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财报喜忧参半:现金流转正,亏损增大
跟谁学财报喜忧参半:现金流转正,亏损增大
3年7轮融资,专访小熊U租创始人胡祚雄:做长期主义奋斗者
3年7轮融资,专访小熊U租创始人胡祚雄:做长期主义奋斗者
红碗社开刊词丨新十年,与新消费时代同行
红碗社开刊词丨新十年,与新消费时代同行
众能联合完成累计30亿元C轮融资,全力打造一站式工程设备租赁平台
众能联合完成累计30亿元C轮融资,全力打造一站式工程设备租赁平台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明星创业遭遇滑铁卢,腾讯也投亏了

2020-12-23
A轮后
有再多的钱,也耐不住Element AI可劲的烧,最致命的是,其商业模式支撑不起公司的发展。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23日报道(文/王潇宵)

2020年,独角兽们的日子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我们见证了Doordash、Airbnb、Wish等海外独角兽风光上市,也为OneWeb、Quibi等企业的覆灭感到惋惜。

近日,外媒曝出了加拿大“明日之星”人工智能独角鲸Element AI将以2.3亿美元贱卖给美国云计算平台服务商ServiceNow的消息。甚至报道中指出,经过一系列调整和支出,最终价格可能会降至1.95亿美元。(11月底ServiceNow确认将收购Element AI时,有媒体猜测收购价将在5亿美元左右,可能会成为ServiceNow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

另一份发送给股东的材料中显示,公司的处境已经不容乐观,员工收入堪忧,部分员工被解雇,股票期权也被取消。

Element AI:顶着明星光环的加拿大“独角鲸”

Element AI曾被誉为加拿大最有前途的科技公司之一,拥有100多位博士人才,在印度、芝加哥、华盛顿、圣地亚哥和硅谷均有技术开发中心。

Element AI也是一家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司,自2016年10月成立至今,Element AI融资总额超2.5亿美元,拥有英伟达、微软、腾讯、英特尔、麦肯锡等豪华金主阵容。Element AI还赢得了政界人士和官员(包括总理Justin Trudeau)的支持,一时间风光无限。

这一切都要归因于它的联合创始人——“深度学习教父” Yoshua Bengio。他与Geoffrey Hinton、Yann LeCun同为2018年图灵奖得主,是深度学习界的“三巨头”。三位科学家2015年在Nature上发表的《Deep Learning》更是被引用三万多次。

与Geoffrey Hinton、Yann LeCun分别为谷歌和Facebook效力不同,Bengio走上了学术派创业的道路,与Jean-François Gagne、Nicolas Chapados、Jean-Sébastien Cournoyer等人联合成立了Element AI,在强大的明星效应和资方声誉下,公司得以飞速发展。

除此之外,Element AI出道即巅峰还有另一层原因——强大的技术支撑。自1993年以来,Bengio一直领到着世界上最大的深度学习社区MILA(蒙特利尔学习算法研究所),研究所聚集了150余名顶尖AI学者。Element AI则是在MILA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产品都是基于MILA中大量学者几十年来的人工智能技术相关研究所开发。此外,在2020年NeurIPS会议上,Element AI提交的17篇学术论文中有10篇被接受,可见其学术实力之深厚。

炒作、烧钱,Element AI深陷困境

然而,从风光无限到惨遭贱卖,不过短短四年,Element AI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直以来,Element AI自封为加拿大人工智能领域的代表,并投入了大量资金进行宣传,赢得了广泛的国际声誉,成功游说了政界人士和官员,并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联邦资金。其中2000万美元是今年早些时候承诺的,据悉,联邦政府将在5年内向该公司支付2000万美元的“有条件偿还的款额”,以协助一个1.24亿美元的项目。当然,随着收购案的敲定,这笔资金也告吹了。

大肆炒作也为Element AI赢得了资本的青睐,一路斩获数亿美元融资。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成立仅9个月后,就以1.02亿美元刷新AI创企A轮融资纪录。这对于一家加拿大新公司来说,是闻所未闻的数额,可谓是真正赢在了起跑线上。

