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英语口语培训平台“阿卡索”完成亿元级C3轮融资
在线英语口语培训平台“阿卡索”完成亿元级C3轮融资
罗永浩的直播运营主体要卖给上市公司了
罗永浩的直播运营主体要卖给上市公司了
天眼查:助力中小微企业诚信新基建建设
天眼查:助力中小微企业诚信新基建建设
装配式内装服务商“变形积木”完成2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不惑创投
装配式内装服务商“变形积木”完成2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不惑创投
立即打开APP
新浪科技
私信
0
来源:壹图网

硅谷容不下他们:这家最神秘的独角兽要上市了

2020-09-14
转载
毫不夸张的说,Palantir是硅谷最不遭人待见的科技公司。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作者:郑峻。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硅谷最神秘的独角兽下周要上市了。他们曾经帮助美国猎杀了本拉登。

最不硅谷的科技独角兽

在科技巨头和创业新贵云集的硅谷,却有这么一家处事极其低调的创业公司。尽管这家公司的估值早就超过百亿美元,一度是全球排名第四的独角兽;但他们却极少进入大众视线,从不主动寻求曝光。如果不是赫赫有名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媒体更是很少报道他们的新闻。这家创业公司不需要市场营销,也没有销售团队,多年来始终笼罩在神秘的面纱中。

这家创业公司的企业文化更是与硅谷其他科技巨头格格不入。多年来他们始终和硅谷保持着距离,不愿融入硅谷。同样,他们也不为硅谷所接纳。过去两年时间,他们的硅谷办公室和两位创始人的住所都曾经遭到愤怒抗议。最终这家公司和两位创始人先后搬离,彻底告别了硅谷。

这头特立独行的独角兽就是Palantir,硅谷创业投资大亨彼得·蒂尔(Peter Thiel)和卡普(Alex Karp)等几位斯坦福校友在2003年创办的大数据公司。Palantir主要为美国政府机构和企业巨头提供定制化的大数据分析服务。2015年Palantir完成了8.8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了200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估值排名第四的科技独角兽,仅次于Uber、Airbnb和小米三家公司。

蒂尔创办Palantir时自己掏出了3000万美元,这个名字来自于电影《指环王》里可以洞悉万事的水晶球,他的持股不到30%,是最大股东。2004年,美国中央情报局领投了Palantir的A轮融资。他们的主要投资者还包括了媒体大亨默多克、家得宝创始人朗格尔(Ken Langone)等人。过去十多年时间,Palantir总计进行了10多轮融资,总计筹集资金25亿美元。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也在2014年向Palantir投资过400万美元。

虽然创始团队一度对上市持抵制态度,但最终还是挡不住投资人的压力,从2018年开始筹备上市,原计划在2019年上市交易。今年7月份Palantir向纽交所提交了申请,计划下周(9月23日)上市交易。但即便是上市,Palantir也不走寻常路。和常规公司上市寻找承销商搞路演做圈购不同,Palantir选择了直接上市的方式。

这意味着Palantir不需要融资,只是老股上市交易,交易所得都归属目前的股东所有。而且,现有股东也没有禁售期的束缚,可以随时套现走人。通常来说,只有对自己的品牌和业务都有充分信心的公司才会选择直接上市的方式,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没有投行的承销和护盘也可以保持股价。从这角度来看,Palantir显然对自己在华尔街的认可程度信心满满。卡普表示,Palantir上市是为了让股东和员工以合理价格获得回报。

他们帮美国找到本拉登

“PayPal教父”彼得·蒂尔当然是Palantir的招牌。通常媒体在报道蒂尔时也会顺便提一句Palantir。他在1999年创办了PayPal,次年与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创办的X.com合并。蒂尔一直担任PayPal的CEO职位,成功带领公司在2002年上市,上市半年就作价15亿美元出售给了eBay。第二年,成功套现的蒂尔创办了对冲基金Clarium,还和卡普(Alex Karp)等几位斯坦福校友共同创办了大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

