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英语口语培训平台“阿卡索”完成亿元级C3轮融资
在线英语口语培训平台“阿卡索”完成亿元级C3轮融资
罗永浩的直播运营主体要卖给上市公司了
罗永浩的直播运营主体要卖给上市公司了
天眼查:助力中小微企业诚信新基建建设
天眼查:助力中小微企业诚信新基建建设
装配式内装服务商“变形积木”完成2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不惑创投
装配式内装服务商“变形积木”完成2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不惑创投
立即打开APP
盛佳莹
私信
0

那么多短视频网红,还有另一个李雪琴吗?

2020-09-25
转载
爆款都是难以复制的。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榜,作者:松露。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昨晚,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落幕之际,#李雪琴发长文#登上了热搜第一,话题阅读量达到5.5亿。

她调侃自己是个“扶麦狂魔”,说自己仍是一个刚进脱口秀的门还没有找到板凳的新人。然而就是这个说自己没什么天赋的辽宁铁岭妹子,用一次次爆梗和热搜把自己推到了大众视线之下:她看起来很丧,但真实而有趣。

这其实是李雪琴第二次被大家认识。很多人因脱口秀关注李雪琴的人,可能不了解她的另一个出圈身份:短视频网红。

2019年初,吴亦凡拍了一条抖音视频,短短一句“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获赞超过280万,一时间,所有人都在问“李雪琴是谁”,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李雪琴作为抖音红人开始有姓名。

截至发稿前,李雪琴的抖音账号粉丝数达到624万,累计获赞超过5560万次。我们刷完了李雪琴的266条抖音视频,结合新榜旗下抖音数据平台“新抖”,看了看短视频红人李雪琴的世界。

因吴亦凡成名的“追星锦鲤”

2018年9月12日,李雪琴在抖音上发布了第一条视频,教网友读奢侈品英文名。

她觉得这些英文发音很有趣,将品牌logo、中文名、英文名打印在A4纸上各读了一遍,用东北口音读出了押韵的搞笑感。

只不过这条视频刚发出来的时候没什么热度,目前视频点赞数是3.9万,从评论可以发现其中大部分人,都是从2019年第一次出圈以及今年脱口秀大会之后前来“考古”的。

在发布第一条视频的当天,她紧接着发了第二条视频“北大一日游”。

视频内容很简单,她就站在北大门口说了几句话,“你看这大门,多豪华;这人,多多;还有这大狮子,多狮”,没什么复杂的剧情设计,但风格却很独特,带着出乎意料又意犹未尽的“冷”幽默,这样的风格也在之后的视频中被一直延续着。

9月13日和14日两天,她分别在清华大学和圆明园的门口,向吴亦凡介绍“门”:“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据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提到吴亦凡是因为想和一个人说清华大学的门很白,自己又很喜欢吴亦凡,那就和吴亦凡说吧。

从这几条视频开始,李雪琴的每条抖音视频都是以“XXX(人名),你好,我是李雪琴”或“大家好,我是李雪琴”开篇,有时候加一句生活小事的吐槽,有时候说几句大实话,还有时候就是问问“你吃饭没呢”,一个人对着镜头,十几二十秒的时间就是一条视频。

被她cue到的人范围也很广,远到吴亦凡或是茫茫人海中的某一位,近到朋友牛海波、赵英男,还有家附近的黄焖鸡米饭老板,都是她的单方面聊天对象。

视频流量也逐渐稳定,低的也有5、6万赞,流量不错的获赞超过20万、甚至达到50万。

就这样拍了80多条视频之后,2019年1月9日,吴亦凡发布一条抖音视频回应李雪琴,并且用了李雪琴的语气,“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

那天,不仅吴亦凡这条视频获赞超过280万,#李雪琴是谁#的话题更是迅速冲上微博热搜,5亿阅读,超过10万人讨论。

李雪琴因此涨粉160万,她也专门发了一条抖音,将喊话吴亦凡的视频和吴亦凡的回应剪辑在一起,文案中写道:“我实名炫耀!我追星我骄傲!追星锦鲤李雪琴!”

