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投资集团总经理常学智:投资基金是区域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
北京大兴投资集团总经理常学智:投资基金是区域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
小米投资董事总经理蒋文:CVC要根据产业优势形成独特打法
小米投资董事总经理蒋文:CVC要根据产业优势形成独特打法
新基建时代产业创新突围的杀手锏是什么?这四位CEO给出了答案
新基建时代产业创新突围的杀手锏是什么?这四位CEO给出了答案
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大裂谷时代的投资调整和机遇
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大裂谷时代的投资调整和机遇
立即打开APP
李彤炜
私信
0
来源:企业供图

镜湖资本吴幽:找到一根捅破天的针

2020-10-20
行业研究
我想追求极致的优秀,我想做个好人,我想改变世界。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0月14日报道(文/李彤炜)

在不到一小时的采访时间里,吴幽的眼睛没有停止放光。他比划着、亢奋着,语言无法停止。吴幽说他在采访之前就已经熟读我的提纲,我无需不断提问,他开始滔滔不绝。

对面的吴幽刚过30岁。去年正逢中国矿大110周年校庆之时,这个在大二就辍学的学生给母校捐赠了1100万人民币。一时间,地方媒体上尽现吴幽身影。2019年1月15日,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国际公益学院联合发布《中国捐赠百杰榜(2019)》,吴幽作为最小捐赠者(90后)上榜。

“今年是母校建校110周年,110万太少,1.1亿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1100万正好。”

2014年,吴幽在24岁时成立镜湖资本。据吴幽介绍,镜湖资本现管理的基金规模为47.5亿人民币,2.8亿美元。基金LP包括李书福、周鸿祎、亨利·保尔森等。

做个好人,改变世界

很多人对吴幽说,我看你的LP大佬不少,你很牛,你最擅长的是不是就是拿到他们的钱。吴幽给的回应是,你错了,我最擅长的是找到一根针,这根针看似小,却可以切入大的市场,然后进行深度的产业研究。

吴幽认为世界上不缺乏有钱的人,缺的是那些在自己领域做到顶尖的人,他们在一个小的领域颇有建树,真正创造价值。在采访过程中,他不止一次提到过任正非、袁隆平、钟南山,说他们能够改变世界。

吴幽叙述了他最近去北京科技大学材料实验室调研的过程,见到了两位90后教授,这让他激动不已,甚至用“跪舔”来形容当时的兴奋心情。他称这些科学家、科研人员为天才,认为天才是能够引领别人的人。他承认自己不是天才的同时,愿意与天才做朋友,“要与天才为伍,帮助天才”,吴幽说,“因为世界是被创造改变的,而天才的创造能力很强。”他认为,与天才在一起“搞事情”,也是在“做个好人”。

吴幽把自己将重仓科学界的投资目标称之为一种改变世界的方式。而他正在精神科领域所做之事也是他认为自己能够创造价值的体现,对员工股权激励、引进并进行互联网+服务、引进海外医药与器械都是对这一行业发生改变贡献力量。吴幽自信满满,“中国资本市场没有吴幽还真不行,我们真正推动了一个行业向前发展,真正创造了价值。”

采访中,吴幽谈起自己被刚上映的一场电影《蓝色防线》所感动,李磊、杨树鹏作为中国赴苏丹维和部队队员,在一场爆炸中身负重伤,后抢救无效牺牲。吴幽说他当时看哭了,“这样的人才是英雄。”他正在尝试着联系到二位的家属,送去一些温暖。

他是一个以善意的眼光、行动去看世界的人,他的善意表现在不同的充满能量的地方。2019年4月,中国矿业大学建校110周年,吴幽向母校捐款1100万元。这笔捐赠是中国矿业大学自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笔捐赠,吴幽以这一方式在表达对母校培育和包容的感谢。

他在中国矿业大学念了不到两年就主动辍学创业,但那里是他的梦之起航。图书馆为他装点了最初的认识观,《唐浩明晚清三部曲:曾国藩》让他坚信,普通人通过一己之力也能达到很大成就,并且一定要去更大的世界;《曾经德隆》一书则让他选定了电商作为起步之姿。

今天镜湖资本这一名字也来源于中国矿业大学的一片湖,湖的名字叫镜湖。大二念了一半以后,吴幽决定去创业,从卖化妆品的淘宝店,再到薛蛮子的第一个90后合伙人,再到如今镜湖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吴幽认为,不断改变自己,向前走,就是一种改变世界的方式。

2014年,吴幽的母亲因癌症晚期医治无效离世,这是他内心深处最深的一块烙印,他认为母亲的去世已经让他“死”过一次,再有任何事情都无法打倒他。母亲身前对事实孤儿的关注让吴幽想做点什么,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事实孤儿是指那些父母虽然健在,但因各种原因,无法在经济和生活中获得照料和保障的孩子。到目前为止,吴幽赞助了6200名事实性孤儿。

