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立即打开APP
连线Insight
私信
0

拖薪裁员、新能源车难产,120亿融资救得了宝能汽车吗?

2021-06-26
转载
昔日曾投资百亿、高举高打的宝能造车,现在却沦落至此,导致这一反差的原因是什么?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ID:lianxianchuxing),作者:周雄飞,编辑:黄依婷。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宝能汽车,近日可谓是掉进了“冰与火”的深渊之中。

自本月中旬开始,在脉脉、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接连出现众多宝能汽车及宝能集团其他业务员工声讨公司的帖子与相关讨论。

据连线出行了解,这些员工都表示“被拖欠薪资”。原本应在本月12日发放的薪资,在宝能集团多个业务部门被延缓发放。

讽刺的是,就在这些员工拿不到薪水的同时,宝能汽车却收获了一笔百亿融资。

本月15日,宝能集团与广州开发区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宝能旗下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下称“宝能新能源”)总部将落户于广州开发区,广州开发区将向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战略投资120亿元。连线出行通过在企查查及天眼查等平台核查,发现这笔融资已完成。

一边拿着融资巨款,一边却拖欠薪资,宝能汽车的诸多问题浮出水面。

被宝能控股的观致汽车,在被宝能收购的四年里仅发布量产了观致7一款车型,销量却几乎拿不出手;而宝能汽车本身,则至今仍未发售任何一款量产车型。

除了没有像样的产品体系以外,宝能汽车近几年相继布局的汽车工厂大多也陷入停滞状态,不是未竣工、就是半停工。此外,宝能汽车目前还在拖欠众多供应商的款项。

因此,宝能造车业务也被质疑是“假造车真拿地”。

昔日曾投资百亿、高举高打的宝能造车,现在却沦落至此,导致这一反差的原因是什么?

1拖薪裁员,人心涣散

“谁也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一个通知。”

负责宝能汽车售后业务的孙皓这样对连线出行说到。据他介绍,原本在本月12日发的工资并没有如期发放。起初员工们并没有太大反应,都认为是由于端午节假期所致,但等到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他却在微信群里看到了延缓发薪通知。

根据通知截图,宝能汽车将延缓发薪的原因解释为“因集团资金紧张”,宝能高层表示,“5月工资推迟到本月底或下月初发放”。

收到同样通知的还有王晓,他是宝能汽车旗下观致汽车业务的员工。

“本月12日,观致这边的所有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等到节后第一天上班,就收到了领导的口头通知,表示会延缓发放薪资。”王晓这样说。

对于薪资能否在下月补发,王晓和孙皓都表示将信将疑,这是因为宝能汽车曾经也做过相似的承诺,但最后并没有兑现。

王晓提到,他是去年4月左右入职观致汽车的,入职一个月后,通过查询社保缴费信息,他发现公司并未给他缴纳社保。随后他向人力部门询问,得到的答复是“基于疫情影响,社保会暂时断一下,但国家可以允许补缴,之后会补上。”

刚开始他选择相信,但随着身边越来越多同事离职,王皓渐渐觉得补缴社保的承诺有问题。

“当时身边有很多离职的同事,据他们反映社保一直都没有补缴。得知这一请款后,我立马去查了下,然后就发现去年从入职到今年连续九个月公司都没有给我补缴社保,最后只能个人去补缴。”王晓这样对连线出行表示。

而到了今年,据王晓表示,1-4月观致汽车业务的社保又开始正常缴纳。

忽缴忽停的社保,不止在观致汽车内部存在,宝能汽车亦不例外。

“宝能汽车这边,社保是今年2月份开始断缴的,此前就听说观致汽车有过断缴社保的情况,没想到宝能汽车也会遇到。”孙皓这样说到。

但比观致员工幸运的是,宝能汽车的断缴只延续到5月,在5月底孙皓等员工查到自己的社保已补缴。

相比于王晓和孙皓,更惨的是一批被裁员的员工。

按照王晓描述,观致汽车是在宝能汽车业务板块中首先出现裁员情况的,裁员比例大概在20%左右,一些人的离职甚至没有预留交接时间。“当时同科室的一个同事工作期间突然接到人事部门的电话,要求其立即收拾东西去办离职。”

