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巨硬执念:探索硬件二十年,天价亏损交学费
微软的巨硬执念:探索硬件二十年,天价亏损交学费
又一家教育机构倒下!昂立英语宣告破产
又一家教育机构倒下!昂立英语宣告破产
与腾讯正式合并,搜狗完成私有化交易
与腾讯正式合并,搜狗完成私有化交易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的情趣氛围品牌粉打,以“蘑菇”作为女孩“成人礼”
立即打开APP
投中网
私信
0
来源:企业供图

对话李开复:即便AI达到99%可靠性,但还是不能与它谈恋爱

2021-05-14
转载
李开复:无论AI机器人讲的话多靠谱让你觉得很贴心,但是它还是超算力的机器以海量的数据和模仿的方式来“欺骗”你的感情。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冯颖星。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所有人都在谈AI。

AI“泛滥”的年代,人工智能能否在投资领域实现应用?AGI(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是否是个伪命题?如果AGI实现,未来人类是否有可能和机器谈恋爱?互联网巨头都在造车,自动驾驶领域隐藏着多少AI落地机会?

近40年来,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不遗余力地为AI奔走,并直言对AI的关注是他职业生涯里最幸福的事情。恰逢李开复的新书《AI 2041》出版在即,在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的“第15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投中信息创始人陈颉与李开复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 李开复博士认为:

1.智能投顾也好,量化交易也好,当一个产品人人都拥有的话,价值就为零。在投资领域有一句话,“要得到可持续的超额回报,必须要能做别人不能做的事和别人不知道的事。”如果一个软件普及化了,也不可能为我们带来超额的回报。

2.我非常看好出行领域,它有几个技术同时发生:一个是共享出行;二是能源革命;三是AI自动驾驶技术。它可以取代人工司机,它最终做到比人更安全的出行方法。四是材料革命。

3.未来二十年,能源革命、材料革命、生物革命和AI自动化革命,不仅将赋能很多领域,为其降本提效,也将带来更大更多的投资机会。

4.我坚持人有独特的灵性。即便AI达到99%的可靠性,人也没有和机器谈恋爱的诉求。无论AI机器人讲的话多靠谱让你觉得很贴心,但是它还是超算力的机器以海量的数据和模仿的方式来“欺骗”你的感情。

以下为李开复与陈颉对话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陈颉:你觉得未来AI在中国应用层面最大的机会在哪里?这一波红利大约会持续多久?未来几年整个产业的格局是怎样的?

李开复:我职业生涯最幸福的时间,就是四十年前开始关注AI。过去5年是AI投资的高峰期,我们不仅提早布局,而且已投出7个AI独角兽。但过去投资AI的打法和已经彻底改头换面。早期我们和其他机构都在追逐那些博士最多、AI能力最强的“黑科技”公司,但现在AI技术已成主流,再去盲目地寻找有三五个博士的投资机构已经作用不大了。

我想分享一下创新工场过去三年和未来若干年,我们会以怎样的模式做AI投资。

首先,黑科技的机会还存在。未来的投资不是说谁有AI博士,而是谁能真正来做黑科技。有这样技术的人,他们未必是科学家,未必知道怎么创业,也未必想创业。创新工场设立有一家人工智能工程院,通读全世界所有AI和其它黑科技论文,当我们看到未来两三年可能有商业价值和独特价值的技术,或者特别牛的人才时,我们会想办法认识这些科学家。有时是请他们自己出来,有时是用他们的学生,还有时候成立一个团队将这些技术带过来。

这件事情可持续,但是量不多。现在的巨头科技能力太强了,我们一年会投三四个初期的科学家,一个教授带几个学生,但做不出成果的情况很少。

中国人口多,数据量也多,数据是AI发展的最好“燃料”。你可以去追寻在什么行业有最多的数据,在该行业里的数据要多,要结构化,且有非常清晰标准的闭环数据。有了这几个前提我们就会投资。今天互联网行业是第一批受益者,第二批是金融行业,第三批是银行、保险公司,这波热潮已过去。那么,下一个受益者是谁?我认为是医疗行业。

医疗行业正在数据化,而医疗数据化的下一步是用人工智能赋能。过去两年,我们正快速布局医疗领域,与潜在的被投资企业寻找有价值的数据,然后帮助赋能。其实在制造业、机器人等各种产生信息的行业,金融、广告、咨询、舆情等需要信息收集的行业,还有很多其他的机会,但是我认为医疗是特别明确的机会。

陈颉:今天是投资会议,我想问一个关于投资的问题。你如何看待AI在投资领域的有效应用,比如智能投顾?如何看待智能投顾在二级甚至一级市场的应用?二级市场大家最耳熟能祥的就是量化交易,除此之外还有哪些智能投顾的方式?

