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池革命!特斯拉发布全新无极耳电池,续航升16%、成本降18%
电池革命!特斯拉发布全新无极耳电池,续航升16%、成本降18%
电子烟闯关PMTA:“长期主义”时代来了
电子烟闯关PMTA:“长期主义”时代来了
弘玑Cyclone完成近4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领投
弘玑Cyclone完成近4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经纬中国领投
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额诞生,威马完成100亿D轮融资
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单轮融资额诞生,威马完成100亿D轮融资
立即打开APP
李未
私信
0

影院停摆100天,没能迎来五一档,有人可能等不到复工了……

2020-05-03
转载
所有人都在等待影院营业、市场复苏,但是作为排头兵需要勇气,“大家都在小心试探市场反应”。

猎云网注:100天,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春节档、情人节档、五一档先后“流产”,眼看着暑期档也要过去了,苦苦等待的影院在做各种尝试。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武昭含,编辑:万建民。

你有多长时间没进电影院了?答案是100天。

这个小长假,停摆100天的电影行业不仅没能迎来期盼中的五一黄金档,连什么时候可以复工,也还没有答案。

4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提到,影剧院、游艺厅等娱乐性或休闲性场所,建议暂不开业。此前,一些地方影院在3月下旬曾短暂开业,但3月27日,国家电影局紧急喊停,全国影院再次全线停业。

“整个行业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导演陈思成在“电影行业应对疫情影响”专题网络会议上说出的这句话宛如重击,即便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天福等中国电影行业的领军者齐聚,对行业眼下的处境也仍然束手无策。

100天,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春节档、情人节档、五一档先后“流产”,眼看着暑期档也要过去了。

进入4月后,头部影院不断传出裁员消息,其中,做高端院线业务的CGV裁员比例高达30%。4月17日,天津万象城橙天嘉禾银河影城永久闭店,成为天津市区第一家关闭的影城。不少中小影院和橙天嘉禾银河影城一样,可能等不到复工了。

业内普遍的看法是,疫情已成为压垮不少影院的最后一根稻草。如今,影院复工无期,或许会有更多影院面临关停倒闭,院线洗牌已在所难免。

遥遥无期的复工日

从4月开始,严静每个工作日都会跑影院。虽然不能营业,作为某龙头院线的区域负责人,她必须随时在一线待命。

这是严静从业十几年来经历的最大一次危机。

从影院停业开始,她几乎每天与院线的管理层线上开会商量对策。为了降低运营成本,她管理的50多家影院停业期间管理层薪水减半,基层员工工资降到了当地最低标准工资。

按往年的经验,春节档票房约占全年票房的10%,2-4月的票房大概占全年票房的30%。今年这段时间收入全部清零。

严静透露,她管理的院线经营最好的每年能有1000万元利润,差一点的也能有200万元左右盈利。眼下,她已经做好了出现6个月亏损的准备,必要时可能会关停个别影院。

3月27日的通知,意味着复工暂时无期。接下去一个月里,严静不得不进行人员调整。

“原本我们一家影院的运营平均需要20人左右,现在只能发店长、副总、财务的薪水,其他人只能根据个人意愿停薪留职。”

严静负责的影院多为中高端影院,大多数影院拥有1600个左右的座位,包括IMAX厅、VIP厅、普通厅。维持这样规模的影院成本并不低,“这个规模的影院租金一年需要至少800万元,这就要求必须要完成4000万元的营业额。停业后进账几乎为零,可以预见的是下半年不会达到正常的水平,后续可能会根据业绩关停一些影院吧。”严静无奈地说。

“影视行业太难了。”大盛国际传媒总裁安晓芬说,最怕的是行业从业人员失去信心。

3月开始不断传出的各种消息让严静异常焦虑,“就感觉没有明天了,很多同行都表示可能会转行。我们很多人从大学毕业开始就在这个行业里,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行业会如此不堪一击,现在整个行业都被打乱了。”

在中国,电影行业并非“暴利”行业,甚至都不算是“赚钱”的生意。2019年,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中国电影票房收入642亿元,仅为全国餐饮收入(4.7万亿)的1.4%,不到国内第一大房产公司碧桂园销售额(7715亿)的8.3%。

