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超百亿港元,市占率仅为3%的微泰医疗如何突围?
市值超百亿港元,市占率仅为3%的微泰医疗如何突围?
霸王茶姬连续完成超3亿元A轮和B轮融资,XVC、复星、琮碧秋实投资
霸王茶姬连续完成超3亿元A轮和B轮融资,XVC、复星、琮碧秋实投资
第六届猎云网年度创投奖项评选启动,43大奖项开始正式申报
第六届猎云网年度创投奖项评选启动,43大奖项开始正式申报
郭美美因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二年六个月,罚款二十万元
郭美美因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二年六个月,罚款二十万元
立即打开APP
福尔摩
私信
0
来源:猎云网

快手的焦虑,以及与抖音军备竞赛的这一年

2020-11-07
转载
这些“第一”、“第二‘的名头能说明快手的地位,但招股书的字里行间却释放出令快手自己、以及令竞争对手都焦虑的信号。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吴羚玮。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2019年6月18日,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他们在信中说,快手需要拒绝佛系,撕掉“慢公司”的标签,“倾尽所有去战斗”,并表示要在2020年春节之前,达到3亿日活跃用户。

今年2月份,快手如期实现3亿日活的目标。这是被老对手抖音“卷”出来的结果。

抖音和快手,总是被同时提及的app,原本站在完全不一样的起点。但现在,各个领域总能见到两个app乃至两家公司的缠斗——通过短视频争夺用户以及他们的时间;争相吸引直播电商的MCN机构和明星;两家公司,都曾利用春晚收割过一大批用户。抖音在2019年上了春晚,快手则在2020年成为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甚至是两家公司布局的投资版图,都要挤占同一赛道。

11月5日,快手电商节前夜,快手向香港联交所递交IPO申请。当晚,辛巴连续发了两个短视频,为电商节的直播带货做了个预告。

同一天,字节跳动也放出了要以1800亿美元融资,分拆抖音和西瓜视频上市的消息。不少人分析,快手此次寻求IPO,是为了抢在字节跳动之前上市。

快手这份700多页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它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直播平台(以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以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计)和全球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以商品交易总额计)。

这些“第一”、“第二‘的名头能说明快手的地位,但招股书的字里行间却释放出令快手自己、以及令竞争对手都焦虑的信号。

137亿花钱求用户

那些投资过快手的投资人,如今都被奉为慧眼。

毕竟这个曾经只有一名员工的GIF应用,在生死线上挣扎。如今,招股书显示,快手底下有16000多名员工,IPO后市值500亿美元。

大股东腾讯在快手D轮以后,连续投融资5轮,持股21.57%,获利超过350亿元。

如果拉出快手10轮投融资的数字,会发现,比腾讯获利更多的投资人是五源资本。这家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张斐推动了快手成立,还在天使轮及A轮先后投了30万美元和数百万美元,如今持股16.66%。按市值500亿美元计算,五源资本将获利495亿元。张斐个人的200万元天使投资,回报将近1万倍。

招股书中,快手列出了自己的几个风险点,也是投资人们势必会关心的几个问题。总结起来,它们主要是留住老用户、保持新用户数量的持续增长,以及如何保证几个业务盈利等问题。

或许快手首先需要解释的是自己的亏损。

2017年到2019年,快手商业化之后一路盈利,营收也不断增长。但2020年上半年,快手转盈为亏,亏损63亿元。

同时,快手的营收也放缓了:今年上半年营收253亿元,同比增长仅48%,2018年和2019年都拥有90%以上的增长。

亏损的原因,是快手花了137亿元用于销售和营销开支。招股书解释,这些钱主要用于快手极速版及其他应用的营销和推广。

不少APP都曾推出过极速版。这种功能更精简、上手更方便、配置更适应低配手机的版本,其实还是为了让app走向下沉市场。快手在去年8月推出极速版的同时,还采用了“邀请好友拿现金奖励”、“签到、看视频拿红包”等拉新模式。

事实上,快手上春晚,又巨额签下周杰伦等明星。目的也都是为了争夺下沉市场的用户。

都是时间熔炉,但抖音吸走了更多人的时间

快手花钱解焦虑,压力可想而知。

如今人人依赖互联网——2015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日均在线时长2.9小时,2019年,提升到4.35小时——除睡觉之外,很多人一天1/4的时间都泡在手机里。其中,又有1/3的时间花在视频平台。

快手是短视频潮流之下的受益者,更是推动短视频浪头的参与者。

招股书显示,快手每位日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5分钟,比B站用户日均78分钟的使用时长还要久。

Questmobile今年9月发布的报告也表示,快手用户人均每月打开app的次数很多,而且快手的月活用户中,内容创作者的比例最高——老铁们不光爱打赏,还更爱相互分享自己的生活。

尽管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时间黑洞,但快手很难舒服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今年2月快手达成3亿日活目标,但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快手中国APP+小程序的平均日活跃用户是3.02亿——尽管统计口径或许略有差异。但4个月只涨了个零头,快手的用户增长速度几乎可以被视作停滞。

相比之下,用户体量更大的抖音,增速更快:去年中旬,抖音已经拥有了3亿日活。它还凭借母公司字节跳动在各个领域的布局,花费7个月时间就获得了2亿用户增长。截至2020年8月,抖音(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日活跃用户超过6亿。

快手赚钱的方式变了

2011年,快手诞生时,还只是个制作GIF的工具,叫“GIF快手”。那时微信也才出生没多久,GIF带来的有趣视觉循环,占据比视频更小的内存,很能在当时的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获得传播。

