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投资集团总经理常学智:投资基金是区域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
北京大兴投资集团总经理常学智:投资基金是区域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
小米投资董事总经理蒋文:CVC要根据产业优势形成独特打法
小米投资董事总经理蒋文:CVC要根据产业优势形成独特打法
新基建时代产业创新突围的杀手锏是什么?这四位CEO给出了答案
新基建时代产业创新突围的杀手锏是什么?这四位CEO给出了答案
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大裂谷时代的投资调整和机遇
镜湖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幽:大裂谷时代的投资调整和机遇
立即打开APP
中国企业家
私信
0

市值一夜蒸发200亿,遭高瓴减持,唯品会怎么了

2020-08-20
转载 上市公司
电商是典型的烧钱行业,保持长期盈利的很少,唯品会是个例外,目前已经连续31个季度盈利了。但其商业模式却受到质疑。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高欢欢,编辑:周春林。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被微信和京东这两个巨型流量池加持的电商平台唯品会,似乎开始掉队了。

8月19日晚间,唯品会公布今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唯品会第二季度净收入达241亿元,同比增长6.0%,高于市场预期的237.84亿元;在美国会计准则下,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5.36亿元,同比大增88.9%,高于市场预期的11.54亿元;在非美国会计准则下,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3亿元,同比增长24.3%。

尽管这是唯品会连续31个季度实现盈利,且净利润超出市场预期,但这一增速明显落后于头部的电商平台。以京东为例,二季度增速高达33.8%,创下公司近10个季度以来新高;拼多多的净收入增速则一直保持三位数的增长。

同样,资本市场也不买账。

8月20日,唯品会盘中一度跌幅超过20%,收盘报19.26美元,最终收盘跌19.45%,是2018年5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目前总市值130亿美元,市值蒸发超30亿美元,合人民币200多亿元。

市场上有声音认为,唯品会股价暴跌的原因或与其CFO杨东皓辞职有关。财报显示,杨东皓因个人原因将于今年11月辞去公司CFO职务,公司董事会已将其任命为新的非执行董事。截至目前,唯品会尚未对外披露新的CFO人选,仅对外表示已开始新CFO的调查程序。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1年起,杨东皓开始担任唯品会CFO一职,经历了唯品会上市、与京东腾讯联盟、收购杉杉集团等重要时刻。任职期间,杨东皓曾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并向媒体传递唯品会的业务方向及业务重心相关信息。

比杨东皓的离职对股价影响更为重要的是,唯品会对三季度的业绩估计持悲观态度,公司的业绩指引称三季度营收区间为206亿元至216亿元,同比增长5%至10%,这一数值低于分析师的预期。

《中国企业家》注意到,8月14日,高瓴资本正在从唯品会的股东阵营中有序撤出,在其发布的第二季度电商领域减持名单里就包括唯品会,合计156.77万股,但增持了阿里、拼多多。

长期盈利备受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唯品会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门做女性品牌服装“特卖”的电商平台,主营业务为互联网在线销售品牌折扣商品,涵盖名品服饰鞋包、美妆、生活等全品类。2012年3月,唯品会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也是垂直电商市场的老大,却一直遭到机构唱衰。

在互联网领域,电商是典型的烧钱行业。除了阿里之外,保持长期盈利的很少。京东成立12年,今年才走向盈利,拼多多更是被戏称为一台“碎钞机”。唯品会却是个例外,据唯品会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唯品会已经实现了连续30个季度盈利,也就是说,成立2年之后它就走向盈利了。

唯品会长期盈利得益于其采用的商业模式——特卖,也就是以“限时开团 + 超低折扣”,对“品牌尾货”进行售卖。

但近年来唯品会的净利润增速远高于营收,主要原因是公司大幅削减经营费用,同时将低毛利的品类由自营转向第三方商家供应,并放弃了自营物流公司品骏快递。

唯品会近年重新聚焦特卖战略,并将公司的主要品类锁定为高毛利的服装穿戴品类,二季度公司的服装穿戴品类GMV达69%,令整体的运营利润率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2%提升至如今的5%。虽然公司将低毛利的品类转向第三方商家影响了唯品会的营收,但有效提升了公司的运营效率。

