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十年:中通盛世背后的隐忧
快递十年:中通盛世背后的隐忧
字节跳动将在12个月内启动TikTok纽约上市
字节跳动将在12个月内启动TikTok纽约上市
云计算PaaS及多云管理厂商BoCloud博云完成D轮融资
云计算PaaS及多云管理厂商BoCloud博云完成D轮融资
乐乐课堂获C轮4000万美金融资,全球最大教育科技投资基金Owl Ventures领投
乐乐课堂获C轮4000万美金融资,全球最大教育科技投资基金Owl Ventures领投
立即打开APP
福尔摩
私信
0

当“麦子店高盛”遇上“朝阳门巴克莱”

2020-04-17
转载
随着外资持股比例解禁,“狼”真的来了。

猎云网注:似乎都在预示着,中国证券行业正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夜。文章来源:阿尔法工场(ID:alpworks),作者:史鹏飞。

4月15日,一则传闻震动了中国的投资界,“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将要合并。”

对此,中信证券与中信建投均发布澄清公告,表示未获悉相关消息。

无独有偶,随后又有传言称,国泰君安和海通证券在酝酿合并。国泰君安相关负责人也给出了相似的答复,表示不知此事。

市场的走势表明资金选择了用脚投票,中信建投股票连续两天放量大涨。

但不管合并的消息是谣言,还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似乎都在预示着,中国证券行业正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夜。

狼来了

2019年1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全面取消在华外资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限制,并且要在2020年,取消证券公司等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超过51%的限制。

如此一来,外资机构控股合资的券商在政策上成了可能。

尽管合资券商数量仍然有限,但诸如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等国际头部券商早已开始在华进行布局。而对于外资持股比例的解禁,国际券商早已备足了弹药。毕竟精明的国际资本,都明白监管层一直强调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就不得不提到人尽皆知的高盛。

2020年3月27日,高盛获准将其在高盛高华的持股比例由33%增至51%。高盛亚太区负责人称此次增持是“在华业务的重要里程碑”,并且也将“寻求尽早实现100%的所有权”。

在高盛高华的官网页面,高盛毫不吝惜地用淡蓝色的“Goldman Sachs”的金字招牌,来给控股子公司站台。增持的公告中,高盛骄傲地宣称:

过往20多年来,高盛一直积极参与中国资本市场……高盛在2018年和2019年A股股票和股票相关发行排名领先其他国际投资银行。

以高盛为代表的美国大型投行,是世界金融行业的巨无霸。近十年来,由高盛、摩根士丹、花旗和美林组成的投行“四天王”,无论是在资产规模,还是在净利润方面,都占据了超过7成的行业份额。

作为行业领头羊的高盛,就是金融朝圣者们心中“的耶路撒冷”。

本世纪初,高盛曾通过资本市场衍生工具帮助债务水平堪忧的希腊,掩盖了高达10亿美元的债务,帮助希腊顺利“混入”欧盟,却也给后来由希腊扩展到全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

而在美国,高盛也兴致勃勃地参与到次级贷款刺激下的房产泡沫的狂欢中,直到爆雷的那一天,才靠着股神巴菲特的救火,成为“大而不倒”的一员。

从政策导向上看,开放的大趋势是毋庸置疑的。高盛们全面进入中国,也是早晚的事情。

中国的资本市场本身就是开放后,向国外学习的产物。外资的崭新理念和业务能力,也成了中资企业学习的榜样。但面对高盛这样世界顶级的巨无霸投行带来的冲击,“中国队”真的准备好了吗?

随着外资持股比例解禁,“狼”真的来了。

旧爱与新欢

说起中信证券与中信建投,中信证券原董事长王东明是无法绕开的人物。

1980年,在国家旅游局担任过翻译的王东明靠着自身的外语优势,前往位于美国首都的乔治城大学就读。在外闯荡12年后,王东明回国在华夏证券担任部门总经理。3年后的1995年,王东明出任中信证券总经理。

2002年到2004年,证券行业出现普遍亏损,华夏证券未能幸免。在行业寒冬中,华夏证券不得不忍痛割爱,“变卖”旗下华夏基金的股权。

行业的亏损期也是行业的洗牌期。

中信证券在成立之初,仅是行业内排名20左右的中型券商,然而靠着一系列收购,中信证券逐渐坐上了行业的头把交椅。这一时期,在中信证券举足轻重的王东明,自然不会忘了老东家华夏证券。

2004年收购广发失败后,中信证券便盯上了华夏证券。一年后,中信证券联合建银投资收购了华夏证券,并更名为“中信建投证券”。但中信证券对于被收购方相关资产的兴趣,并未就此止步。

2006年,中信证券从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北京证券收购了其持有的华夏基金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信证券完成了对华夏基金的控股。

此后,曾经的王亚伟开始带领华夏基金开始高歌猛进,也为自己赢得了“公募一哥”的称号。而远远站在王亚伟背后的,正是中信证券。

胜地不常,盛筵难再。2008年国务院颁布《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中提出了“一参一控”的政策要求。

迫于监管压力,中信证券无奈只得将中信建投的控股权进行转让——自此,两家虽然都顶着“中信”的牌子,却成了真正的竞争对手。中信建投也就成了中信证券的“旧爱”。

但在扩大金融开放,外资券商“狼来了”的档口,通过并购等资本运作方式扩充体量,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自然也就成了摆在了高层案头的选择。

昔日“旧爱”成为“新欢”,也在情理之中。

“麦子店高盛”

王东明从不忌讳向外界展现自己的高盛情节。

他甚至欣然提笔,给《高盛帝国》一书的中文版做了序,直言听说公司的几个年轻人决定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时,“自己非常高兴,也非常支持他们的决定”。

作为中国券商头牌的中信证券的掌门人,王东明曾经提出要用4到8年,将中信证券打造成中国的高盛。

总部位于北京朝阳区麦子店街的中信证券,被业内戏称为“麦子店高盛”。而总部位于北京朝阳门的中信建投,也有个戏称“朝阳门巴克莱”。

如果他们能够合并,这个新机构将是国内券商的“巨无霸”。

目前,市值第一的中信证券总市值3060亿元,位居次席的中信建投总市值2768亿元;以此计算,合并后总市值将达到5828亿元——这相当于行业市值第三位的华泰证券的3.5倍。

如果能够合并,中信证券真的有底气和高盛比肩吗?

