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枪口已经瞄准拼多多
美团的枪口已经瞄准拼多多
苏宁易购出让23%股份,获深国际、鲲鹏资本148.17亿元战略投资
苏宁易购出让23%股份,获深国际、鲲鹏资本148.17亿元战略投资
低代码平台ClickPaaS完成B轮融资,BAI、SIG联合领投
低代码平台ClickPaaS完成B轮融资,BAI、SIG联合领投
巴菲特发布年度股东信,重仓股名单出炉
巴菲特发布年度股东信,重仓股名单出炉
立即打开APP
林京
私信
1
来源:猎云网

德诺资本创始合伙人林云峰:境外资本正以各种形式投入中国医疗市场

2020-12-05
活动
医疗类机构应该具备全球视野,抓住时代机遇,实现更加深远的发展。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5日报道(文/韩文静、林京)

12月4日,在逆势生长-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之“智慧+医疗健康”专场上,德诺资本创始合伙人林云峰发表了《后疫情时代医疗投资的思考》的主题演讲,他表示,目前中国医疗健康市场倍受追捧,促进以前出国的资本回流,境外资金看好中国发展,正以各种形式投入到中国的医疗市场。医疗类机构应该具备全球视野,抓住时代机遇,实现更加深远的发展。

更多医疗技术和人才回到国内

林云峰表示,目前全球医疗市场实现非常好的逆向增长,疫情让公众对医疗健康更为重视,市场空间广阔。国产创新药发展势头强劲,外资对中国医疗市场,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从今年的融资额来看,单纯VC、PE的投资额,在今年的前三个季度已经远远超过去年全年。

林云峰分享了疫情对医疗市场的两点影响,首先是应急医疗体系开始被重视;其次,中美当下形势影响之下,更多的医疗技术和高精尖人才回到国内,带回来了大量的先进技术,为我国医疗健康行业,不仅是生物制药、医疗器械还是基因检测等领域带来了创新发展的动力源泉。

境外资本正以各种形式投入中国医疗市场

从资本端来看,他表示,无论是A股市场,还是创业板、科创板、香港港交所一系列的制度,都让资本退出有了非常好的窗口。

此外,港股和科创板IPO目前处于非常火热的阶段,尤其是港交所的医疗板块市值很高,这种情况极其罕见。

林云峰表示,中国医药非常受追捧,促进以前出国的资本回流,并且大量境外资金看好中国发展,正以各种形式投入到中国的医疗市场。

林云峰认为,随着资本对医疗行业的追捧和政府对医疗体系的持续优化,医疗行业的“跑道”越来越好,各种资本涌入和退出的途径完全敞开,“现在大量资金涌入医疗市场,跑道也准备好了,出口也完全敞开了,接下来就看我们能不能在跑道上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了。”

他表示,国内的医疗企业应该有充足自信,拥有全球视野,在各项储备完善的基础上,把产品推向全球。

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于12月2日-4日在北京柏悦酒店召开,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本届峰会以“逆势生长”为主题,开设了主论坛和九大专场,覆盖母基金、新基建、电商、医疗、供应链等领域,近两百名行业专家、投资人和创业者们深入探讨各产业经营之道,以及行业变革中酝酿的创业与投资机遇。

以下为德诺资本创始合伙人林云峰实录,由猎云网整理:

首先感谢猎云网,让我们有机会跟大家在北京共同探讨资本方面的问题,我也非常高兴能来到北京。这是一个略微沉重,但又是一个峰回路转的话题,我们讲讲后疫情时代疫情带来的冲击,相信大家也非常感同身受,无论对我们的生活和全球的经济,以及整个事业格局,严格来说可以是一个“世界大战”,是一个物种和另外一个物种之间的冲突。

我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本人最早在华为,后来在中兴通讯,后来加入到鼎辉,一直负责医疗和精密制造业的投资。过往的投资涉及美国、以色列和欧洲等地区。

贸易是一个很重要的参数,我们看宏观经济的情况。宏观经济上,全球处于经济萎缩状态,尤其是国际贸易方面非常明显。我们很可喜的看到第三季度有所回暖,中国的经济现在应该说在全球里面是非常难得的正增长局面,非常喜人。

医疗行业逆势生长,资本市场异军突起

我们看看医疗市场所显现出来的强劲韧性。首先全球的医疗市场是非常好的逆向增长,通过疫情大家对医疗健康更为重视,而且认为这里的市场机会非常大。同时在这里还有对于中国医疗市场,全球表现出来难以言状或者难以掩盖的兴奋。

中国的医疗市场,第一,由于中国人口基数比较大,患者人群非常巨大,这个未来是可期的巨大增长。另外一方面,中国现在进入了老龄化的社会,65岁以上的老人人群,银发消费会急速上升,2030年会达到15.9%。中国的可支配收入在增加,意味着我们对健康的重视和用于医疗方面的消费也会急剧增长,这是全球对中国市场非常认可的原因。

