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上半年,81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量同比下降,最大跌幅达91.67%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贾跃亭发公开信:个人破产重组程序完成,不再拥有FF股权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专注蓝海市场的职前教育,入行2020年预计收入增长20倍
注销校园贷诈骗模式如出一辙,为何仍轻易上当受骗?
注销校园贷诈骗模式如出一辙,为何仍轻易上当受骗?
立即打开APP
汤圆圆
私信
0

蒋凡渡劫:80后创业者如何走入阿里权力中心?

转载
而此次经历霸道总裁夫人喊话女网红后,蒋凡能否成功渡劫延续自己在阿里的事业神话?

猎云网注:低调、内敛的IT男,身居阿里帝国要职身份的蒋凡因为家事引火烧身,而上一次他被广泛关注却是因为美团创始人王兴。2019年4月 ,王兴在朋友圈直接点名蒋凡:“如果能打赢拼多多,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换句话说,蒋凡被王兴理解为阿里“太子”。文章来源: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孙宏超、李越,编辑:康晓。

4月17日,被网友称为“中国电商第一网红”的张大奕重登微博热搜,获得了久违的关注度,事件的起因却是另一个女人掀起的婚姻保卫战。

一句捍卫“正宫威严”的喊话,因为丈夫蒋凡天猫总裁、淘宝总裁的身份,开始破圈发酵,演变成全民吃瓜盛宴。但对阿里来说,却演变成一场牵涉高层的公关危机。

马云此前4月11日发布的微博评论区开始沦陷,越来越多的网友呼唤“马老师清理门户”,声音聚沙成塔。

4月18日,蒋凡在阿里内网发表回应,对公司和同事致歉,并请求公司展开调查。阿里巴巴官方虽未公开表态,却有消息称,阿里集团CPO(首席人力官)童文红在阿里内部论坛回复蒋凡的帖子时表示,蒋凡由于个人家庭问题没处理好,而严重影响了公司声誉,要认真反思,也应该向大家道歉,对于相关传言,公司会正式成立工作小组进行调查。

虽然张大奕回应称“只是一场误会”,但未能阻止传言四起。据分析,阿里巴巴的调查应该主要集中在天猫淘宝与网红电商如涵控股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而非蒋凡的个人私德。一位阿里巴巴相关人士对《深网》表示,蒋凡有可能会被解除淘宝、天猫总裁身份,转任阿里大文娱总裁。对此传闻,阿里巴巴方面回应称转岗至阿里大文娱事件为谣言,而对蒋凡可能会被解除淘宝、天猫总裁身份的传言,阿里巴巴方面则表示“尚未有调查结果”。

低调、内敛的IT男,身居阿里帝国要职身份的蒋凡因为家事引火烧身,而上一次他被广泛关注却是因为美团创始人王兴。

2019年4月 ,王兴在朋友圈直接点名蒋凡:“如果能打赢拼多多,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换句话说,蒋凡被王兴理解为阿里“太子”。

科技圈知名的曾被冠以“太子”称呼的还有俞永福、李明远、李一男和孙宏斌等,但这些人到最后都未能成为老东家的事业接班人。

而此次经历霸道总裁夫人喊话女网红后,蒋凡能否成功渡劫延续自己在阿里的事业神话?

“拐”来之才

在阿里巴巴,每位员工入职之初都会被要求给自己取一个花名。其中被外人所熟知的有创始人“风清扬”马云、阿里巴巴集团CEO“逍遥子”张勇、阿里巴巴集团前CEO“铁木真”陆兆禧……这是阿里巴巴最为外人所熟知的文化体系,媒体报道时,甚至直接以花名取代这些高管的原有姓名。