一个月后,裁员潮蔓延到了宝能汽车业务。据孙皓介绍,当时很多被裁员工首先接到通知被约谈,之后就是谈补偿的事情。但对于很多未满实习期的员工,就直接“被离职”了。

裁员、欠薪、断缴社保,这些情况在宝能集团多个板块还在发生。

赵斌是宝能集团旗下前海网科的一位前员工,该部门主要负责整个集团的软件开发支持。

“其实离职的时候,鉴于会停缴社保这一情况,就预料到工资发放应该会出现问题。但没有想到,就在离职的一个月后,听在职同事说起,薪资真的没办法发出来了。”赵斌对连线出行这样说道。

对于裁员这一情况,据赵斌回忆,早在去年年底就已进行了一轮裁员,而到了今年年初,又进行了一轮裁员。两次裁员比例都不大,普遍都在20%左右。

连线出行从一些已离职员工那里了解到,本月中旬开始的这次拖欠薪资涉及到了宝能集团旗下很多业务板块,仅深圳建业、前海人寿等盈利尚好的业务还在正常发放薪资。

除此之外,不发年终奖也是众多员工吐槽的重点。

据赵斌解释,今年除了宝能控股和前海人寿等业务正常发了年终奖之外,像物流等板块均出现了拖欠情况。

颇为讽刺的是,虽然现在宝能集团旗下众多业务已陷入困境之中,“水面”之下已千疮百孔,但宝能还在努力维持着“水面”之上的平静。

晨会,是代表宝能企业文化的特色之一。据已离职员工白涛介绍,晨会要求所有员工在工作日提前20分钟达到会议室,先集体看有关宝能的新闻,之后唱“我爱宝能”的司歌,并必须大声鼓掌。

按照规定,如果有员工不参加、不积极地参与其中、或只张嘴不出声,一旦被发现会被乐捐(罚款)200元/次。如果有衣着不规范的员工,一旦被发现乐捐50元,再犯会翻倍。

“虽然现在晨会还在继续,但很少有员工会参加,毕竟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白涛这样说道。

2宝能造车,高开低走

宝能入局造车,野心不可谓不大。

2017年3月,宝能集团高调地成立了宝能汽车有限公司,并在同年底的广州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动工仪式上,提出了造车目标——用10-15年时间,将宝能汽车打造成为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缺少造车经验、以房地产起家的宝能开始通过“买买买”来补课。

2017年12月,宝能集团以65亿元的巨资,分别从持股观致汽车各50%的奇瑞汽车和Quantum(2007)LLC手里,购买了25%和26%的股权,累计持有了观致51%的股权。

而随着2019年,宝能再以15.6亿人民币的价格继续从Quantum(2007)LLC手中收购了12%的股份,至此宝能彻底以63%的股权主导观致汽车。从企查查数据可以看到,目前观致汽车最大股东为杭州诚茂投资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隶属于宝能集团。

宝能汽车对于观致寄予厚望。在2018年的观致汽车经销商大会上,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宣称,从2018年开始连续五年,每年向观致汽车投资100亿元用于新车研发,到2022年预计推出26款新车型。

在收购观致一年后,宝能汽车又盯上了长安PSA(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并以和收购观致汽车同样的手段,相继从长安汽车和雪铁龙手中拿到了50%的股权,去年5月,长安PSA正式变更为深圳市宝能汽车有限公司。

由此,宝能不仅拿到了造车所需要的资质,也获得了江苏常熟观致制造基地和深圳宝能汽车制造基地(原长安PSA制造基地)两大制造基地。

除此之外,宝能汽车还在汽车零部件方面进行着布局。

早在2015年,姚振华就开始对生产汽车变速器及动力总成等零部件的韶能股份、生产汽车精密锻件的中炬高新和做汽车玻璃业务的南玻集团进行投资,逐渐布局了汽车生产上下游产业。

