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注游戏出海,字节跳动收购游戏公司有爱互娱
加注游戏出海,字节跳动收购游戏公司有爱互娱
打造小型智能化啤酒酿造设备,爱咕噜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打造小型智能化啤酒酿造设备,爱咕噜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嘀嗒出行重新提交港股上市申请
嘀嗒出行重新提交港股上市申请
VC/PE抢项目有多拼?有人一次投两轮、有人押上买房款
VC/PE抢项目有多拼?有人一次投两轮、有人押上买房款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八年跃迁,赤子城的社交进化史

2021-02-04
转载
社交是一场真正的“无限游戏”,进化之后的赤子城才刚刚破壳。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财经故事荟(ID:cjgshui),作者:财经故事荟。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蛰伏一年多后,赤子城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

这个2019年的港股“超购王”,曾凭借“互联网出海”的想象空间,在资本市场获得超过千倍的认购,不过上市之后却一度归于沉寂。

原因可能是,这家公司多多少少让人有些看不清楚。

产品不在国内的公司,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距离感”。TikTok横扫全球,狂揽20亿下载,但也不为大众所知,直到被美国政府针对之后才名声大噪。欢聚时代在海外耕耘了五年,做到秀场直播的老大,但大多数人还是只知YY,不知BIGO。

赤子城也一样。尽管业绩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增速,但它的轮廓在大众眼中始终不够清晰。

直到最新的一份公告发出,人们看到了两个格外醒目的大字——社交。

社交产品下载超1.8亿次、全球月活超1100万、覆盖国家超150个,一个规模化的社交平台初步显现。不过,面对海外几十亿用户,这场社交生态的“攻城略地”才刚刚开始。

从流量,到内容,再到社交,赤子城把目光锁定在最高处,一步步冲向长空。

一 底色

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始于工具,猎豹、久邦数码、茄子快传,甚至360、UC、美图,都是工具出海浪潮中的一员,赤子城也是其中之一。

只是,这个团队的底色,多多少少有些不一样。

当时大部分的出海玩家,之前都是做过国内市场的。他们大多有大公司背景,或自带大笔融资开始出海。相比起来,几个刚毕业的年轻人创办的赤子城,是名副其实的“新兵蛋子”。

刘春河是85年生人,李平是89年的,一个来自山东,一个来自河北。赤子城的这两个创始人,也是公司最早的两个程序员。当时,他们两手空空,没钱没资源,除了写代码几乎什么都不会。

虽然一无所有,起码会做产品。他们判断,安卓在全球的兴起是大趋势,并且大胆地想,产品直接出海的成功机会很大。所以,赤子城没有做国内,第一款产品就直接杀向了海外市场。

2013年,他们窝在北京的一间民房里研发了Solo Launcher,上架到Google Play,没想到上线之后很快在美国大热。

这是一款极简的AI桌面,安装之后,能对手机做一些性能优化,但核心的功能是个性化推荐,能推荐资讯、视频等等。

工具是冷冰冰的,但他们想做离“人”更近的产品,也只有抓得住“人”的产品才有长久的生命力。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尝试把算法应用到产品中,并用产品来反哺算法。

说来也巧,差不多同一时间,张一鸣在国内推出了主打个性化推荐的资讯产品今日头条。只是国内外对版权保护的不同态度,让这两款产品去往了不同的方向。

说回当时的赤子城。Solo Launcher上线之后,在美国的一个科技论坛里被一些KOL推荐,有人好奇这款产品的开发者是谁。大家猜测,也许是出自哪位硅谷的神秘极客之手。

没有人猜到,他们是两个来自中国的毛头小伙,甚至都没有出过国。2014年,谷歌邀请Solo Launcher的开发团队去总部交流,那时候,刘春河才第一次来到美国。

在媒体的笔下,刘春河是个感性十足的人。落地之后,他先去了洛斯阿托斯Crist Drive大街2066号,在乔布斯的故居前泪流满面。

“技术能改变世界吗?”刘春河再一次问自己。无论如何,于当时的他而言,技术起码已经改变了很多东西——让他和李平有了第一间办公室,让他们成了谷歌认证的“顶尖开发者”,让他来到了美国。

而最初的步伐,也透出了这个团队的底色:年轻无畏,敢于做梦。

二 蓝图

2014年,凭借Solo Launcher,赤子城拿了谷歌最重量级的两个奖:最佳应用、顶尖开发者,并且积累了超过1亿用户的流量和数据。

尽管如今Solo Launcher早已不是赤子城的核心产品,不过“以人为本”的产品理念在赤子城延续至今。始于Solo Launcher的算法,也成为赤子城后来不断进化的重要引擎。

2015年,刘春河参加一个行业论坛时,提出了“工具必死”的观点。

这在当时听起来有些荒唐。工具出海是当时大热的风口之一,用户规模大、变现路径短,无数公司在这个风口上赚到了钱,久邦、猎豹等接连靠着工具出海在美国上市。赤子城一个做工具的企业,却说工具必死?

