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轻食赛道也能玩出新花样:毛利润70%的气球派对,莎啦啦手把手教你做氛围大师
千亿轻食赛道也能玩出新花样:毛利润70%的气球派对,莎啦啦手把手教你做氛围大师
永辉超市难辉煌:利润下滑99%、新业态试水失败
永辉超市难辉煌:利润下滑99%、新业态试水失败
生鲜冻品数字化供应链服务平台飞熊领鲜获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生鲜冻品数字化供应链服务平台飞熊领鲜获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手机厂商新战事:集体入场造车
手机厂商新战事:集体入场造车
立即打开APP
盛佳莹
私信
1

营收腰斩、持续亏损,“风口浪尖”中的猎豹移动卖完字节股票后还能靠什么?

2021-04-05
转载 上市公司
猎豹移动未来业务让投资者们担忧。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博望财经,作者:恒心。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3月23日,美股上市公司猎豹移动(CMCM)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2020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猎豹移动2020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56.6%至15.6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同比由盈利3.59亿元转为亏损4.98亿元。

猎豹移动股价由2018年1月12日最高价16.05美元/股持续波动下滑至2020年6月26日最低价1.64美元/股,此后稍有所好转,截至2021年4月1日,收盘价2.32美元/股,距离最高点,其市值“蒸发”19.2亿美元。

01海外市场退出不得已

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表示,“鉴于海外市场的不利环境,猎豹已经选择从海外市场战略性退出,将资源集中在国内市场以及与AI相关的业务上”。

曾几何时,猎豹移动因无法突围国内互联网PC端的重围而选择出海征战,从一家看起来内忧外患的传统软件企业转型为成功的海外互联网公司,并成功于2014年5月登录纽交所上市,之后便迎来了高光时刻,市值也曾高达50亿美元,股价最高曾达19.18美元/股。

成也海外,败也海外。猎豹移动海外市场退出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

2020年2月21日,猎豹移动宣布与谷歌的合作中断,猎豹移动Google Play商店、Google AdMob和Google AdManager账户均已被停用,这对猎豹移动继续吸引新用户以及从谷歌产生收入的能力带来了重大影响。与此同时,猎豹移动在海外市场出售了一些与游戏相关的业务和资产,通过这些处置后,猎豹移动剩下的业务主要包括互联网业务及AI业务。

考虑到猎豹移动在海外市场出售的一些资产后,猎豹移动财报显得“虚胖”。猎豹移动2020年全年实现收入15.6亿元,但与此同时,因处置字节跳动的股份,以及其他业务和资产,获得营业外收入9.8亿元,占全年收入超6成。也就是说,猎豹主要是靠卖字节跳动股份来维系财报的数据。

众所周知,这种“盈利”能力不具有可持续性。从某种程度来看,猎豹移动实现的这9.8亿元的营业收入,似乎更像是主营业务的“遮羞布”。

海外市场一直是猎豹移动主要业务范围,2016~2019年,猎豹移动海外生产所带来的收入分别为27亿元、33亿元、30亿元、22亿元,分别占同期营业总收入的58.7%、66%、60%、61.1%,占比均在6成左右。此次猎豹移动退出海外市场,致使营业收入腰斩至16亿元,足可见退出海外市场对猎豹移动带来的沉重打击。

工具产品内容化,堪称世界性难题,曾经太多的明星企业因此受困,但猎豹移动却迎难而上,发力人工智能,试图通过“另起炉灶”的方式来摆脱目前的困境。

傅盛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明确指出猎豹移动全年的运营要点:(1)大规模消减成本和运营费用,提高运营效率;(2)工具产品摆脱纯广告模式,转型会员内购模式;(3)AI业务精细化投入,聚焦落地场景。

在此基础上,傅盛还强调,“我们有着充足的现金储备,持续的股东回馈。2021年,我们将进一步控制成本,在AI业务上继续探索更多商业化模式,为猎豹移动重构可持续增长的业务模式”。

作为移动猎豹的重点发展领域,近几年商场机器人业务发展异常迅猛,目前看来,猎豹移动在人工智能这块似乎是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