但这并不影响蒋凡在阿里巴巴内部如火箭般的蹿升速度。2019年是蒋凡声名鹊起的一年,3月,这位33岁的淘宝总裁接连兼任天猫总裁、天猫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6月,蒋凡成为最新38位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最年轻一员,此时他刚刚加入阿里巴巴5年,而这个数字是满足成为合伙人的最低年限;8月,有消息显示蒋凡成为仅有13人的阿里巴巴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其中一员,这也被称为阿里巴巴最有权势的13人;12月,蒋凡在阿里巴巴最新的一次架构调整中,代表集团分管阿里妈妈事业群。

权势与地位让蒋凡身上多了一个“储君”名头,尽管阿里巴巴官方和蒋凡本人都对这个名头表示反对。

2014年9月19日,从港交所退市的阿里巴巴再次赴美上市。上市前,这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展开了疯狂的投资收购。据《深网》不完全统计,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马云和阿里巴巴耗资数百亿在传媒、零售、社交网站等多个行业中完成了超过30起投资、收购。其中包括收购天弘基金成为最大股东、收购中心21世纪成为最大股东、全面收购UCweb、增持新浪微博成为大股东、全面收购高德、战略入股海尔电器等多项重要业务。

此时蒋凡还不会意识到新浪微博将在未来扮演的这个角色,他正在考虑离开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完成的三十多笔投资中,收购友盟的8000万美元在金额方面并不算少,也不算多,但85后蒋凡的身份却从谷歌系创业者正式变成了阿里员工。一般来说,由收购进入互联网巨头的前创始人,日子都不算好过,拿钱走人算是基本选择。

蒋凡失去主战场一时感到无所适从,他原本准备在阿里呆一段时间就走,但逍遥子张勇却找上门来挽留他。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张勇很欣赏蒋凡的个人能力,两人简单的喝了次茶,其间张勇问了一个问题:“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马云当初问张勇为什么来阿里时,他的回答是:“我已经做过一家30亿美元的公司,想做一个300亿美元的。”

蒋凡被打动了,最终决定留了下来。

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自身却也很少做亏本生意。在这次并购案中,不仅以洒洒水的价钱买来大量应用数据,还“拐”来了一位淘宝掌门。入职阿里一年之后实现手机淘宝DAU实现翻番,与此同时,蒋凡在阿里内部的话语权也与日俱增。

按照阿里巴巴的规定,新人在入职前都要经过《百年阿里》的课程培训,总监级以上管理者还要参加《百年湖畔》课程。但经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向《深网》证实,蒋凡在进入阿里巴巴之后,并没有经过这些培训,起花名等流程也一概没有走,这在阿里巴巴非常少见。

身为一名85后,有传闻称蒋凡办公不用电脑,几乎所有工作都在手机上完成,对手机的熟悉也帮助他成为了阿里巴巴全面转型无线时代的急先锋。

2013年,张勇提出“all in无线”的战略,这个战略让张勇在阿里巴巴的“二代”争夺战里最终获胜,其中出力最多的正是蒋凡。在他的带领下,手机淘宝DAU从3000万到6000万,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变成了1.1亿,淘宝交易无线占比从百分之十几,增长到80%以上,当年双十一淘宝移动端销售额首次超过PC端。这让蒋凡在阿里巴巴内网赢得了一个称号,“阿里流量王”。

蒋凡刚刚接手手机淘宝时,手淘还处于复制PC淘宝的阶段,仅能搜索、购买、查询物流。手淘的APP运行速度也极慢,操作完整一单需要七个步骤,总时长达到25秒。蒋凡改造后的手机淘宝,iOS系统的通讯效率从25秒缩短到7秒,安卓系统缩短到9秒。随后蒋凡还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技术,帮助淘宝实现了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每个人打开淘宝,看到的页面都不一样。

2017年,蒋凡带领淘宝产品团队,完成了淘宝与手机淘宝的整合。该年12月27日,蒋凡出任淘宝总裁,同时任北京技术中心技术委员会主席、首席架构师、集团高级科学家,统筹规划北京技术中心技术架构,参加集团技术架构工作。

