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为50位青年发放1.5亿奖金,每人300万元
腾讯为50位青年发放1.5亿奖金,每人300万元
WeWork中国败退
WeWork中国败退
历时17个月,A股首个VIE上市公司来了,又是雷军系
历时17个月,A股首个VIE上市公司来了,又是雷军系
李彦宏AI布局又下一城,生命科学公司 “百图生科”宣布成立
李彦宏AI布局又下一城,生命科学公司 “百图生科”宣布成立
立即打开APP
盛佳莹
私信
0

谁来组成小米的下一个十年

2020-06-08
转载 上市公司
哨声四起,小米寻找新机遇。

猎云网注:6月2日,杨柘加入小米公司,出任小米集团中国区首席营销官。雷军在微博致欢迎辞:“我米又添一员大将!”“复仇者联盟”的戏谑随之而至。杨柘之前,金立卢伟冰、联想常程、暴风TV刘耀平也陆续加入。曾经供职于友商、位至核心高管、最后跳槽至小米,这是“复联”的共通特质。文章来源:首席人物观,作者:刘意默、萧北,编辑:江岳。

杨柘最为人乐道的才华,是他的哲学营销。“不简简单单拿产品功能当铁棍横扫”,是他在2012年加入华为后的营销逻辑。

代表作品华为P7“君子如兰”,Mate7“爵士人生”,之于一家硬件厂商,这些富有人文关怀与中式美学的slogan,很大程度上,成为上述品牌开拓C端市场的哨声。

6月2日,杨柘加入小米公司,出任小米集团中国区首席营销官。雷军在微博致欢迎辞:“我米又添一员大将!”

“复仇者联盟”的戏谑随之而至。杨柘之前,金立卢伟冰、联想常程、暴风TV刘耀平也陆续加入。曾经供职于友商、位至核心高管、最后跳槽至小米,这是“复联”的共通特质。

雷军的解释是,小米要放下已取得的成绩,有重新创业的决心,并以海纳百川的心态吸纳最优秀的人才。

也很难否认,职业经理人们的鱼贯而入,对应的恰是小米开启新十年的步伐。“复联”的号角吹响,也正像另一种攻城略池的哨声。

哨声四起,小米寻找新机遇。

01

“复仇者”的B面其实是“失意者”。

招徕勇士如同一场赌博,要想最大可能取得胜算,不甘心的“失意者”是最值得押注的。

卢伟冰便是典型。

你很难想象,这位如今外号“卢怼怼”的男人,是典型的B型血,拥有温和平静、霸气不外露的特质——至少在加入小米之前是。

2014年,卢伟冰接受记者采访,谈及自己的生活,动情提及天语创始人荣秀丽。“荣总是一位很朴素的老板,这点非常影响我。”这位时任金立合伙人的高管,尚未配专职司机和专职秘书,只有一位兼职助理帮忙,日常许多工作均由自己安排。他偶尔还会去坐地铁,研究用户的手机使用行为。

卢伟冰1998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加入康佳通信,时至今日,辗转康佳、天语、金立和小米,二十多年里未曾脱离圈子。

你能清晰地看到他的成长。十年康佳职业生涯,成为康佳通信销售公司总经理,因英语不错成为公司负责海外拓展的第一批员工;逐渐拥有野心和梦想,希望在天语独立掌控一个项目——这个目标最终在金立如愿以偿。

2010年4月,卢伟冰入职金立,主管海外业务并为国内业务提供意见。加入金立次年,金立手机的全球出货量就超过2000万台,成为中国最大的功能机制造商。

“印度所有的 local brand 我都非常熟,他们第一天开始做手机,百分之百都会找我,包括 Micromax、Karbonn 和 Lava 等,还有一些已经死掉的厂商。”卢伟冰一度意气风发。

在金立的那些年,卢伟冰抓住机会,对金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立志“金立要从‘煤老板’变成‘小清新’”,秉持“渠道为王”的理念,不仅请代言人、做自制剧,还做了互联网手机品牌IUNI,而口号正是“以小米模式来反小米”。

无奈的是,时势造英雄,互联网+4G的打法和之前有了很大不同,没有抓住时代机遇的金立逐渐走向没落,卢伟冰也难挽狂澜。

02

与卢伟冰分享同一种失意的还有刘耀平。这位从创维走出来的电视行业老将,在加入暴风时,恐怕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能喝上一碗小米粥。

刘耀平是陪暴风TV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去年5月,暴风TV向员工发出“遣散”通知,刘耀平还出面向股东解释,“暴风TV公司目前还在正常运营,没有解散,也不会解散。”然而,稳定军心的话术之下,暴风TV正面临花费越来越多,融资却越来越难的绝境。

