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注销校园贷诈骗模式如出一辙,为何仍轻易上当受骗?
注销校园贷诈骗模式如出一辙,为何仍轻易上当受骗?
立即打开APP
赵家云
私信
0

儿童共享经济为什么不是风口?

儿童共享经济是一个表面看起来门槛很低,但实操发现完全相反的行业。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14日报道(文/赵家云)

共享经济概念自2016年前后爆火,随之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办公等各种共享项目层出不穷。疫情期间,为缓解人员紧缺压力,互联网企业还提出了“共享员工”。

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近年来我国共享经济一直呈增长趋势,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32832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可见共享经济的发展形成不可阻挡之势,因此创业者们从未放弃在不同品类和领域中寻找共享机会。

从不吝啬孩子方面消费的中国家长,以及一向保持良好增长势头的母婴经济,让众多创业者投入到母婴经济与共享经济结合——儿童共享经济的探索中。由于儿童的成长较快,兴趣转移也快,玩教具的使用频次不高,因此性价比不高,而且有家庭存放等问题,通过租赁共享等方式获得更为经济方便。2016年前后,兜哒玩具、博鸟绘本、玩具超人、超级玩具、玩多多等创业公司迅速涌现,并且其中多家获得了A轮及以下轮次的融资。

受到国际国内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多种因素影响,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增速开始放缓,直接融资规模也大幅下降。到2019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为3282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直接融资额约714亿元,比上年下降52.1%。儿童共享经济作为其中一份子也未能幸免,2017年前后,兜哒玩具、玩聚租租、乐童网等接连宣布停运倒闭。连曾经获1500 万美元B轮融资的玩多多,也于2018年下旬选择了转型。

然而儿童共享经济大量创业项目折戟的原因,显然不止于国内外宏观经济下行。儿童共享经济不仅拥有成人共享经济共性问题,而且发展障碍更多,难度更大。

儿童共享经济的“隐形门槛”

作为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项目,儿童共享经济前期投入较大。公司需要自行采购、设计产品以用来租赁共享。同时为减少产品损坏、降低管理成本等,需要在技术方面大量投入。博鸟绘本创始人兼CEO胡迪军表示,儿童共享经济是一个表面看起来门槛很低,但实操发现完全相反的行业。

“比如我们做的绘本和玩具共享,首先仓库存储空间有限,绘本筛选很重要。另外为降低成本,需要提高效率、减少过程中的产品损耗,技术投入也很关键。我们投入研发了风控、发货、结算、订单管理等系统。”据了解,博鸟绘本每年在产品采购和技术研发方面需要投入近3000万元,占总成本的30%。

为了降低管理维护难度,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做童车共享的熊猫溜娃选择在商场、景区等特定场景设置有桩管理的童车共享点。“因此我们必须高度定制化产品,每个共享点的一套童车+智能车桩的投入成本为数千元。而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覆盖了26个省,170个地级市,拥有点位600余个。另外我们在运营方面也进行了很大的投入。”熊猫溜娃CEO赵为说。

此外,家长对儿童产品共享的观念和习惯还有待养成,而这也是提高获客和客户粘性的关键。儿童共享经济本质还是服务业,那么用户体验至关重要。由于是儿童接触密切的产品,家长自然对于卫生和安全性分外关注,而非面对面交付也让家长担心过程中的损坏问题。

为了减少家长的顾虑,赢得家长的信任,项目在这些方面也是下足了功夫。博鸟绘本表示,除了产品筛选消毒等基础操作外,为了应对家长对产品在过程中损耗的担心,其自建了一个“内部征信体系”。“在我们的平台上租赁不需要押金,而且我们提供一个“放心借”产品,购买后一旦损坏只需赔付20%-30%。同时通过大数据等避免恶意损坏行为,比如上一订单超时未归还,则限制租赁等。另外我们还有信用奖励,鼓励用户正常归还,也能增强客户粘性。在物流方面,我们的发货系统,可以根据价格、时效、覆盖范围自动匹配对应的快递公司,提升效率。”

