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立即打开APP
黎曼
私信
0

IPO后,程维的下一步棋局

2021-07-02
滴滴九年,马不停蹄。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7月2日报道(文/黎曼)

滴滴上市无疑是2021年度最火热的IPO之一。

美国时间6月30日,滴滴出行以16.65美金/股的价格在美国纳斯达克开市交易,这个价格比之前预定的14美金发行价上涨约20%。按照当日最高估价计算,滴滴市值一度飙升到800亿美金。

不过,截至当日美股收盘,其股价重新跌落到14.14,涨幅1%。以14美元的发行价计算,滴滴此次至少募资44亿美元,总市值为678亿美元。

回溯滴滴九年发展历程,它用时间向大家说明,以前那个不被看好,被嘲讽为“骗子”的企业,不仅站稳了脚跟,并在历经了重重困难后开始书写新的篇章。

被嘲“不靠谱”

众所周知,80后程维是一名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并非顶尖名校毕业,也没有优渥的家庭背景。

程维的妈妈是一名数学老师,但偏偏,他却在高考时在数学上面犯了低级错误,漏做了试卷最后一页的三道大题,导致最后只能上北京化工大学。

更令他懊恼的是,他被学校从信息技术专业调剂到了行政管理这个冷门专业。颇有大局观的程维始终隐忍着,他认为“学校在北京就是最好的安排,出生在哪儿无所谓,但必须在一线城市奋斗”,这个信念让他克服了对专业的不满顺利毕业。

毕业后的程维也尝试做过保险、足疗保健等六七份工作,但都没有超过三个月,后来进入阿里巴巴,成为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从销售做起,他在阿里巴巴的八年时间里成功地从一名普通的销售员一路晋升,曾是阿里巴巴B2B部门最年轻的区域经理,担任过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而时任阿里巴巴副总裁的王刚,也就是后来滴滴的天使投资人,也曾是程维的领导,他眼光毒辣,在当时就认为程维绝非等闲之辈。

时值2007年,阿里巴巴在香港成功上市,程维因拿着原始股而成了百万富翁,随后财富自由的他离开阿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

程维曾经在一次创业分享会中表示,自己最后决定做滴滴,其实更多的是靠个人直觉。由于此前在阿里工作,杭州北京两边跑,他经常因为打不到车而误机,亲戚从老家来北京找他,也因为打不到车,耽误饭点,因此他就想做一个打车软件。

彼时正值2011年,但他咨询了周围的人,基本都认为,“司机连智能手机都没有,做打车软件这种想法根本不靠谱。”

但是王刚却毅然支持他。滴滴是王刚转型当投资人后孵化的第一个项目,他回忆,当时做一个打车软件的想法也是他们俩个一起碰撞并决定的。

当时想做这个的考量有三:一是国内打车难,是大众主流的刚性需求;二是国外有类似的模式并拿到了融资,方向貌似可行;三是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手机定位距离的属性变得越来越重要。

最终王刚出资七十万,程维出资十万,于2012年5月开始创业。

面对曾经周遭的不看好,程维认为,正是市场基础不成熟的情况下,创业才可能成功。而智能手机已经普及的现在,司机和乘客的用户习惯也教育好了再做打车软件,基本上没有机会了。

当时他面临的环境是:国内4G还尚未商用,市场上的2g和3g网络上网很慢,流量很贵;微信还没有开通移动支付业务,虽然有支付宝,但是并未在手机端流行,绝大部分人打车,还是要用现金;作为高度垄断的出租车行业,30多年未曾变化,已经形成了坚固的利益群体,而且由于涉及到庞大的出租车司机群体,政策上高度敏感......