张勇在蒋凡的任命书中如此评论,“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

除了接班人张勇看重以外,在马云提出的核心战略“五新”中,蒋凡也扮演了重要角色:2016年,马云在云栖大会上提出新零售概念,后扩展到五新;2017年7月,蒋凡名列“五新执行委员会”十二人名单之一。

而在先后接手淘宝、天猫、阿里妈妈这三个阿里巴巴最核心的业务之后,蒋凡已经在实质上成为马云、张勇之下的阿里巴巴第一人。有阿里巴巴内部人士曾对《深网》表示,在马云宣布辞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职务之后,实质上的汇报顺序已经变成,“首先做出决定的是逍遥子(张勇),然后看情况是否交给马总,再然后就是蒋凡。”

去年双十一结束后,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发表演讲的正是蒋凡,就像过去十年中的马云、张勇一样。

青睐直播

阿里巴巴曾有过做社区的想法,从2013年开始不断增持新浪微博股份,到2017年持有31%的股权和15.6%的投票权。手握重器的阿里却怎么也没找到引线,微博与手机淘宝一时间还是没能产生实质性突破。

2016年淘宝造物节前夕,“手机控”蒋凡提出了一个“消费型媒体”的概念,想围绕内容化与社区化做最后努力。当时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导购产品“淘宝头条”、提问产品“问大家”、建立商家+达人的运营体系、粉丝运营以及视频直播。

当年造物节还是没有激起太大水花,不过令人感到兴奋的是“网红+电商+直播”模式有了意外收获。手机淘宝如饥似渴地寻找流量爆点之际,网红们像是一场及时雨解了淘宝对于流量的饥渴。

在直播带货成为潮流的前提下,如涵控股也从众多MCN机构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阿里的垂青。

此前蒋凡是淘宝直播的主力干将,张大奕也是淘宝直播的第一代网红,围绕淘宝直播两人的命运被纠缠改变。

2016年,蒋凡刚刚凭借“阿里流量王”的名号在阿里巴巴站稳脚跟。当年5月,淘宝推出“淘宝直播”平台,张大奕创造了2小时成交额近2000万元的淘宝纪录。同年双11期间,张大奕个人网店的销售金额过亿,成为淘宝第一家销量破亿的女装类店铺,第二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1.7亿。

2017年蒋凡成为淘宝班委会班长,在一次采访中蒋凡称淘宝直播已经定义了电商直播,这个内部孵化的产品也被蒋凡视作过去两年淘宝最大的亮点。

据《深网》了解,在多次采访与演讲中,蒋凡均着重提及淘宝直播。去年双十一时,蒋凡自然也没有落下。据其在演讲中表示,开场仅一个小时,直播引导的成交就超过去年双11全天;超过十个品牌直播间成交额破亿。

而在蒋凡手握天猫、淘宝、阿里妈妈三大利器,成为阿里巴巴权力体系第二人的当年,如涵控股赴美上市成功,成为“网红第一股”。张大奕正是如涵控股第二大股东,除此之外张大奕更是如涵的主要收入来源。根据如涵财报显示,张大奕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以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分别占据了收入的50.8%、52.4%和53.5%。

赴美上市前,如涵控股的最后一次巨额融资恰好来自阿里巴巴。当时阿里巴巴集团以96.43元/股的价格,耗资3亿元认购311.11万股,获得如涵控股9.58%的股份。这不算一笔好买卖,根据招股书显示,如涵控股2017财年的总营收成本约为3.65亿元,毛利2.12亿元,运营亏损2182万元,净亏损4013.7万元;2018财年,总营收成本6.43亿元,毛利3.04亿元,净亏损8995万元。

当时就曾有投资圈相关人士对《深网》声称,明面上看如涵控股绝对不值得投资,能获得阿里巴巴投资有可能是,“和淘宝天猫管理层有相关利益关系,或如涵提供了一些没有对外界提供的数据最终打动了阿里巴巴。”

