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阿里B站纷纷押注,青瓷游戏凭什么能闯关IPO?
腾讯阿里B站纷纷押注,青瓷游戏凭什么能闯关IPO?
原红杉中国曹曦成立新基金Monolith,初始规模超5亿美金
原红杉中国曹曦成立新基金Monolith,初始规模超5亿美金
直播电商对K12关上大门!素质教育成新“流量洼地”
直播电商对K12关上大门!素质教育成新“流量洼地”
美团发布Q3财报:营收488亿元,研发投入大涨60%
美团发布Q3财报:营收488亿元,研发投入大涨60%
立即打开APP
全天候科技
私信
0

新神话or新套路?“陆正耀面馆”再组局

2021-06-12
转载
折腾半生后,他还能否再铸造“新神话”?所有人都在观望。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全天候科技,作者:胡描。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2017年,瑞幸咖啡的第一家门店开在了北京当时炙手可热的银河SOHO,一栋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地标性建筑,冲击着北京天际线。时隔4年后,败走瑞幸的创始人陆正耀将自己新创业的公司和第一家门店选址于北京望京的东煌大厦。

这在一位瑞幸前员工看来,新店开在了没什么声量的东煌大厦,是陆正耀的一种选择性“暂时退让”。

在瑞幸“内斗”之后,因力挺陆正耀而落败出局的一些“老将们”,以及老“神州系”原班人马又跟随陆正耀再一次创业——今年1月,舌尖科技成立。

据36氪报道,舌尖科技办公地址在东煌大厦的16层,约2000平。新项目“趣小面”第一家门店开在了这栋楼的地下一层。

自5月份开始,舌尖科技注册了多个面食商标,包括趣小面、小面日记等,引发了媒体关注。而陆正耀与老兵们选择了集体沉默,有媒体问询瑞幸前副总裁周斌,并没有得到回复,只表示项目晚点会对外开放。全天候科技与其公关总监郭弋炜取得联系,也表示“忙过这阵再聊。”

但舌尖科技的动作并没有停歇,5月以来,其已注册成立16个城市公司,均位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重庆等一线或新一线城市。在猎聘网上,舌尖科技也发布了多个岗位招聘信息。

创造了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多家上市公司,又经历了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停牌退市、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再到神州租车卖身的陆正耀,在50岁以后,是否还能创造“新神话”?无论是行业还是资本都在观望。

近日,陆正耀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强制执行超12亿元。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陆正耀已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相关执行标的合计高达35亿元。这也给“趣小面”的发展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

一位消费领域投资人告诉全天候科技:“我们比较看创始人信誉,陆正耀肯定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

但也不乏大胆者,“陆正耀其实没有坑投资人,早期瑞幸的几个投资人像愉悦资本、大钲资本,都是赚到钱的,他们只是名声不好。”一位投资顾问告诉全天候科技。

1陆正耀和老将们“背水一战”?

据企查查数据,1月14日,北京圣凯莱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更变为张英,其持股比例高达80%。张英是神州系老人,分管着多家神州系分公司。

今年2月8日,北京圣凯莱更名为“芥末共享(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到了4月8日,再次更改为“舌尖科技(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多位行业人士表示,这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陆正耀。

曾在神州租车工作多年,而后又转入瑞幸的老员工王勤(化名)告诉全天候科技,多位瑞幸老员工证实,陆正耀在这次创业时曾想过多个方向。最开始时是想要做共享办公,但共享办公在当前早已不是一个优秀的投资赛道。

“可能是融资融得不好,他们把共享办公放弃了。”王勤认为,这其中也许也有陆正耀在业内的口碑问题,“你看他自己都没有直接来管,而是交给周斌、李军他们。”

确定了小面赛道,自5月开始,舌尖科技开始积极注册新公司,截止当前,已成立了位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重庆等重点城市的16家分公司。

在这些新公司中,可以看到不少陆正耀“老将”的身影。周斌担任了舌尖科技杭州、武汉、济南、苏州等9家分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军则负责南方区域,担任了重庆、西安、厦门、深圳、成都、广州6家分公司的法人,以及执行董事和经理。

36氪报道,一位舌尖科技员工对此感慨,李军和周斌年龄均在50左右。这是一个尴尬的年纪,很难进入互联网大厂,也不愿屈居创业公司。

而这一次,对老将们和陆正耀来说,或许都是最后一战。

1969年出生的陆正耀,最辉煌的时候应该是在2019年,彼时瑞幸登陆纳斯达克,他同时拥有瑞幸咖啡、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这三家上市公司总市值接近千亿。

