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兴科技加速投资,打造消费软件新生态
万兴科技加速投资,打造消费软件新生态
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猎云早报】陆正耀遭瑞幸股东罢免;年内51家新三板公司成功闯关IPO;柔宇科技搁置赴美上市计划
【猎云早报】陆正耀遭瑞幸股东罢免;年内51家新三板公司成功闯关IPO;柔宇科技搁置赴美上市计划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立即打开APP
尹子璇
私信
0

吴文辉出走阅文:先与盛大决裂又与腾讯失和,或难舍红尘

转载 上市公司
故事从起点内乱说起。

猎云注:起点中文网5个联合创始人出走阅文,这已经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和老东家决裂。文章来源:雷帝触网(微信号: touchweb),作者:雷建平。

仿佛是历史的重演,吴文辉团队再次上演了与老东家决裂的故事。

阅文集团昨日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

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持续支持阅文的战略发展;

同时,阅文集团董事会委任现任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这意味着起点中文网5个联合创始人:黑暗之心(吴文辉)、宝剑锋(林庭锋)、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藏剑江南(商学松)8年后又集体出走。

起点内乱,搅黄盛大文学上市

说起吴文辉,也是很传奇的人,其网名为黑暗之心,是网络文学奠基人—。

吴文辉曾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CEO,2012年初,因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理念不合而出走盛大。

吴文辉借助腾讯的力量反向收购盛大文学,在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后出任阅文集团CEO。阅文集团2017年11月在香港上市,吴文辉成为首任掌门人。

要说,盛大集团才是网络文学领域鼻祖,陈天桥很早看准这个方向,收购起点中文网,并成立盛大文学运营网络文学业务,陈天桥还找来前新浪副总编辑侯小强出任盛大文学CEO职务。

当时盛大文学运营原创文学网站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六大原创文学网站及天方听书网、悦读网、晋江文学城。

盛大文学还拥有“华文天下”、“中智博文”和“聚石文华” 三家图书策划出版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图书出版公司,签约韩寒、于丹等一线作家。

盛大文学原计划2011年4月筹备上市,因为市场环境不好,暂缓了上市。到2012年下半年,盛大文学再次重启上市,却爆发了起点之乱。

吴文辉等团队做起点中文网,在卖给盛大集团后,基本就变成了打工者,享受不到上市带来的好处。

盛大文学高层曾与起点编辑们进行沟通,面对可能上市的诱惑,起点的编辑们本来打算妥协。甚至在头一天,侯小强还与吴文辉深夜谈判,安抚吴文辉。

恰巧此时,一直做游戏,并抢下盛大游戏霸主地位的腾讯当时出手了。腾讯一直对网络文学虎视眈眈,趁着起点中文网内乱,腾讯与吴文辉这批起点中文网的创始团队建立了联系。

腾讯承诺给予足够的发展资金,资源和独立性完全满足起点团队对网络文学发展的自由和需求后,让起点管理层选择与盛大文学决裂。

以吴文辉为首管理层不仅拉着核心骨干出走,连起点作者一并要拉走,要另起炉灶,做一个与起点类似的文学网站,直接与盛大文学对抗。

到2013年3月,侯小强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起点部分员工提出辞职,董事会已批准他们请求,自己直接负责起点工作。

这原本是故事的结束,却也是闹剧的开始。

当年5月30日,创世中文网正式上线。该网站采用腾讯二级域名,并与腾讯文学资源打通,创世中文网的上线彻底让盛大文学“爆发”。此时,起点联合创始人罗立因涉嫌商业贿赂遭盛大文学举报,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吴文辉则称“罗立是清白的,你们自己心里都很清楚,做人不要随便说违心的话,法律最终会是公正的。做好自己的事吧,我留给你们的是一个好摊子,但是不是让你们用来败坏的。”

起点的内乱,及腾讯的突袭,让侯小强显得心力交瘁。作为一个文人,侯小强“一向爱惜自己的羽毛”,最让侯小强无法忍受的不是工作压力,而是舆论的压力和误解。侯小强曾说,当初极力想避免起点内乱:当看到起点创始团队即将离职创业的消息后,整夜未眠。

