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向东的“内生安全框架”
齐向东的“内生安全框架”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历史转折中的任正非和张一鸣
贝壳找房成功上市:发行价为20美元,总市值达233亿美元
贝壳找房成功上市:发行价为20美元,总市值达233亿美元
张一鸣的投资版图:TikTok外,7年已布局17个赛道
张一鸣的投资版图:TikTok外,7年已布局17个赛道
立即打开APP
中国企业家
私信
0
来源:猎云网

新发地休市后,这家公司果蔬处理量立马增长3.5倍,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

2020-06-18
转载
随着北京的本土疫情卷土重来,卖“菜”的业务重新成为多点团队当下的关键。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谢芸子,编辑:米娜。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新发地出现新疫情。”

6月12日,物美集团COO于剑波博士最先把这则消息发到“物美-多点”的联合工作群组里。即刻,整个战略指挥部门开始动员。据多点合伙人刘桂海回忆:战略指挥部门成立于2020年2月,主要目的是为了创始团队能够在应对疫情之时快速做出决策。但随着此前本土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整个部门的沟通频率已逐渐放缓,直到北京的本土疫情卷土重来。

6月13日凌晨,新发地农贸市场决定全面消杀、休市,这近乎关系到北京市场上70%的蔬果供应。同时,保供货物陆续运抵北京各大连锁超市,其中2100吨的蔬果分别运抵物美在京的800家门店。据介绍,这一数量是物美平日正常供应的3.5倍,这些果蔬消费者可进店选购,也可在多点APP上下单购买。

此外,本已部分停运的4000个多点社区提货站点也开始逐步恢复投放。用多点CEO张峰的话来说,整个团队又恢复了疫情最严重时期的工作节奏。而在此次北京本土疫情发生前,多点的整个团队几乎都投入到了618的大促中。

“实际上,新发地出现疫情对物美、多点供应链的影响很小,因为618大促,我们本身就有大量的货源储备。”刘桂海告诉《中国企业家》。同时,已扎根北京数十年的物美,也早已搭建好了自有的供应仓储体系。

一位接近物美的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物美在北京的物流基地共有八个,其中蔬果品类占三个。虽然在疫情之下,用户需求与商业模式容易发生改变,但相信在一定时期内,“产地直采”与“安全到家”的理念会得以延续,这对多点Dmall而言,或见机遇。

而从2015年,多点由物美创始人张文中成立,五年来,其发展模式也越来越多的被人关注。

2019年10月,多点宣布成为麦德龙中国的技术合作伙伴。在更多人看来,多点甚至是物美能够拿下麦德龙中国的“中坚”力量。且与其他互联网巨头“自上而下”地打造“新零售”的样板不同,亦步亦趋数年后,主动谋求转型的传统零售企业“自下而上”的力量开始凸显。

探索与磨合

张峰是典型的技术男,据其本人透露,张峰在南加州大学毕业后,曾有过短暂的创业经历,回国后加入物美电商事业部,而后又加入多点创始团队,并开始落实张文中对“零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理念。在这个过程中,多点成为物美实现数字化转型最重要的工具,物美也为多点的发展提供了实验土壤。

在张峰看来,多点的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2015年~2017年6月。在这个时期,多点和物美之间不断地探索和融合,最终提炼出业务模式,将“0到1”的模式跑通。但实际上,多点起初与物美的磨合也并不顺利。

更早前,张文中筹划的是去做物美的O2O业务。2014年下半年,张文中首次提出了“分布式电商”的理念。在他看来,国内外大型零售都在尝试通过中央电商的平台实现数字化,但连锁零售企业的仓储与门店太过分散,所以多点希望能用另外一种方式,在节点众多且分散的情况下,达成一个协同。

最初,多点团队在物美门店先是搭建了一个“电商小屋”,彼时的多点更希望能通过这个独立小仓解决线上订单的履约问题,让拣货员不至于满超市去找货。但很快,这种纯粹的电商模式与线下门店的矛盾变得严重。