我们看看国产创新药体现的现象,这里体现出来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中国的创新能力在增强。中国这么多年在技术方面的储备,或者在基础研究方面的积累,使得中国的创新能力开始显现出来。在过往,中国在化药方面的研发投入是比较少的,这个需要时间和经济上面的投入,大量的投入和大量的人才回归,或者有经验的人员大量产出,最终导致中国人员创新药物的数量在急剧增加。

另外我们看到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中国对于创新药方面的机制有所优化,导致了国家对这些方面采取很支持的态度,把过往的障碍给打通了。新药研发投入的势头这么强劲,资本市场是非常直接的,因为都是逐利的,大量的资金在往里面追捧的时候就很好的说明了现象。

2020年的融资额,单纯从VC、PE的投资额里面,今年的前三季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去年2019年的全年。过去三年,生物制药是中国医疗健康行业中风投注资最多的领域,且中国生物医药投资在全世界现在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美国一直以来都是投入非常大的。同时,近三年中国生物制药融资额是英国的四倍,这是异军突起的局面。

大家可以看到近三年单笔融资额超过1.25亿美元的医药项目,其中海创药物是我们投的项目。另外,诊断工具其实就是医疗器械领域,过往一直都是以美国为主的原创技术来自于以色列,在美国发展的非常好,最后市场化扩大产业化的时候有可能来到中国。中国现在已经是跟上来了,中国的诊断/工具交易额排名全球第二,而且是除了美国以外唯一在这个领域融资额突破了10亿美元的大国,大量的资金蜂拥而至,而且这些技术相对来说比较成熟。

我们再看看在交易所,资本端的退出端情况。无论中国大陆A股市场,无论是创业板、科创板、香港港交所一系列的制度安排都让资本退出有了非常好的窗口。

我们看一些典型的数据,港股和科创板IPO现在处于非常火热的阶段,尤其是闲置港交所在医疗板块市值那么高,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很少有的。

疫情之后,医疗体系里技术与人才的回归

最后,我们小结一下刚才讲的几个问题。首先疫情前,我们中国传统化药方面R&D的投入一直不太够,但是现在有点变化了,我们一直采取的追随者的策略,所以相对来说我们在等着,包括美国的专利期到了以后,我们努力做一个首次的研发。另外一方面做剂型的更新,把成本降下来。另外医疗器械方面,医疗器械在美国有不止二十多年的历史,中国的血管支架、心脏瓣膜刚刚开始崛起。另外看看医疗设备,因为医疗设备相对来说前期的投入更大,基本是GE、飞利浦和西门子的天下,我们中国都是第二梯队或者更往后的现状。

而疫情导致的变化有哪些呢?首先在心态上,应急医疗体系开始重视起来了,国家生物安全方面被提到了非常高的高度。如基因、生物信息,以前是被忽略的,到了今天完全不一样了。

经济上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经济上的变局,直接的结果会传递到政治上,包括美国的猜疑、推诿或过激的行动,例如对华为的制裁。好在医疗健康产业相对受影响偏小,因为医疗是相对来说比较大的范畴,其中部分涉及到医疗器械这方面的新材料、芯片、电子科技,或多或少也在受到相应的影响。但在美国也好,甚至欧洲被迫以这种压力,对人才的不公正的待遇,最后直接结果就是技术的回归,还有人才的回归。这是我们看到在技术层面两个东西可以跟大家反思。

人类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医学比较自信,尤其有了抗生素以后,我们觉得已经掌握了应对各种疾病的方法,但是大家回想一下抗生素是什么时候开始大量使用的呢?1932年,那时候磺胺开始真正作为对抗细菌和疾病的药物使用,1943年青霉素刚刚推出来,人类掌握抗生素的使用只有70多年的历史。

这次疫情,我们真正明白对于基因、病毒的掌握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到了今天,我们要明白对于基因病毒这种无知或者轻视,尤其美国很典型对于基因病毒的傲慢,不遵从科学带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直接冲击一个国家在全球的地位,包括它的经济也是摧枯拉朽的。所以到了今天我们在技术方面会极为的重视,而且会更加回归到科学,更加回归到严谨的态度对待健康这个问题。

另外,刚才我所讲到的经济和政治上的分裂,最后导致的是我们在技术阵营上出现了一些分化,包括中国最为明显。因为我们更加强调独立自主,因为我们看到在芯片上会被卡脖子,同样医疗方面如果不能独立自主将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还有我们看到的阵营的分化,就如我刚才讲到的,由于大量有技术,有经验的人员在美国和欧洲的发达经济体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所以他们会回来,回来带来大量的技术。比如说我们最近在看一些医疗器械项目,这是从美国回来的团队,他们在前一二三代产品的研发里面做了大量的投入,也掌握了大量的经验,当他们回归的时候给中国带来了非常难得的宝贵知识。