高盛目前总市值为613.88亿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约4244.98亿人民币。合并成功后的中信证券,将会在总市值反超高盛。

但也仅仅是在市值上。

在高盛2019年年报及致股东函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苏德巍(David Solomon)宣称高盛全年净收入为365.5亿美元,普通股股东平均股本回报率为10%;高盛仍然是业内领先的并购顾问,在全年的全球股票、股票挂钩产品发行以及普通股发行都位居第一。

苏德巍盘点了高盛的主营业务:固定收益、外汇、大宗商品及股票领域广泛和多元化的业务净收入为147.8亿美元;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89.7亿美元;消费及财富管理业务净收入52亿美元。

在利润方面,2019年度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合计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568.33亿元、177.31亿元——从盈利上看,与高盛这样的国际顶级投行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但当假李逵遇上黑旋风时,还是能掰掰手腕的。

谣言还是预言?

爆出合并传闻的外媒,向来喜欢搞“大新闻”。

2016年8月,该外媒爆料,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计划合并。对此宝钢发言人拒绝置评。然而就在一个月后,宝钢将以换股的方式吸收合并武钢。“谣言”在某种意义上,会成为“遥遥领先的预言”。

作为输出产品的制造业大国,中国难免遇到产能爆发式增长后的产能过剩。

过剩的产能和过低的行业集中度是相辅相成的。因此,通过行业内部的合并,提高产业集中度,是化解产能过剩的可选方案。无论“南北车”、“南北船”的合并,都是按这一思路来实践的。

这种供给侧改革的思路,可以从制造业延伸到了金融业。

券商最传统的经纪业务,就面临着愈演愈烈的价格战。行业平均佣金水平从2007年的0.187%下滑到目前的0.02%。由于经纪业务是券商的轻资产业务,对于很多资产规模有限的小型券商而言,行业佣金的价格战,无疑使自身生存状况举步维艰。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延续,那么行业尾部的出清是必然的。行业的出清则会导致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中国证券行业前5强在总资产上的行业集中度只有4成左右,相较于美国的7层,显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按照美国的经验,券商版供给侧改革的结果是,头部效应明显的大型券商依靠竞争优势变得“大而全”,中小型券商则走精品化的“小而美”路线。

在美国的经验中,轻资产业务当中的投行业务,是中小型券商的“救命稻草”,若能在细分领域中深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以Evercore为例,在其20多年的发展中,凭借其细分领域中对于产业的深刻理解和资源积累,掌握了大量细分行业的垂直资源。故而得以在2019 Vault Banking 50中斩获排行第二(仅次于排名第一的高盛)。

通用汽车的破产重组,就是经由Evercore之手完成的。

由于精品投行在发放奖金上的随意性更高,加之员工规模较小,实际上在薪资方面,“小而美”的精品投行完全不输“大而全”的行业巨子。高盛的初级分析师的年收入可达13万美元,而Evercore的初级分析师年收入却能达到18万美元。

更高的薪资让精品投行得以在人才密集型的行业中,克服自身规模上的劣势,拥有一席之地。但问题是美国老师傅的经验,真的值得中国学习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在投行业务的项目储备上,国内呈现出强者恒强的格局。根据Wind数据,目前IPO项目储备前三名分别为中信建投(34家)、中信证券(26家)、招商证券(20家);科创板IPO项目储备前三名为华泰证券(20家)、中信建投(19家)、海通证券(11家)。

IPO的肉都被大券商吃了,小券商连汤喝不上。

在薪资方面,中小券商更是没有优势。行业龙头的中信证券员工平均薪酬超过65万元,是行业尾部中小券商平均薪酬的3倍。

既没有项目储备,也没有薪酬优势,小券商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因此,美国精品投行“小而美”的路线,值得学习,但不能模仿。这样来看,头部券商进一步提高市场份额,还有给予小券商“机会”,是板上钉钉的事。

所以,不管合并的传言究竟是不是真的,中国证券行业的新时代已经来临。华西证券对这一传闻评价到:传闻真假不重要,监管打造航母级券商、支持证券行业做大做强的决心是坚决的。

4月10日,张磊在对话黑石掌门人苏世民时,再次强调了“重仓中国”。苏世民也补充性的说道:这次疫情过后,中国会是全球恢复最快、最好的一个国家。而给世界人民重仓中国的信心,中国金融行业责无旁贷。

疫情后的世界,会改变现有的格局,一场更严酷的考验或将来临。为了抵御长期的风险,我们更应去凝视现实,做出长久的判断。

驶向未来的船,已经检票。谣言还是预言,此时已经不再重要。

猎云网APP阅读全文

体验更加

猎云网

微信扫码关注猎云网

  1. 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 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 ilieyun )字样;
  3. 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猜你喜欢
长按图片可以分享给好友
×