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阿里B站纷纷押注,青瓷游戏凭什么能闯关IPO?
腾讯阿里B站纷纷押注,青瓷游戏凭什么能闯关IPO?
原红杉中国曹曦成立新基金Monolith,初始规模超5亿美金
原红杉中国曹曦成立新基金Monolith,初始规模超5亿美金
直播电商对K12关上大门!素质教育成新“流量洼地”
直播电商对K12关上大门!素质教育成新“流量洼地”
美团发布Q3财报:营收488亿元,研发投入大涨60%
美团发布Q3财报:营收488亿元,研发投入大涨60%
立即打开APP
一点财经
私信
0
来源:企业供图

为什么说美团是公众企业的最佳样本?

2020-08-25
转载 上市公司
经过疫情考验,有一些问题与答案日渐清晰:互联网于社会有何价值?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一点财经(ID:yidiancaijing),作者:薄冬梅,编辑:刘彦领。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线上增长、线下受创……两种状态背后是疫情影响下的中国经济缩影。

美团,由于其特殊的互联网业态,是为数不多的全面感受一增、一减两个变化的企业之一。但整体而言,消费正在回暖,这是美团财报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其第二季度营收247亿元,同比增长由负转正;净利润达22.10亿元,同比增长152.4%,远超机构预期。

深析美团的业绩增长,实质上由外卖配送供需两端的业务增长驱动——商家端线上销售需求旺盛,用户端外卖需求提升。虽然其到店及酒旅所代表的线下消费受影响,但旺盛的外卖配送需求则很好的消弥了中间的落差。

而以互联网和数字化的方式为供需两端创造更多交易背后,展现着美团与社会脉搏的共同跳动,也隐藏着有关它新基建的身影。穿越疫情“黑天鹅”,美团所搭建的以用户、商户、配送员为核心的本地生活服务网络,已成为维持城市生活运转的基础设施。

本地生活新基建

经过疫情考验,有一些问题与答案日渐清晰:互联网于社会有何价值?

中国能这么快挺过疫情,并从疫情中恢复,除了有强执行力的地方组织、千万医务工作者等的无私奉献,还得益于中国互联网的发达。除了应用于行踪统计、病例溯源、疫情填报等与疫情直接相关的领域,在前期人人足不出户时,互联网还起到了维持国人正常工作、生活的作用。

生活上,“食”是人日常生活所必需,而中国发达的互联网和它搭建起来的配送网络,成为救民于难的小舟,为他们运送生活所需。可以说,美团是此次疫情中全面展现自身社会价值的企业之一,背后的奥秘正在于其“本地生活服务电商新基建”,一个囊括用户、商家、骑手在内的本地生活服务生态。

“本季度,美团继续发挥城市‘新基建’的独特优势,促进生活服务业复苏,为更多消费者和商户提供了数字化的生活方式和经营模式,推动供需两端稳步增长”,透过美团CEO王兴的话语,得益于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以及消费市场的显著回暖,第二季度,美团营业收入增长由负转正,同比增长8.9%至247亿元。

作为用户与商家的连接平台,美团的这一业绩回暖,背后离不开供需两侧的增长。财报显示,疫情期间,美团积极助力商户数字化转型,加速疫后复苏,带动二季度美团商户数升至630万。

供给端的丰富,同时带动其用户数字的攀升,第二季度美团平台年度交易用户数同比增加8.2%至4.6亿。

在财报发布后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王兴详细阐述了疫情对美团平台的影响:与疫情前相比,美团活跃商家数量上涨了10%,六月底外卖订单数量与疫情前相比上涨了5%;今年8月,其日订单量超过4000万,达到历史新高。

供给端商户增长,需求端用户需求提升,要实现两者的匹配,美团自身以外卖骑手为核心的配送网络势必需要发展和提升。

“今年外卖网络的经营能力得到了加强,也就是说我们优化了订单分配系统,可以让不同地区的骑手移动性变得更加灵活,让他们能够在更广的地区灵活接单配送。这就增加了整个二季度的配送效率。”王兴强调了美团配送网络的效率提升。