刘春河和李平想得很清楚:市场上的工具产品大多是为了弥补手机功能的不足,或增加一些个性化功能。接下来,硬件设备和安卓系统会不断优化,现在这些工具厂商解决的需求,未来谷歌和华为们会从底层解决。

而且,工具产品很难形成用户粘性,会面临空有“下载量”而没有“用户”的尴尬。所以,工具厂商做得再大,也是在“浅海”来回转悠,永远也不可能挖到海里的宝藏。

必须往“深海”走,走到更辽阔的地带,走到和“人”更近、互动性更强的生态,在这片辽阔的生态里圈起自己的领地。

2015年,赤子城已经有了一些弹药,拿了融资,有了几亿的用户积累,自我造血的模式也跑通了。更重要的是,几亿用户的流量池,不断“喂养”着赤子城的算法。

于是,一早就想做社交的刘春河和李平,开始更新赤子城的蓝图。

他们用各种方式研究海外社交市场,找可能切入的方向。15到16年,刘春河和李平见了无数相关行业的人,跑了国外的很多地方,研究了数不清的产品。

最终,他们判断,社交难做,但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海外市场足够大,欧美的社交产品比较成熟了,可以先从新兴市场开始;而且,赤子城有内容的基因,往社交走不是完全没有依托。

目标清晰了,但过程一定是痛苦的。

过往并没有社交产品出海成功的案例。对赤子城而言,与其说要走一条路,不如说要开辟一条路。

三 栈道

“开路”的过程,赤子城用了三四年的时间。

他们先是开始进一步“去工具化”:一方面,咬牙砍掉了一些尽管赚钱,但和团队基因不符的业务,比如纯工具产品,还有网盟业务;另一方面,尝试做更多的内容型产品,包括音乐、游戏、资讯等等,这是从工具转向社交的过渡形态,也是向“人”的进一步靠近;此外,在原有的部分产品中加入一些社交性质的功能。

他们天马行空地想、小心翼翼地做,尝试了很多方向,当然也栽了不少跟头。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他们的方向,觉得这家公司好像什么都做,又不知道到底在做什么。

这个过程中,他们大致得出了两个结论:做熟人社交太难,只能做陌生人社交;视频是个很好的载体,可以和社交结合。

2016,他们做了这几件事:一是正式推出了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二是开始搭建核心的社交研发和运营团队,三是投资好的产品和团队。

从这几个动作开始,赤子城初步搭建了通向社交的三条“栈道”。此后几年,他们不断延伸、加固这三条栈道,并使它们最终汇聚成一。

这三条线分别是:继续优化算法引擎,社交产品的匹配和内容推荐都离不开算法,这是他们擅长的;推进内部研运,在过往研发内容型产品的基础上,过渡到社交;寻找投资标的,他们投资了“海外版陌陌”MICO、东南亚直播平台Kitty Live,并促成了二者的合并。

自主研运这条线是最难的。2017年,李平带着团队做了一款面向美国青少年的匿名社交产品YAY,这款产品做到了一定的规模,但后来遇到了增长瓶颈。当时,有一款跟YAY很相似的美国本土产品,被Facebook收购,但最后也死掉了。

18年,赤子城还尝试了一些别的方向,有些是规模受限,有些是水土不服,还有些找不到变现通道。他们还做过一款短视频产品,但是很快认清,烧不起钱。

“没有几亿美金,是做不了(短视频出海)这件事的,”刘春河后来对媒体说道,“但视频社交这件事,我们还是想做。海外有几十亿的年轻人,他们都喜欢视频,视频是社交的未来。”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Yiyo。

自主研运,除了“研发”,还有“运营”。在摸索产品的那两年,赤子城把海外运营团队也搭了起来。这个过程很难,核心的难点是找人,要找真正熟悉当地、懂本地、在当地待了多年的人。

这个过程中,MICO提供了很大的助力。从赤子城2016年投资MICO开始,两家公司开始了非常紧密的交流。MICO团队有很强的全球化基因,核心的班底来自中兴的海外业务部门,他们从中做了很多穿针引线的事情。

2019年,视频社交产品Yiyo在赤子城内部正式立项,由李平直接负责。年末,赤子城在香港上市,获得了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通道。与此同时,收购MICO的计划正式提上日常。

自此,赤子城起飞的栈道修筑完成。

四 长空

2020年初,经历了数月打磨的Yiyo上线。这款视频社交产品在中东、印巴快速起量,收入模型也十分漂亮,很快进入了12个国家的社交畅销榜,还进入Google Play全球社交下载榜前20。

之后,赤子城完成了对直播社交平台MICO的收购,并从流量端和技术端支持MICO,Solo Aware的数据算法也都共享给了MICO。2020年,MICO加速成长,成为海外第一梯队的陌生人社交平台,累计进入90个国家的社交畅销榜前十。

依托Yiyo+MICO两大核心产品,赤子城搭建了规模化的全球社交生态,在中东、印巴、东南亚等市场居于头部,并在北美市场快速发展,进入第一梯队。最新公告显示,赤子城社交产品累计下载超过1.8亿,平均月活突破1100万。

与此同时,“视频社交”成为赤子城的又一个关键词,也成为其抢占5G风口和Z世代社交生活的“加速器”,并打开了海外直播带货、在线教育等更多想象空间。

今天来看,工具出海确实已如刘春河当初所想的那样彻底没落了。久邦退市,触宝转战国内,猎豹的市值较高点跌去九成,美图等早已在海外没有了声音……第一批出海工具厂商几乎全军覆没,而赤子城成了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行业剧变,社交产品已成为出海的新主角。TikTok顶着风浪一往无前,BIGO遭遇浑水做空但毫发无损,偏居一隅的Yalla也大受追捧,股价一路飙升,市盈率超过80倍。

而跨过山河大海的赤子城,也抵达了自己的向往之地,站上了这个最大的舞台。

上市后的赤子城,曾和心动、微盟、有赞共同被称为港股“科技股四小龙”。但那个时候,大多数人还不知道Yiyo和MICO。人们对赤子城的认知,只是一个有10亿用户的出海互联网公司。

上市后的一年多,赤子城的社交产品加速起跑,跑进了各种榜单,跑进了人们的视线。它作为一家“头部出海社交平台”的内核也逐渐清晰起来。

但这只是起点。

社交是一场真正的“无限游戏”,进化之后的赤子城才刚刚破壳,全球社交的万里长空尚待它去飞行。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