但随后陆正耀就迎来了转折点。2020年4月,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并因此退市。去年7月,陆正耀先是被罢免董事任命,而后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宣判清算陆正耀持有的瑞幸咖啡股份,陆正耀失去了对瑞幸咖啡的控制权。

祸不单行,今年3月22日,由于迟迟无法披露2019年的年报,神州优车被强制终止在新三板的挂牌;6月2日,神州租车被其92.44%的要约股份持有人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拟以股份要约价,进行强制性收购。神州租车预计将于今年7月向港交所申请退市。

52岁的陆正耀正在接连失守阵地。而他或许还需要给伴随他多年的“瑞幸系”、“神州系”老将们一个“交代”。

在瑞幸、神州内部,许多老员工喜欢称呼陆正耀为“老陆”。在数位曾和他共事的员工看来,老陆有着一个福建商人的特性,敢拼敢冒险,敢于利用杠杆撬动资本。他在工作中雷厉风行,一个调整或者决定确定了,全公司上下都会立刻贯彻落实。

在他的身上,又有着一种“江湖义气”,尤其表现在用人上。

“那些从神州租车就开始跟他干的人,他都会尽可能带大家多挣钱,除了日常的薪资,还有很多福利、绩效。”王勤告诉全天候科技。

“早期很多员工也是跟着老陆赚到的钱,”另一位瑞幸离职员工透露。

而这也使得许多神州系、瑞幸老将在瑞幸内斗事件爆发后,依然跟随老陆。

在去年7月老陆被罢免董事任命后,公司原董事兼代理CEO郭谨一确定为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在2016年加入神州租车担任陆正耀的助理,也曾被视为老陆的“得力干将”。

“老陆这个人占有欲控制欲很强,之所以同意郭谨一接任,他其实还是想间接控制瑞幸。”这是瑞幸内部不少人的看法。王勤认为,“但郭到了那个位置,他也有自己的权衡,所以他并没有按照老陆想的去做,两个人就闹掰了。”

今年1月4日,几十名瑞幸中高层联名举报郭谨一贪污腐败、能力低下,要求罢免其职务。郭瑾一则在全员信中回应称,“员工是受了原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及原CEO钱治亚的欺骗”。

这一场内斗已经在今年2月画上了句号,瑞幸咖啡宣布内部调查并未发现郭谨一有不当行为。而后多名参与举报的高管被罢免,包括三名副总裁吴涛、周斌、李军,以及媒体公关部高级总监郭弋炜。

事实上,明面上已经出局的老陆,早已在做两手准备。

2布局、抢人,小面生意怎么做?

“他们那个新公司,80%的员工都来自瑞幸。”一位瑞幸老员工告诉全天候科技,不仅是高管们跟着老陆离开了,老陆还带走了一批老员工。

有员工声称,被挖得最狠的是技术部门,老陆带走了三分之二的职员;但另一位瑞幸前员工否认了这个消息:“老陆确实抛出了比较好的条件,但是走的人没几个吧。”

据豹变报道,瑞幸前厦门技术中心CTO张钧曾在“内斗”中,以“换签新主体”为由要求300人的技术中心团队与新公司签劳动合同,郭谨一得知此事后立即赶往厦门制止。

目前并不清楚最终离开的员工有多少,但脉脉上认证的舌尖科技员工,大多有瑞幸或神州工作经历。

据36氪报道,舌尖科技对于经理及以上的员工直接将期权许诺签到了合同里,“事儿要是成了,最少也是几百万。”有舌尖员工透露。

王勤感慨道:“这是老陆的风格,他最擅长画饼,瑞幸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时是口头承诺。”

此外,舌尖科技还在网罗更多的新鲜血液。

在猎聘网上,舌尖科技自5月下旬开始,发布了38个热招岗位,工作的城市有北京和厦门。据豹变报道,舌尖科技还在武汉、重庆、南京、上海招聘HRBP组建分公司。

从一开始就抢夺瑞幸的技术人才和近期舌尖科技招聘的岗位,能够大致看到舌尖科技的基本业务框架。

在前端,由IT工程师打造APP流量入口,构建线上平台。据其企业介绍,舌尖科技将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和5G通信技术等技术,让餐饮变得可复制,通过中央厨房的标准化操作,规模化地生产工艺,以此提高餐饮企业的运行效率和质量。