而在效率提升的同时,美团自身的配送网络也在壮大。今年,受疫情影响就业压力较大,而外卖骑手作为吸纳社会劳动力的有效途径之一,提供了大量就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从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数达到295.2万人,其中新增骑手达到138.6万人,占比一半以上。

用户、商户、外卖骑手,随着这三个核心因素的增长,美团的本地生活服务电商新基建也变得愈加稳固。

在王兴看来,外卖业务会成为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而据美团方面介绍,今年下半年将继续为受到疫情影响的商家提供支持,虽然这可能对其变现率产生消极影响。

提升社会运转效率、创造更多就业、帮助商家消费复苏,美团一直在说的价值,从未如此刻体现得如此清晰。

独特的服务下沉

在“新基建”概念层出不穷时,美团的“本地生活服务电商新基建”有何不同?其独特性体现在哪里?

在互联网领域,用户是永远的核心,而对于美团来说,其核心优势不仅是用户,还有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庞大骑手团队,更重要的是其用户、商家、骑手整个新基建系统的下沉。

全方位地下沉到本地,这正是美团新基建的独特性。

从当初的纯线上,到现在影响日常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从早期的纯电商到O2O概念,再到现在的“新零售”、“智慧零售”,中国互联网这些年来的发展内核就是在不断下沉,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如此迅猛、如此具有生命力的原因所在。

很多互联网企业都看到了下沉的价值,比如最开始网络起家、被看做是“淘品牌”之一的三只松鼠,早已开始线下门店探索;早期打着革命线下旗号的携程、世纪佳缘,现在也在做线下门店。

不过,虽然都是“下沉”,但其中也有不同。

在互联网下沉的过程中,很多企业解决的都是商品,包括物的流通交易、订单的数字化等,比如顺丰、淘宝、拼多多、携程。其中的原因并不复杂,从线上到线下,解决商品流通、订单数字化的问题很简单,毕竟它们是无生命的,更容易数据化和交易化。

在人的下沉上,由于其具有更高的不可控性,推进难度更大,所以很少有企业关注、做到。而美团,正是少数,甚至唯一一家在大规模解决人事本地服务问题的公司。

早在2011年,刚成立一年时间的美团,其销售额一半来自“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一半来自二三线城市。背后的原因在于它自诞生之初就迅速开始做市场下沉,在二三线城市建站,进行市场拓展。

此后,在转战外卖领域时,美团于下沉市场积累的用户、商业团队帮助其快速进行市场拓展。同时,自2015年开始,美团又开始投入重金自建配送团队和后台配送系统,使得其在用户、商家、配送领域进行了全面的市场下沉。

美团人机协同调度系统

数据显示,当前其搭建的即时配送网络,覆盖399万骑手、2800多个县市地区、一万多个站点。而且,这一最早以餐饮外卖为主的网络,当前已拓展至生鲜宅配、商超零售、医药配送、服装配送、图书配送、跑腿服务等生活所需的方方面面。

这当然离不开美团商家端的下沉。甚至与配送网络的下沉相比,商家端的下沉更有价值。

与淘宝、拼多多那样统一制造、统一生产的商家不同,美团所囊括的餐饮外卖、生鲜宅配等商家,更注重本地消费、本地回馈、本地效率,而不是辐射到全国。虽然本地商家下沉更不易,但一旦下沉完成,也将沉淀更多势能,比如商家端的To B业务。

与商品下沉网络相比,本地下沉服务网络的搭建无疑更为困难,更需要长周期,在搭建完成之后也更有价值。而且,本地触角越多,下沉越扎实的平台越有价值,毕竟每个市场都适用于规模化以及它所带来的成本下降。

当前,在经过前期长期的服务网络搭建后,美团正开始进入“收割期”,这也是其业绩增长以及资本市场给予其高估值的原因所在。

公众企业的最佳样本

“秉承让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美团点评将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带动就业发展,建设更加开放合作、与全社会协调发展的社会企业。”王兴曾赋予美团这样的企业使命。