上市后,如涵控股即一路狂跌,最高值(12美元)尚略不足阿里巴巴的购入值。而仅仅两个月后,阿里巴巴、君联资本、赛富投资、昆仑万维、远镜创投、启明创投、钟鼎资本均退出该公司股东行列,同时4名董事退出。变更后该公司最大股东为创始人、董事长冯敏。

而此次蒋凡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面对公司审查,是否涉及利益方的不正当交易。

有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阿里巴巴尽管反腐力度颇大,但在一些新兴业务领域仍极易发生贪腐事件,“首先业务形态刚刚建立时,规章制度不够完善就容易被钻空子;其次新兴业务往往伴随大量利润空间,权力寻租牟利也并不出奇;最后就是在新兴业务的红利期,尽管内部人士和外部人士瓜分利益,但平台也可能同步获利,所以平台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所做之事确实伤害平台为止。”

网红张大奕与蒋凡的相识由此开始,但是在电商领域花边新闻一直没有摆上台面,蒋凡和黄峥两位谷歌双雄之争才是明面上愈演愈烈的大戏。

迎战拼多多

当蒋凡操刀完成手淘改造,后者成为全球少有的亿级APP之一,来自谷歌的师兄黄峥也开始渐入佳境。这一年,黄峥开始自己的第四次创业,推出生鲜电商“拼好货”,同时投资第三次创业的寻梦游戏内部孵化的平台电商“拼多多”。

2016年9月,“拼好货”和“拼多多”合并,并在一年后,将“砍价”根植到10亿微信用户,另一边的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

拼多多的异军突起,没有防备的阿里和京东被打得措手不及。

京东CEO刘强东却不以为然:“当一种商品在一定程度上便宜,但对消费者来说却没有任何好处,这是浪费钱而不是节约钱。”这种心情倒也不难理解,京东20年浴血厮杀,刘强东一夜之间白了头,靠着占据城市中心的战略才伺候好中产消费者,而拼多多短短三年时间里就俘获了下沉市场的“芳心”。

其实拼多多更直接的竞争对手不是京东而是淘宝。“逍遥子”张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曾表示:“我们不可能再走回到三块九卖一双日抛型的鞋,还包邮。”但是拼多多做到了。

2018年3月,马云在蒋凡的陪同下考察了即将上线的“淘宝特价版”,随后支付宝也推出了“拼团”功能。京东尾随其后,和淘宝站在了同一阵营围剿拼多多,上线了一款名为“京东拼购”的小程序。这款程序基于京东商家,也走的拼购和社交的路子,刺激用户分享裂变。

但这些并未阻止拼多多大举扩张的步伐,2018 年 6 月,拼多多年活跃用户数量达到 3.44 亿人,正式超越京东。随后的时间里,同淘宝之间不断缩小的用户差距让阿里再次感受到了危机感。一个月后,纳斯达克的钟声敲响,黄峥身价超越刘强东。2020年4月9日,第三方数据平台App Annie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热门应用榜单显示,拼多多MAU(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淘宝。

上市之际,拼多多的诸多问题曾被暴露得一览无余,更是被外界贴上了“消费下沉”等标签。拼多多三年内异军突起,却也应了黄峥的那句话:整个过程,我们是很难去跳跃的,别人走过的路,受过的苦难,我们都得去受一遍。

不善言辞的黄峥紧接着出现在媒体沟通会上为拼多多正名:“山寨不是假货”、“打假我们一直特别认真”。2018年8月初,拼多多展开了关于打击销售侵权和假冒产品的“双打”行动,在一周的时间里,强制关店1128家,下架商品近430万件,批量拦截疑似假冒商品链接超过45万条。

“商户的围攻不止一次两次,是很多次,整个马路都被堵掉。”在拼多多身上再次上演的假货质疑也正是淘宝平台曾发生的“十月围城”事件。彼时,阿里前CEO卫哲“引咎辞职”,马云“挥泪斩马谡”。