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猎豹移动商场机器人覆盖41个核心城市,近1,200家商场,机器人数量近12,000名,日均触达客流近6,000人次,如此庞大的商场机器人网络给猎豹移动带来收入近1亿元,并且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AI机器人业务已启动商场场景商业闭环,AI教育与百所院校达成合作。

从商业模式来看,移动商场机器人业务与猎豹移动此前大获成功的互联网模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AI商业化并非易事。此前AI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云从)因受AI产业商业化大环境的影响,或撤回自己的IPO申请,或者选择两地上市的方式,一度被人期待的AI企业上市潮似乎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对于转型中的猎豹来说:一方面,猎豹很难通过提高市值来获得资本青睐;另一方面,猎豹移动AI产业的大规模商业化落地仍难以断定,持续大量的资金投入能否见效还有待市场检验。

02营利双降难解决

对于营收的大幅下滑,猎豹移动表示,主要是由于自2020年2月起与谷歌的合作中断。

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2020年第四季度,猎豹移动Non-GAAP总成本费用同比下降61%,环比下降33%;Non-GAAP毛利率从2019年的65.4%上升到2020年的71.3%;同时,猎豹移动Non-GAAP营业亏损自2019年Q4以来连续多个季度持续收窄,这份财报“答卷”也貌似是猎豹移动“勒紧裤腰带”后的战果。

和绝大多数的企业亏损不同,猎豹移动并非因成本费用急剧增长而导致深陷“增收不增利”的怪圈,而是在大规模消减成本和运营费用的同时出现亏损。由此可见,猎豹移动盈利能力严重不足。

2019年,猎豹移动公用事业产品及相关服务和移动娱乐业务收入分别占营业总收入的44.44%、52.78%。公用事业产品及相关服务和移动娱乐业务盈利能力弱,致使猎豹移动持续亏损。

2020年猎豹移动营业总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互联网业务,收入占比超9成。同时,猎豹移动表示,目前旗下互联网业务已基本上实现由单一的“广告模式”向“广告+会员模式”的转型,受此影响,猎豹移动会员数量和收入均持续增长。其中,2020年第四季度,移动端工具会员数量环比增长超2倍,会员收入占比环比增长3倍。

虽然猎豹移动转型交出的答卷表现还不错,但能否带来巨大的盈利能力仍待验证。

03侵权纠纷仍缠身

猎豹移动以工具型产品起家,以工具软件为业务核心,以猎豹清理大师为用户入口,为用户推荐猎豹移动其他的安全软件、浏览器等产品,并借助广告获取收入和利润。其中浏览器信息流化是不少浏览器的内容化选择,而关键是要有大量优质的内容作为支撑。

猎豹移动是否具备大量优质的内容我们无从得知,但根据企查查显示,猎豹移动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被起诉。

企查查显示,猎豹移动2014年上市以来新增232封裁判文书,案由多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和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等。其中猎豹移动作为被告/被申请人的案件共188起,占全部案件超8成,涉诉金融567.51万元,占全部涉诉金额的85.01%。

此外,猎豹移动存续82条开庭公告,其中尚未开庭公告11条,开庭时间集中于4月~6月,案由同样多为著作权纠纷和侵权纠纷。

据相关报道,美国做空机构Prescience Point Research于2017年以“猎豹移动旗下的直播平台Live.me87%的营收财务造假,其他工具类应用的55%营收伪造”为由,对其造假套路进行了详细分析,不断将其做空。2018年,据Kochava研究报告显示,有8款非常受欢迎的安卓应用利用用户权限卷入广告欺诈案中,而这8款应用中有7款来自总部位于北京的猎豹移动。

上述逾百起诉讼纠纷以及因财务造假被不断做空对猎豹移动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损害,致使大量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在猎豹移动原本营收双降的背景下更是“雪上加霜”。

综合来看,猎豹移动面临着营收腰斩、持续亏损、合规问题等风险,同时叠加已决定从海外市场退出,致使市场份额骤减,且上述因素短期内不可消除,猎豹移动未来业务让投资者们担忧。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