贾跃亭的出局换来一丝喘息。

但,上市不代表上岸。

没有卖出一辆车就去上市,在传统车企里这是一个神话;在同为新造车新势力中,也只有恒大汽车一家。2020年9月,恒大健康更名为恒大汽车,11月才推出恒驰车标。

FF的上市,与恒大汽车操作异曲同工。20日,FF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有关PSAC和Faraday Future之间的拟议合并交易全部提案都已得到了PSAC股东的支持。据此前公布的公开消息,待股东投票批准合并后,两者合并的公司将登陆纳斯达克。

据了解,SPAC本身是空壳公司,没有实际业务,成立目的是上市之后通过增发股票并购一家公司,帮助这家公司迅速上市

晚9点半,贾跃亭创办的FF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FF当天开盘价为16.84美元/股,涨幅22.21%,总市值超50亿美元。盘前一度涨超40%,盘初曾涨超23%。

“成王败寇”,接下来,如何量产,如何交付,才是贾跃亭故事结局的关键。

“让我们再次窒息”

FF的上市,散户们看起来比毕福康、贾跃亭更兴奋。

不少股民在社群中表示,要再次为梦想窒息,也有表示错过了蔚来不能再错过FF的,还有人为FF市值太低的。FF的上市,似乎成了各大股票交易平台中,股民们的一场狂欢。

“让我们一起再次为梦想窒息。”

“最少市值100亿”

“2块钱错过蔚来,不能再错过FF”

“五十亿美金的新能源汽车公司,还有工厂生产、还有专利。我觉得怎么看着到一百亿,尊重下行业吧。”

开盘初,股民们就FF的讨论不断刷屏,在社区中形成了第一波浪潮。这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回归的,不仅仅是贾跃亭的支持者。出国这四年,贾跃亭鲜少在公开场合出现,对贾跃亭动态和状态的了解,也都存在于基于过去的报道和他最近更新的社交媒体上。

这场近40分钟的上市敲钟仪式,贾跃亭出现了20分钟。

在即将进入纳斯达克现场后,镜头切换为等待,而后便是毕福康在现场的讲话,以及6位外部合伙人共同完成的讲话,不见贾跃亭的身影。

然而,就是这20分钟,苦学英语多年的贾跃亭,用比较流利却带有口音的英语,做了简单的分享,和强力的产品、价值和概念的输出。

“FFapp,我们的APP和FF.com不光是直接销售的平台,也是所有未来主义者沟通的社群,更是用户和FF价值链共创的平台。”

“它也是超级汽车机器人,以及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

“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豪华汽车品牌的颠覆。我们第一阶段的目标是达成全球塔尖市场行业第一的占位。这是我们未来主义者联盟的共同使命。”

23日上午10:49分,贾跃亭在微博上更新,阐述了未来的规划和目标:我们的第一阶段目标是要在12个月内把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按时,高品质,高产品力地交付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实现对S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尽快达成全球塔尖用户市场行业第一的目标。

第二阶段目标是并随着后续车型的推出,用户生态系统的逐渐形成,智能终端收入爆发式增长,同时生态收入快速增长,同时成为主流高价值用户市场领军企业之一,这是所有Futurist Alliance的共同使命。

价值链共创、超级汽车机器人、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未来主义者联盟、颠覆……

有那味儿了。

结束不久,贾跃亭在社交媒体还配上了自己大笑与毕福康的自拍合照,并表示:“FF91是全球智能电动汽车行业唯一的产品,比特斯拉model X和S Plaid还高一个档次”。

而这段话,在直播中已经提到一次。

回顾下,那场著名的乐视“窒息”发布会中,吐槽苹果,不屑于其他同行,高喊颠覆,疯狂输出概念。

不一样的包装,这熟悉的配方。

截至收盘,FF涨1.45%,报收于13.98美元,市值达45亿美元。当日最高价17美元,最低12.91美元。与国内造车新势力相比,FF市值差距较大。同日,蔚来市值755亿美元,小鹏汽车348亿美元,理想汽车市值298亿美元。

22日下午,@老板联播在微博上发起了一个投票,你觉得贾跃亭还能“翻身”吗?