但是有再多的钱,也耐不住Element AI可劲的烧。

在完成2017年6月完成A轮融资后,Element AI就开始了疯狂的扩张计划,在加拿大和国外招聘顶级AI人才,以建立创始人所谓的“超级信誉”。据悉,拿到融资的半年内员工数就翻了一倍,达到200人,而后的几年里员工数一度激增至500人。

同样是在A轮融资后,Element AI表示,计划在两年内投资50家人工智能创企,搭建一个行业网络,分享数据,并吸收后者的技术以丰富自己的产品线。

最致命的是,Element AI的商业模式支撑不起公司的发展。

Element AI的业务本质和咨询公司类似,客户可以通过该公司的产品快速部署AI功能,无需建立专门的内部团队,简单来说,就是通过Element AI的平台在模型的整个生命周期的每个阶段得到帮助:从数据分析,模型的准备,算法优化,到部署到生产。该公司还致力于开发AI算法,任何组织都可以简单地将其插入其数据集以生成见解。

但是Element AI 依赖于和大公司合作,数据处理周期长,其初衷又是设计一个大而全的通用平台,为各个行业的公司提供算法和算力的支持,公司总共有8个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导致业务不够聚焦。

2019年,该公司计划将几款基于人工智能的产品推向市场,包括为金融机构提供网络安全服务,以及帮助港口运营商预测卡车司机等待时间的项目。最终结果就是,Element AI很难将概念验证工作落实到可销售的产品上。雪上加霜的是,在2019年和2020年,一些客户合作伙伴关系出现了问题。德勤称,截至今年11月底,该公司年化营收仅为1000万至1200万美元。

除了商业模式不够清晰,营收微薄之外,Element AI还长期依赖政府支持,以及A、B轮融资来支撑其高昂的运营成本。

被无情拆解,一只独角鲸的悲鸣

收购完成后,ServiceNow将保留包括Element AI科学家在内的大部分技术人才以及相关专利,其他员工则将被辞退,Element AI的现有业务也将在未来一段时间被关闭。据悉,该交易将于2021年初完成,届时Yoshua Bengio将担任该公司的技术顾问。

ServiceNow在官网的一份声明中指出,通过收购Element AI,ServiceNow将在加拿大创建AI创新中心。这项新的投资加深了ServiceNow对加拿大市场的承诺,该市场长期以来一直是AI研究的领导者,并且代表了全球AI人才最重要的所在地之一。

ServiceNow首席AI官称,凭借Element AI的强大技术和世界一流人才,ServiceNow将令企业员工和客户得以专注于只有人类擅长的领域,包括创造性思维、与客户的互动和不可预测性的工作。

彭博社报道中指出,ServiceNow对Element AI以及Loom Systems、Passage AI、Sweagle的收购不在于利用交易来增加收入,而是在其云平台上进行技术创新,最终在未来实现100亿美元的销售额。

摩根大通分析师Sterling Auty则在一份报告中写道,ServiceNow的“工作流平台是人工智能自动化的一个很好的基础”,但他表示,这笔交易可能是这家软件供应商的“垫脚石”,而不是“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

除了Element AI之外,近年来倒闭或是被收购的AI创企更是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死亡名单:

本月,软银甩卖波士顿动力,经历三次易主,后者的身价从谷歌2013年的收购价30亿美元跌落到如今的9.21亿美元;

一度被评为全球最有前途的全球知名AI芯片企业Wave Computing在今年4月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疫情中第一家倒下的AI明星公司;

2019年,获得吴恩达背书,身价2亿美元的自动驾驶Drive.ai深陷困境,最终被苹果收购

2019年,AI机械臂公司Carbon Robotics六年烧光536万美元,宣布倒闭;

2018年,协作机器人鼻祖之一Rethink在烧光了亚马逊CEO 杰夫 · 贝索斯和高盛投资公司的1.5亿美元资金后倒闭。

……

大批AI企业消亡的背后,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造血难、场景无落地的问题。疫情让仍然存活的独角兽们瑟瑟发抖,而那些打着新模式、新技术、新产业旗号的AI公司也开始步步为营。但无论如何,随着收购案的敲定,无力回天的Element AI也只能接受被收购的命运了。

参考链接:

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business/article-element-ai-sold-for-230-million-as-founders-saw-value-wiped-out/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