当然,让彼得·蒂尔走上财富巅峰的是2004年的一笔天使投资。那年夏天蒂尔给稚气未脱的哈佛学生扎克伯格开了一张50万美元的支票,获得了他们刚创办网站10.2%的股权。蒂尔还给扎克伯格引荐了硅谷的诸多人脉资源,帮助这个年轻人完成了随后的多轮融资,带领Facebook一步步成为互联网巨头。尽管后来蒂尔因为支持特朗普而在硅谷遭到排挤,但扎克伯格一直支持蒂尔留在Facebook的董事会。

蒂尔创办Palantir的初衷是通过大数据分析为金融行业找到欺诈交易,这是他在PayPal时期就有的创业想法。但当时正值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为了反恐战争需求,向硅谷寻求大数据分析方面的帮助。他们找到了彼得·蒂尔,Palantir因此改变了业务方向,转而为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开始进行数据分析,以反恐作为主营业务。中情局因此向Palantir投资了200万美元,主导了A轮融资。

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塔内特(George Tenet)甚至感慨,如果911事件之前就有Palantir的数据分析服务,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在911事件之前,美国情报机构实际上已经掌握了不少可能有恐怖袭击的情报信息,但却没有得到有效汇总和分析。而Palantir最擅长的就是从看似无关的诸多琐碎信息中,通过他们的分析和算法,找到这些杂乱无章数据中的内在关联,为政府机构提供解决问题想要的核心信息。

2011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正是得益于Palantir通过大数据得出的情报,才成功发现本拉登的藏身之处,派出突击队在巴基斯坦击毙了这名全球最知名的恐怖分子。猎杀本拉登让Palantir名声大噪,但也让蒂尔和卡普失去了“自由”:由于担心成为恐怖组织的报复对象,他们不得不开始聘请专业安保人员全天候陪护自己。这对原本喜欢全球到处旅游的卡普来说,是个不得不接受的成名代价。

除了帮美国政府找到本拉登之外,Palantir还帮助美军在阿富汗战争分析恐怖分子的活动规律和袭击方式,实施提前打击;帮助美国国土安全部打击墨西哥贩毒网络的运毒行动,抓获美墨边境上活动猖獗的毒贩;帮助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经济犯罪,其中包括在2008年破获美国“世纪巨骗”麦道夫(Bernie Madoff)的庞氏骗局。

押注大选成为总统亲信

由于主要服务对象是美国政府,Palantir的很多骨干员工都必须通过美国政府的背景调查,申请国家安全许可。由于担心遭到外国情报部门策反,美国政府会给这些骨干员工额外津贴,让他们住在Palantir公司附近。而Palantir在硅谷帕托阿尔托的总部,窗户上都安装了反窃听设备。除了美国政府,Palantir也为美国的盟友英国、德国等国提供服务。当然,他们不可能为美国眼中的竞争对手提供服务,从未考虑过中国业务。

从2010年开始,Palantir开始扩展企业用户市场,他们的第一个客户是摩根大通,还是由纽约市警察局推荐的。Palantir现在服务的商业机构包括金融巨头瑞信、制药巨头默克、空中客车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等等。和咨询行业巨头相比,Palantir拥有更为先进的大数据分析技术,而收费价格却只有咨询公司的零头。他们面向企业市场的单次收费还不到100万美元。今年上半年Palantir的企业业务营收增长了27%。

从2003年创办以来,Palantir从来都没有实现盈利,2019年更是亏损了5.8亿美元。虽然独角兽长期亏损并不令人奇怪,但Uber和Tesla那些都是面向大众市场的企业,而Palantir却是一家面向政府和企业客户的公司。不过,今年上半年Palantir亏损收窄至1.65亿美元,营收同比飙升49%,至4.81亿美元。

直到此次上市,外界才得以获知Palantir的业务状况。截止今年上半年他们共有125名客户,政府客户贡献了54%的营收,其中一家政府机构就给Palantir带来了11%的营收。尽管没有公布客户具体信息,但外界都知道Palantir的主要服务对象是美国政府,包括中央情报局、五角大楼、联邦调查局、国税局、国土安全部等诸多政府机构。

