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器官芯片领域先行者大橡科技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洪泰基金领投
类器官芯片领域先行者大橡科技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洪泰基金领投
瞄准Z世代,可穿戴艺术潮玩品牌KataWorld获青山资本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瞄准Z世代,可穿戴艺术潮玩品牌KataWorld获青山资本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李彦宏牵头创办的生物计算平台百图生科完成上亿美元A轮融资
李彦宏牵头创办的生物计算平台百图生科完成上亿美元A轮融资
索思医疗完成数亿元融资,由兰馨亚洲、招银国际资本领投
索思医疗完成数亿元融资,由兰馨亚洲、招银国际资本领投
立即打开APP
李未王非
私信
0

创始人IPO前夕疑似折价套现,万物新生集团前景如何?

2021-06-13
爱回收距离登陆纽交所越来越近。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13日报道(文/王非)

6月11日,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和服务平台万物新生集团(爱回收品牌升级)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更新IPO招股书文件,信息显示,爱回收发行价区间为13-15美元/ADS,拟发行1623.3万股。同时,公司赋予承销商243.5万股ADS超额配售权,连同超额配售发行股数,其募资规模至多可达到2.8亿美元,估值区间约为34.5-39.8亿美元。

有消息称,爱回收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时间定在了6月18日,代码为“RERE”。从5月29日提交招股书申请到如今披露发行价区间,爱回收的动作不可谓不快。若后续一切顺利,有望成为中国二手3C电商第一股。

十年磨一剑,爱回收即将迎来IPO。然而翻阅其招股书,两位创始人的蹊跷操作却引发了业内关注。

这便是两位创始人陈雪峰、孙文俊却选择在上市前夕共计减持近260万股股份,转让价格甚至低于F轮优先股以及E轮售价。

而这一系列操作也被外界质疑为套现,若按照当时减持时的交易价格计算,总金额或高达4000余万美元。

对于上述异常行为,爱回收工作人员在接受猎云网求证时表示:静默期,不予置评,一切以招股书为准。

连续减持且为折价转让,创始人IPO前或已套现数千万美金

为保护其他投资者利益,美国证监会规定原始股东在上市、管理层股权激励和并购后一定时期内不得售出其持有的股票,即锁定期或限售期(Restricted Stock Trade Period),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均为6个月。

美国证监会还特别规定,6个月锁定期之后,企业高管层、董事等内幕信息知情者减持大于500股或交易额大于1万美元都要向证监会报备。

虽然程序略显繁琐,但是6个月的锁定期并不算久,爱回收两位创始人还是选择了提前动手。

爱回收招股书显示,2021年2月前,其创始人兼CEO陈雪峰共计持有13283317股普通股。2月8日,陈雪峰转让992513股给Shanghai Jinglin Jinghui Euaity investment Center(limited Partnership)。

而在爱回收最新的F轮融资中,C&XF Group Limited(陈雪峰持股实体)再次卖出1003468股;S&WJ Group Limited(孙文俊持股实体)则卖出600645股。

至此,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陈雪峰先后两次减持共计1995981股,两位创始人共计减持近260万股。

对比爱回收F轮的投资明细可以发现,陈雪峰、孙文俊两位创始人共计约160余万股是以普通股方式卖给了F轮股东,单价为15.55美元/股。而这一价格不仅低于爱回收F轮优先股的售价(19.43美元/股),甚至低于其E轮售价(17.84美元/股)。

如果这两次减持是提前套现,按照最后一次减持时的交易价格15.55美元/股计算,陈雪峰在公司上市前可获得约3104万美元,孙文俊可获得约934万美元。两人合计超过4000万美元。

有投资机构分析师表示,在IPO前公司创始人、CEO大规模减持老股,如果是套现的话比较罕见,而且是采取折价转让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显示,快手也于2021年5月投资了爱回收。IPO前,京东集团作为做大的机构股东持股34.7%,五源资本持股14%,Internet Fund IV Pte. Ltd.持股7.3%,天图资本持股8.5%。

至于为何在IPO前夕,做出低价转股的操作?或许从爱回收面临的经营状况看出端倪。

现金流告急:净亏损累计近15亿,现有资金仅能维持一年半

2020年9月,由爱回收品牌升级为万物新生集团后,整体公司定位于一家“互联网+环保”类型的循环经济企业,涵盖C2B(爱回收,全场景回收解决方案平台)、B2B(拍机堂,商家线上交易平台)、B2C(拍拍,二手优品零售平台),以及海外业务AHS DEVICE和城市绿色产业链业务“爱分类·爱回收”。

