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全自动AI中台SaaS服务,深度赋智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提供全自动AI中台SaaS服务,深度赋智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心血管类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商归创通桥完成超5000万美元C轮融资
心血管类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商归创通桥完成超5000万美元C轮融资
连续5年销售收入翻倍,彩瞳TOP1品牌可啦啦累计完成完成两轮近亿元融资
连续5年销售收入翻倍,彩瞳TOP1品牌可啦啦累计完成完成两轮近亿元融资
血液净化设备研发商山外山完成数亿元战略融资,高瓴创投领投
血液净化设备研发商山外山完成数亿元战略融资,高瓴创投领投
立即打开APP
DoNews
私信
0
来源:TikTokAPP官网图片

特朗普对TikTok的不满,正在威胁全球互联网

2020-08-19
转载
如果美国不应该信任海外科技公司,其他国家又为何应该信任美国公司?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叶子。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英国《卫报》8月16日刊发的一则报道指出,特朗普对TikTok的不满,正在威胁全球互联网。当美国开始确立原则,即每个国家应当拥有自己的网络公司并限制国际互动,美国无疑将是最大输家。因为它将损失巨额的全球收入及税收,大大削弱其现有网络软实力和优势。

在作者James Ball看来,TikTok事件意味着,美国政府不放心将公民数据交给海外公司,并将基于此采取行动。这对于坐拥全球多数科技巨头的美国来说,是一个“有趣”的立场,“如果美国不应该信任海外科技公司,其他国家又为何应该信任美国公司?”

如果有人在2020年初听说过前谷歌设计师莎拉·库珀(Sarah Cooper),那可能是因为熟悉她曾经写过的一篇爆款文章《在会议中展现机智的10个技巧》。

库珀现在已经辞去了工作,全职从事在线喜剧事业,她的YouTube订阅量达到了六位数。今年,她开始做两件事。一是TikTok,二是模仿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讲话。

这些视频让她在美国家喻户晓,并在世界各地声名鹊起——但同时也可能将她置身于超级大国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和数据冲突的中心附近。这一中美争端,可能会改变互联网的运作方式。

库珀在最近视频中模仿特朗普的讲话,“我们可能会禁止TikTok,我们可能会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我们有几种选择。”

对于大多数30岁以上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听说过TikTok的话),TikTok大概就是一个充斥着跳舞青少年的短视频社交应用,且由一家中国公司所有。然而,这款看上去无害的应用,已成为特朗普政府新行政命令的焦点,在禁令生效前,该公司只有45天时间为其美国业务找到买家。

特朗普总统令的合法性值得怀疑,但对于美国政治精英来说,TikTok意味着某种中国软实力或情报行动的一部分。关于TikTok获取数据能力的流言四起,亚马逊曾短暂地禁止员工使用TikTok,但不到24小时又匆匆撤回这一要求。就连退休的军情六处高层们也对这款应用提出了警告。

与特朗普试图行使其行政权力的大多数尝试不同,他对TikTok的打压得到了温和的回应,大西洋两岸的许多政客都认为,由于TikTok与中国的联系,这款应用可能确实会带来安全隐患——或许应该被禁止。

然而,资深网络安全专家们却没有那么担心。TikTok通过谷歌和苹果应用商店运营,意味着这两家美国科技巨头可以对该应用通过用户手机访问哪些内容加以限制。该应用也经过了独立的安全审计,虽然发现了一些问题,但与其他应用并无很大差异。与所有免费应用一样,它获取一些用户数据,跟Facebook、Twitter或其他应用可能收集的数据量相当。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告诉CNN,“我不确定TikTok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好的情报工具。”

一家恰好是中国人所有的公司和中国的战略资产之间,也存在着天壤之别。一直处于中国软实力全球性争论中心的通信巨头华为,属于后者——它的全球基础设施项目是中国软实力战略的关键。但那些试图将TikTok描绘成文化领域里一个类似“计算”项目的人,面临着一个更为复杂的现实。

TikTok是由两个应用合并的的产品。其中之一是Musical.ly,创建于上海。它最初是一款教育类应用,但未能在中国获得任何真正的用户基础,转而在美国西海岸推出。随后,它被字节跳动收购并与TikTok合并,后者是由字节跳动在中国地区以外运营的一款短视频社交应用。