赵为表示,熊猫溜娃为解决产品稳定性和安全卫生问题,产品进行了3次迭代,按照国家质量标准不断升级,目前的产品无布料,折叠悬挂存放,“保证没有一个可停留面包屑的平面”。

在吸纳新用户方面,除比较普遍的微信社区运营、信息流投放外,渠道方式更加多元。博鸟绘本通过与包括芝麻信用、咸鱼、淘宝租赁等第三方平台合作,为其增设玩教具租赁服务同时获取新用户。而悦读奇缘则表示,目前客户来源主要来源于线上,未来线下还将通过加盟和开设更多社区店扩大服务辐射范围。目前悦读奇缘在北京拥有四家直营实体店,注册会员已超过 1 万人,年费会员超 3000 人。

告别单一盈利模式

租赁本身的利润并不丰厚,客单价较低,单一的品类和盈利模式势必限制共享经济的发展。随着共享经济整体进入调整期,在众多玩教具租赁等儿童共享项目折戟后,儿童共享经济也开始进入新的阶段。

现阶段市场上的项目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品类拓展,以精细化运营追求规模效应。其代表品牌如博鸟绘本,以绘本租赁起步,后逐步拓展了玩具等品类。通过发货、结算、订单管理等系统研发,不断降低人工成本、提高效率和客户体验。

“母婴行业产品中,绘本的需求度最高,可以覆盖更多家庭,后根据客户需求我们又延申了玩具。据我们评估仅亲子阅读即是一个百亿级的市场,但供给方并不多,市场渗透率可能不足5%,而绘本和玩具租赁占比更低,待发掘的市场空间也很大。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将聚焦共享业务,以此打造品牌知名度。”

同样以绘本租赁起步的悦读奇缘,对自身定位则是另一个方向,即以儿童产品共享作为流量入口,围绕特定场景特定人群建立服务生态。悦读奇缘在绘本租赁的基础上,推出了外教课等相关课程,满足客户绘本配套学习需求。

“在发展过程中我们发现绘本借阅的背后,存在着客户对场景的需求。一个是阅读环境,另一个就是绘本早教。我们的线下儿童绘本馆为客户提供了良好的阅读环境。在开辟线上借阅业务后,我们研发设置了线下绘本早教课程。在疫情期间由于接触的限制,我们又推出了线上课程。因此我们对自身的定位是围绕绘本的教育服务平台。”悦读奇缘创始人王慧瑾对猎云网表示。

熊猫溜娃采取的同样是这种模式,赵为表示,熊猫溜娃的定位是亲子自助服务平台。“我们在童车分时租赁的基础上,又延申了亲子新零售业务,推出了新产品熊猫小站,提供一站式亲子自助服务。不仅进行童车租赁,还提供玩具、盲盒、母婴用品等自助无人零售。此外还具有亲子类品牌派样体验、大屏互动服务等功能。同时我们还上线了亲子电商服务平台,以打造一个亲子服务生态闭环。”

市场仍处初期

单一品类的儿童产品租赁的行业天花板较低是业界的共识。“一般而言,购买产品并不会造成太大经济负担的家长,通常是不会选择租赁的。”玩多多创始人罗剑表示这也是其选择转型的重要原因。

而能够选择长期租赁玩具的家长说明对价格比较敏感,为打动这部分用户,共享儿童产品定价必须比购买产品低的多。而去除管理和损耗成本后,儿童共享经济的总体利润并不高。

不过根据《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渗透率及国民认知度较高的网约车、共享住宿在网民中的普及率分也仅为47.4%、9.7%,那么儿童共享经济整体可能不足1%,因此仍有较大待开发市场空间。

从目前儿童共享经济的市场来看,项目多以玩教具、儿童车共享为主,用户群主要位于一线城市,其中规模比较大的项目融资轮次也多在A轮及以下,仍处于多处于起步阶段。加之疫情对其产生的短期负面影响,其将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胡迪军表示,“虽然我们已经做了2年多,目前注册用户超过100万,订阅会员超过10余万,但距离我们的预期才完成了5-10%,还需要不断完善。每年我们都保持着接近300%的增速,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前期有所放缓,但长期来看影响不大。”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