据刘桂海回忆,2015年底,消费者开始出现抢货的现象。但彼时的多点团队却无法在各门店仓储之间进行调配,且此时多点也发现,线上与线下需要处理的问题也越来越多。这其中包括店与仓的关系、消费端与供应链的关系、线上与线下价格协同的关系。也正是基于此,多点决定搭建全面的数字化系统。

然而谈概念很容易,一旦实操就很艰难。

“首先我先要说明——物美是多点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当然在双方磨合的过程中,彼此都有过困惑,但这个困惑最多也仅在操作层面上,对于‘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大趋势’,我们从来没有过分歧。”张峰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在具体的“做事”层面,张峰很快就发现传统零售与线上电商本质上的不同。比如在商品陈列上,零售企业讲究强制性动线,互联网则更多偏向用开放式动线。在张峰看来,强制性动线的好处在于可以“以热带冷”的连带销售,开放式动线则更强调冷热区分离。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盒马,但对于动线问题,盒马也始终在向传统零售借鉴学习,而这也算得上是“线上、线下”的一次典型交锋。

此外在搭建系统的过程中,双方又涉及更多问题需要去探索。

比如线下会员究竟要怎么打通?O2O电商又要展示哪些商品?系统是不是也要做到“千人千面”?订单到店后,怎么做才能把拣货效率与配送效率最优化?

2015年4月,多点Dmall正式上线,也最终确立了“助力B、服务C”的商业模式。这也就意味着:“老城改造”的多点要比新零售的样板间——盒马更难以立竿见影,且“助力B”的模式,也要比京东到家、美团等以C端为主的O2O模式更重。

在张峰的感知里,多点在发展的第一阶段与物美合力跑通了“0-1”的模式,行至2017年,“618”大促成为多点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节点。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的“618”,多点提前7个多小时完成了100万的订单任务。此后,多点的注册用户数高达2365万,同比增长294%。在更多人看来,这样的成绩足以证明“多点+物美”的模式可以被复制,也正是在这一阶段,多点开始陆续与其他零售企业合作,形成“多点联盟”,而多点的整套数字系统,也在这一阶段得到夯实与迭代。

新旧系统的不同

2019年11月,多点Dmall正式发布了自主研发的数字零售操作系统Dmall OS,同时还推出了适配便利店等小店业态的Mini OS。彼时的张文中认为,Dmall OS的全面启航将标志着“数字化”时代下的“ERP”系统全面替代老旧的“IT”系统。

那么新旧系统之间的最大不同又在哪里?

在张峰看来,老的IT系统更多是管控的思路,很多零售企业甚至连最起码的“信息化”都没有做到,而多点的系统更多是从底层上改变了商业逻辑。“我们现在的工作都是任务驱动,任务驱动可以把工作颗粒度做得非常细,直接做到‘点’对‘点’,提高团队的整体效率。”

彼时,多点Dmall已经在物美之外的多个商家完成了系统的整体切换,张峰也认为,成熟系统的推出标志着多点再次进入了第三个发展阶段。在外人看来,最希望能够了解、探知的,还是这一整套系统的运作方式。

在张峰看来,多点的履约系统可以划分为“供应链管理”、“门店管理”和“用户管理”三大部分,整套系统又可再度拆分为15大系统和近800个子系统,将零售从仓到店再到消费者的全流程模块化。

在三大部分中,供应链管理系统可分为“生产系统、商品系统、采销系统以及仓储系统”四个体系。门店管理系统又包含“交易、支付、门店、配送、履约中心和门店运营中心”等模块。

其中,门店运营中心包括了对员工的管理和绩效考核数字化,可最大程度上量化员工的工作行为。而用户管理系统则可进一步拆分为“会员系统、营销系统、客服系统和售后系统”,可帮助商超建立更完整的客户数据体系与会员运营。

但从零售中台的角度看,“拣货”与“配送”又是多点O2O服务的重要环节。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顺义区物美旗下的一家美廉美门店,发现疫情期间,从下单到工作人员拣货完毕,只需要7~8分钟。

据张峰介绍,消费者在APP端完成下单后,系统会根据库存所在地自动拆成两个订单,有人去拣店内的商品,后仓的人去拣后仓的商品,拣货完成后,拣货员要扫码完成“上架”行为,两单合流为一,配送系统同时发挥作用,自动分配配送订单。

