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轻食赛道也能玩出新花样:毛利润70%的气球派对,莎啦啦手把手教你做氛围大师
千亿轻食赛道也能玩出新花样:毛利润70%的气球派对,莎啦啦手把手教你做氛围大师
永辉超市难辉煌:利润下滑99%、新业态试水失败
永辉超市难辉煌:利润下滑99%、新业态试水失败
生鲜冻品数字化供应链服务平台飞熊领鲜获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生鲜冻品数字化供应链服务平台飞熊领鲜获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手机厂商新战事:集体入场造车
手机厂商新战事:集体入场造车
立即打开APP
韩文静
私信
0

五源资本完成新基金募集,总规模超130亿元

2021-04-12
上市公司
新一期美元基金规模超17亿美元,包括了早期基金与成长期基金。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4月12日报道

五源资本宣布募集完成新一期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募集总规模折合人民币超130亿元。

本期美元及人民币募资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国内外新老投资人的全力支持和超额认购。其中,新一期美元规模超17亿美元,包括了早期基金与成长期基金。

五源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表示:“对五源来说,最重要的始终都是一件事情,推动可以对社会带来长期影响的事情。如今信息技术正在史无前例地渗透至各行各业,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使底层技术架构发生了变化,应用层产品也随之革新,新的产业升级才刚刚开始。我们要做的,是持续寻找并支持那些稀缺的创业者——他们对未来充满想象力,并且有能力将想象变为现实。这是五源存在的意义。”

五源资本创始合伙人石建明表示:“感谢国内外新老投资人一直以来对五源的信任和支持。在过去这些年的探索中,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创业者的需要,我们提出了很多开创性的想法和设计,我们很幸运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感谢投资人持续给予足够多的包容,因为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才有更长的投资周期和更多元的投资工具去支持更多创业者去将他们对未来的想象打造为现实。”

新一期基金募集完成之时,五源资本的两位创始合伙人展开了对话,他们谈到了寻找稀缺创业者的体会,想象力对于投资的重要性,以及在五源内部如何保证想象力持续产生。

Q :最新一期的基金希望解决什么问题 ?

刘芹:无论是当下、过去还是未来,对五源来说,最重要的始终都是一件事情——将更多时间投入在那些艰难但是具有长期价值的问题上。我们不希望花过多时间关注那些微小创新和同质化跟随者的事情。

Q:当前市场有一种声音似乎是,我们度过了创新创业密集爆发的过去20年,如今创新不再像过去那么多。你怎么看?

刘芹:我觉得这是看短期的过去得出的结论,如果用更长期的视角来看,人类社会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再到信息革命,新一代信息革命才刚刚开启。

我们经过了以互联网为主导的几十年,如今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革命,正在重塑各个行业。底层计算架构正在被重塑,应用层产品也随之变化。制造业、服务业,金融行业、教育行业都在被重塑,家电、汽车被重新发明,工厂里的生产流程正在被改变,新的产业升级才刚刚开始。生命科学也在发生全新的变化。生命如何起源、遗传、延续,为什么会出现疾病,这些领域都在发生重大突破,我们对自己生命的理解,取得了前所未闻的进展。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真正的创新才刚刚开始。以互联网行业为核心的模式创新还在继续发展,新的创新也正在孕育,而且会更加精彩、丰富。

Q: 很多领域都存在创新机会。对于这些创新领域,你们是先有一个预判,进而去寻找创业者,还是说在等待创业者在那里出现,来支持他们?

刘芹: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但通过保有想象力,可以让我们识别那些创造未来的创业者。虽然有时候这种对未来的想象会看似很疯狂甚至愚蠢,是小概率成功事件。但就像我们投资的企业家一样,这种想象可以成为他们的信念甚至信仰。他们看待事物有更长的时间尺度,而非拘泥于眼下。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同类。

但是这也是一种等待,毕竟我们是投资人,某种程度上也是在等待这样的创业者出现,与他产生一种深度共鸣。可以这样说,我们既对未来保有想象力,同时也是在等待稀缺的创业者出现。

石建明:这一直都是互相激发的过程。我们听到创业者分享很多他们对行业、技术的认知和看法,也会激发我们对未来的想象力。所以我们非常欢迎有疯狂想法的创业者跟我们多交流,这个碰撞过程让我们学到很多。

我们的合伙人和同事们其实都有点小疯狂和梦想,对未来有很多想象力,但同时也会做很多理性的分析和研究,最终我们用资本的方式去支持那些可以对社会产生长期影响的创业者。

Q:怎么保证团队一直有敏锐的想象能力?