在中端,则是门店的搭建。在其热招岗位中,选址拓展经理、质量管理总监、餐饮项目造价师、装修项目经理等占了不小的比例。据36氪消息,陆正耀将开500家门店,并有知情人士称,其店面是面积达 100 平方米以上的大店。

另外则是对供应链的把控。不同于瑞幸大多采购现有的成熟供应商产品,舌尖科技正在打造自己的供应链。在其新成立的公司中,就包括了舌尖供应链(山东)有限公司,目前由张钧担任执行董事兼经理。

据企业介绍,趣小面的主营产品包括了重庆小面、牛肉面、牛杂面、米粉、日式拉面、鳗鱼饭等多个品类。在其招聘岗位中,还有甜品饮料、小面的研发专员。有舌尖科技员工透露给媒体,未来大部分产品还可能做成预制的料理包。

“食品企业能不能实现利润和规模的增长,说到底还是供应链完善不完善的问题。”一位食品消费领域的投资顾问告诉全天候科技。

“面食的供应链相对简单一些,国内已经十分成熟。陆正耀做小面,供应链的搭建会比做咖啡的时候容易一些。但人力成本和门面租金成本就会更高一些了。”他说。

3今非昔比,胜算几何?

除了自建供应链,快速开店、规模化、标准化……趣小面的打法多多少少都让业界看到了瑞幸的影子。

瑞幸模式“速度”是关键,常规的打法就是快速开店,用高额补贴快速拉新 ,将规模扩大的同时无限摊薄成本。

即便是后来财务造假事件被证实,受访的瑞幸员工、离职员工均认为瑞幸的商业模式依然是走得通的。

在郭谨一接手瑞幸之后,从财务数字上看,瑞幸竟然慢慢缓了过来。2020年8月,瑞幸首次宣布实现了单店现金流转正。到了2020年12月,其公布的报告显示,60%以上的直营门店在11月实现了店面盈利。

另外,今年4月15日,瑞幸宣布与公司大股东大钲资本、愉悦资本达成了总额为2.5亿美元的股票投资协议。并且在特定条件下,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可按比例再追加1.5亿美元投资。

瑞幸咖啡表示,这笔投资交易有助于公司继续执行业务计划,专注于发展咖啡业务,实现长期增长目标。

而在瑞幸内部员工的讨论中,许多人也认为,老陆的小面生意若复制瑞幸的模式,“还真可能做起来。”据了解,面食的一个特点是,投入少而产出高,在统一标准流程之后,短时间内能够达到很高的出货率。并且不像中餐、火锅等餐饮,快食的特性也让它的翻台率更高。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全天候科技:“我们在两年前就关注到了小面领域,特别是重庆小面,它的市场接受度非常高。”他认为,从整个消费的趋势,以及中国吃辣人群达到5.8亿这个方面来看,它都有很强的风口效应。

“小面从品类的角度来看是没问题的。”朱丹蓬说。

上诉投资顾问也赞同了这个观点,他告诉全天候科技,今年二季度以来,许多VC,甚至大型的美元PE都在看面食赛道的投资机会。行业中已经有企业获得了融资,处在签订投资意向书的阶段,还未对外官宣。

“面食本身的产品标准化程度很高,但是有品类没品牌,做到上市的企业更少,还没有一个企业有规模上的优势。”他说。而这也意味着市场空间很大,投资的机会还有很多。这对近年来趋向于保守投资的VC和PE来说,是个有吸引力的赛道。

据他透露,目前在上海地区较为知名的连锁面食品牌陈香贵、唏嘛香、马记永,单店的估值就能达到2000万至3000万人民币,“你如果看它的市销率,这个估值已经很高了。”

陆正耀选择在这个时机进入小面赛道,或也有对投资风口的考量。虽然面食赛道目前能够参考对标的上市企业并不多,估值上或许并不如咖啡企业,但资本对它的包容度实际却更高。

全天候科技询问了多家投资机构,目前他们均未接触到陆正耀新项目的投融资计划。

“他们最开始做不一定需要资本进入,陆老板自己也有钱。”一位消费领域投资人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等他们做起来了,肯定还是会有投资机构愿意投资的。”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