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注游戏出海,字节跳动收购游戏公司有爱互娱
加注游戏出海,字节跳动收购游戏公司有爱互娱
打造小型智能化啤酒酿造设备,爱咕噜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打造小型智能化啤酒酿造设备,爱咕噜完成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
嘀嗒出行重新提交港股上市申请
嘀嗒出行重新提交港股上市申请
VC/PE抢项目有多拼?有人一次投两轮、有人押上买房款
VC/PE抢项目有多拼?有人一次投两轮、有人押上买房款
立即打开APP
李未王非
私信
0

从“造假”到“宫斗”,瑞幸是如何把自己“玩坏”的

2021-01-09
转载 上市公司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博望财经(ID:BowangCaijing),作者:第七笔画。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临近年终岁尾,国内公司高管内斗事件频发。2020年12月中旬,中芯国际技术顶梁柱、联席CEO梁孟松因重要人事任命未及时与本人沟通,而愤然递交辞呈,促使中芯国际股价暴跌,2020年12月25日,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被旗下影业公司负责人许垚毒害身亡。

近几日,瑞幸咖啡又被爆出高管内斗——瑞幸咖啡CEO郭谨一被30余位管理层质疑贪腐、以权谋私。

如果瑞幸咖啡高管没有在网络上将举报郭谨一事件持续发酵,在外人看来瑞幸咖啡正朝着稳定的方向发展。

2020年4月份被爆出的瑞幸造假事件虽然让瑞幸咖啡身陷囹圄,但瑞幸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12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经表示,针对造假指控,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罚款达成和解,并恢复交易。

在经营层面,郭谨一掌握大权后,瑞幸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20年12月24日,瑞幸咖啡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的首份财务报告显示,瑞幸咖啡的战略重点已经从快速扩展转为有针对性的扩张,以及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

执行战略的过程中,瑞幸咖啡关闭了部分表现不佳的门店,同时也新开了部分门店,截至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

战略重点的变更及快速执行,直接让瑞幸咖啡在盈利上迅速取得成果。2020年前三个季度,瑞幸咖啡的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同比增长18.1%、49.9%和35.8%,预计2020财年,公司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之间。

目前已有60%的店面实现了盈利,瑞幸咖啡管理层预计,公司将在2021年实现整体盈利。

除了2020年前三个季度取得的成绩外,从近期的新闻来看,瑞幸咖啡在供应链方面,也在优化。2021年1月5日,也就是瑞幸高管控诉郭谨一事件的第二天,瑞幸宣布与合作伙伴正式签约,将连续3年采购精品耶加雪菲咖啡豆,并表示,这可能成为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的最大精品咖啡采购订单。

从签约照上看,郭谨一手握瑞幸咖啡杯,神采奕奕,笑容满面,丝毫没有被高管举报事件影响。

那么问题的关键来了。如果郭谨一真如31位管理层在举报信中所说——以权谋私、借机贪腐、不顾公司利益,那为什么在其接任瑞幸CEO&董事长之后,瑞幸咖啡不但没有没落反而在业绩上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

如果郭谨一没有贪腐,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高管和管理层会联合弹劾他,并且在资方没有理会高管弹劾的情况下,不惜将“家丑”搬到网络上,让事件发酵,一心将郭谨一从董事长、CEO的位置上拉下来?

01、事件原委

1月3日,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共计31人向大钲资本(瑞幸最大资方)、董事会提交举报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在举报信中,高管们称现任CEO郭谨一自身问题严重——

一、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通过北京克瑞斯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为自己套现牟利。据了解,北京克瑞斯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于2004年04月22日成立,法定代表人是朱宇。

二、滥用权利,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对不愿与其同流合污的员工打击报复,对听话的党羽升职加薪,甚至连升三级。

三、因其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担任董事长以来,没有提出任何有前瞻性的战略主张。

目前,从《博望财经》搜集到的信息来看,并没有直接证据或信息支持举报信中第二、第三个判断,但确实有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郭谨一担任CEO后,瑞幸咖啡更换了供应商。