“以前传统零售企业想要做O2O配送,拣货和配送都要靠人来分单,拣货人员也是要走遍大半个卖场去取货,现在则是通过系统算法分配给最优的人,得到最优的解。”在张峰看来,传统零售企业的数字化改造是非常繁琐细致的,期间要经过无数次新旧观点的碰撞,在这一过程中,线上企业也要真正沉下心去了解零售商的需求。“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你要能够清楚地说明白前台的货架怎么摆放才更合理、库存要通过什么预测、缺货问题又要怎么解决。”张峰告诉记者。

那么多点的这套新系统,提升门店运营效率的效果究竟如何?

多点官方给出的数据表示,线下门店在接入Dmall OS系统后,可将原来30天的周转库存天数缩短至十几天,库存数量和库存占用面积也有一定比例的下降。此外,2019年1月,多点与重庆百货旗下重百新世纪超市开始合作。

截至目前,重百新世纪超市已有176家门店上线多点Dmall智能购业务,107家门店支持O2O到家业务。经过一年的合作,2019年重百新世纪超市和多点Dmall联合会员累计达到550万。而在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影响下,重百新世纪超市智能购及到家业务均达到过去一年的增长峰值。

2020年4月,物美与步步高共同宣布入股重庆百货。据刘桂海所说,从4月至今,重庆百货的数字会员占比也已在多点的推动下提升了近20%,到家业务也在按部就班的推进。

“从2020年2月份开始,多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将Dmall OS进行系统输出和切换。一般而言,系统的整体平台切换都需要几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刘桂海告诉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6月,多点已与110个零售商超企业达成合作,其中涉及门店13000余家,C端用户8500多万。此外,已有包括伊利、联合利华、百事等在内的30余家品牌方直接与多点合作。

“接地气”

按照多点原先的计划,2020年本应是其“国际化”的一年,这或许与麦德龙有关,但疫情的到来却使得一切改变,而多点团队也计划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供应链建设与履约配送的服务优化上。

在6月7日的“世界食品安全日”中国主场活动上,张文中曾倡议成立食品安全联盟,以多点合作伙伴麦德龙中国的食品安全规范为标准,向整个多点联盟推行国际领先的食品安全溯源体系。

据介绍,消费者现在在麦德龙购物,只要扫生鲜商品的二维码,就能获得从生产到加工运输的相关信息,包括化肥农药使用情况、运输温度等细节。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溯源的数字化农业将是零售企业发展的新风向。

与此同时,疫情的到来也扩大了到家配送的需求。目前,多点已在北京地区实现“60分钟达”。2020年,多点会进一步去完善履约系统,实现全城“30分钟达”的配送服务。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的到来加快了线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脚步,也催化了多点、盒马、每日优鲜等企业的发展。

公开数据显示,多点在2020年春节期间,GMV同比增长232.2%,新增注册用户同比猛增236.3%。但张峰始终认为,我国传统零售企业的数字化水平还远远不够。

在张峰看来,我国整个零售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还处于较低水准,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零售商超受电商的冲击较小,其希望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动力主要在于提升内部的运营效率。

“这中间有非常大的悖论。”刘桂海强调,打败传统零售企业的往往是周围三公里之内的竞对。但对于电商企业,想要发展就必须要有绝对的价格优势,这就导致想要“线上化”的传统零售企业,必须去与当下最顶级的电商企业竞争,要求传统零售企业主拿出最高的标准去做履约与商品服务,对于高现金流的传统零售而言,这笔成本绝对是不小的负担。当然,这也是多点的价值所在。

据悉,在目前与多点合作的110家零售商超中,已有十余家切入了Dmall OS的全套系统,其余大部分则选择根据自身需求接入不同的系统模块。据刘桂海透露,多点的系统价格仅为原先替换IT系统价格的70%。

“实际上对于传统零售转型的数字技术,目前的纯技术壁垒并不算高,市场也一直很透明。”张峰告诉《中国企业家》,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系统能否真正落地、能否在线下的实体应用中运转并发挥效率,而这也是张文中一直要求多点Dmall必须做到“接地气”的原因。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