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统计,2019年中国共有电影院线47条,电影院总数约12000家。万达电影在票房、观影人次、市场占有率等指标连续11年位列全国第一,占据龙头位置。2019年财报显示,万达的市场占有率达13.3%,截至2019年末拥有已开业直营影城656家。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4.35亿元,其中毛利率最高的部分是爆米花和饮品的销售。

严静透露,一般院线的主要收入60%来自票房,25%来自卖品,15%来自广告。现在影院不开业,收入清零,只能消耗现有资金。

疫情期间,有些院线无奈做起了卖品外卖生意,严静听说有同行做到了400万流水,但考虑到外送有物流等方面的风险,她还是放弃了这条自救路线。

也有的影院搞起了创意摄影等新业务,但一来摄影行业本来就受到冲击顾客稀少,二来成本也很高,影院转型几乎没有成功的例子。

副业这条路不好走,严静把重点放在了套票预售上,套票价格从99~299元不等,有效期到年底,不用面临被叫停后的退票问题。“做套票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金流的问题,但经济效益并不明显。不过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刷脸’,需要有曝光的机会给从业者和消费者一些信心。”

严静最担心的是消费者观影意愿不足。根据媒体在微博上发起的投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选择不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观众占比将近80%。另外,愿意为特别喜欢的内容走进影院的观众,占比仅为12%。

“我的钱包准备好了!”影迷小熊表示愿意为了《哈利•波特》走进电影院,不过下一刻她又有了一丝迟疑,“夜店都开业了,电影院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猫眼专业版数据分析师刘振飞表示,“现在需要的是观众渐渐卸下心理负担、走进影院的消费热情。”但从3月份那次短暂复工的观影人次来看,消费者还没有做好重回电影院看电影的准备。

“我们频繁地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开业了要怎样建立信心,但是现在消费者的观影信心还未完全恢复。”严静无奈道。

令她更焦虑的是,没有人能告诉她,究竟要等到哪一天才能复工。

等不到的新片

3月份短暂复工后,徘徊在2到3万的票房被很多人认为过于惨淡,无法覆盖运营成本,影院完全没有必要开业。但现在回看,复工更重要的是给行业带来信心。

电影院第一次复工后,华纳影业官宣《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以下简称《哈利•波特》)的4K修复3D版将在中国内地大规模重映,曾被认为是影院的“救星”。

官宣复映当天,社交媒体上一片欢呼,即便这部电影到目前为止依旧未定档。

刘振飞表示,对于正从空白期走出来的电影市场来说,重回正轨势必需要大片攻城拔寨,“作为一个有着20年粉丝基础的经典IP来说,《哈利•波特》有实力成为将观众拉回影院的强心剂,势必会带来一波久违的观影热潮。”

电影分析师坦克表示,相比新片而言,经典影片重映一方面省去了重新送审过审的繁杂程序,另一方面影片需要的宣发费用也较低,甚至部分影片可以完全“裸发”进入市场,大幅降低了回本压力。

复映老片作为一个过渡手段,一方面以老片低价营销获取客流量,作为一种暖场手段,吸引公众对电影的关注;另一方面解决电影市场内容缺乏的问题。

然而,复映老片不足以激活整个电影行业。

在外界将极大期望寄托在复映老片上时,严静却坦陈,这些片子的刺激并没有大家想象中明显,“即使影院开业了,没有新片意义也不大”。复映影片丧失了院线首发和窗口期优势,“大部分可以在视频网站看,观众没有必要为此走进电影院”,对于院线来说,最需要的是新片,“但是现阶段没有新片敢冒险定档”。

院线等不到的新片,在无奈之下选择了流媒体。大年初一原定于院线上映的电影《囧妈》率先在互联网平台免费播映的举动,给了电影行业当头棒喝。曾经不少人质疑“徐峥到底开了好头还是坏头”,3个月后再看这个选择,却不得不承认《囧妈》做了一个明智的商业选择。

截至目前,已有四部院线电影选择了“院转网”,严静坦陈这对院线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冲击,但这也是影片求生的一种创新,也是市场行为,虽然这种操作能否被广泛接受还有待观察,但院线必须适应这种新的挑战。

坦克则对此比较有信心,他认为这个冲击不会很大,“有一定票房预期的新片不会选择在平台上,平台不会拿出更高的价格购买,而且大银幕上映会有更好的视觉效果。”