何谓“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原本是公益企业的一种,而后其概念延伸,与单纯盈利相比,对社会产生更大价值的企业即称作是“社会企业”。

曾经,在米尔顿•弗里德曼影响下,商界一直为“金融资本主义”模型所主导,而在这种模型看来,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使股东利益的最大化。

随着企业影响力的扩大,环保、资源节约等呼声的提高,以及全球经济危机等反面案例的提醒,于股东利益最大化之外,企业的另一重责任越来越得到重视,那就是其社会责任。

“我们已经进入到这样一个社会——一个企业有很多的利益相关方,每一个跟这个企业发生联系的利益相关方都需要去兼顾他们的利益。”世界经济论坛成员、《互惠资本主义》作者布鲁诺•罗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企业来讲,不能只是关注自身,而是关注整个生态系统的价值。”

当企业自身的生态系统越与社会议题结合紧密,就将具有着越多的社会价值。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团,由于其与当地就业、餐饮等商业结合紧密,是一个观察社会企业的最佳样本。

日前,李克强总理在视察重庆猪八戒网络有限公司时表示,“创众业”,因为众业才最不容易倒——猪八戒曾被当做是众创代表,为更多有能力、有创意的人创造了就业机会。

当下,就业是最主要的社会议题之一,而美团覆盖全国的配送网络,无疑在各地就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与滴滴等不同,美团的就业面向更多的就是各种普通人,是工薪阶层甚至是贫困劳动力,而不是有车一族以及白领,这就使得它在解决就业问题上更有价值。

“平凡人有上上智,如果能汇聚起大量平凡人的上上智,那会成为我们社会和国家多么巨大的财富。”无疑,平凡人、普通人的就业更是政府、社会关注的话题。

美团作为社会企业的另一个体现是它在各地本地商业复苏中所发挥的作用,在当地行业数字化中所发挥的作用。

比如,为助力到店、酒旅商户度过难关,美团与各地政府继续展开合作,上半年“安心消费节”已在全国60余座城市落地。其中,和上海政府合作推出的“五五购物节”有效带动了近1万家本地生活服务合作商户的销量增长。

更重要的是,美团的这一社会作用体现具有很高的可复制性。

在每一个城市,美团都有非常庞大的消费群体和高频的粘性,而且各个本地业务之间的转化也很庞大。而且美团在做本地时,还是反过来带来了一定效率的机制,比如骑手的运行制度,到店餐饮的标准,进入美团外卖商户的标准,提升当地该行业的效率。

美团进入到各地,不会有地域性的成本差异,这个是很多其他互联网公司要面临的问题。美团所有的配送成本、配送费,人工成本都是基于本地,所有成本核算完全和本地相关,这无疑是非常巨大的优势。

各个市场都是独立核算、独立衍生进化的个体,而个体精细化、整体规模化保证了美团作为社会企业更加灵活,也更有竞争力,也助力它走得更稳、更远。

结语

虽然同样是互联网企业,但阿里、腾讯、百度、美团等企业之间具有着很大的差异,有的更“互联网”,比如腾讯、百度,有的更偏“传统”,比如阿里、美团。

前者链条更短,核心就是基于用户的互联网与数据服务,后者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与传统产业、传统商业的结合,能在用户的基础上带动更多与产业、社会的连接以及效率的提升——这正是美团、阿里等企业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发展更有优势的原因所在。

当然,美团与阿里之间也存在着很大差异,美团面向的是“人”、阿里面向更多的是“物”, “物”更简单、更直接,“人”更复杂、更偏向社会议题。

因此,美团的商业模式相较其他公司,多了社会企业和公众企业的独特性。毕竟,能创收的企业的很多,但能解决社会大量剩余劳动力就业问题的企业却很少。

布鲁诺·罗奇一份对3000家企业40年间成长轨迹进行追踪的研究显示,关注整个生态系统价值的企业业绩超过了那些只关注自己利益的企业。

为社会解决问题,为股东创造利润,对美团来说,这同样是一个相互转化的价值循环,更多就业,配送网络扩大,本地生活新基建更坚实,规模化带来更大利润提升。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