无论如何,对于蒋凡而言,在过去的两年带领淘宝遏制住了拼多多的增长势头,也获得了阿里内部认可。

作为阿里的根基,万亿淘宝支持着整个电商体系下的其他业务线,虽然错过了最佳狙击时期,却再容不下拼多多的“侵犯”。

2018年,张勇主导调整的新架构开始运营,聚划算升级,宣称要在未来“孵化1000个全球产业带,引爆30000个品牌,将品质惠生活方式带到200个下沉城市”。

聚划算是“千团大战”时期的赢家之一,曾被马云赐名为阿里“七剑”中的“倚天剑”。

拼多多的异军突起让“倚天剑”再度出鞘,在淘宝和天猫无法再返回“9块9包邮”的局势下,聚划算成了一把挥向拼多多的大刀。在天猫 618 的启动仪式上,聚划算已然成了主角,各种针对下沉市场的爆款团成为亮点。

淘宝总裁蒋凡对聚划算的期望颇为明确:第一,让中国四、五线城市,乡村消费者可以买到价格实惠而且品质真正有保障的商品;第二,帮助品牌和商家去触达更多消费者,尤其是来自于下沉市场的消费者;第三帮助中国的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同时帮助中国更多原产地的农产品上行。

下沉市场正是拼多多的腹地,黄峥、蒋凡两位昔日的“谷歌双雄”最终变成今日的“敌我双方”。

去年双十一期间,蒋凡在与《深网》等对话时表示,2019双十一的三个关键词第一个便是下沉市场。

一个月后,张勇通过全员信,宣布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变革,蒋凡在淘宝天猫总裁的职责基础上,分管有阿里巴巴钱袋子之称的阿里妈妈。

天猫PK淘宝 面子vs里子

很多人并不知道,在历史上天猫淘宝本属一家,天猫是由淘宝网以一拆三后的淘宝商城升级而来(另一家为一淘网)。

阿里巴巴内部,历来存在淘宝派和天猫派两大派系。淘宝派认为淘宝是阿里巴巴根基,而天猫派认为自己是未来。两大派系为了争抢集团内部资源“经常打架”,据《深网》了解,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淘宝要无条件支持天猫,给天猫流量扶持

与自己进货卖货赚取差价的京东等自营电商平台不同,阿里巴巴无论是最初的B2B业务,还是后期针对个人消费者的C2C业务淘宝、B2C业务天猫,核心收入均来自广告及背后的流量贩卖。

阿里巴巴崛起的历史上,中小卖家们功不可没。这批卖家的流量当时主要来自自己宣传,据淘宝早期卖家向《深网》表示,大部分淘宝店铺最初的客户都来自于店主自身宣传,qq群、论坛等都是常见的营销手段,此时淘宝自身能够生产的流量极低,社会关注度也并不高。随着越来越多的小卖家进入淘宝体系,单个卖家能够带来的流量开始产生溢出,消费者从单一产品、单一店铺的需求开始变为多个品牌多个店铺的需求。

这个商业模式下,淘宝负责以多而全、卖家自发去吸引活跃买家的注意,天猫上的大品牌商则负责用高价购买那些优质流量,而这就是这些流量的最终去向。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流量的生产者为淘宝的小卖家,消费者则是平台里的大小卖家,阿里巴巴则拿走了所有的利润。

蒋凡前,也曾有人一手托天猫一手托淘宝,巧合的是当时也是淘宝总裁兼管天猫。

在2015年3月,阿里巴巴方面针对“马云周日悄悄去天猫视察,发现无人加班,然后就把天猫总裁撤职了”一事发表辟谣,称周末无人加班太正常,管理企业不能任性。

此前,阿里巴巴集团内网发布人事任免公告:“经集团研究决定,任命张建锋(行癫)担任淘宝、天猫、聚划算业务的总负责人,向COO张勇(逍遥子)汇报。同时免去王煜磊(乔峰)天猫总裁的职务。”

