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普渡机器人完成C2轮融资,C1和C2轮累计融资额近10亿元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赔偿12亿元!瑞幸将与美投资者达成和解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服务60万宝妈的婴童零辅食品牌小羊森林,以健康食品解决育儿焦虑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来源:福佑卡车公众号

刘强东的合作伙伴即将赴美敲钟,这位美女CEO不一般

2021-05-26
转载 上市公司
在行业第一的耀眼光环之下,福佑卡车的盈利能力令人堪忧,公司至今仍深陷亏损泥潭。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林天鸣。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京东物流之后,它的合作伙伴也要上市了。

投资家网获悉,福佑卡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IPO申请,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FOYO”,募资金额尚未公布,高盛、瑞银和中金公司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需要指出的是,福佑卡车是京东物流的公路货运供应商,而京东物流是福佑卡车的投资人之一,双方之间互相成就。

与京东物流创始人刘强东不同,福佑卡车的创始人是一位75后美女单丹丹。创业难,女性创业更是难上加难,在福佑卡车的融资历史上,曾因创始人的女性身份与资本擦肩而过。

不过,资本最看重的还是项目的商业价值和未来前景,与德邦快递、京东物流、顺丰速运建立友好合作的福佑卡车,也吸引了梅花创投、钟鼎资本、君联资本、经纬中国等明星资本加持。

如今,福佑卡车已经来到了美股市场的大门口,这就意味着,物流行业即将迎来第一位带领公司上市的女性创业者。那些曾向福佑卡车伸出橄榄枝的明星资本,也将获得不菲的回报。

当刘强东即将坐拥人生第4家上市公司之际,他的合作伙伴单丹丹也带领福佑卡车来到了美股市场的大门口。

继京东物流赴港IPO之后,其公路货运供应商福佑卡车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IPO申请,上市或许只是时间问题了。

目前,公路货运行业头部玩家满帮集团、货拉拉均未实现上市,这就意味着福佑卡车有望冲刺国内“网络货运第一股”。

公开资料显示,福佑卡车是中国最大的整车运输科技运力平台,以大数据和AI重塑整车货运体验,为货主企业提供靠谱省心的整车运输服务。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搭建一个智能物流平台将货主企业及卡车司机连接起来,货主在平台上发布需求,平台通过算法对下游运力进行订单分配,并把控整车运输的全流程。

如今,我们看到的是福佑卡车即将赴美IPO的结果,但在此之前,是一个75后女性创业者不屈不挠的打拼经历。

福佑卡车创始人单丹丹,1975年出生于江苏南京的一个商人家庭。单丹丹曾是一名乖乖女,听从家人建议报考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主攻市场营销专业。

1996年,大学毕业的单丹丹进入南京禄口机场货运中心,这在当时是一份外界公认的好工作。单丹丹把每个涉及空运的岗位都轮流做了一遍,工作期间还遇到了自己的丈夫王宏鑫。

2004年,在单丹丹的支持下,王宏鑫辞职创办了线下物流公司福佑物流。3年后,乖乖女单丹丹终于叛逆了一次,离开南京禄口机场货运中心,追随丈夫一起创业。

时间行至2010年,福佑物流已经在大本营江苏站稳了脚跟,开了十几家分公司,年营业额达到了2000万元。

众所周知,传统物流是重资产行业,在抵押了自己和父母的房产后,福佑物流遭遇行业天花板,很难再有重大突破。

面对此情此景,单丹丹和丈夫王宏鑫协商后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王宏鑫坚守阵地,单丹丹外出创业。

自此,单丹丹正式踏上了独立创业的艰难道路。

独立创业初期,单丹丹曾因试错付出惨重代价。

彼时,单丹丹加盟好友的创业团队,在南京创办了游戏项目和餐饮O2O项目,四年时间烧光300万,初次试水就打了水漂。

2014年,单丹丹选择回归老本行物流行业,创立了线上物流公司福佑快运,通过连接上游供应商与下游运输方赚取差价,业务涵盖零担、整车、空运等。

当年,在“互联网+”的助力下,滴滴打车的用户数和司机数均呈现几何式增长,而福佑快运的交易量增速却不尽如人意。

在此背景下,单丹丹毅然砍掉零担、空运,只做整车。2015年3月,新平台福佑卡车正式上线,这是一个专注于整车运输的科技物流平台。

与市面上流行的撮合型平台不同,福佑卡车独创了经纪人竞价模式,以此切入交易,形成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闭环,成为行业内首个“全履约交易平台”。

对于创业这件事,找准了方向只是第一步,想要做大做强还需得到资本支持。而某些投资人出于对单丹丹女性身份的顾虑,放弃投资福佑卡车这个新兴项目。

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福佑卡车以创新型的经营模式,吸引了大批明星资本入局。

笔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福佑卡车在7年间累计融资8次,融资总金额约30亿人民币,投资方有梅花创投、盈信资本、钟鼎资本、君联资本、京东物流、中银集团、经纬中国等。

2014年6月,获得梅花创投300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

2015年3月,获得阿里巴巴十八大罗汉之一吴泳铭3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5年7月,完成4500万人民币A+轮融资,由盈信资本独家投资;