招股书显示,爱回收过去12个月(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整体营收为56.80亿元,同比增长49.4%。2020年整体营收为48.58亿元,其中核心业务营收为47.09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38.2%。

值得一提的是,爱回收take rate(收费率)从2018年的0.5%升至2019年的2.4%,2020年达4.1%,带动毛利率从2018年的14.1%提升至2020年的25.7%。

整体营收上涨,毛利率不断攀升之外,需要注意爱回收持续扩张的线下门店所带来的资金压力。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013年12月,爱回收在上海亚新广场开出了第一家门店。陈雪峰没想到,迈出布局线下门店这一步,竟让他遭遇了一场刻骨铭心又艰难的生死劫。

“一家互联网公司要去做门店,那是又苦又累,还被认为很蠢的事,基本没有人认可。”整整2014年一年时间里,爱回收的融资没有一点结果,甚至连TS都被撕毁了两次。

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经算过一笔账:一家简易门店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元,一家门店每月运营成本约3万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万物新生集团在中国172个城市开拓755家门店和超过1500个自助服务站。截至5月26日,爱回收线下门店达到800家。

以此计算,仅线下门店部分,爱回收每年的运营成本约为2.88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爱回收净亏损分别为2.08亿元、7.05亿元、4.71亿元、9478万元,净亏损累计约14.79亿元;经营现金流则分别为-3.58亿元、-4.11亿元、-4.13亿元和-3.03亿元。

截至2020年底,爱回收账上现金及等价物为1.4亿美元,3个月过后,这一数字仅剩1亿美元。若按照2020年亏损4.7亿元来计算,公司还可维持一年半左右。

经历十年耕耘,爱回收依然未能实行盈利 ,并且现金流开始告急,通过走向IPO募资,需求愈加急迫。另外一则信息也体现了爱回收IPO面临的市场压力。就在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爱回收已聘请美国银行和高盛集团负责其IPO,最多募资10亿美元,估值在40亿美元-50亿美元;若按最新招股价区间来看,与此前预期有一定差距。

有媒体分析认为,万物新生(爱回收)从上市路径、业务模式、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以及用户数据来看,很像当年冲击二手车电商第一股的优信二手车。

从上市路径来看,爱回收和优信都选择美股上市;从财务数据来看,爱回收与优信都是在亏损状态下赴美IPO。优信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公司的运营亏损分别为12.52亿元、18.23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3.93亿元、27.48亿元,亏损持续扩大;从业务构成来看,爱回收和优信本质上都是2B的平台。

此外,爱回收的创始人和优信的创始人也都在公司IPO前减持了公司股份引起外界质疑。

竞争加剧:闲鱼、转转强敌环伺,闪回收等新玩家不断涌现

爱回收主打线下门店运营模式,天然并没有闲鱼、转转那样巨大的线上流量优势。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今年3月,二手电商APP月活跃用户数中,闲鱼、转转持续领跑,爱回收以51万排名第七,而拍拍仅为32.2万排名第九。

而一直是爱回收标志的线下店,也面临着来自闲鱼小站的竞争。2019年4月起,北上广深等首批10个城市的热门商圈,闲鱼小站陆续开张。在2020年底的年度会议上,闲鱼提出了“新线下”业务,并宣布未来三年将在20个城市建立闲鱼基地,同时向50个以上城市布局旗下一站式商业门店“闲鱼小站”,闲鱼集市也将推广到30个城市。

背靠阿里,身处二手电商行业第一梯队的闲鱼亲自下场,无疑将给爱回收带来巨大的压力。

而在闲鱼、转转强敌环伺的竞争格局之下。闪回收、回收宝、爱换机等新玩家不断涌现。此外,在爱回收内部同样有着诸多不稳定因素,例如疫情之初停缴五险一金,推出“让薪”制度,提出全员让薪10%-30%等等。

在内忧外患的综合作用下,也就不难理解,爱回收两位创始人上市前的减持行为。

对于想要成为“中概股ESG第一股”的爱回收来说,前路仍然漫漫。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