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7轮融资,专访小熊U租创始人胡祚雄:做长期主义奋斗者
3年7轮融资,专访小熊U租创始人胡祚雄:做长期主义奋斗者
跟谁学发布财报:2020年全年净亏损近14亿元
跟谁学发布财报:2020年全年净亏损近14亿元
傅利叶智能获C+轮融资,加速构建康复产业生态体系
傅利叶智能获C+轮融资,加速构建康复产业生态体系
51Talk发布2020年Q4财报:全年营收20.54亿元
51Talk发布2020年Q4财报:全年营收20.54亿元
立即打开APP
投资界
私信
0

80后长女掌舵,立白家族第一个IPO诞生

2021-02-22
转载
朝云集团,仅仅是立白陈氏家族商业版图的冰山一角。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作者:刘博、赵明溪。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立白集团陈氏家族,即将坐拥第一家上市公司。

投资界消息,近日港交所披露,朝云集团有限公司通过上市聆讯,随后已开始预路演,目标集资3亿至4亿美元(约23.4亿至31.2亿港元)。这意味着,朝云集团离上市敲钟只差一步之遥。

朝云集团背后,是一门不起眼的家族生意。公司的前身是立白集团超威事业部,主营家居护理产品,旗下拥有诸多知名品牌,比如广东家喻户晓的杀蚊驱虫品牌“超威”。招股书显示,朝云集团2019年营收达13.83亿,而杀虫驱蚊产品占据了半壁江山。

朝云集团的掌舵者是立白集团创始人之一陈凯臣之女——陈丹霞。20年前,陈丹霞出国留学期间便开始打理家族生意,更是在2008年临危受命,成为高姿新任总经理。此后她接手超威事业部,在2018年正式成立朝云集团,一举打破立白家族企业不上市的惯例。但这只是开始,在陈丹霞的设想中,高姿、超威(朝云)和澳希亚未来都要IPO。

出生潮汕,80后创二代掌舵,这家公司即将港股上市

朝云集团背后,是一位80后女性创二代的故事。

陈丹霞,出生于潮汕家庭,其父亲便是鼎鼎有名的立白集团创始人之一陈凯臣。2002年,家族生意发展十分迅速,陈丹霞选择出国去悉尼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与此同时,为了开拓澳洲市场,2002年立白集团在澳洲设立了分公司,管理分公司的重任自然也就落在了陈丹霞的肩上。留学期间,正值澳洲经济疲软期,颇具商业头脑的她一口气拿下了澳洲七大护肤品牌的中国独家经营权,并在2006年回国组建了广州澳希亚实业有限公司。

随后2009年全球陷入经济危机,主攻化妆品行业的陈丹霞趁着国际品牌处于谷底,用资本抄底进行国际并购,一举收购了澳洲老牌企业格兰玛弗兰、赫拉,并成为了澳希亚澳大利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她的带领下,格兰玛弗兰在中国地区已拥有购物中心品牌店近100个、百货专柜300多个,以及超过6000个CS渠道销售网点。

彼时的立白集团正处在快速扩张时期,先后收购了蓝天六必治和重庆奥妮,并在2006年将一线品牌高姿化妆品收入囊中。但被收购后的高姿,其业绩增长并未达到预期目标,两年时间内更换了三任总经理。

于是,具备多年化妆品行业经验的陈丹霞临危受命,2008年空降到高姿担任总经理。面对重重困境,陈丹霞甫一上任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团队建设、渠道拓展、管理架构更新、系列新品开发这四个方面入手。很快,高姿在两年之内就实现了逆势增长,成为首个国内日化巨头收购化妆品企业并转型成功的案例。

经此一役,陈丹霞得到了父辈们更多的认可,开始担任立白集团董事,并负责朝云集团的前身——2006年成立的超威事业部。2017年底,广州朝云控股通过组成超威事业部的多家公司运营业务,并在2018年4月正式独立,在香港注册成立朝云集团,陈丹霞也由此成为朝云集团董事长兼CEO。

此次IPO筹谋已久。早在2017年的一次演讲中,陈丹霞就曾透露,“在拉芳上市后,最近几个月我每天要见的人和券商都非常多。确实,我们的高姿、超威和澳希亚未来都是要计划IPO的。”

如今,朝云集团已经成功通过港交所聆讯,离上市敲钟只差一步。接下来,我们要期待的便是她何时收获第二家上市公司了。

一门不起眼的家族生意:主业卖蚊香,一年进账13亿元

脱胎于立白集团的事业部,朝云集团靠什么撑起一个IPO?

