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创优品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募资1亿美元
名创优品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募资1亿美元
电池革命!特斯拉发布全新无极耳电池,续航升16%、成本降18%
电池革命!特斯拉发布全新无极耳电池,续航升16%、成本降18%
WeWork 2亿美元出让中国业务:原美团点评高管任代理CEO
WeWork 2亿美元出让中国业务:原美团点评高管任代理CEO
非法募集资金达735亿,春晓资本特大集资诈骗案开审
非法募集资金达735亿,春晓资本特大集资诈骗案开审
立即打开APP
新浪科技
私信
0

“炮手”王兴

2020-08-07
转载
​饭否虽然早已关闭注册 ,但王兴的话匣子却永远打开。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作者:何畅。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饭否虽然早已关闭注册 ,但王兴的话匣子却永远打开。

这个首页飘着“你在做什么”但其实无所谓你在做什么的平台,是很多用户记录碎碎念的后花园,也是王兴本人的一块自留地。作为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在微博上有610万粉丝,但近五年来,他每年只更新一条微博,惜字如金。相比之下,饭否上的王兴像一个话痨,2007年5月至今,他一共发布了16634条动态,平均每天要表演一个三句半。

正如王兴的饭否个性签名所言:“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商业周刊/中文版》曾对王兴2007年5月至2018年7月的饭否内容进行分析,并为他贴上了两个标签:深夜写诗的创业者、人到中年的好奇宝宝。

最近,除了一如既往地专注于写诗和好奇,王兴还承接了几项新业务——推销理想汽车、痛批中国男足、回怼阿里巴巴。面对个人言论可能影响到美团股价的善意提醒,他说:“美团这家公司不是为了股价而存在的,我个人更不是。”他没忘记谨言慎行,却依然自顾自地想说就说,绝不沉默。

新晋“炮手”

2016年,张一鸣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曾形容王兴“对什么事都关心”,而自己则相反,“对我不重要的事情我就不那么关心了 。”

同为福建龙岩人,每到盘点互联网公司CEO时两人都会被放在一起对比,面对媒体和大众,王兴与张一鸣一样,坚决奉行寡言少语的金科玉律,而回到饭否,他又有着无比旺盛的表达欲,笔耕不辍。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言多必失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最近,由于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选项的消息,王兴连带着他“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的言论一并成为争论焦点。美团方面并未针对此事给出官方回复,但一位接近美团的人士向新浪科技感慨:“老板都发话了,还能怎么说?”

王兴没少怼过阿里巴巴。他曾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肯定阿里巴巴战斗力的强大,随后话锋一转:“但如果它他们各方面做的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重他们。”他更对马云在未获阿里巴巴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剥离支付宝耿耿于怀,在他看来,这件事的影响被严重低估,以至于在美团上市后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他一点也没给马云留情面:“我仍然认为他有诚信问题。”

如果和阿里巴巴之间算是积年的旧怨,那么与中国男足称得上是平添的新仇。上个月,王兴在体育新闻版面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起因是他点评中国男足的一条饭否:“我第一次被中国有些行业标准之低所震惊是98年在清华上体育课时。男生三千米成绩在12分钟之内就满分,不少同学做到了,我也接近。与此同时,中国男足考核球员12分钟跑,有些外籍球员可以跑三千大几接近四千米,却有好些本土大牌球员跑不过及格线两千八或两千九。专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在等候中超开赛的前国脚、足球评论员及球迷纷纷予以回击。前中国男足队长马明宇认为王兴“外行”、“以偏概全”,他解释称,12分钟跑只是检测球员的一项指标,不是衡量一名球员优秀与否的标准。而知名评论员黄健翔直言王兴有三不懂——不懂职业足球运动员的体能训练水平、不懂现在普通大学生的身体状况、不懂足球是一项复合运动而非单比跑。“现在,踩中国足球似乎是一种很安全很捡便宜的噱头。”他说道。

“足球网红”范志毅喊话王兴“你管好自己的企业”,昔日“曼联名宿”董方卓录制视频向王兴“约跑”,被球迷戏称为“大帝”的李毅更为直接,不仅自己卸载美团App,还给跟随他脚步的华夏幸福球员尹鸿博留言“纯爷们”。

这不是王兴第一次炮轰中国男足,早在去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40强赛中国男足1比2负于叙利亚时,他就连发三条饭否吐槽,其中一条是发自内心的疑惑:“我就不信了,咱们全国14亿人,难道还找不出11个会踢球的?”

王兴的问题尚未得到答案,他也没再就12分钟跑的相关言论做出回应,比起打口水仗,他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推销理想汽车。

推销达人

王兴对理想汽车的安利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不了解的人可能会以为,美团不是他一手创办的公司,理想汽车才是。

如果细数王兴近三个月的饭否,与理想汽车相关的有47条,包括多条转发自其它饭否用户的评测体验,而与美团相关的只有2条,其中一条甚至没有露出“美团”二字。

王兴对出行行业关注已久。2017年,美团以网约车“试水”出行领域,打了滴滴一个措手不及。程维回忆,美团上线打车产品当日他还在和王兴一起吃饭,对方只字未提,他是看到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双方的梁子就此结下,2018年,在摩拜被美团收购后召开的首次全员大会上,王兴仍然对滴滴念念不忘,指出滴滴和快的合并后因业务重叠率太高裁员,但美团与摩拜则不同 ,所以摩拜员工不必担心,气得滴滴副总裁李敏在朋友圈形容他是 “喜欢按照自己幻觉胡说八道的CEO”。

在美团的逻辑中,无论是打车还是共享单车服务,都可与其到店、酒旅等业务结合并互相转化,从而完善美团的现有生态,实现一站式服务。

然而事与愿违,获客成本居高不下,补贴也让美团打车在拿下市场份额的同时付出了巨大代价。事实上,在整个2018年,包括网约车、共享单车在内的新业务都是美团的亏损黑洞,为改善经营状况,网约车披上了聚合模式的外衣,共享单车也在持续保守运营。不过,有美团打车用户向新浪科技透露,最近美团打车又开启了补贴模式,三张9.5折优惠券当日可用。此举或意味着美团网约车之心不死,将对滴滴重新发起进攻。但该用户补充,美团打车的补贴诚意不足:“我是晚上十点左右打开App看到的,当日有效,我还能十二点前连续打三个车吗?”