2016年4月,完成1亿人民币B轮融资,由钟鼎资本领投,普洛斯跟投;

2017年3月,获得由君联资本领投,钟鼎资本、中航信托、普洛斯跟投的2.5亿人民币C轮融资;

2018年1月,获得由京东物流领投,君联资本、钟鼎资本、普洛斯跟投的1.5亿人民币C+轮融资;

2018年12月,完成由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经纬中国领投的1.7亿美元D轮融资;

2021年4月,完成2亿美元E轮融资,投资方未透露。

在资本助推下,福佑卡车迎来高速发展。长城战略咨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2021》中将福佑卡车列为成立不超过10年、获得过私募投资尚未上市、且估值超过(含)10亿美元的企业之一。

这些慧眼识珠的资本们,投出了又一个行业独角兽。倘若福佑卡车顺利登陆美股市场,各路资本或将从中大赚一笔。

具体来看,截至IPO前夕,钟鼎资本持有福佑卡车12.2%的股份,为最大机构股东,君联资本、中银集团、盈信资本、京东物流、经纬中国分别持股9.4%、9.2%、7.3%、6.3%、5.2%。

随着福佑卡车招股书的披露,更多详细的经营数据得以展现在公众眼前。

货运量方面,截至2021年3月31日,福佑卡车连接超过58.08万名完成订单的司机,累计交付约320万车货物。从2017年到2020年,福佑卡车总订单价值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9%。

客户数量方面,截止今年3月底,福佑卡车的KA托运人(重点客户、大客户)和SME托运人(中小企业客户)有11,174家。其中,SME托运人突破10,000家。

虽然SME客户占据了平台的绝对数,但福佑卡车的营收主要来源于KA客户。2019年、2020年、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分别为33.91亿元、35.66亿元、11.83亿元,其中KA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98.9%、96.6%、89.7%。

值得一提的是,德邦快递、京东物流、顺丰速运是福佑卡车KA客户的前三名,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三大客户分别贡献了福佑卡车总收入的55.8%和45.3%。

在此,笔者忍不住发出感慨,刘强东果然是位优秀的企业家,不仅自家的京东物流成功赴港IPO,投资入股的福佑卡车也奔赴美股IPO前沿,这下真的要赚嗨了!

服务网络方面,截至2021年3月底,福佑卡车的运输网络已经覆盖中国所有城市,并且在37个城市设有分支机构。

这与福佑卡车的客户需求和订单构成密切相关,据悉其订单中超过40%是距离超700公里的长途订单,而这个距离在KA客户中需求也更大。

营业收入方面,2019年和2020年,福佑卡车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33.91亿和35.66亿元,同比增长5.2%;2021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11.83亿元,同比增长76.1%。

根据投资咨询平台灼识咨询的数据,按2020年收入计算,福佑卡车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技术驱动型公路货运平台。

但是,在行业第一的耀眼光环之下,福佑卡车的盈利能力令人堪忧,公司至今仍深陷亏损泥潭。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福佑卡车净亏损分别为2.34亿元、1.16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5450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5016万元。

福佑卡车的利润空间也不乐观。2020年,福佑卡车毛利率首次转正,仅为3%。也就是说,除去为向承运人支付的运输费用、保险费和云服务费用后,福佑卡车仅剩3%的利润空间。

福佑卡车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发力针对中小企业客户的SME业务,此举一方面可以拓宽利润空间,另一方面可以降低对KA业务的依赖。

2020年7月,福佑卡车大举扩展SME业务。截至今年3月底,即推出该业务9个月后,SME业务就贡献了总订单量的22.8%。

这增强了福佑卡车的信心,据招股书披露,福佑卡车会把本次IPO募得资金的50%用于SME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与KA客户相比,SME客户的需求相对分散,营收上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而福佑卡车要求对货物预付款的政策,对现金流本不宽裕的中小企业并不算友好。

此外,福佑卡车通常会与托运人签订为期一年的框架协议。倘若一年期满后,托运人选择减少订单或者更换其他运输服务商,福佑卡车的收入会随之减少。

福佑卡车在招股书中坦言,由于未来将继续扩大业务,使托运人基础多样化,并对基础技术设施进行投资和创新,所以收入成本和运营费用势必将增加,因此无法保证在不久后实现或保持盈利能力。

在此背景下,赴美IPO或是不错的选项。不过,在冲刺行业第一股的道路上,福佑卡车面临的外部压力也不小。

笔者粗略统计发现,进入2021年以来,货运出行领域的独角兽纷纷启动IPO计划,滴滴货运、满帮集团、货拉拉、快狗打车等均传出IPO相关消息,与福佑卡车同场竞技。

在业务布局上,满帮集团与福佑卡车最为接近,都是主营长途公路货运的移动物流平台。但福佑卡车的盈利模式主要靠赚差价,满帮集团主要靠收取会员费。

当下,福佑卡车和满帮集团均递交了招股书,将两种不同的经营理念展现在公众面前,接受资本市场的公开检验,至于哪种经营理念更易获得二级市场认可,时间会给出答案。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