李开复:坦诚说我们做早期投资的工作主要是人来做判断,AI尚未普及使用,我们目前是用数据提供Insight,让投资团队获取更多的洞见。

未来投资行业会逐渐应用AI,但我们做的是早期投资,应用还比较难。如果二级市场或者PE投资的话,现在完全可以使用AI。因为二级市场是海量数据的环境环境,要用海量的数据做决策,理解各种数据的点对点的关系,肯定是适合AI脑的事情。但是它有一些挑战,比如这次疫情,美国还有各国印那么多的钞票,这是前所未有的。如果AI碰到有史以来从未碰到的情况,它就会失控,所以有些AI为主的美国量化基金表现也不好。我们还是要完善AI怎样应用于二级市场,对于“黑天鹅”的事情怎样用人+AI来解决,一旦这个做好,未来二级市场的投资,AI会慢慢贡献更大的价值,那些最早用AI的机构,将会得到超额的回报。

关于量化投资。过去三年我们也一直在做AI量化投资,并且越来越好。我觉得AI投资最多的是比快,现在可以用来预测指数的价值和股价,在这样的预测下,就不仅仅是比快,还要比聪明和快。我们看到美国几家顶级机构的操作手法,认为全世界会有越来越多的AI赋能量化的基金来做超额的投资,所以每一个投资人都应该好好去看哪些可以得到超额回报。可以预期,这在未来会成为一种主流。

关于智能投顾,我抱保守态度。因为智能投顾的提供者确保是一个客观的技术提供者,我觉得是可以参考的。如果有时候一家机构自己能够做两层投资,你可以想象如果智能投顾教大家买A股票、B股票,但是叫你买之前他自己先买了,这不是占我们的便宜吗?所以智能投顾还是要注意和投资软件的机构有没有利益的冲突。

智能投顾也好,量化交易也好,当一个产品人人拥有的话,价值就为零。在投资领域有一句话,“要得到可持续的超额回报,必须要能做别人不能做的事和别人不知道的事。”如果一个软件普及了,也不可能为我们带来超额回报。

陈颉:这个观点我很同意。你对AGI(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通用人工智能)有什么看法,到底什么是AGI,它是否会以类似neural network / deep learning的路径实现?你认为在未来20到30年,AGI实现的概率有多大?在实现AGI的过程中,对人类经济社会带来最大的变化又是什么?

李开复:其实我对标准AGI的定义是不太认同的。标准AGI的定义就是当AI能够做人脑能做的事情,这个定义本身就是人类自恋的定义。当有一天人类比汽车跑得快,那我们得有多强?我们跑不过汽车,但我们比汽车聪明,就不怕它。

摩尔定律是伟大的事情,我们所用的PC、手机因为摩尔定律每18个月翻一倍,但是AI为什么成长这么快?一个理由是深度学习算法,二是算法大约每一年翻4倍,这是什么概念?就是大约过去十年,如果摩尔定律还存在,可以让我们的计算机加快128倍。如果AI每年以4-5倍的速度成长,过去十年应该增快了一千万倍。谁的算法能够超过一千万倍的成长,谁就能突破。所以我对未来的推测是哪些算法、人、机构,能够不断经过海量数据和计算提升得到最大的Abilities。

举例来说,人脸识别从过去十年很难的事情,变成了比人类强大几千万倍。今天的人脸识别可以识别几百万张脸,这些是人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此外,语音识别等其他识别技术都是同样的逻辑,所以我们更关注哪些技术可以做到。

我们最关注的技术是自然语言理解。过去三年,每一年的语言模型可以变大十倍,最近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的文章说“逆天了”,GPT3可以写文章、写诗了,虽然它的错误还是很多,但你要相信一年十倍的提升,再过5-8年和10年就是超人的能力,10年和20年后,相信那时候的AI可以做很多今天人类能做的事情。但是人总是会有一些事情是AI不能突破的,也许是我们的创意,也许是我们的资管意识,也许是我们的战略思维,所以我不觉得严格定义的AGI,在20年内会来临。但是一个超级智能的,今天的AI增加一千万倍是会发生的,会创造巨大的价值,如果想知道更多的预测,我的新书《AI2041》里有描述。

陈颉:开复在之前的书上也提到人与机器的情感互动。今天的AI已经能画画、作曲,甚至我听说AI创作出来的作品,一般人听不出与贝多芬、莫扎特的区别。现在有些创业公司也做一些陪人聊天的事情,像虚拟男友和虚拟女友,这在情感和love上面也看不太出对方是人还是AI。