刘耀平也许很难忘记,2015年,他加入暴风TV时的激情。

“据说每个人从零开始到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需要7年时间,我从大学毕业开始从事电视行业,已经15年,我还要继续为此奋斗。”

这位中国第一台互联网电视的定义者,曾期待通过暴风 TV 真正实现互联网电视革命的创新与突破,怀着对产品的挚爱,和对未来的好奇,“在一切皆有可能的时代,为追求品质生活、奋斗的青年做电视”。

这段理想主义的故事,最终在暴风集团的狼藉中黯然落幕。去年年终,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暴风TV被传已解散。

刘耀平的微博更早地停留在2017年。直到转战到江湖传闻“发微博有KPI”的小米,他才在微博“复活”,言语间也多了轻松。

相比刘耀平的沉寂再活跃,原联想“万磁王”常程基本实现了微博的无缝对接:2019年12月31日,感恩在联想的19年,2020年1月2日,官宣入职小米。

常程不算彻底的失意者。在联想手机节节退败的过程中,这位打造过 ZUK 品牌的联想老人,以拥抱年轻人的良好姿态,在用户中赢得不错口碑。只是,在中华酷联时代终结的大背景之下,身处联想阵营的他,如同立于一艘正在下沉的巨轮之上,难以改变故事的最终结局。

毕竟,成功不仅需要个人的努力,要需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在某种程度上,小米成为历史进程的受益者。过去半年多里,小米公司空降高管的频率在加快,由此也引发关注。有人奚落这是“失败者联盟”,有人嘲讽他们“有着丰富的公司倒闭经验”。

杨柘也没逃过这样的待遇。

其实这样的嘲讽未免苛刻。以杨柘为例,在三星中国,他主导推出了心系天下系列商务机型,在华为,他从营销层面助力 Mate 系列打开高端市场,这样的履历,已经足以吊打手机圈里的多数职业经理人。

他们并非失败,只是暂时失意,所处环境的变化限制了他们才能的发挥。识人无数的雷军显然清楚这一点。

03

雷军在出走金立的卢伟冰身上,可能看到了当年背包离开金山的自己。

雷军曾在金山上市两个月后辞去一切职务,投身投资。当时与雷军交好的周鸿祎曾这样评价他:

“金山有太多历史包袱,把他漩在里面。”

“他为什么要去做小米呢,不是挣钱,大家能感觉到他其实有种不服气。”

卢伟冰的方向一直都是“智能手机行业的领导者与决策者”,也因此,他渴求独立项目,也在金立拥有机遇时,努力成为“横跨多领域”的人,因为“智能手机行业是横跨多个原本背离领域的产业”。

2018年8月31日,两个已结识多年的人,在这天晚上畅谈了三个小时。卢伟冰回忆,“我们喝着啤酒、吃着花生米,雷总给我讲了这些年小米的不易”。卢伟冰入局了。

小米特定的文化激出了卢伟冰的另一面。

他拥有了“卢怼怼”、“卢十瓦”的名号。它们来自于卢伟冰强硬、幽默、接地气的营销风格——这与雷军是相似的。

譬如每次的 Redmi 手机发布会,卢伟冰的PPT总是贴身肉搏荣耀。有人统计过,在K30发布会上,卢伟冰怼友商的次数达到58次,至于“卢十瓦”,这是他怼“友商2000元以上机型仍然只有10瓦充电效率”时,被网友安上的新称号。一卢=十瓦,这也成了机圈新的“计量单位”。

卢伟冰并不讳谈这个称号——下一次发布会时,他干脆把“卢十瓦”放大摆在了PPT上。

口水战只是这场战争的表象,业绩才是决定胜负的真正武器。小米在2019年调整产品线,Redmi品牌独立,由卢伟冰操盘。后者通过明确数字系列、Note 系列和 K 系列定位等措施,让 Redmi 实现了保住小米基本盘的职责,其中,Note8上市仅三个月销量就突破一千万。

雷军看人很准。这些过往的“失意者”,的确在小米展现了独特的才华,带给了小米新的活力。

常程在1月2日正式加入小米,两天后,他火速规划好一整年的产品。

这位曾经的联想手机符号式人物,因为其令人印象深刻的营销风格,被机圈网友称为常掌柜。

喜欢和网友做交流,互道早安,即使偶尔遇到不友善回复,“常掌柜”也回复得不卑不亢。入职小米之后,常程延续了这个习惯,只是与网友的交流变得更加频繁,或者说变得更“小米”了。