公告中阿里巴巴对王煜磊用的词是“免去”,而此时离王煜磊出任天猫总裁仅仅过去一年时间。据阿里巴巴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王煜磊更看重品牌升级,讲究慢工出细活。而其接任者张建锋则做事激进,内部人称“小马云”,据接近张建锋的人介绍,其喜欢做营销活动,一切以数据为准,采用淘汰机制。

这与蒋凡的接任有些类似,此前在阿里巴巴内部一直有关于蒋凡“吝惜”流量的传言。一般来说,阿里巴巴内部产品之间一直有比较频繁的流量互换,但在蒋凡掌权后,淘宝很少给其他产品导流。有阿里巴巴内部了解蒋凡的人士曾对《深网》评论称,“从友盟时代开始,蒋凡就很擅长和各种手机厂商合作导流,不过在他手里的流量绝不会轻易给人,和他合作在内部算是比较困难的。”

据《深网》得到的消息显示,目前蒋凡的去留的确仍处于调查之中。但根据阿里巴巴历年来对价值观的坚守程度显示,除非蒋凡和张大奕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否则很难继续担任三大事业群总裁。

值得关注的是,淘宝一直都是阿里巴巴基本盘,和天猫相比淘宝系出身似乎更容易成为阿里巴巴“太子”:2003年,淘宝上线,担任首任CEO的是阿里巴巴2号员工,花名“财神”的孙彤宇。这个时代,孙彤宇是马云的头号爱将,也被视为阿里巴巴的接班人;2007年圣诞节,孙彤宇被解职,接任的是原支付宝总裁陆兆禧。陆兆禧启动大淘宝战略,推进淘宝从C2C集市向电子商务平台的发展。后陆兆禧曾先后担任B2B业务CEO、云OS业务总裁、阿里巴巴集团CEO等职。

蒋凡成为淘宝总裁是在2017年年底,而在此之前淘宝有接近两年时间没有总裁。

而在蒋凡之前,阿里内部曾经还有一位同样通过并购招纳、同样负责过阿里妈妈、同样没有经过阿里内部培训、颇具声望的年轻高管俞永福。

“前辈”俞永福

2019年8月,沉寂两年多的俞永福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在共享出行创新发展论坛上,俞永福精神头十足的发表了一番演讲。看起来,他似乎已经卸下了曾经的阿里“接班人”的包袱。

2010年,UC可谓是风华正茂,但突然爆发的3Q大战瞬间改变了互联网市场格局,头部公司的挤压让其发展越来越困难。此时阿里伸出橄榄枝,俞永福稍作犹豫后在招安书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雷军曾说俞永福是刘备式的创业者,这句评价很有深意,也极具褒奖色彩。

以关羽、张飞、刘表、刘璋、马超为代表的河北、荆襄、川蜀、西凉等几大势力,在刘备主导孙刘联盟之前,没人能挡得住曹操的二十万大军。刘备式的领导大概是这样:整合能力极强,破坏能力极大,还能根据手下众人各自之长短,做针对性布局,将手下缺点放到最小,优点最大释放,从而实现1+1>2。

俞永福加入阿里后,一直被寄予厚望。2014年,为迎合阿里核心电商业务需要,俞永福空降到移动事业群出任总裁,负责整合地图、游戏、浏览器、应用分发、文学、搜索六大移动领域。

从2014年UC并入阿里,出任阿里巴巴UC移动事业群总裁、高德集团总裁,进入阿里巴巴集团最高决策层“战略决策委员会”;到2015年兼任阿里集团旗下网络营销平台阿里妈妈总裁职务,成为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外来者”俞永福在阿里巴巴的发展可谓顺风顺水。

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深网》,马云当时启用俞永福,或许意在打破公司老人的安稳状态和旧的管理形态,激发变革和活力。