李开复:我坚持人有独特的灵性,这没有什么科学的根据,今天创作出来的贝多芬、莫扎特都是模仿的,不会出一个新的贝多芬和莫扎特。AI很容易犯小错误,它可以99%的时候讲的话靠谱,甚至是让你觉得它有情感的,但是我们写代码的知道它没有情感,它可能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是人不会犯的错,就会造成你的不信任。

第二,即便AI达到99%的可靠性,人还是没有和机器谈恋爱的诉求。无论AI机器人讲的话多靠谱让你觉得很贴心,但是它还是超算力的机器以海量的数据和模仿的方式来“欺骗”你的感情。

陈颉:我还想问一下关于无人驾驶。无人驾驶是AI最大应用场景之一,创新工场布局了无人驾驶和自动驾驶公司,你的投资考量是什么?你觉得未来自动驾驶的发展路线图是怎样的?

李开复:我们非常看好出行领域,它有几个技术同时发生:一个是共享出行;二是能源革命;三是AI自动驾驶技术。它可以取代人工(司机),最终做到比人更安全的出行方法。四是材料革命。未来可能也会在汽车方面做出更安全、更便宜的车等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它带来的趋势就是汽车越来越舒适,越来越偏宜,越来越准时,随时可叫可到,然后降低它的成本。

我觉得四件事情的同时发生,是一个轰动全球的巨大投资机会,我们也会一方面看我们的无人驾驶技术怎样与已有的造车产业链和能源的机会结合起来。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会看造车过程中还有哪些零部件等新机会或者是新能源的投资机会。

在无人驾驶方面,我们认为在未来的2-3年可以看到的巨大的机会,一个是各种场景有限地创造价值,比如说AI无人叉车我们做了布局,有两家公司;还有RoboBus和RoboTaxi能否布局。还有AI能否进入L4和L5,我们也进行了布局,一共投了6家公司我们确保他们能够创造价值,因为这还是所有AI技术的衡量。

更宏观地来说,也是我书中描述的,未来二十年这不仅仅是出行造车的领域。一旦未来能源的价钱降到今天汽油的1/4,光伏、锂电池会颠覆,能源在今天看来就是不要钱了。第二,合成生物技术等带来各种材料不要钱了,能源不要钱了,水也不要钱,因为我们可以将海水变淡水,然后自动化人力也不要钱了。所以未来二十年,能源革命、材料革命、生物革命和AI自动化革命,会赋能很多领域,为其降本提效,同时也带来特别大的投资机会。

这四种革命除汽车出行外,还会在哪些领域相遇?很多人在看人造肉和新消费,我们想想背后是不是能源电力加AI的机会,还有合成生物的机会。这四件事情,未来二十年会带来巨大地颠覆,我认为是人类有史以来投资领域最大的机会。

陈颉:我们观察到创新工场在过去几年也在扩大投资半径。在很多人印象当中,创新工场还是一个早期VC机构,但是现在从孵化到Pre-IPO都能有参与。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到创新工场要从纯粹早期投资的框架里面走出来的?这个过程中,团队能力的执行问题怎样解决?

李开复: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确实从开始的天使基金做到早期基金,之后一直做到成长期基金,这是我们基金的三个阶段。

为什么这样做?这和为什么高瓴做创投是类似的。高瓴是有相应的经验利用于一级市场,我们是想将Know how应用于投资,要获得超额回报,要做别人不知道和别人不能做的事情,当你有这样的优势,为什么将自己束缚在一个阶段,应该是都用上。

那么有两点是要注意的:一是弄清楚我们想做的是什么?我们想做的是科技改变世界,刚才四种革命带来什么样的机会?我们要做最深度、懂科技,能读懂论文和科学家交朋友,和他们改变世界的事情,这是我们贯彻的事情,无论是早期还是后期的投资,这也是我们独特的优势。

第二,即便你有这样的优势,一位天使投资人做不了PE投资,PE投资人也做不了天使投资人,投资要有专业的团队,天使团队全部只做天使,不可以碰其他的项目;VC团队只看VC轮,不看其他的阶段;成长基金团队则部分投资人有PE背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因为对每个阶段的细腻要求和措施不可以有错失,和VC阶段堵一个赛道得到超额回报的作风不一样,所以我们让团队专注各自擅长的领域,但是他们可以共享各个行业的Know how的资源,然后读论文和看趋势,既有共享又各自独特的架构。

陈颉:感谢开复老师上午带来的insights,我们也会follow你的新书《AI 2041》,是今年7月出版吗?

李开复:对的。《AI 2041》是和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一起合作的一本书,回答了一个大家关注的迫切问题:人工智能将如何在20年内改变我们的世界。敬请大家期待。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