2015年底或许是Palantir创办以来遭遇的低谷。那一年他们的政府业务陷入了饱和,企业业务拓展不力,更失去了包括可口可乐在内的企业巨头客户。但2016年蒂尔冒硅谷之大不韪公开支持特朗普,2016年给后者捐款了300万美元,让他成为了新任总统最信任的科技富豪,更担当了特朗普与硅谷之间的沟通桥梁。

特朗普的科技行业巨头见面会,也是由蒂尔出面组织的,Palantir更和谷歌、微软、苹果、Facebook等科技巨头一道参加总统与科技行业的高峰见面会。这或许是Palantir在全美媒体中最风光的一刻。随后Palantir的政府业务重新开始增长,更开始拓展到美国的海外盟友。

在硅谷没有立足之地

虽然蒂尔是Palantir的董事长和最大股东,但公司的具体业务运营交给了卡普,后者一直担任Palantir的CEO职位。有趣的是,蒂尔是硅谷屈指可数的特朗普支持者,但卡普却是一个自称社会主义者的左派。顶着一头乱发卡普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拿到哲学博士学位,导师是大名鼎鼎的哈贝马斯(Jurgen Habermas)。2016年,卡普投票支持希拉里,甚至拒绝去会见当选总统特朗普,称自己对特朗普毫无好感。

虽然政见不同,但蒂尔和卡普都和硅谷无法相容。由于公开支持特朗普,蒂尔遭到了硅谷的排挤抵制,不得不在2018年搬到洛杉矶居住。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蒂尔迄今保持着旁观和沉默态度,并没有像2016年那样公开站出来支持特朗普。虽然卡普支持希拉里,但他公开表示,自己反对硅谷这种越来越不包容的排除异己的文化。

毫不夸张的说,Palantir是硅谷最不遭人待见的科技公司。除了蒂尔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原因,Palantir也直接参与了美国政府的诸多争议行动。他们参与了中情局打击维基解密网站的行动,也涉足了美国情报部门监听棱镜计划。更为重要的是,Palantir为政府提供了基于视觉识别技术的数据分析,帮助美国政府发现和遣返非法移民,帮助美国警察确定和抓捕街头抗议分子,这让他们成为了硅谷眼中“助纣为虐”的坏公司。

在Palanir申请上市之后,卡普更宣布要和硅谷决裂。“Palantir虽然是在硅谷创办的,但我们和硅谷科技行业的价值观与企业目标越来越背道而驰。硅谷的工程精英们可能比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怎样打造软件,但他们却对社会应该如何组织或者司法需要什么知之甚少。过去十五年,硅谷一直和我保持距离,我也习惯了和他们保持社交距离。”

过去几年时间,Palantir在帕罗尔托的总部、蒂尔和卡普的住所都曾经遭到民众组织抗议,也坚定了他们离开的决心。就在申请上市之前,Palantir宣布把总部从硅谷帕罗阿托搬到科罗拉多州丹佛,展示自己和硅谷彻底决裂的决心。卡普在公开信中表示,“我们为美国国防和情报机构提供软件服务,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却不断遭受非议,而那些出售消费者数据来获取广告利润的互联网公司,却对此习以为常。”

虽然卡普没有指名道姓,但他所斥责的对象应该是谷歌。蒂尔此前也曾经公开谴责谷歌是美国的叛徒。由于遭到员工的抵制,谷歌放弃了为五角大楼提供无人机视觉识别的技术项目;因为诸多谷歌员工不愿意自己的视觉识别技术帮助美军研发杀人武器。不过,微软、亚马逊和谷歌都在积极争夺美国五角大楼利润丰厚的云服务项目。

尽管Palantir因为与美国军方的关系而遭到硅谷疏远甚至抵制,但实际上,硅谷的崛起本身就和美国军方有着莫大关系。硅谷知名创业者史蒂夫·布兰科(Steve Blank)向新浪科技介绍说,斯坦福大学在冷战时期是美国军方的武器技术研究中心。被称为“硅谷之父”,开启产研合作道路的斯坦福大学前校长特曼(Frederick Terman)本身也是军方秘密科研团队的负责人。硅谷地区获得了五角大楼的大笔资金投入,吸引了大量工程人才,这为后来的芯片行业的兴起奠定了基础。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