但俞永福最后却在阿里大文娱遭遇滑铁卢。

2016年优酷并入阿里,阿里大文娱成立。进入阿里体系后,优酷马上就面临第一个巨大挑战,即如何在整合期与阿里的大战略达成一致。

此时,曾在阿里内部操盘对高德整合的俞永福再次担纲。俞永福出任阿里文娱集团董事长兼CEO,其在阿里的声望持续攀升。甚至一度有声音认为俞永福未来会是马云的接班人。

但发展并不顺利的大文娱,成为俞永福阿里巴巴职业生涯的滑铁卢。淘票票2016年亏了10亿元,阿里影业连番败北,俞永福竭尽全力也未能扭转乾坤。后来俞永福为自己找了原因:我是理科男,并不擅长设计和运营类领域,理科思维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俞永福或许具备刘备一样的能力,最终还是与阿里接班人失之交臂。

那些遗憾收场的“前太子”

互联网圈从来都不缺乏“太子”失势的故事。

“郑宝用和李一男,一个是比尔,一个是盖茨,只有两个人合在一起,才是华为的比尔盖茨”,当年李一男能以平步青云之势成为任正非的左膀右臂,除了对华为有的杰出贡献外,实际上也起到了掣肘郑宝用的作用。

李一男出走华为坊间一直流传着多个版本。有人说是华为对他的待遇不公,有人说因为与郑交恶,也有人说他不理解任正非的栽培苦心。

不做太子倒也无妨,离京做藩王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李一男却偏偏选择“另立山头”。创立港湾与老东家对着干时,李一男似乎忘了老领导与他立下的君子约定:创业得代理华为产品,不得搞研发。

李一男的不幸在于遇到了比他看得更远的前老板任正非,这位危机意识极强的伯乐很快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在内部对港湾下达了“必杀令”。公司商战、父子情仇,如小说一般的情节真实上演。

在6年的穷追猛打之后,李一男的叛走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公司最终被华为收购。

李一男“二进宫”华为,虽名义上贵为副总裁,但实际权力与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李一男果断从华为离职。“这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这是一个无限可能的时代。”2015年6月,在小牛电动N1发布会现场,李一男企图用这样一句话来概况自己的过去和未来。与此同时他也坦然接受着一切:“你要问我心里疼不疼,真疼啊!但是我想,谁没有在年轻的时候经历过彻骨的疼痛呢?”发布会结束第二天他就被带走,最后因内幕交易罪获刑两年半。

2017年12月2日,47岁的李一男出狱,面对围上来的媒体开始有些茫然,感慨着:“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都过去了,一切往前看吧!”出狱之后不久他便从牛电科技离职,没再选择加入创业大军,而是加盟了吴世春的梅花创投,干起了VC老本行。

李一男曾于2008年10月成功被李彦宏说服加盟百度出任CTO,并成为后者颇为欣赏的人:“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李一男就是其中一位。”

而在百度这家大公司里,也有一个像李一男一样的年轻“太子”。

2004年,李明远还在读大三时,百度贴吧之父俞军一句:“你有没有兴趣来做贴吧,如果有兴趣的话回头你可以跟我聊一下”,把他招进百度。

在后来几年百度内容生态建设上,李明远功不可没,尤其是百度贴吧领一时风骚,为其后来平步青云打下了坚实基础。

虽然李明远曾屡次因为产品问题顶撞李彦宏,但后者并没有为此而责怪于他,反而觉得李明远敢于直言、宁折不弯的性格可堪大用。

2014年7月,李明远晋升为E-Staff成员,即百度最高决策层。而李明远此次晋升,距离上次升为副总裁不到一年,“百度太子”的说法自此传开。

直到2016年11月4日晚,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发布全员内部信,通报了李明远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并称“李明远已主动认错,并主动向公司提出引咎辞职”。

近年来李明远公开露面寥寥,在2017年GMIC大会上,名头也不再是“前百度副总裁”,而是“资深互联网人”。当被问及是否考虑再回百度时,李明远淡然一笑答“我考虑没用啊”。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从古至今,“太子难当”是老生常谈的话题。看似走进了权力中心,实际上却是被推到了聚光灯下,没有任何犯错的空间。这一次,对于蒋凡而言,是否还有机会成功渡劫?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