有意思的是,在瑞幸高管们将举报信提交给董事会和大钲资本后,并没有得到回复。

三天后,也就是1月6日,郭谨一发布了全员信对此事回应。在全员信中,郭谨一表示,高管所递交的举报信是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并称自己已经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对自己进行调查,也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针对郭谨一对陆正耀、钱治亚挑起事端的质疑,陆正耀和钱治亚也没有回复。跑出来回复的是两位副总裁,李军和周斌。

他们表示举报信的内容均属实,并且已经掌握了郭谨一贪腐的大量证据,并且认为郭谨一甩锅给陆总和钱总很可笑。

目前,董事会和大钲资本并未就是否会因举报信而对举报方和被举报方进行调查作出回复。

02、阵营替换,权力争夺

目前针对瑞幸咖啡举报信事件,有多种说法。有一部分人猜测,郭谨一确实可能存在管理不当等问题,不然,管理层也不会如此团结,将矛头统一对准郭谨一,顶多只有几个高管会与其为敌。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次举报,纯粹是为了争夺权力,具体原因如下:

瑞幸咖啡由钱亚治于2017年10月创建,其天使投资人是原神州租车创始人陆正耀。由于钱亚治曾担任神州租车COO,并且在未离职时就创办了瑞幸咖啡。因此,瑞幸咖啡一直被认为是神州系第二个创业项目。

陆正耀、钱亚治等人从一开始就对瑞幸咖啡项目注入大量资金。数据显示,2017年,陆正耀控制的公司、钱治亚分别向瑞幸咖啡提供了9470万、5000万元无息贷款。2018年,陆正耀家族公司再次向瑞幸咖啡提供了1.476亿无息贷款。

上市前,瑞幸咖啡各大股东的持股比例是,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钱治亚持股19.68%;Mayer Investments Funds持股12.4%;大钲资本为瑞幸咖啡最大机构投资人,持股11.9%;愉悦资本持股6.75%。

由于瑞幸咖啡在创立18个月后就顺利上市,是全球最短时间内实现IPO的公司,投资机构得以较早套现,彼时陆正耀、钱亚治、资方的关系较好,大家统一阵营,并未起任何端倪。

但是,2020年4月造假事件发生后,三方的关系变成了,陆正耀、钱亚治一阵营、资方一阵营。

7月2日,资方代表在董事会会议上弹劾陆正耀,要求其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期间遭到了郭谨一、吴刚、曹文宝反对,最终结果是,董事长陆正耀和CEO钱亚治遭到免职。

有传言称,陆正耀在卸任之时,极力推举郭谨一为瑞幸咖啡新任CEO。郭谨一与神州租车颇有渊源,2016年至2017年,郭谨一曾担任神州租车董事长助理,后来到瑞幸咖啡任联合高级副总裁。

至此,陆正耀、钱亚治、郭谨一为一阵营,资方为一阵营。按照此种说法,郭谨一只是陆正耀、钱亚治的代言人,陆正耀和钱亚治实际上还是瑞幸的权利持有者。

为什么陆正耀和钱亚治在神州租车时的高管、现任瑞幸咖啡副总裁李军和周斌要带头举报自己曾经老大的嫡系呢?资本方面又为何对举报置之不理?

其中一个合理的解释是郭谨一已经转换了阵营,与资本统一战线,陆正耀以及钱亚治感觉无法继续利用郭谨一控制瑞幸,所以想将其从瑞幸咖啡董事长、CEO的位置上拽下来,换自己的亲信上。

特此强调,《博望财经》和本文作者不为以上两种猜测的真实性做任何背书,传言传来传去,真假难辨。

或许,瑞幸高管此次内斗的真相永远不会被大众知道,很多企业向公众传递的事实,都只是企业想让公众看到的事实。

但可以确认的一点是,瑞幸内部极其不团结。在危急存亡之时,企业内部不团结,势必会造成较为严重的负面结果。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