招股书显示,朝云集团定位于一站式多品类家居护理及个人护理平台,旗下拥有“超威”、“贝贝健”、“威王”、“润之素”等多个知名品牌,产品种类涵盖杀虫驱蚊、居家清洁、空气护理、智能家居工具、宠物护理等多个领域。

灼识咨询统计,2015年至2019年间过往五年,按零售额计,朝云集团在中国家居护理行业本土公司中位列第三,并在中国家居护理行业的所有公司中排名第四,于2019年占市场份额6.3%。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朝云集团分别实现营收13.46亿、13.50亿、13.83亿和14.61亿,净利润分别为1.70亿、1.77亿、1.84亿和2.15亿。其中,杀虫驱蚊产品撑起了半壁江山。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杀虫驱蚊产品收入占营收比分别为68.4%、69.4%、63.3%、64.9%,均超过了六成占比。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朝云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在管理、经营及财务三方面均独立于立白集团,但二者实际上仍然深度绑定。

招股书显示,在朝云集团IPO前,陈凯旋及陈凯臣两兄弟及其配偶合计持股99%。其中,陈凯旋持股6.5%,李若虹(陈凯旋妻子)持股58.5%,陈凯臣持股3.5%,马惠真(陈凯臣妻子)持股31.5%,共同构成一致行动人。

值得一提的是,立白集团为朝云集团最大的客户。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 3月31日止三个月,与立白的销售额分別占到公司营业收入的17.9%、23.0%、 20.7%及20.5%。且朝云集团通过立白集团向48家大客户(包括沃尔玛、家乐福等全国性、区域性大卖场、超市、百货商店及便利店)销售,目前覆盖了约11000个销售点。

除此之外,立白集团还扮演着朝云集团最大供应商的角色。

招股书披露,在销售货品需求量最大的时节,朝云集团会将部分生产外包给立白集团及其他第三方制造商。在2017至2019年及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三个月,朝云集团向前五大客户采购占比大约为40%-50%之间,其中向立白集团做出的采购占比分别达到了20.8%、15.8%、29.1%及18.8%。

但背靠立白集团,并不意味着朝云集团没有挑战。

在招股书中,朝云集团坦言,如果该公司的杀虫驱蚊产品不再受青睐且公司没有及时推出替代产品,公司的销售额及利润可能会大幅下降,公司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等将可能会受到较大的影响。因此,此次IPO对于朝云集团来说至关重要,能够使其快速获得资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压力。

陈氏家族商业版图浮现,子女各展身手,即将坐拥第一家上市公司

朝云集团,仅仅是陈氏家族商业版图的冰山一角。

27年前,陈凯旋、陈凯臣两兄弟在广州创办了立白洗涤日用品有限公司。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显示,陈凯旋身家为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0亿元。如今他们的子女已经将商业触手伸向了大消费领域的各个方向。

在陈氏家族的众多子女中,继承人陈泽滨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陈泽滨是集团创始人陈凯旋的长子。23岁进入家族企业,陈泽滨从品牌管理中心的实习生做起,在最基层的岗位上锻炼自己。3年后接手立白电商,陈泽滨从零开始亲手开拓了立白的电商业务。此后的7年里,他所负责的立白电商部门的销售额每年会翻一番。

33岁正式成为立白集团总裁,陈泽滨大胆推行改革。他主导搭建立白集团数字化管理体系,让全集团员工在疫情中实现了远程办公,邀请欧阳娜娜和李佳琦担任立白产品代言人,亲自与网红合作拍摄抖音短视频。在陈泽滨的带领下,立白集团这家传统行业的家族企业正在走向年轻化。

而陈泽滨的堂兄,家族长子陈展生开拓了立白的金融版图。2011年,已经在集团各个部门锻炼了五年的陈展生毅然辞去了所有职务,创办了宝凯道融投资公司,一手搭建了一套供应链金融体系,向立白集团旗下企业提供流动性支持。对内,陈展生推动立白集团将业务体系拆分重组,形成了日化、金融、地产几大板块。

面对金融工具,第一代创业者本能地排斥其中的风险,陈展生却将其视为立白未来必不可少的助力。“立白未来要想做到500个亿没问题,但是要做到1000个亿,没有金融手段就很难做到。用金融的手段让家族的事业实现第二次腾飞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事。”

陈氏家族有锻炼下一代的传统,每一个进入企业的第二代都必须先下基层:下车间、进工厂、熟悉整条供应链。因此,立白集团的下一代个个都能独当一面:陈泽滨的弟弟陈泽行创立了素立康生物科技,旗下拥有贺爷、娇之密语等品牌,为立白集团在大健康领域落下一子;陈凯旋长女陈丹丽创立母婴品牌“婴元素”,为立白集团开创了母婴产品线,还掌管着集团的地产业务。

即将登陆港股的朝云集团,一举打破了立白家族企业不上市的惯例。陈丹霞此前就曾表示,立白的家族企业将会分成两大流派:一派是不上市的,另一派则是会利用资本平台发展壮大的。而朝云集团,将会成为立白陈氏家族坐拥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