选项分别为能、不能、看上市情况、不好说四项。

截止23日中午12点09分,5225分参与,其中1752人认为能,2386人认为不能,555人表示要看上市情况,532人选择不好说。

也就是说接近45.7%的人,完全不相信贾跃亭;接近33.5%的人,依旧相信贾跃亭;还有20.1%的人,处于摇摆状态,没办法下一个定论。

这或许就是贾跃亭的魔力。

谁在为贾跃亭的梦想买单?

从乐视到FF,贾跃亭的造车梦坚持了7年,而在实现梦想的路上,总有“白衣骑士”出现,给他送钱。

2016年11月,誓言“要让梦想窒息”的贾跃亭突然承认,乐视整体陷入资金链危机。

两个月后,他的山西老乡孙宏斌带着150亿元资金驰援乐视,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的股权。此后,孙宏斌还担任了乐视网董事长。

为此,俩人还将签约时的发布会命名为“同袍偕行,乐创未来”,现场十分煽情,孙宏斌称“贾跃亭的精神感动了我”,并表示贾跃亭是一个值得信任和支持的企业家。

但没过多久,贾跃亭就给了孙宏斌当头一棒。2017年7月7日,贾跃亭在自己公众号上留下一篇《我会尽责到底》的文章之后,辞去乐视多个职位。而在两天前的7月5日,贾跃亭就悄悄飞往了洛杉矶。至今仍未回国。

此时的孙宏斌仍在力挺贾跃亭,他在朋友圈说:“老贾手上还有好牌,老贾还年轻,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我们应该支持老贾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不盖棺不定论。支持老贾。”

2017年9月,孙宏斌在融创中国中期业绩报告会上,提及贾跃亭时泪洒现场,但依然很挺贾跃亭,同时称要竭力挽救乐视网。“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当时已经入主乐视网的孙宏斌也展开了“去贾跃亭化”,从更名到高层换血。但不到半年,亏掉165亿的孙宏斌就宣布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之职,他承认“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不过,这场眼泪背后,也藏着一张令人艳羡的股价走势图。尽管在乐视身上耗资超160亿,但融创中国的股价在投资乐视期间暴涨400%。

在决定投资乐视时,孙宏斌曾说过两句话:一是乐视很牛、老贾也很牛。其他的我不想管。第二,如果谁要想演戏,请来找我,我现在是乐视影业的股东。

同样泪中带笑的还有地产巨擘许家印。

2018年6月,恒大以67.467亿港元入主贾跃亭的FF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双方达成协议,恒大将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分三次支付给FF公司总共20亿美元投资金额。协议签完,恒大向FF支付了第一笔8亿美元资金。

一个月后,许家印出现在美国洛杉矶市FF公司总部,贾跃亭和FF全体高管一起陪同他参观造车工厂。当时,许家印向贾跃亭允诺:“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和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

但故事再次重演。在8亿美元投资烧完后,FF希望恒大提前支付第二笔共7亿美元的投资款。随后,恒大与贾跃亭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以提前支付7亿美元。

但这份协议也成为了双方彻底闹僵的导火索。2018年国庆节假期最后一天,恒大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在没有达到合作协议条件的前提下,要求恒大支付7亿美元后续投资款,并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请仲裁,要求剥夺恒大在FF公司的融资同意权,解除与恒大的所有合作协议。

恒大称,贾跃亭此举,严重伤害到恒大的权益,会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自己的利益。事后,FF也宣称,他们也会不惜一战。直到2018年年底,以双方达成重组协议结束。恒大不再投资FF,且100%持有FF香港。

但和融创中国一样, 在投资FF后,恒大健康股价创下新高,一度从4.61港元上涨至17.64港元,涨幅达382.64%,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大关。