由于这些动作,宝能汽车在2019年业内眼中,成了“跨界造车”中为数不多进展迅速的实力玩家,一时间站在了镁光灯下。

然而,宝能汽车的表现却让公众大失所望。

在被宝能汽车接手后,观致汽车虽然在2018年以销售63179辆新车、同比增加320%的增幅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但这些销量很快却被业内质疑为宝能汽车利用旗下联动云租车业务“自产自销”所创造,并不属于外售销量。

2019年,它的销量就直线下滑了。根据乘联会数据,观致汽车2019年全年销量为2.27万辆,同比2018年下跌了64%;而到了去年上半年,其销量仅为2873辆,相比于2019年同期的7343辆下跌了60.9%。

或许为了提振萎靡的销量,观致汽车去年7月推出了被宝能入主后的首款新车型——观致7。

作为继观致3和观致5后又一款车型,虽然观致7在智能化方面相比于前两款车型有了改善,搭载了自动驾驶辅助系统、360°环视系统等智能网联车机系统,但在外观和内饰方面继续延续了观致一贯的产品设计,被吐槽没有太多亮点。

自去年9月正式上市后到去年年底,该车型销量只有7641辆。连线出行通过统计去年9-12月国内SUV销量情况,发现观致7均未排进各月销量前十排行榜中。

这样的颓势到了今年依然在延续。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1-5月观致7销量为4100辆。而作为同为10-16万价格区间内的SUV,比如长安CS75 PLUS和哈弗H6两款车型,同期销量分别为153126辆和167021辆,几乎都是观致7的37倍之多。

但姚振华并没有因此放弃造车,在观致燃油车销量低迷的情况下,反而加大新能源汽车的布局。

在今年2月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宝能汽车集团常务副总裁大谷俊明透露,宝能汽车将在2021年推出旗下全新高端新能源品牌及首款电动汽车,并表示将对标特斯拉、蔚来等高端电动汽车品牌。

这一目标,与宝能在四年前喊出的口号凸显着同样的野心,连高举高打的姿态都如此相似。

2018年11月,宝能汽车成立鸿鹏新能源,主营业务包括高端锂电池及电池系统开发、制造、服务等领域;

一个月后,宝能成立汽车创新研究院,研发新能源整车、三电系统、汽车零部件、智能网联等关键技术;

再到今年,先是在1月宝能成立宝能新能源汽车充电服务(广州)有限公司,开始布局充电网络;再到本月,宝能与广州开发区签署合作协议,并将宝能新能源汽车集团落户在广州开发区。

然而,相比于处于颓势中的燃油车业务,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发展更是毫无起色。

据王晓介绍,宝能汽车首款电动汽车已经立项,是内部一个名为“GX16”的项目,定位于B级纯电动SUV,由宝能汽车广州研究院主导设计开发,并计划在今年年内发布。

而目前,据一位知情人向连线出行透露,该项目进展并不顺利,主要是因为相关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没有收到宝能汽车的款项。

为了偿还这些供应商的债务,宝能集团推出了“以车抵债”的措施。根据一些员工给出的措施截图,可以看到宝能计划通过以一部分新车来抵一些供应商的拖欠款项。

除了该项目之外,观致汽车在去年11月初推出了旗下的首款新能源车型——增程式电动汽车REV,由宝能汽车西安制造基地生产。

但就在该车型发布后,据多位宝能汽车员工表示,该车型再也没有了消息。

如今,宝能新能源汽车又拿到120亿的融资,能帮它真正造出量产新能源车吗?

3相比造车,拿地更重要?