“如同任何人一样,如同任何公司一样,我不完美,盛大文学不完美。但惟其不完美,才能激励我们前行。但再不完美,也干不出好事者笔下,嘴中我要求团队恐吓离职员工家属,打电话恐吓离职同事,甚至公开场合辱骂创始团队的事。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那段时间,盛大集团总裁邱文友在盛大集团为陈天桥扮演了一个“卖卖卖”的角色,自陈天桥移民国外后,盛大集团就在不断出售国内的资产,盛大游戏、盛大文学、浩方、边锋等资产都给出售了。

这场起点中文网内乱,最终以侯小强的出局,吴文辉的胜利告终,内乱也葬送了盛大文学上市的大好前景,让腾讯捡了便宜。

阅文集团上市后,吴文辉、商学松、林庭锋、侯庆辰、罗立等几位创始人的身价都大幅上涨,这被称为是吴文辉的一场“王子复仇记”。

仿佛是魏延传闻要自立山头

腾讯砸重金要做网络文学的背后,是腾讯的大文娱战略,对于游戏企业来说,最需要的就是IP支持,而阅文集团则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源。

阅文集团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新丽传媒等品牌,拥有1220万部作品储备, 810万名创作者,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

阅文集团还输出了《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庆余年》等大量网文IP并改编为影视、动漫、游戏、音频等多业态产品。

最近,腾讯音乐发力长音频,也是与阅文集团合作,共同孵化阅文旗下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借此,腾讯音乐为海量文学内容与广大用户建立更紧密的沟通桥梁,打造文学作品有声化的新形式。

原创内容恰恰是网络文学的价值,玩家引入头部资源,制造足够的内容壁垒,进而与对手拉开距离。

可惜的是,进入腾讯体系,吴文辉团队却是上演了再次内乱戏码。

吴文辉在内部邮件中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吴文辉在朋友圈说,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每个大侠最爱的结局都是隐退山林,自己虽不是大侠,也不爱山林,却也有一个海边读书的梦想,此时便是这个梦想之始。

“过去18年来,无数刀光剑影,但终算为中国网络文学于中国和世界文化之中争取了一席之地,终算为当年所蔑为微末的草根作家争取得足够的自豪面对妻子的稿费。每思如此,虽身心疲惫,资觉得心满意足。”

吴文辉说,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面向大会,读书看花,等我已久,待风平浪静,只是彼时相待者,有茶,无剑,黑暗之心,拜谢。

所谓大笑一声,退出江湖。隐居山海之间,吟唱一曲笑傲。期待他日寻访,煮酒笑谈风云。只是吴文辉未必真隐退。

江湖传闻,吴文辉可能加入今日头条另立山头。一旦传闻为真,则吴文辉就是三国中的蜀国大将魏延,先叛故主,又再次要脱离新东家,功过是非,很难去评断。

吴文辉若是真离开,其实大可一人离去,此番却又是带领了当初起点的核心高管出走,给阅文集团造成大的动荡。而且,吴文辉的江湖也不再是恩怨情仇,而是利益权衡,而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吴文辉又怎么退出。

据年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收入83.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0.38亿元增长65.7%;2019年毛利润为36.9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5.57亿元增长44.3%。阅文集团2019年期内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1.9%。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腾讯持有阅文56.87%股权,吴文辉持有近3%的股权,曾经的重要股东凯雷已经清仓阅文集团,前后套现了超过20亿元。

而阅文集团市值相比最高峰时跌去近7成。

当初,阅文集团市值高的时候,很多人都替侯小强惋惜,侯小强则对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回答说,没啥好惋惜的。

“其实都是最好的选择”。“人生是一个长跑,不要计算一时的得失。”

有意思的是,对于腾讯高管接手阅文集团的局面,资本市场倒是给予了积极回应,阅文集团的股价直接大涨14.4%,使得市值反弹到371亿港元。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