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7轮融资,专访小熊U租创始人胡祚雄:做长期主义奋斗者
3年7轮融资,专访小熊U租创始人胡祚雄:做长期主义奋斗者
跟谁学发布财报:2020年全年净亏损近14亿元
跟谁学发布财报:2020年全年净亏损近14亿元
傅利叶智能获C+轮融资,加速构建康复产业生态体系
傅利叶智能获C+轮融资,加速构建康复产业生态体系
51Talk发布2020年Q4财报:全年营收20.54亿元
51Talk发布2020年Q4财报:全年营收20.54亿元
立即打开APP
吕鑫燚
私信
1
来源:猎云网

网约配送员能兜底我们的职业吗?

2020-05-02
网约配送员包括外卖小哥、跑腿师傅等,但不含快递员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2日报道(文/吕鑫燚)

据人社部消息,今年2月,“网约配送员”正式成为新职业,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几百万被人们习惯称为“外卖小哥”或“跑腿师傅”的新生代劳动者大军,明确了职业名称。人社部指出,“网约配送员”从根本上有别于传统快递和仓储物流等职业,在配送环节上,网约配送员是点对点服务,无集中取送和中转接驳,也就是说,其与快递员是不同的职业。

“网约配送员”具备低门槛、时间自由等因素,成为很多人的职业兜底选择。“大不了以后做骑手”,这种说法也在大学生之间流传。

根据美团和饿了么的数据,再加上其他跑腿平台的数据,疫情期间,新增网约配送员已超过百万。按照年龄段来看90后占比55%,餐饮从业者、旅游从业者、理发师等暂时失去工作的年轻人,纷纷加入了网约配送员的队伍里。

值得注意的是,网约配送员不仅是职业兜底选择,还是很多人的第二职位首选。

据统计,疫情期间,美团外卖新增了69万名骑手,其中不乏创业者和白领。根据饿了么的数据显示,56%的骑手都有第二职业。不仅是美团和饿了么的外卖骑手,UU跑腿、闪送、达达等跑腿师傅也大多拥有第二职位。

兼职当跑腿师傅,可增加收入

登陆、上传健康证明、接单、取件、规划路线、送货,这是戴强在UU跑腿平台上兼职跑腿师傅的工作流程。28岁的戴强本身从事教育培训行业,一年前他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了UU跑腿并开始使用。后来在抖音上关注了UU跑腿的官方账号,在账号里看到分享的视频觉得十分有趣,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成为了一名跑腿师傅。

“无非就是跑腿嘛,帮人送送东西。”这是戴强在加入UU跑腿前对待这个职位的看法,加入后便觉得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跑腿本身还是属于服务行业,对每一个订单负责才是职位的关键所在。目前戴强利用周末和下班的业余时间兼职,这份工作每个月给戴强增加了2千元左右的收入。

李立本是一家外卖店的老板,每天订单量很多所以他经常和骑手们打交道,疫情期间由于门店无法开业他也暂时转型在UU跑腿上兼职一名跑腿师傅。

由于有餐饮店做背书所以注册流程也相对简单化,经过UU跑腿平台的审核后很快便上岗了,李立笑着对猎云网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认为凭借自己和外卖骑手打交道的经验应该对跑腿这个职位有些经验。

疫情前平台都会进行线下培训,李立加入的时候正值疫情所以培训转成了线上,在培训的过程中李立熟悉了平台使用和配送规范。这时他才发觉其实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经常联系不上取件人又被收件人催促,还要克服恶劣的天气和交通状况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配送。近几年,不乏有外卖小哥因着急配送发生意外的新闻。

跑腿成为大多数人的第二职业,最大的原因就是时间自由可支配,以前经营外卖店的时候,李立每天都要早起,准备菜品,很多时候忙到顾不上吃饭。而跑腿的时间由自己支配,相对而言轻松了很多。

以前在开店的时候很少和人交流,现在李立穿上平台的配送服后,在路上碰见同事会打个招呼,不忙的时候会停下来和对方交谈。在和同事们交流的中,李立得知大多数的跑腿师傅都是有自己的主业,兼职跑腿都是为了增加额外收入,毕竟钱是挣不够的。

选择当外卖小哥,要过心理关

很多人认为外卖小哥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职位,甚至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个职位。也许是入职要求低,也没有过多的限制,造成一些人不尊重这个职位。

面对这些声音和态度,谢寒最开始特别在意,甚至一段时间不愿意让家人朋友知道自己在从事饿了么骑手的职位。接单的时候,也尽量避免在朋友家附近。

谢寒本是一名国企的会计,工作几年工资一直没有太大的涨幅,去年孩子出生,多了一大笔开销后,增加收入就变成他的一个迫切需求。由于手里没有足够多的本金,想开一个小店面也无法实现。考虑到汽车的损耗,也只是在上下班的时候才会顺路接顺风车的单子。

眼看着孩子出生后家里的一笔笔支出,谢寒终于在夜里决定做一名骑手。骑手只是一个副业而已,这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谢寒却犹豫了好多天。他经常在网络上看到网友对这份职业的评价,总觉得有很多人不尊重。同时也担心自己被家人朋友发现后,别人会不会对自己也产生其他想法。“当你身上背负着一家老小的生计问题时,这些声音就不会干扰你了。”

在上岗第一天后,这些顾虑就都没有了,因为这份工作比他想象的要辛苦的多。对路况不熟悉经常导致他找不到商家或者顾客。前几天大多数的订单都耽误了,他尽量的和每一个顾客解释原因,因为每一个差评都可能让他损失一天的收入。

他经常在路上看见很多飞奔的骑手,就算不认识也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谢寒向猎云网透露到,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每当休息时会有很多骑手聚集在一起,但是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会分开坐。

网约配送员不是退路,而是多一个选择

外卖骑手和跑腿师傅的工作,属于劳动密集型,但订单是有限的,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行业后,每个人的收入也随之减少,谢寒向猎云网透露,自己刚加入饿了么兼职时,每个月都能拿到5000元左右。全职做骑手的月入过万占比也很高,目前由于平台补贴下降行业竞争升级。自己所在的站点有40多人,月入过万的不过两三人。

罚款越来越多也成为了降低收入的一个重要因素,骑手非常容易被投诉,商家出单慢、天气恶劣等都会让顾客给骑手一个差评。“其实跟我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有一次我收到一个差评是因为饭菜做得不好吃。”

谢寒表示,自己刚入职的时候认识的骑手,目前也都离职了,陆陆续续来的新骑手流动量也非常大。有很多刚做了几天就离职的,其实这个行业说简单非常简单,可还是要求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他经常看到被差评气哭的新入职骑手,也有无法安排合理路线导致每单都延迟的骑手。但这些情况都发生在新入职的身上,做得久了就不会在意这些事了。毕竟上班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事事如意的,每行都有自己的苦衷。他表示,骑手对于年轻人而言更适合作为一个副业。如果作为主业会让人丧失斗志,并且在这行里没有什么升职的可能。一个月几千块钱,也就够贴补家用。

疫情期间新增了大量的骑手也让谢寒的订单量流失了不少,但是他也觉得挺开心的,毕竟新增人数多就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谢寒说道,自己在刚做骑手的时候每天在回家前都会在楼道里坐坐,想一想事情,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想通了,这虽然是一份简单的职位,但是有一个无投资、低风险、挣钱快的职位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在他看来,骑手并不是一个退路,它只是让人们多了一种选择而已。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