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夫妻联手拿下IPO,女装品牌戎美股份开盘大跌6%
清华夫妻联手拿下IPO,女装品牌戎美股份开盘大跌6%
发力安全AI基础设施建设,瑞莱智慧获蚂蚁集团等机构超3亿元A轮投资
发力安全AI基础设施建设,瑞莱智慧获蚂蚁集团等机构超3亿元A轮投资
软银愿景基金2期领投,一体化智能零售服务商慧策完成3.12亿美元D轮融资
软银愿景基金2期领投,一体化智能零售服务商慧策完成3.12亿美元D轮融资
万物智联迈向下一站,实时互动或将为元宇宙的水和空气
万物智联迈向下一站,实时互动或将为元宇宙的水和空气
立即打开APP
黎曼
私信
0
来源:企业供图

美团实习生逆袭!34岁的沈鹏将水滴送上市,身家66亿

2021-05-08
从美团实习生逆袭,年仅34岁沈鹏将保险科技做上市。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8日报道(文/黎曼)

昨夜,又一家独角兽企业悄悄赴美敲钟。

保险科技公司水滴集团(股票代码为:“WDH”)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此次IPO发行价12美元,发行市值达47.3亿美元(约303亿人民币)。

IPO前,水滴公司以创始人沈鹏、联合创始人杨光、胡尧为核心的管理团队持股26.4%。沈鹏家族持股约21.97%。腾讯为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22.1%。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瑞士再保险三家机构分别持股11.9%、6.5%、5.7%。按此计算,沈鹏家族将获得近66.5亿身家,腾讯获得近67亿。

此次上市水滴将募资约4亿美元,与沈鹏交好的王兴和王慧文再次出手,分别认购了3000万美元。不过,水滴上市首日开盘破发,开盘价报10.25美元,较此前给出的IPO发行价每ADS 12美元低了逾14%,此后跌幅扩大,午盘跌幅曾略超过20%,最终收报9.7美元,跌幅达19.17%。

一个美团实习生的逆袭故事

美团一直是沈鹏身上绕不开的话题,也奠定了他的创业基因。

2009年底,还在读大四的沈鹏,就进入美团,成为其10号员工。上学时,沈鹏开始琢磨做生意,但项目最后都因无法扩张而失败。他仰慕王兴能做出人人网、饭否这样的项目,一心想向王兴学习互联网创业之道。

在美团呆了6年半,沈鹏从一个BD新人到天津城市经理,再被提拔为大区经理再到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兼全国业务负责人,统领6000人的美团BD团队。他负责搭建了美团外卖的业务体系。2015年10月,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紧接着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才涌入公司管理层,他的职位也开始起伏波动。他心中逐渐有了一个认知,“美团这么多人才,不会缺我一个。”

2016年,沈鹏下决心离开美团自己创业。酒杯相撞、离情别绪的那个晚上,王兴经过多次挽留无果后这次没有再劝他留下,还与他分享了创业路上走过的心路历程。

当时的沈鹏认为,从2010年到2016年,互联网助力下的消费升级已走过6个年头。他试着探讨其背后的意义:消费升级很大程度上解决的都不是从无到有的突破性问题,而是锦上添花的问题。

“这不是从让老百姓吃得更好、活得更好的角度出发。对一个想创造消费价值的创业者来说,这并不是创业最大价值的体现。”是否还有难啃的骨头?这个想法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于是,他选择了大病医疗方向。这里面有他自己的切身体会,也有对行业前景的考量。

沈鹏出生在山东临沂一个叫平邑的县城,他的父亲做过保险工作。对于保险,他很小就耳濡目染。他真正感受到保险的重要性,源于一次住院经历。儿时贪玩,他喜欢和小伙伴一起爬电线杆。在一次攀爬的过程中,电线杆意外漏电,他全身触电,在医院治疗了8个月。

这期间,他一直看着两边床位的病人来来去去,感慨良多。“有钱人生病,他可以享受非常好的医疗手段,很快能把病治好。家庭条件一般的人,如果没有保险,不仅得不到好的医疗手段,还要看着医药费一天天地消耗下去。有些人为了治病,不得不借高利贷。”

沈鹏坦言,这段经历对他的影响很大。此后,他一直关注着国内医疗保险方面的发展。向王兴学习互联网创业多年,他一直琢磨着的创业方向也渐渐有了思路,即用互联网去赋能保险这个传统行业。

2015年年末,他和IDG资本合伙人王辛在北京望京的一家咖啡馆见面。沈鹏告诉王辛说,互助可能是一个极具创新性、在中国非常有未来的事情。这是他第一次提出水滴创业的构想。

看准这个领域,沈鹏决定all in。就在沈鹏宣布辞职创业的当晚,沈鹏收到了美团的前同事们转来的800多万人民币。如今,美团对沈鹏的兄弟情谊仍在,在水滴上市路演期间,王兴认购3000万美元,王慧文通过家族信托Kevin Sunny也投了3000万美元。

水滴的创始团队并非保险行业从业者,其模式也并不是保险行业通用,风险点还是不少。

水滴A 轮投资人蓝驰创投董事总经理曹巍表示,水滴团队不是保险行业的从业者,保险行业又是一个相对复杂,学习曲线非常陡峭的行业,当时比较担心他的学习进度是否能够快速跟上。另外,从模式创新角度,之前美团这套运营打法拿到水滴,并不确定是否能够跑通。当时沈鹏只是给了一个大面的规划。但现在来看,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水滴也交了不错的答卷,增长非常迅速,市场占有率也非常高。