刘芹:我们在沉淀一种方法论背后的方法论。方法论是指我们发现稀缺创业者的方法,而方法论背后的方法论,是如何持续产生这种方法。当我们进入全新的领域,如何从不懂、无知到逐渐形成清晰的想法,这需要机制上的保证。

首先是想招什么样的人进入团队,他必然是要有巨大的好奇心,这会是他思考的源动力;其次是内部要鼓励大家花足够多的时间去激发想象力,各种疯狂的、甚至不靠谱的思路,鼓励大家尝试;另外还要找到一种方式,能把这些想法一步步地验证、落地,它就变成一个方法论背后的方法论。

石建明:我们还是有一个很开放的心态,也希望公司是一个很开放的体系。

比如我们看ITBT(数字化医药研发)行业,我跟刘芹还有其他合伙人都不是life sciences背景,其实此前在我们脑海里的life sciences是很高深的、年纪很大的科学家在研究的事情。年轻同事加入的时候我们问,什么是你未来十年想要全情投入的事情,我们就听到了life sciences领域新变化的输入。

我们的体系足够包容,愿意花时间在这些事情上去探索,去试错,慢慢在组织内部形成共识。这可能是保持敏锐想象力的重要机制。

Q: 可否这样理解,相较那些基于对过去的研究作出的投资判断,五源更多是基于对未来的想象力作出判断?

刘芹: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观察。重要的不是过去的经验,而是对未来的想象力。

我们投资的创业者也都是这样的人,他们没有被过去的框架束缚,而是对未来拥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不断地打破常规、突破当下边界。我们很容易跟他们产生共鸣,也意识到其实我们是一类人。但这样的人是非常稀缺的。我们也越来越珍惜这种稀缺性,并在五源内部有意识地培育一种这样的文化、价值观和工作方法,寻找年轻人能加入到五源,帮助他们成功,那么五源也可以成为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机构。但同时,我们也需要非常多理性、严谨、体系化的东西,要把这两点结合起来。

石建明:风险投资这个事情有时候也有点分裂。你既需要有对未来的想象,这种想象有时候在短期来看很疯狂,同时,也要能够去仔细地求证,判断时机是否合适。这是理性跟感性相互结合的事情,难度确实很大。对我们自己和团队来说,要求都很高。

Q:五源的slogan 是“别人眼中疯狂的你,开始被相信”。有一种说法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也有种说法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这与想象力也有关联,可能因为你的想象力到了,比别人更早地看见,因此更相信,这是一个螺旋式的过程。那么你的相信和想象力,在工作中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刘芹: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某种角度来讲,人类文明进步的过程,也是通过不断创造价值观、创造信仰来聚集更多同类的过程。为什么会产生相信?因为这就是人的本能,或者说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之一。

但越是有风险、有争议的事情,寻找同类的过程越痛苦和艰难。创业是个极其孤独的过程,风险投资也是。在我们的工作中,要找到那些能够相互相信的人是非常艰辛的,因为那些对未来的想象力太稀缺了。但有意思的是,推动这个社会往前走的,恰恰就是这样一个过程——通过你的价值观、对未来的想象力来寻找同类。

Q:当你对未来的想象和他对未来的想象不一致的时候,你会选择相信吗?

刘芹:关于相信有一种情况是,我已经全部想明白了,别人跟我一致我就相信,不一致就反对。我们可能不是这样的。

前面说,那些对未来的想象力是非常稀缺的,所以我们对任何提出奇思妙想的创业者,本能的反应是先不要否定他,也许有一些东西是我没看到的,他们可能在寻找另一种稀缺的同类。我们首先要学会放下自我,先尝试理解他们,进而尝试产生共情,这种共情是基于你对未来也有一些想象和认知。这就是前面说的寻找同类的过程。

Q: 五源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是什么吸引最疯狂、最有想象力的创业者来找五源?

刘芹:过去十年,资本市场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变化,以前经济学概念里认为资本是稀缺的生产要素,在今天相对而言已经不再稀缺了。市场上也因此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要通过放大资金规模以获得投资上的优势。

但规模变大是一个容易做的选择。在今天货币超发的情况下,什么东西长期来看依然很稀缺?就是对未来的想象力和企业家的精神,这些才是最稀缺的。这也是五源存在的价值,就是要找到这些稀缺的创业者。

但今天五源依然也要做大资金规模。因为当前科技创新对经济影响的规模,已经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我们的认知也在从几个少数的行业,拓展到更多全新的领域,这种认知的拓展也必然会反映在资金规模上。但五源真正的意义和价值,不是基金的规模,是我们的能力,基于想象力、基于愿景,识别创业者,和他们共同推动改变的能力。

Q:过去五源挖掘了非常多的非共识创业者,今天的市场来看,资本的供给会更多,创业者也更多,基金涉及到的领域也变得更多。当前再去捕捉非共识创业者,这件事情是更难了,还是更容易?