但就像所有换脸、做动图的app一样,工具类应用都逃不过一个宿命——它们总是在一波爆发之后,几周内又销声匿迹。再过一年,又有新产品沿着同样的轨迹再火一遍。

只有工具,没有社交的产品,都活得不久。

快手很快转型成为短视频社交平台。2016年,快手又推出了直播功能,并成了家彻底的“直播公司”。直播一直是贡献营收的主力,2017年到2019年间,直播占快手总营收超过80%以上。

但是,营收主力的增长速度大幅下滑,直播收入同比增长17%,而2018年和2019年,直播增速同比高达134%和69%。

究其原因,尽管愿意为直播付费的快手用户一直在增长,2017年的1260万增至今年6月的6400万。但快手从这些付费用户上获得的平均收入不见提高,反倒减少:2017年,直播月度付费用户平均收入52.5元,今年6月变成了45.2元。

老铁们是快手社区氛围的基础,也是用真金白银留住主播的原因。打赏变少,很可能导致主播流失。

同时,直播以外的业务正在快速成长。2017年至2019年,快手从直播赚取的收入分别为79亿元、186亿元和314亿元,占总收入分别为95.3%、91.7%和80.4%。今年上半年,直播收入只占总收入68.5%。

趋势很明显了。“直播以外的业务”,指的正是快手2018年开展的广告和电商业务。

2018年,快手推出视频推荐算法机制,让广告更精准地推到用户眼前。同年,快手上线快手小店,并且先后接入淘宝、有赞和魔筷星选等几家第三方电商平台。

如今的快手,是一家依靠直播打赏、广告和电商赚钱的公司。

直播电商增长快,但还是小业务

快手的广告业务正快速成长:2017年,快手的广告收入仅几百万元,不到整体收入的5%。今年上半年,广告收入已经达到72亿元,贡献了整体收入的28.3%。

但从2017年的数据中,我们能看到,快手作为一个发展了数年的短视频社区,起初并没有选择通过广告进行商业化。而抖音,在诞生一年内就开始用信息流广告挣钱了。据媒体报道,宿华和程一笑选择直播变现,原因是广告容易影响到用户体验。

广告变现和用户体验之间的矛盾,事实上到现在也不能很好解决——广告投放再精准,为了娱乐体验刷app的用户们,也会觉得受到打扰。

直播打赏贡献的收入比例下降,广告收入的天花板不高,快手的三块业务中,电商被更多人视为它的下一个增长点。

招股书显示,快手电商创造的GMV从2018年不到1亿元,增至今年上半年的1096亿元。快手电商在今年9月也公布了一组数据,2020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量超5亿单。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位列电商行业第四。

快手电商的GMV,指的是通过短视频、直播或直接在小店中成交的销售额。而快手老铁之间极有黏性的关系,让平台的平均重复购买率达到60%以上。

但此时的快手电商,其实只是一块非常小的业务。2020年上半年,包括电商、网络游戏和增值服务在内的业务,占总收入比例只有3.2%。

和此前不断做出的电商化尝试的抖音一样,快手也在铺设电商的基础设施。2018年后,快手先是上线了小店,后接入第三方电商平台,随后又升级了快手小店,让消费者在快手内就完成直播-购买-查看订单的动作,不需要跳转到其他平台。

快手还在2018年,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116电商节。第一届快手电商节,散打哥单日直播销售额超1.6亿,超过了当时5小时卖出1.02亿的薇娅。但随后,这个纪录又被辛巴打破。

两年过去,直播间的销售额已经成为一个日渐膨胀的数字,而116电商节也很难像“光棍节”这种带着自嘲意味的概念,在更广泛的人群中传播开。

今年快手和江苏卫视合作,成为今年双11第一个举办晚会的平台:快手10月30日就办了晚会,抢跑天猫和苏宁易购。但在大家提起双11时,想到的大概率或许也还是天猫或京东。

电商基础设施的铺设并非朝夕之功。即便是电商尝试更激进的抖音,目前依旧会遭到产品质量有问题、难找到退货按键的诟病,更不用说落在后面的快手了。

和字节跳动的“军备竞赛”

因为不断升级的“军备竞赛”,快手和抖音越来越像了。

快手极速版推出的单列信息流,和抖音几乎一模一样;今年618开始,两个app都找了大批明星直播带货,抖音是延续一贯风格,快手则是为了减弱家族和老铁气质。

招股书中,快手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分享、本地服务等视作了公司的未来。作为腾讯投资版图下的一员,快手自己也在建构投资版图。有意思的是,快手和字节跳动几乎在各个投资赛道和领域上也出现了近身搏击。

今年4月20日,快手花3000万美元投资了在线教育平台火花思维。而字节跳动早在2018年就上线了知识服务类软件好好学习,又在2019年,投资或收购K12、少儿英语、大学教育等在线学习平台。仅今年,就推出瓜瓜龙英语、瓜瓜龙思维等学习平台。

两个短视频寡头之间愈卷愈烈的竞争,除了对彼此动作的防守和反攻,还有大公司们从点到面的格挡。在游戏方面,字节跳动除了收购页游和手游公司,还在今年2月成立了自己的游戏部门。而快手,会在游戏分区上架自己发行或收购的游戏,还上架了腾讯发行的《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

除了抖音、今日头条等火车头的带动,字节跳动还有西瓜视频、皮皮虾等已经相对成熟的应用。快手的面上,看起来是一款app在单打独斗,但在相互交错的轨道上,是更激烈的竞争。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