短短5年,沈鹏凭借自己的努力将企业做到了一年营收30亿元,仅在34岁就将水滴推向二级市场,敲钟成功。

“沈鹏的个人奋斗史非常有说服力,在美团期间的历练非常励志。而且他身上有一种不服输,不怕苦的斗志,又有一种虚怀若谷、谦卑的心态。”王辛表示。

今年4月,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还与张一鸣、宿华、程维等一同入选《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该榜单旨在挖掘中国年轻的杰出创新者、价值缔造者和变革者,被称为“商业巨星摇篮”,沈鹏已经连续三次入选该榜单。

2020年营收30亿元,近九成来自保险佣金

招股书首次揭开了水滴的财务面纱,我们来看看其数据表现。

2018年到2020年,水滴公司营收分别为2.38亿元、15.12亿元、30.28亿元,其2019年营收同比增速达到了535.3%,2020年增速有所下降,仍然达到了100.30%。

在水滴的营收中,主要收入来自保险佣金。

水滴公司的保险佣金在过去三年分别为1.22亿、13.08亿和26.95亿,在总营收中占比分别达51.3%、86.6%、89.1%。2020年保险佣金的收入占据总收入近9成。

水滴保销售的保险产品分为短期险(保险期限为一年及一年以内)和长期险(保险期限一年以上),其中长期险业务从2018年到2020年的佣金收入分别为151万元、1.73亿元、6.5亿元,占公司营收0.6%、11.5%、21.5%。

截至2020年底,水滴保与62家保险公司合作,向用户提供200款健康险和寿险产品。水滴保的付费用户数为1920万,累计付费保单数量达到3070万张。

作为一家极重运营的互联网企业而言,需要的成本与费用必然不少。

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成本与费用分别为4.26亿元、17亿元、35.24亿元(约5.4亿美元),成本与费用中开支最高的为销售与市场费用,分别为1.85亿元、10.56亿元、21.3亿元。

作为一家保险科技公司,水滴也在不断加强研发投入。根据招股书,水滴公司的研发投入从2018年的6920万元增至2019年的2.15亿元,在2020年达到2.44亿元,占净收入的8.1%。

随着支出增加,水滴公司的亏损也呈加大趋势。2018年、2019年、2020年,其运营亏损分别为1.88亿元、1.95亿元、4.96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水滴公司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62亿元(约1.6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9.64亿元。

当前,水滴公司拥有两大业务板块:保险保障和医疗保障。

其中,保险保障板块包括水滴互助(2016年5月上线)、水滴筹(2016年7月上线)、水滴保险商城(2017年5月上线)、水滴公益(2018年7月上线)等业务线;医疗健康板块包括水滴健康(2020年8月上线)和水滴好药付(2020年7月上线)等业务线。

值得一提的是,水滴互助已经于2020年3月关停,这一动作也被业内人士解读为“为上市扫清障碍”。

豪华融资阵容

水滴公司成立以来获得过多次融资,并拥有华丽的投资阵营。投资方阵容包括IDG资本、高榕资本、真格基金、点亮基金、蓝驰创投、创新工场、博裕资本、中金资本等VC/PE,以及美团战投部、腾讯、瑞士再保险集团等产业投资方。

沈鹏从美团办完离职手续,第一笔天使投资5000万元就到账,投资方包括腾讯、IDG、高榕、点亮基金、真格基金。

蓝驰创投董事总经理曹巍回忆,当时投水滴时情况有些特殊。在蓝驰的投资组合中,一般在第二轮、第三轮进入。但水滴第一轮确实有很豪华的投资人进来,给后续轮次的融资带来了一定压力。“在当时的时间点,真正愿意笃定地拿钱出来支持水滴业务的人并不多,而且水滴现在的核心业务还未上线。”不过他认为,无论是在相关业务的合规方面,还是未来增长方面,水滴团队都看得比较清晰。

2017年,水滴宣布完成1.6亿人民币A轮融资,蓝驰创投正是参与方之一。蓝驰的整个决策时间只用了3周左右。

2019年,水滴公司先后完成近5亿元的B轮融资,及超10亿元的C轮融资。

2020年8月,水滴公司宣布已完成2.3亿美元的D轮系列融资,由瑞士再保险集团和腾讯公司联合领投,IDG资本、点亮全球基金等老股东跟投。

水滴上市此次将募资近4亿美元,部分上市募集资金将用于科技赋能理赔,提高运营效率及用户体验。在水滴认购阶段,除了博裕资本、厚朴资本、美团王兴和王慧文外,还有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腾跃基金等多家大型投资机构下单,彭博创始人布隆伯格、快手创始人程一笑等都参与认购。

实际上,很多保险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相对来说并不亮眼,估值都不高。水滴同作为保险赛道里的玩家,未来表现是否如一众险司?

曹巍认为,投资是一个看未来的生意,要看能够驱动这些创新项目走向未来的它更底层的一 些因素,也是因此,看待水滴未来的价值也需要崭新的视角。“水滴是保险平台,是真正的保险科技,不是保险公司,更不是依赖传统线下经纪人模式。所以传统保险公司之前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并不代表着这些创新公司的价值的锚定点。因为水滴的增速和业务体量可能都是这些公司的几倍或者是几十倍。”

中金公司表示,未来十年,健康管理领域或是保险及相关行业的必争之地。未来水滴若能将医疗健康和保险保障板块内各平台的接口打通,有望打造“保险+医+药+创新支付”的一站式健康管理平台。从该业务线发展路径来看,未来的水滴公司想象力不仅局限于保险佣金收入,因此其天花板将大大增高。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