在被问到“宝能造车为何陷入目前这一困境之中”时,多位宝能在职员工和已离职员工对连线出行表示:“最大的原罪就是宝能可能没有想要真正地造车”。

宝能汽车被质疑“真拿地、假造车”已久。

宝能入局造车已有四年之久,但旗下仅有观致三款燃油车型在真正发售,此外再无其他可以拿得出手的产品。

与旗下车型产品稀少形成对比的是宝能在这几年拿地的数量。

据网易新闻报道,从2017年开始宝能就以造车为名,相继在在广州、西安、昆明、杭州、昆山和贵阳等地区疯狂圈地,截至目前其旗下造车基地及项目占地已接近9000余亩,总面积约为457.44万平方米,其中还包含8.15万平方米住宅用地。

举例来说,早在2017年4月,宝能与广州开发区签署协议,决定布局汽车产业园项目,并宣布“预计2019年底,广州东部将崛起一座全新的大型汽车产业基地。”

而四年过去了,这一产业基地依然没有盖好。经向白涛和王晓确认,连线出行了解到,该项目位于广州九龙大道镇龙地铁站边上,目前还在施工,仍旧没有完工,更不要提研发和生产车型。

“这个工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工。”去年年底,一位园区工人亦对第一财经表示。

进度如此缓慢,背后或许另有隐情。

“当年该项目签署后,宝能先打好地基和做好地上钢结构,等当地政府来看过之后,又将这些结构全部拆掉,把厂房结构向后挪了500米,在之前的地皮上开始盖商业写字楼。”白涛这样对连线出行表示。

宝能的西安生产基地情况略有不同。去年11月初,宝能汽车西安基地绿色智慧工厂在西咸新区秦汉新城落成,据多位员工表示,这是宝能汽车为数不多真正完成竣工的生产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西安基地尚未完工时,该基地旁边的“汽车小镇”住宅区就已开盘。据财联社报道,去年9月该小镇项目就已拿到了预售权限,可售出项目包括公寓、别墅和Loft。

除了广州和西安生产基地之外,其他生产基地基本没有起色。

据多位员工介绍,昆明和昆山两地的生产基地基本没怎么动工,其中昆山的新能源电池厂处于半停工状态;贵阳的工厂和广州工厂一样,还在施工中,杭州工厂更是似乎已被忘却。

宝能一系列拿地不造车的行径,甚至引起过中央点名。

去年11月底,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地发改委向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上报各地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

宝能被点名,要求上报2017年以来在当地投资和拟投资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项目,包括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情况。

此通知一经公布,就被业内看做是政府对宝能的一次警告。

"客观来讲,企业造车一般不会在一开始就先建大量生产基地,宝能的造车思路大概率还是与地产开发相结合。”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在孙皓和王晓看来,宝能之所以在今年开始在汽车业务,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业务上频频做出动作,还是因为去年年底政府对其的警告。而这些项目,目前同样没了消息。

宝能汽车内部的管理问题,也是造成宝能汽车处于颓势的原因之一。

就拿观致汽车和宝能汽车来举例,据王晓介绍,由于宝能汽车一直没有车型量产,所以就频繁从观致这边拿车去自身的自营店去卖,但在这过程中,宝能未及时付款给观致,“宝能是观致的股东,我们自然也不敢去要。”

“观致有一款轿车和一款增程式汽车在研发,但宝能汽车却一会说把研发给深圳工厂,再一会又交给了西安工厂,来回一折腾,时间就被浪费了。”孙皓这样说道。

据王晓和孙皓等员工提到,就在汽车业务今年裁员的同时,中高层的变动也在同时发生。

以管宇为例,他曾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采购公司总经理,今年2月宝能宣布其加入宝能,任宝能汽车集团常务副总裁。除他之外,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宝能自造车之后,已经历多次高层人事变动,高管背景也经历了“北汽系”、“日系”到“吉利系”的更迭。

高管的变动也导致了一些管理问题。

虽然宝能汽车内部的审批是用OA系统,但由于审批流程过长,一般一个简单的项目需要很多位领导审批签字通过。

“就拿确定供应商一事来举例,一般汽车工程项目从招标到确定供应商整个流程,不会超过一个月;但在宝能汽车这边,单确定供应商这一环节就走了两至三个月的时间。”王晓这样说道。

如今的宝能,问题重重。距离此前提出的众多目标,宝能汽车悉数相差甚远。

要想打消外界的质疑,宝能要做的不仅仅是融资,而是踏踏实实地造出一辆好车。

(本文头图来源于宝能汽车官微,文中孙皓、王晓、白涛和赵斌为化名。)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