押宝理想汽车,也许是王兴和美团出行梦的延伸。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其中王兴个人投资近3亿美元,在理想汽车上市前夕的5.5亿美元D轮融资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再加上参与基石投资,王兴和美团为理想汽车下注已超11亿美元。

上市后,王兴和美团所持有的理想汽车股份比例为24%,超过李想,成为第一大股东。以理想汽车目前154亿美元的总市值计算,王兴和美团得到的回报超过20亿美元,翻了两倍。此外,理想汽车在六个半月内完成首个10000辆的交付,王兴站台尽心尽力,三个月间,他本人也入手了两辆理想ONE。

其实,美团和李想汽车的合作关系比投资关系发生得更早。2018年7月,美团推出无人配送开放平台,并在活动现场展示了一辆与新石器合作打造的无人配送车。新石器在理想汽车还是车和家时就获得了后者的天使轮投资,更关键的是,这款无人配送车的“底盘”源自车和家SEV硬件系统。

王兴看到的不仅是理想汽车的现在,更是自动驾驶的未来,当汽车成为新的流量入口,当自动驾驶进一步迭代配送系统,将极大地充实美团的战略协同布局,万物到家,降本增效。

另一方面是王兴对李想本人的欣赏。他曾这样赞美对方: “李想是一位很好的、令人敬佩的创业者,关注用户、客户和团队。”两个合拍的人相遇自然火花无限,再加上花出去的真金白银和对自身业务的宏大愿景,就能够明白他不遗余力为理想汽车站台的缘故了。

好奇创业者

中国互联网还有比王兴更乐于表达和呈现自我的CEO吗?

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他是如此热爱在饭否自言自语:设想华盛顿意欲称帝、研究华米OV领军人物的年龄、称赞水芹炒肉丝简单却好吃、观察白天在办公室看到的一只小壁虎......而这些文字也成为了王兴个人形象的一部分,尽管这几个月他越来越像周鸿祎的接班人了。

在《彭博商业周刊》的笔下,王兴“身材瘦小,戴着钢圈眼镜,留着寸头”,不过他自称“小时候非常瘦弱,但战斗力很强”。成年后他不再打架,但战场也随之转移到了商场。商业竞争无处不在,创业前六年,他的每个项目都以失败告终,直到美团上线。战斗对他而言是一种手段和方式,毕竟在他眼中,“所有人都要接受竞合才是新常态”。

无论是持续的表达还是狠绝的执行,核心都是思考。王兴家境优渥,接触互联网远比同龄人早。《九败一胜: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十年》作者李志刚曾写道,1995年,王兴就通过拨号登陆广州的BBS下载留言,保送清华大学后,登陆学校BBS让他感觉“整个世界就在自己的指尖上”。

无论是成长环境还是求学过往,都为王兴今后的创业经历埋下了伏笔。他渴望理解事物的本质,探究可能实现的方向并使其落地,这也被融入了美团的使命——Eat Better , Live Better。

所以他能够屡败屡战,对他来说,创业相当于一种生活方式,是被闪电击中的感觉。他将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关注和研究新鲜事物,并养成了打开一二十个浏览器窗口的习惯,只要有值得关注的动态,就会转发给公司里的伙伴。

所以他才会拒绝阿里巴巴的投资,交恶或许不是他的本意,但他不能忍受失去自主权,一个一直奔跑在创业道路上且非常享受过程的人,绝对无法接受生存在他人屋檐下。与合作风格强势的阿里巴巴渐行渐远后,美团投入了腾讯的怀抱——因为其极少干涉被投企业的决策,为发展,也为自由。

所以他才会因为探索边界、尝试各种新业务而与半个互联圈缠斗不休,从阿里巴巴到滴滴再到携程,美团要抢夺的是其他巨头已经吃到嘴里的肉。难怪携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会主席梁建章特地撰文一篇回应,据说标题之前并非《梁建章:能否全球化是企业创新力的试金石》,而是《梁建章:企业没创新才想多元化》,笔尖如剑尖,对准美团。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他在饭否上的活跃,那是他对内心波动瞬间的定格,是观察世界的好奇心笔记,是重大决定背后的注释与索隐,也是他亲自描绘的“王兴B面”。当然,这块自留地随着美团体量的扩大及其业务边界的扩张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以至于有饭否用户诚恳发问:“如何让王兴闭嘴?”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认为,王兴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之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所以闭嘴大概是不可能了,王兴的话匣子只会永远打开。

参考资料:

《The Greatest Delivery Empire on Earth》,Lulu Chen、David Ramli、Peter Elstrom,Bloomberg Businessweek

《关于王兴,看看这篇万字长文就够了》,李志刚,新经济100人

《对话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宋玮,《财经》杂志

《对话程维:多数人只知道战争,却并不真正理解竞争》,宋玮,《财经》杂志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