而即便有了前述两次失败的合作,资本市场依然有人相信贾跃亭。这次是中国著名游戏公司第九城市的掌舵者朱骏。2019年3月,他带着6亿美元,与贾跃亭的FF宣布设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投产销售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

此后,吉利又入场。今年1月,吉利与FF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双方展开合作。同时作为财务投资人,吉利还参与了FF SPAC上市的少量投资。

上市之后的贾跃亭,又一次找到了救命钱。

开着FF91上岸

事实上,无论是对FF还是对上市不久的理想和小鹏而言,上市,都只是造车路上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这并非是终点。

首先的问题就是,10亿美元,对FF来说够烧么?

熊彼得主义经济学家说,技术的积累与突破要靠烧钱,要靠颠覆式创新,但资本市场相信更简单的逻辑——钱。

“先行者”们或许可以做个简单参考。

特斯拉成立15年后,才首次实现盈利,这些年烧掉的钱超过50亿美元。其中,仅2017年的亏损就高达23亿美元,平均每分钟烧掉6500美元。2019年李斌在蔚来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透露,蔚来4年间烧掉约220亿元。2019年全年财报公示后,蔚来亏损高达113亿,2020年的亏损是53亿,6年间几乎烧了380亿。

FF提交的文件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7552.5万美元,亏损不断扩大。截止2021年3月31日,FF账面上的现金只有4752.5万美元。

根据FF的规划,上市融资的10亿美元,能够帮助FF91实现量产,在上市后一年内可以开始交付FF91,也就是到在明年7月。

而当前,FF面临的问题,一是没有自我造血的能力,二是在FF91正式交付之前,FF需要花钱的地方仍然很多。公司和工厂的日常运营、经销商体系的布局、车辆设计、开发和制造、以及后续两辆车FF81和FF71的研发投入等等,这些都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FF91现阶段是在美国生产,所以还会计划投入约9000万美元对加州汉的福德工厂进行改造。

此外,据毕福康透露,FF81、FF71的交付时间分别是在2023年、2024年,按照新车三年的投入周期,FF现在正是用钱高峰期,10亿美元对FF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而此前一度传出珠海要入股FF的消息经证实后,又突然暂停。FF在7月15日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原定出资1.75亿美元的基石投资人将不会入股FF。该投资人是“某一线城市”。多方确认后,该城市就是广东省珠海市。

其次,市场上最后关心的还是FF91的生产和交付问题。

根据此前披露的量产计划,FF91的预计需要筹集8亿至8.5亿美元资金。这意味着,此次上市获得的10亿美元募资绝大多数都要用于FF91的量产上。

按照规划,加州汉福德工厂预计在2021年底前建成,年产能1万辆。此外,FF还与韩国签订汽车制造合作协议,预计2023年年产能27万辆。

未来5年,FF的B2C乘用车规划将包括FF 91系列、FF 81系列和FF 71系列。其中,FF 81 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 71预计2024 底量产上市。除乘用车外,FF还计划在2023年利用其专有的 VPA 平台推出“最后一英里智能运输车”(SLMD)。

在接受《棱镜》的采访时,毕福康称,“下一个里程碑是在 12 个月内投产交付。这是我们必须实现的目标。”未来5年,FF预计销量将超过40万辆,目前,其首款旗舰车型FF 91已获得1.4 万辆订单。

不过,市场对于FF是否能够按照规划顺利推出产品,仍存在很大疑问,一方面10亿美元融资是否能撑到FF 91量产交付,另一方面,FF后续是否能融到新的资金。汽车产业是以规模化取胜的行业,没有可靠的产能水平,再漂亮的数据都是PPT谈兵。

贾跃亭能借FF翻身吗?接下来的12个月,FF91能否量产,将决定这个故事的结局。

被问及是否有回国打算时,贾跃亭说,“那必须的。”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