资本上面,由于刚才所讲的这些问题,资本上也会导致有些以前我们出国的资本在回流。还有境外的资金也看好中国的发展,会以各种形式投入到中国的医疗市场,这也是刚才我们讲到的关于中国医药非常受追捧的原因。

但是刚刚回到中国技术人员也存在一些不足,他们最大的不足是缺乏在中国做市场的经验。美国的市场最关键是讲医疗保险怎么获得的问题,拿FDA也好,最终落实在医疗保险的支付上面,但是在中国不完全一样,这些刚刚回国人才对中国的药监系统审批缺乏经验和人脉。

Think big,Think global

面对以上这些问题,我们落实到行动,我们的应对策略是什么样的呢?我们说两方面,一个是Think big,当仁不让。应该要往大处想,中国目前不论在医疗器械还是药物研发,尤其在生物医药领域,并不比国际上差太多,我们自己应该有一定的自信,敢想敢干,我们是完全有能力做到国际领先水平的。其次Think global,放眼全球。为什么我们要强调一定要往国际方面想?它具体落实在三个行动上面,我们应该更多思考,不是仅仅拿中国的审批,应该想怎么拿欧盟认证,拿美国的FDA。包括企业融资时,如果只着眼中国市场,融资的规模会偏小,如果有全球化的视野,公司战略方面是完全不一样的,所需要做的资金储备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另外,公司必须要做好持续创新的准备,由于人种的差异,能够满足中国市场需求的东西到了欧美市场还必须做二次开发。那么我们的技术储备做了没有?研发人员的储备有没有做到?如果把我们的产品推向国际市场,我们在国际建设方面是否已经储备了足够多的人员?

我们以中国的疫苗行业作为一个例子,管窥一下刚才做的一系列分析。中国的疫苗行业,可以看到年复合增长率全球的疫苗复合增长率在6.6%,中国疫苗行业的CAGR是26%,这是受国际资本追捧的市场。我们拿新冠疫苗的研发做例子,中国的技术、人才储备并不弱于世界其它国家,中国在各个技术路线上已经有进入临床的新冠疫苗,并且有四款新冠疫苗已经进入临床三期,这么短的时间走道这一步,这就是我刚才所讲的那一点,中国的医疗企业应该有充足的自信,我们各方面的储备都有了,但是有没有想好把这样的产品推向全球,涉及到要针对不同的人群做二次开发,把销售的网络迅速铺开。

我们对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展望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讲,首先,预计2020年将是中国医疗健康行业风险投资创纪录的一年,总投资额将超过2018年的81亿美元,医疗行业成为资本最追捧的。同时,我们的政府在体制方面的优化也持续地做,也就是说跑道在越来越好。另外,各种资本的涌入和退出的途径都是完全敞开的,所以我们说现在资金已经准备好了,跑道准备好了,同时这个出口也完全敞开了,接下来就看我们能不能在跑道上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了。

再讲讲德诺资本关注的几个领域。其实医疗的外延很广泛,我们的主题在谈的是智慧与医疗健康,很多时候谈到数字医疗的问题。过往传统里,一个药就叫做医疗,我们的注射剂叫做医疗,实际上今天的医疗包括生物制药、医疗器械、生物制品及精准医疗等,德诺资本聚焦双一流,始终坚持国际化、多元化、专业化的战略思想,从心血管、癌症、糖尿病等重大疾病到眼科、牙科治疗类的医疗器械和生物制药,以及移动医疗、人工智能、云计算和传感器等,不断在各个领域支持创新延伸,这是德诺资本一直构建的投资蓝图。

同时,我们投到很多精准医疗方面的,包括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和机器人,我们已经投的公司里面包括了美国和以色列的一些手术机器人,比如腹腔手术机器人,还有投的医疗软件公司,最后应用在达芬奇机器人里面专门对于肺部的疾病做精准的治疗。

这些是我们的LP,包括知名国际同行和上市公司,同时,我们之间也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这是我们过往的项目情况,无论是美国的,以色列的,欧洲的,我们都有所涉猎,包括Vessix、启明医疗、Broncus、世和基因、北海康成、海创药业等等,最终的退出也是在全球市场做布局。作为一个资本端,我们应该用全球的眼光去看,挖掘一些真正的硬核技术的项目,同时作为医疗类的机构、企业也应该有全球视野,抓住这样的难得机会。

“德才均备,一诺千金”,这就是我今天和在座各位分享的所有内容,感谢大家。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