在雷军的规划里,实际上,“复仇者联盟”正是调用每个人的长处,去补小米之短。

2019年中,原努比亚联合创始人之一苗雷加入,其深厚算法经验解的是小米“相机”燃眉之急。相机的成像质量、有无广角、光学防抖等直接影响了对手机影像系统的评价。这之前是小米的短板。

雷军的目标一度是“干翻华为”,如今,这个目标也终于实现了——小米两次登顶DxO Mark榜单。苗雷便是肱骨功臣之一。

刘耀平未来对小米电视的助益也很明显。此前在暴风TV时,刘耀平就利用原有线下资源推动了出货量,线下市场,对于试图突破互联网电视天花板的小米电视来说尤其重要。

营销老人杨柘的优势,或许会在小米今后的高端商务旗舰机上得以体现。

这也是小米的一场硬仗,此前,MIX3 通过与故宫联名营造高级感,而小米10则是通过定价和外观来区分用户,但对于大众而言,想更加完整地建立对小米旗舰机的识别度,显然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成为历史留给杨柘的空间。

04

雷军本人并不太喜欢“复仇者联盟”这个称号,他更愿意以“重新创业”定义招募这一行为——尽管招募的正是曾经友商们的核心高管。

外部来看,卢伟冰的前东家金立,常程的联想,刘耀平的暴风TV,于小米而言,已经是不再需要关注的过去式,内部来看,站在新十年的路口,这家公司正在经历一场关键的转型。

这场选择里,属于职业经理人的时代到了。

大多人都知道,2010年小米创办时,包括雷军、林斌、黎万强在内的一众创始团队,就着一口锅,一人喝下一碗小米粥,就此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创业。

十年后的今年,“小米粥”里的材料已经极为丰富。

5月7号,长达三年没有在微博活跃的刘耀平,破天荒发布了一张照片,“小米粥加苹果”,宣布了自己的归属。

刘耀平加入小米后,雷军说,小米将坚持海纳百川的人才政策,持续引进更多牛人——清淡的小米粥固然养胃,但食材丰富的杂粮粥,才能更好的能量来源。

与“牛人”陆续进驻的同时发生的,是老人的隐退。

去年年底,小米完成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入职小米整一年的卢伟冰升任中国区总裁,与此同时,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卸任离开。后者感谢了一切,包括雷军,包括米粉,以及老爸凌晨五点摸黑熬出来的小米粥,更重要的是,“感谢这滚烫沸腾的10年”。

这位联合创始人离开发表的感言,以及掀起的公共话题性,是整个小米高管更迭的象征——与黎万强一起卸任的还有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祁燕。

雷军对于新旧交替的评述是,明年(注:2020年)是小米5G业务的冲锋年,也将是小米推动“手机+AloT”的关键年,我们需要更强有力的集团管理支撑,需要干部轮岗机制持续带来的组织革新活力。

在新人招募与旧人退任的大动作之上,意义不言自明。于雷军而言,这位已知天命、以勤奋著称的创业者,如陀螺般,要让小米持续维系最初创业时的热情。

如今看来,雷军赌得不算差。

曾分别就职金立和 OPPO 的卢伟冰和王腾,正在让 Redmi 成为4000元以内价位中最有竞争力的品牌之一。以去年的明星机型 K20 系列为例,上市半年销量450万,即使在官网下架后,在第三方的店铺上仍然有300元以上的溢价,大有赶超一代传奇小米6之势。

小米内部提拔的高管表现,也体现了小米人才培养体系的逐步完善。

作为内部培养的高管,李肖爽的经历很有代表性。他从小米电视拓荒者王川手中接过接力棒,通过性价比和差异化竞争,在线上和海外市场一路狂奔,让小米电视成为国内最成功的互联网电视品牌,2019年出货量超过1000万台。如今,李肖爽已经成为大家电事业部负责人,背负了小米在家电品类上全面突破的期望。

目前专注海外业务的周受资也证明了雷军的用人策略合理性,据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一季度前五大手机厂商中只有小米维持了正向增长,这与海外市场的稳定不无关系。

小米宣布人事任命的当天,杨柘将微博认证更为小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CMO。清空内容后,他把首条动态奉献了一首纯音乐,“Joie de vivre”,意为生活之乐,仿若已开启小米科技产品美学的探索。

于小米而言,杨柘自然不会是最后一位引入的“牛人”。他或许只是小米开启职业经理人时代的注脚之一。

新的时代,轰隆展开。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