“这个过程中你会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我每天都在问我自己这个事能不能做,反复衡量,不停的问自己,不停的磨砺自己。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只有闯过这一关才可能成功。”他分享自己对创业的看法时表示。

在滴滴打车终于上线时,一些被说服安装滴滴打车的司机还以为他们是骗子,专门骗流量和话费的。因为手机流量消耗太快,以至于打开滴滴软件的司机越来越少。后来他们给每个司机每个月补贴5块钱手机流量费,就为了让司机们舍得打开滴滴。

经过艰难的开头,在程维看来,创业的过程其实是不停地补短板的过程。因为,对阿里销售出身的程维来说,对技术一无所知。找到靠谱的技术合伙人,线上化产品成为创业伊始最为重要的环节,随后打造一个完美的团队同心协力,再突破线下推广的重重阻碍。创业之路天时、地利和人和缺一不可。

事实上,滴滴成长于狼窝,除了要克服环境自身成长外,还经历了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惨烈的厮杀,是一路尸山血海闯过来的。

滴滴面临过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先是摇摇专车、打车助手、打车小蜜这些小玩家,再是轰动一时的“快的滴滴之战”。继而Uber杀入中国,最终将中国业务全部出售给了滴滴为结局。至此,滴滴的地位才得以稳固。

滴滴站稳市场之后,网约车司机安全事件屡上新闻热点,不断受到公众的攻击和质疑。如何保障司机利益、保障乘客安全、如何合理规划运营、如何提升使用体验……而所有这些,滴滴没有前车之鉴,只能一点点探索和解决。

从“想法不靠谱”到如今大家离不开的打车软件,程维用九年时间打造了一个678亿出行帝国。

机构回报远高于程维等管理层

滴滴上市后,程维的身价备受关注。

虽然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但是程维持有的股份却显得“卑微”。此次IPO之前,程维在滴滴持股仅有7%,而联合创始人、总裁柳青持股比例也仅有1.7%。

和其他企业家相比,程维或是明星企业中上市前持股最少的创始人了。公开资料显示,拼多多上市前黄峥持股比例为51%;小米上市前夕雷军持股31%;京东上市前夕刘强东持股16%;而同为互联网三小巨头之一的美团在IPO前,王兴个人持股也有11%。

具体到财富值,按滴滴目前的678亿美元市值测算,程维持有公司IPO后6.5%股权,价值约为44亿美元,仅相当于黄峥如今471亿美元身家的9%,以及王兴250亿美元身家值的17%左右。

最终受益者花落谁家?

滴滴上市,最为受益的应该是其成立九年以来的背后的庞大投资机构阵营。据招股书显示,九年来滴滴合计融资21次。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天使投资人的王刚。王刚曾在关键时刻给予滴滴的70万元投资,变成了超过70亿的回报,成为创投史上一个无人打破的纪录。

2020年2月26日,王刚以8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276位。

除了王刚,还有在滴滴还没有成熟产品时敢于押注的金沙江朱啸虎。

王刚曾回忆,在滴滴仅做出了一个演示和勉强上线的产品后,他和程维想借此融500万美金,但主流VC都没有给予理睬。在花完了王刚给的70万元后的几个月,并不认识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通过微信找上门来,几乎答应了程维和王刚开的所有条件,滴滴才完成A轮融资。

此后,腾讯领投滴滴了B轮融资,紧接着滴滴的融资都较为顺利,且阵营都颇为庞大,包括高瓴、红杉、软银、富士康、丰田等。这些投资机构在上市后账面收益至少超过60倍,远超以程维为代表的滴滴管理层们。

招股书中显示,滴滴持股前三名为软银愿景基金持股高达21.5%,投票权21.5%;Uber持股12.8%,投票权12.8%;腾讯持股6.8%,投票权6.8%。

一些参与滴滴融资的中资机构,尽管没有公开详细的投资情况,也同样有了不错的收成。只要是参与历史上滴滴各轮融资的投资者,都分享到了远超一般水平的收益。

滴滴的下一步棋局

滴滴近三年来表现如何?

总的算来,滴滴在三年内亏损了353亿元。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滴滴净亏损分别为150亿元、97亿元和106亿元。滴滴在2021前三个月净亏损约为5.5亿元。

招股书揭示,滴滴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中国出行业务(中国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等业务)、国际业务(国际出行和外卖等业务)和其他业务(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车服、同城货运、社区团购、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2020年,此三类业务收入依次是1336亿元、23亿元和58亿元。

可以看出中国出行业务依旧是滴滴最大的收入构成,占比约94.3%,而国际业务占总收入约1.6%,其他业务占约4%。

因此,国际业务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或将成为滴滴下一步的业务重点。此次招股书也显示,滴滴计划将本次上市募资约30%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