尽管中国可能比美国更加严格地控制自己国家的企业,但并非每家中国企业都是国家的代名词。有时候,一款短视频应用就只是一款短视频应用。

实际上,中国没有必要利用世界青少年的手机来达到情报目的。但是,即使美国政府对于TikTok的打压更多是在“演戏”,而非出于真正的安全考虑,它仍然会酿成严重后果。

首先,让我们考虑一下TikTok的用户。对于那些不用这款应用的人来说,可以很轻易地认为它挺有趣或者有点傻,并对此不以为意。但TikTok已经是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文化磁石,是新闻、娱乐和人脉的来源。摈弃它,正如前几代人妖魔化朋克音乐、手机、Facebook等技术平台没什么区别。彻底的禁止,将是对一代人的破坏。

更广泛的影响还不止如此。仅仅因为一家公司所有者的国籍就对其采取行动,可能会对我们所知的互联网构成生存威胁。

我们没有证据证明,TikTok向中国政府提供数据或被用作间谍工具。尽管其审核政策受到了批评,但这些担忧不太可能是特朗普议程的重点。

这意味着,政府不放心将公民数据交给海外公司,并将基于此采取行动。对于坐拥全球多数科技巨头的美国来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立场。如果美国不应该信任海外科技公司,其他国家又为何应该信任美国公司?

“我曾在欧洲和加拿大辩论,因为这些国家在斯诺登事件后试图阻止美国公司拥有数据。”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谷歌This Week的联合主持人杰夫·贾维斯(Jeff Jarvis)表示,“这可能会让那些国家说:‘好吧,我们会把你当成中国来对待。你怎样对待中国,我们也要怎样对待你。’”

换句话说,如果美国开始确立这样一个原则,即每个国家应当拥有自己的网络公司并限制国际互动,美国无疑将会是最大的输家。它将损失巨额的全球收入(进而是税收),大大削弱其网络软实力,并削弱其目前仍然巨大的网络优势。

尽管互联网有很多缺陷,但它是第一个全球网络。通过它,我们可以瞬间与地球上一半的人产生联系,却只用支付等同于国内通话的费用。失去这一联通性,将极大地损害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尽管它更多地是损害美国政府和企业的利益。

所谓“互联网巴尔干化”的结果——全球网络分裂为国家或地区网络——几乎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但这似乎是特朗普希望开始的斗争。众所周知,鉴于他的注意力持续时间很短,是什么激发了他在这个特定时刻这么做呢?

仅仅是安全方面的顾虑,似乎并不足以解释这个问题:一些中资应用具有更明显的敲诈或情报潜力,但并没有引起总统的注意。

约会应用Grindr多年来一直由一家中国母公司所有,美国监管机构勒令该公司出售这款应用,因为它可能会敲诈或危及使用它开展秘密关系的男性。但特朗普并没有积极参与那场辩论,这件事也没有成为新闻头条。

一些评论人士指出,特朗普希望进行选举年之战,并提醒世界他与中国的贸易战——因为他认为贸易战是“好的且很容易打赢”,因此可能也有利于他的投票箱。但贾维斯有一个更简单的解释:这都是莎拉·库珀(Sarah Cooper)的错。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在大多数现有的社交网络上可以胜出,或者至少让他们自己非常显眼。特朗普在Twitter上有数百万粉丝,在Facebook上有大量支持特朗普的群组,在Reddit、4chan和其他网络上有支持特朗普的QAnon粉丝。(QAnon:支持特朗普的极右翼阴谋论运动)

虽然也有特朗普支持者在使用TikTok,但该应用对内容优先展示的方式并未显著地突出这一点(不像Instagram或Twitter订阅方式)。支持特朗普的TikTok内容,从未像库珀和其他反讽者的视频那样流行。

对于一个从未使用过TikTok的科技盲总统来说,TikTok只会和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中国和嘲笑他的人。这很糟,但也是一个机会。

“真的是相当于莎拉·库珀(Sarah Cooper)被禁了吗?这惹恼我们了吗?”贾维斯沉思地说道,继而指出TikTok用户被指责造成了特朗普在塔尔萨举行的集会惨淡的出席率。那次集会放出了100万张免费门票,结果在几乎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举行。

“在特朗普的脑子里,TikTok是什么?他确信TikTok搞砸了他的上一场集会,他也确信莎拉·库珀(Sarah Cooper)在取笑他。他最讨厌的事就是被人取笑。”

特朗普一直渴望转移人们对于俄罗斯帮助他竞选的关注,他可能只是利用了一个充斥着其批评者的社交网络应用与中国的关联采取了行动。在一场事出有因的政府对于科技巨头的打压中,我们试图正视互联网重塑世界的方式,而总统先生却被允许逃脱此事。

从表面上看,这场TikTok之战,是特朗普的自负和一个社交应用之间的较量,后者以流行梗和跳舞青少年而闻名。但事情始于微末,却并不会就此结束。在数字世纪剩下的时间里,互联网的形态将在像这样的冲突中定型。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