在放弃品骏快递、转向与顺丰合作后,唯品会的履约成本有明显下降,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履约成本占净收入比例为7.2%和7%,远低于以往平均的9%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关闭了品骏快递之后,唯品会去年有明显的员工流失——2018年公司物流和交付的员工数量达50598人,而2019年仓库管理(即品骏关闭后物流交付的剩余员工)只有12750人。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年末,唯品会的全职员工数量分别为58702人和57638人,2019年员工人数下降至只有20442人,同比下降64.53%。

此外,去年唯品会在商品销售、技术研发、市场营销、互联网金融、行政、客服等不同部门均有减员,其中互联网金融减员超过50%。唯品会在文件中披露,公司去年的遣散费达6.52亿元人民币,而关闭品骏快递的资本减值为1.542亿元。

今年第二季度,唯品会的整体运营开支为38亿元,较上年同期的42亿元下降9%。杨东皓表示,公司将节省的经营费用投入到业务的再投资上,其中包括为用户提供更多优惠和折扣,这推动了二季度的新增用户同比增长17%。

新业态下的流量焦虑

即使背靠微信和京东这两棵大树,唯品会仍面临流量困境。

唯品会近年营收增速已有较为明显的放缓,公司净收入同比增速已降低至个位数。直接原因就在于新增用户停滞,以及客单价难有提升,这也触发了唯品会的生存危机。

转机在于巨头们的持续输血。2017年起,腾讯及京东就持续加码唯品会。2018年,腾讯及京东分别斥资4340万美元、1.2亿美元增持唯品会。

尽管得到微信和京东的流量入口,但唯品会的新增用户数量有限。从活跃用户规模看,唯品会今年的月活跃用户徘徊在3000万左右,去年年活跃用户规模也只有6900万,与阿里、拼多多和京东4亿至7亿的体量无法相提并论。

站在市场角度观察,拼多多挑起的百亿补贴战,已经蔓延至各大头部平台及几乎所有常见品类,唯品会的反季清仓折扣显得黯然失色。加上以“全网最低折扣价”为代表的头部主播带货,也将价格战进一步逼向老牌平台的腹地。

从今年前两个季度的月活增长受阻看,唯品会急需调整依赖外部流量的策略,向流量自循环靠拢。

为了开拓新的收入来源和客源,唯品会近年开始试水新零售,除了开设大量的线下实体店外,公司还作价29亿元收购杉杉莱奥。唯品会2019年年报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末,公司拥有大约200家Vipmaxx(唯品仓),以及300家Vipshop线下店。唯品会未对线下店的收入和净利润予以公布,在年报中线下店和互联网金融合并为“其他收入”,去年该部分净收入约为26.39亿元。

而杉杉莱奥的收入和GMV已经纳入到唯品会的年报中,文件显示,杉杉莱奥去年贡献净收入约2.46亿元,净利润625.5万元。

但是在新冠疫情的干扰下,这一收购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相反直播带货因疫情而得到高速增长。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唯品会在直播带货上已尝试了4个多月,公司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的趋势,但仍处于早期的探索阶段,公司接下来将继续探索包括短视频等在内的新模式。目前唯品会50%的在线GMV集中在“快抢”“疯抢”频道,管理层相信这两个频道不会影响公司的整体毛利率。

沈亚重申,目前国内的服装市场仍存在着较高的库存问题,而且这一趋势将在今年下半年乃至明年持续,公司相信未来几年将有大量的服装库存等待清理。他认为,唯品会的潜在用户规模高达3亿,而且随着疫情的好转,公司将积极在营销上进行投资以吸引更多新用户。

此外,唯品会还短暂涉足过金融业务。不过在金融产品提供信贷服务的过程中,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项及预付款项不断增加,导致坏账风险变大。唯品会曾宣布要拆分互联网金融业务,但在后续财报中并未有进一步的披露。

唯品会还曾试图撕掉特卖标签,从“一家专门做特卖的网站”转型到“全球精选,正品特卖”,然而,求变受阻后,唯品会又将战略调整回归特卖,聚焦核心服饰品类,在2018年年中战略会上,沈亚说:“唯品会回归‘特卖’战略,要做自己擅长的事。”

但即使是这个自己“擅长的事”,面对电商市场的风云变幻,唯品会仍需要找到突围的路径。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