当然,没人有敢冒险,片方唯一能做的是等待时机。“这一阶段率先上映的影片势必会背负极大的压力,我们需要理解新片选择暂时观望的态度。”刘振飞表示。

曾被业内人士认为“卖相极好”的《唐人街探案三》作为最受关注的影片也不敢贸然定档。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在“电影行业应对疫情影响”专题网络会议上透露,《唐人街探案3》正在等待合适的时机上映。

所有人都在等待影院营业、市场复苏,但是作为排头兵需要勇气,“大家都在小心试探市场反应”。

严静透露,曾经行业内探讨过是否让优质新片分级上映,比如新片在疫情已经完全得以控制的地方如期上映,疫情还在蔓延的地方延后上映,但她很快就表示“这不现实”。首先,疫情较为严峻的地方大多为发达城市或城市中心区,放弃这些地方意味着失去了主要票仓,“而且原本片子的上座率能达到20%,但因为消费者信心不足上座率只有10%的时候,片方也会有很大损失。”其次,对方片来说,不可避免会得罪不少影院,“如果一些优质影片只在某些区域的影院上映,那其他影院的损失谁来负担?这种做法无论是对片方还是对无法上映的影院来说都是不合理的。”

不过,坦克也建议一些新影片有所动作,他表示虽然市场解禁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前期仍旧可以做一些定档物料、部署宣发策划等准备工作,给市场和从业者带来一定信心。

洗牌终将到来

天津万象城橙天嘉禾银河影城的告别词,也如一场电影剧终。

“我们共计放映电影164847场电影,有4134602名观众来影城观影,营业天数2752天,2020年01月23日10:20,3号厅放映了最后一场电影《误杀》,在影城营运成本和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压力之下,我们终究没能和大家坚持等到复工的那天。”

没有一家影院能轻松度过这次危机。

易凯资本CEO王冉曾在影院二次停摆时表示,在未来12-18个月,全球电影产业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颠覆与洗牌。“只要疫情还存在,由于观影的风险与所得过于悬殊,影院是否开门都只是一个形式上的问题。如果影院生意真正恢复需要新冠疫苗或特效药问世,那么在未来的12-18个月,全球电影产业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颠覆与洗牌。”

中国电影市场一直存在影院过剩的情况,院线数量增速高于电影票房增速。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内地总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观影人次总计达17.27亿,同比增长0.64%;而全国新增的银幕数却达到9708块,同比增长16%。国内银幕的增长速度远高于观影人次的增速,行业的资源利用效率并不高,存在巨大的亏损风险。

爱奇艺CEO龚宇曾公开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电影院的平均上座率仅有12%,大概一半的电影院是亏损的。更重要的是,亏损的局面早已是常态,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四年间,超六成影院全年票房不足500万,90%的影院无法盈利。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20年前两个月内,影院类企业新增不到8000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我国影院类企业新增数量下滑25%。与此同时,影院类企业的注销量也自2012年起逐年攀升,2015年数量明显增多。据《经济日报》报道,2020年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

不过,据严静观察,目前仍旧不是洗牌的高峰期,“一旦全面复工,真正的倒闭潮才会来临。很多三四线中小院线基本靠春节档完成一半的业绩任务,它们今年上半年几乎颗粒无收,一旦开门,租金会成为压垮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严静与同行交流时了解到,一位拥有24家影院的老板已经做好了调整规划,只保留8家业绩优秀的影院,其他影院全部关停。

西部证券的一份研报认为,“因疫情停业有可能导致部分小型连锁影院倒闭,龙头院线公司资金实力强,在此过程中集中度将会提高。”

然而,龙头院线公司也并不好过。2019年,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三家的净利润都呈下滑态势。

其中,万达电影亏损超47亿,净利润同比下降324.5%。2015年至今,万达电影的单银幕产出持续下滑,观影收入的毛利率持续走低。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万达电影上半年的观影收入毛利率仅为6.07%,同比下降8.39%。

龙头企业业绩不理想,让严静有一些沮丧,不过她很快打起精神,“整个行业惨淡,公司业绩不理想也是正常的,它只是业绩没有完成,但不会倒下”。

连着强调了两遍“公司不会倒下”,严静的语气中充满疲惫。她还在苦苦等待。

(应被访者要求,严静为化名)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