266条视频中的李雪琴,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在李雪琴的抖音简介上写着“一个诗人”,虽然她并不真的这么认为,但也在曾经的采访中开玩笑似地调侃:“不觉得我发的视频都是在念诗吗,超现实主义。”

她的视频几乎没有强硬的观点输出,266条内容大部分都是关于自己的真实生活状态和想法,既能讲点段子、逗个乐子,也有自己的经历体悟:

“我的室友赵英男你好,我是李雪琴,你脱下来的裤衩子能不能不往我口红上放。”

“我的老板赵女士你好,我是李雪琴,我一点都不想上班。”

李雪琴的那群朋友们,牛海波、谢老板、老四等等,在她的口中都是有槽点又特别有意思的一群人。

她在抖音上吐槽谢老板凌晨3点打电话给自己,打了20多个终于吵醒她,并对她说大半夜的怎么还睡觉了呢。后来,李雪琴将这个段子搬上了脱口秀大会。

“雪国列车”CP的第一次上线,是在2019年1月25日,李雪琴发了一条她和王建国的同框视频,回应网友天天说她长得像王建国这件事,视频获赞30万。

她也会分享自己生活中遇到的各种事情,比如在街上被拦住,对方一直比划着说不出她的名字,“你不是那谁那谁那谁嘛”,她就“毫不客气”地表示“对,我就是杨幂”。

还有每到一个新地方的“奇遇”,每年都有一段时间录数条视频表示“正在减肥”,等人等时间长了发条视频,染个头发也发条视频,甚至还想着转型美妆达人、时尚达人、吃播、睡觉达人,最后都没成功。

在她的抖音视频里,还能看到和明星大V们的互动,都是带有李雪琴风格的调侃和互怼,佟大为在综艺里扎心小学生的成绩的画面甚至被她做成了“反面案例”。

即使是在戛纳遇到巩俐和吴彦祖的正经场合,李雪琴也能用“你吃饭没呢”的话题一秒破功。

搞笑之余,李雪琴也有不少走心时刻。2019年6月30日,她坐在一个完全化开的蛋糕前拍了条视频,说这是她爸爸一大早从铁岭背到北京的生日蛋糕,不会用外卖App,就自己送来,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还有个昵称,叫“略琴”,每条视频介绍“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时,读快了就会被听作“略琴”,有时视频字幕也被显示为“略琴”,久而久之,粉丝叫她“略琴”更像是个爱称。

参加完脱口秀大会、再次全网出圈之后,李雪琴的抖音号流量增长明显,近30天涨粉150万,这些粉丝多数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中重度活跃粉丝比例近70%。

但是这30天内她没那么多时间发视频了,一共发了9条,有脱口秀大会片段,也有和大V们的联动。

她的抖音评论区高频词也从曾经的“吴亦凡”等慢慢变成了“王建国”、“李雪琴”,观众对她的讨论、外界给她的标签都发生了变化,但她一直是那个有趣的李雪琴。

那么多短视频网红,还有另一个李雪琴吗?

刚出名时,很多人对她的印象是个“蹭热度”的抖音网红,通过不断和名人大V单方面打招呼而获得关注。

GQ报道曾在2019年初发表过她的自述文章《李雪琴: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这篇报道发出后,有业内质疑她没有被报道的价值,说她代表着肤浅的现象。

对于这一点,她回应自己确实是赶上了短视频的机遇,其实内容只是在分享自己的生活,只不过生活有意思让大家觉得有趣,一点点积累了粉丝,这是能引起共鸣的个体情绪表达,而个体情绪在她看来是有关注价值的。

现在,应该没有人再质疑,作为一个短视频网红的李雪琴究竟值不值得一篇报道。

在微博上搜索李雪琴,关联词不只是“是谁”“吴亦凡”,还有“才华”“脱口秀天赋”“文本输出”,逻辑清晰,有强烈的表达欲,有观点也有梗,做脱口秀如此,玩短视频也如此。

如果再找一个能独自面对镜头一顿输出的短视频网红去做脱口秀,能出现第二个李雪琴吗?

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

或许能有第二个还不错的脱口秀演员,比如“老四”,也是东北人,既能拍短视频也能讲脱口秀,但要再造一个李雪琴,表面喜剧、内核悲剧,又有极强的文字功底,需要的契机不仅仅是东北人+短视频,学历、经历、价值观等等都是因素。

说到底,爆款都是难以复制的。

而如今,即使已经成名,她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喜剧从业者,因为她的所有“有意思”都是来自生活。

不久前时尚先生对李雪琴的专访中,她说自己拍短视频时一定要求真实,不接受任何表演行为,参演的人也要是自己熟悉的人。对她而言,每周拍短视频的那天,是“真正在生活的一天”。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