在他眼里,只有在自己最热爱的这条路上越行越远,跌倒了爬起来,才能改变世界。而要想改变世界,就得做个好人——有好心,行好事。做个好人,改变世界这样看似宏伟的愿望,更需要找到一根针,不断切入、进去,有一天,那根针可能真的会帮助你做个好人,改变世界。

“雷声大,雨点小”

吴幽用“雷声大、雨点小”概括自己的投资与行事。在他眼里,“雷声大”是指有大梦想,大目标,敢想。而“雨点小”代表的是做小事,在投资决策中落脚点要小,在工作与生活中认真做好每一件小事。

“雷声大,雨点小”反映在他的投资逻辑上是指,“天一样的市场,针一样的切入”,这根针可能有捅破天的能力。他为自己找到的这根针是精神科领域。

近几年,镜湖资本一手收购了国内34家精神病院,并拿到了绝对控股权。为什么选择精神病院?吴幽团队在背后下了功夫。

2014年,市场上养老产业很热,吴幽本来也准备进军养老业。但通过调研发现,养老是一个大坑,原因有两个:第一、中国老人骨子里是不愿意去养老院的,还是愿意跟孩子、孙子在一起,这是中国五千年的道德伦理决定的,居家养老远比养老院比例更高。

第二、中国绝大多数养老院缺乏好的管理体系和能力,如果凭空一个人、或者地产商之类的外行盲目转型做养老院是拼不过保险产品与养老产品结合的企业,例如泰康人寿。

在调研养老院时,吴幽剑走偏锋,发现一个比养老院更靠谱的好生意——精神病院。精神病院还有巨大的机会,不像口腔、眼科这些被整合地差不多的产业。在吴幽看来,精神病院符合“边缘变核心的特质”,因为精神病院用户的需求市场还未能够充分满足。第一,做这个领域的人很少,没有鲶鱼,市场竞争不够充分;第二、人才匮乏,传统精神病院上班的人,工资不高,素质也不高,病人难伺候。

他判断,这可能是他找到的那根看似不太起眼的“针”。

吴幽从体制内挖来很多优秀的人才,承诺全员持股。对于能够在这个行业坚持下来的医生、护士,他从内心佩服,深知个中苦楚。所以员工每个人允许全年休假20天,“我就是害怕他们心里有压力。”一些复利措施愿意让一些优秀的人才跟着他干。

在精神病院的收购与整合中,吴幽团队还做了互联网+的升级,包括升级信息系统、新兴系统,引入大量海外创新药和新器械。

“我们把最新的、最高端的、更有价值的药和器械引入,这个过程需要资本的助力,而我们本身就是纯资本。那么假设我们的同行只有实业,他只能运营,那么就不敢花2、3个亿做实药的投资,这就是资本叠加的效益。”

精神病院这一领域就是吴幽“雷声大,雨点小”的典型例证。他寻找到一个领域,是自己可以做到极致优秀的,而他的梦想与要达成的目标就是在这个行业做龙头老大,做到头部。

他概括自己的投资逻辑是:以产业龙头为核心用户,依托产业合伙人推动产业全球生态化,以达到一级市场整合布局,到二级市场市值管理联动的,可控产业集群,最终实现技术驱动的,失控涌现模式的生态圈。

吴幽说,3G资本的雷曼对他影响很大。雷曼整合百威啤酒的过程真正做到了赋能产业,让这个产业增加了它的核心价值。他认为,投资需要有产业作为抓手和基础,在他看来,没有产业做投资,是水中的浮萍、空中的风筝,很脆弱。“真正赋能产业有无可比拟的重要性,一定要在一个既有整合机会、又有增长机会的产业中。”所以在中国精神病院这一领域,他想学习雷曼,成为第一甚至唯一。他很自信,“我们就是在路上。”

他认为自己与雷曼的经历还有一点相似,都曾经做过运动员,在运动员生涯中,没办法做到极致。他说,“我像雷曼一样,冰球的成绩本来很不错了,已经进入国家队了,但还是果断放弃,因为没办法成为极致的优秀。”

此外,吴幽还投资了两个关于乳腺癌与卵巢癌的诺奖项目。选择这两个领域,也是基于广泛与深入的研究,全球女性患乳腺癌、卵巢癌的几率逐年上升,国内这两种癌症的市场份额比较小,但增长很快。

精神科领域、戒毒所、乳腺癌、卵巢癌领域,在吴幽眼里,是跟着时间一起增长的领域,所以可以与时间做朋友。通过调研发现,这些赛道的份额逐年递增,这两个赛道,在吴幽眼里,就像是那根针,可以捅破天的针。

“雨点小”也反映在他的行事准则上,吴幽愿意把每一件小事做好。他谈到,自己与人有约时,或者需要开会时,都会早到。

吴幽解释,“雷声大,雨点小”来源于弱者思维,“因为我是弱者,我需要用弱者思维来办事,需要把每一次机会都当成是我的最后一次。”在他眼里,弱者思维也让他形成了自己的投资逻辑,因为弱者无法去一个有千亿美金身家的赌桌上拼,找一个目前还拥有巨大机会、可以搭建体系的行业在他眼里很重要,这就是那根针。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