刘芹:从来就没容易过,今天依然很难。

但我的信心来自于我们对创业者的理解也在与时俱进,我们也在不断丰富寻找稀缺创业者的工具箱。过去我们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得到非常多正反馈,这些领域的创业者通常有非常强的人性洞察能力和商业模式构建的能力,我们依然会在这个领域寻找新的企业家;而硬科技领域的企业家,他们必须具备一种非常强的技术愿景和对技术方向的洞察,同时他们的跨界能力要更强,因为技术落地必须要跨界,将技术创新与商业需求整合,这就对企业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在对他们的探索过程中也已有一些正反馈,这给我们更多的自信。

Q:你们觉得自己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创业者还是基金管理者?

刘芹:我们是一群创业者,误打误撞地跑到了基金这个行业。我们最开始入行的时候没有任何经验,面临的问题跟无数创业者在第一天创业的时候一样,没办法回答别人,我们从来没干过这事,为什么我们可以成功?从这点上,我们和创业者一模一样。

但是我们另一个很重要的使命是,作为基金管理者,希望通过我们做的事情,可以带动整个资本市场生态的变化,让这一群被低估的创业者,可以被更多投资人挖掘、识别他们的价值,让他们从被低估、不被认可的状态,逐步被资本市场认可,得到更多资本加持。这也是我们对创业者重要的价值所在。

石建明:我们还是把自己定位成创业者,创立五源是创业的一部分。作为创业者我们也在不断地改写这个行业的一些规则,提出了很多开创性的想法和设计,以便最大限度支持创业者的需要。

当然我们也很幸运,这些年我们也集聚了一群相信我们那些疯狂想法的LP投资人,持续给予我们包容和信任。因为他们的支持,我们才有更长的投资周期和更多元的投资工具去支持更多创业者,去将他们对未来的想象打造为现实。

Q:当前最担心的是什么?

刘芹:这几年因为我们的投资成绩单,我们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就像一个企业家从原来被低估的状态到逐渐被认可,这时候要真的问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面对这些问题,一旦开始含糊其辞,就会非常危险。

所以我们需要头脑清醒。在扩大规模的同时,一定要保有我们稀缺的能力。

我是谁?我们是创业者,在基金这个行业里,我们从完全不懂行业,到慢慢成为一个令大家认可的基金。之所以走到今天,不是因为我们资金变多了、规模变大了,而是我们具备的稀缺能力,可以持续地寻找那些有想象力、有未来愿景的企业家,在他们面临极大争议、被低估时,选择相信他们。而且我们具备了一种在不同领域里面找到他们的能力,这才是支撑我们走到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其实作为基金经理人,最重要的是配置的价值。我们存在真正的价值,就是把一些被低估的企业家和他们背后那些想象力的想法,能够在我们的基金体量里超配给他们,帮助他们获得更大的成功。

假设五源基金规模能够变得更大,我们可以持续支持企业家做一些更加疯狂、更难,同时长期价值更大的事情。但如果没有具备这样的意愿和能力,只是简单的把资金规模做大,是识别不了这种稀缺的企业家价值的,也就没有能力去做超配。

石建明:去年五源的更名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让我们重新回想初衷,为什么要走出创业这一步?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理想是什么?

规模可能是十多年以来努力的结果,但我们不能沉醉在当前的成绩,而是要重新想想我们目标和使命,继续朝那个方向去。我相信以后的规模肯定会越来越大,因为只要你朝着这条路走,规模就会越来越大,资金会越来越集中。但最重要的是能够坚持初衷。

Q: 你们期望五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刘芹:去年我实现了一个多年以来的愿望,去沙漠里面越野驾驶。沙漠很荒凉,当你有一辆越野车,你就可以征服那个残酷的环境。地球上最广袤、最未知的地方是海洋,如果你问想让五源成为什么样的组织,我希望像一艘帆船,依靠自然的力量去探索最广阔、未知的世界。

石建明:我想用Linux 来表达我对五源未来的期许。我希望五源是一个这样的组织,它是一个开放的体系,有一个共同的使命,每个人因为这个使命参与进来,同事、EIR、创业者和合作伙伴们,大家进行一种开源的合作,最终对这个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

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自2008年成立,是小米(HK:01810)、快手(HKEX: 1024)最早期的投资人,也成功投资了携程(NASDAQ:CTRP)、UCWeb(阿里巴巴(NYSE:BABA)收购)、欢聚时代(NASDAQ:YY)、华米科技(NYSE:HMI)、精锐教育(NYSE:ONE)、虎牙(NYSE:HUYA)、云米(NASDAQ:VIOT)、金山办公(科创板:688111)、荔枝(NASDAQ:LIZI)、声网Agora(NASDAQ:API)、小鹏汽车(NYSE:XPEV)等企业,投资组合还包括包括微医集团、商汤科技、地平线、Pony.ai、爱回收、Keep、PingCAP、大搜车、小猪短租、脉脉、智米等高速成长的优秀企业。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