一方面是基于全球出行市场前景明朗,滴滴国际业务增长空间巨大。

根据CIC的数据,全球移动出行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20年的6.7万亿美元增长到2040年的16.4万亿美元。其中拉丁美洲、欧洲、中东和非洲以及亚太地区(不包括中国和印度)的共享出行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到410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1170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3.2%。

另一方面,滴滴出海的战略由来已久。2017年,程维就表示要将国际化作为其战略方向的首位。他曾表示:“我们渴望成为一家真正的全球科技公司。尽管我们起步于国内,但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生活得更好。”

2017年,滴滴开启了海外扩张的第一步。它用10亿美元收购了巴西最大的网约车公司99 Taxi,并快速在拉丁美洲发展。自2015年开始,滴滴主要通过投资入股的方式布局海外市场,陆续投资了北美的Lyft、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的Careem以及欧洲和非洲的Bolt(Taxify)等多家网约车平台。

经过三年的海外投资布局之后,滴滴于2018年年初亲自下场,并将拉丁美洲作为其出海扩张的第一站,也是目前为止其最为核心的战场。

墨西哥是滴滴最大的海外市场,据Dalia Research数据显示,在滴滴进入墨西哥之前,Uber已在该地区占据了87%的市场份额,部分城市的市占率甚至超过90%。但截至目前,滴滴在墨西哥的市场占有率基本与优步持平,甚至在去年疫情期间还一度超过后者,拿下了近六成的市场份额。

据悉,拉丁美洲曾是Uber在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但受疫情影响,Uber在2020年第三季度在拉美地区的收入同比降低了40%。

目前,滴滴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Uber,虽然此前Uber已将中国业务出售给滴滴,但随着滴滴加速国际业务扩张,早已开始与Uber正面交锋。

墨西哥首战告捷后,滴滴加快了在南美洲进攻的脚步,从智利到哥伦比亚、从巴拿马到阿根廷、从秘鲁到哥斯达黎加,滴滴攻占了拉丁美洲近十个国家以及数百个城市的网约车市场。

2020年,滴滴再一次将海外市场扩展至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以及俄罗斯等国家。今年年3月,滴滴亲自进军非洲市场,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吸引了超过2000名司机,2万多用户。今年6月,滴滴还进军厄瓜多尔基多,与Uber和西班牙打车平台Cabify展开竞争。

招股书显示,在全球范围内,滴滴已经在15个国家的近4,000个城市、县和城镇开展业务。截止2021年3月31,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1500万。

除了网约车业务,滴滴也在积极拓展外卖业务。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2月开始,滴滴和软银合资成立的DiDi Mobility Japan开启外卖业务“DiDi Food”,主要在巴西、墨西哥、日本开展。

此外,滴滴正在建设一个移动动出行帝国,并一直在战略性部署四个关键要素,包括共享出行、汽车解决方案、电动出行和自动驾驶。

在滴滴的下一步长远战略中,自动驾驶被视为未来出行设计的终极目标。

2019年8月,滴滴将自动驾驶部门拆分为独立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2020年5月底,滴滴自动驾驶公司宣布完成A轮超5.25亿美元融资,滴滴宣称和软银共同投资,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招股书数据显示,在A轮融资结束后,滴滴自动驾驶估值就已达到了34亿美金。

今年5月31日,据媒体报道,滴滴自动驾驶公司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超过3亿美元。自2019年拆分至今,滴滴自动驾驶共计融资超过11亿美元。按照目前滴滴自动驾驶公司估值,据说已经超过50亿美元。可以看出,自动驾驶已经成为滴滴的下一张王牌。

滴滴自动驾驶公司首席运营官孟醒曾表示,到2030年,滴滴出行计划通过其网约车平台运营超过100万辆自动驾驶汽车。

电动出行也将是滴滴的下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滴滴表示,已经推出世界上第一辆专门为共享移动而建造的电动汽车,并为此建立了覆盖全国的充电网络作为配套基础设施,所有这些都改善了共享移动性用户体验。

此外,除了我们熟知的共享出行,滴滴也增加了一系列汽车解决方案,如租赁、加油、维护和维修。目的是帮助司机降低运营成本,增加网络供应,满足更大规模的需求。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